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百七十一节 错误的安排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七十一节 错误的安排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凤遥夜接到宗政皓鹤从南粤打来的电话,怡和的固定资产清查已经完成了,豫都和南粤各有一家审计公司在帮助进行这次合并。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事情处理的进度很快,而且非常符合宗政皓鹤的各类预期。孙鑫鑫似乎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可以养老的地方,现在她只关心她最后能拿到多少钱。付子坤每每看到扬长而去的孙鑫鑫都觉得高大明的公司落到现在的地步也是一种悲哀。宗政皓鹤在南粤非常的想念妻儿,毕竟乐乐还小,凤氏现在内部也是很多的工作,可以信赖的左丞宇依旧没有归队的计划,和邱佳人快乐的过着天天睡到自然醒的日子。房晓潘虽然有足够的能力,但是对于凤遥夜现在进行的工作基本上没什么帮助。如果能够在元旦之前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处理好,他就可以赶回豫都去帮助妻子处理以后的事情。把一个新的怡和交给付子坤暂时的打理完全没有问题,而其后宗政皓鹤希望左丞宇能够到南粤来管理全新的凤氏南粤子公司,当然这些都是宗政皓鹤的想法。能不能进一步详细的执行下去,还要看董事会的意见,尤其是凤沈山的意见。

    在豫都的凤遥夜知道丈夫的工作进行的很顺利自然很开心。分开了十几二十天的日子,乐乐想父亲,妻子也想丈夫。现在乐乐每天都在肖乐渔的身边,晚上凤遥夜也经常在娘家过夜。凤醒幽对于女儿的辛苦工作也默默的支持着,父亲凤沈山越来越反常的行为搞得凤家其实已经在慢慢的分裂。老宅常住的人已经只剩下凤沈山了,就连凤莲雨也搬了出去。剩下的凤渚兰、凤征帆倒是是不是的回到这边的家里来吃饭。肖乐渔在经历了凤欢铭的事情之后,慢慢的用一种更宽容的心看待这两个孩子。晚上常常是一家五个大人、一个孩子和乐融融的在一起吃饭。 w-w-w.7-k-ankan.c-o-m。有时候凤醒幽也会想到在老宅的父亲,可是现在的局面也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啊,毕竟从他要求凤欢铭等人放弃追诉的权利开始,凤家就在四分五裂了。想要在回到从前的日子,有难度,最大的问题还是凤沈山肯不肯改变他一日三变的态度。就拿凤遥夜的改革而言,时而支持,时而不支持,有时候不仅不支持还要放置很多的阻碍。就比如凤遥夜不肯说但是大家都知道的张家姐妹。看看现在抱着儿子吃饭的凤遥夜,凤沈山很想问问她现在处理那对姐妹,但是看看女儿略带疲倦的脸,他没有开口。

    肖乐渔看着女儿抱着外孙,一种慈爱升上心头,桌子另一边凤渚兰和凤征帆一边吃饭还在谈论着工作。如果这个时候,凤欢铭也能在就好了。她看看丈夫,凤醒幽明白妻子的想法,可是最近他也联系不上凤欢铭,似乎这个儿子在躲避着他。

    “阿姨,元旦您准备怎么安排啊?如果姐夫能够回来,考虑咱们一家人去玩一次?最近工作太累了,我姐似乎也累的不行了,今天在办公室看到她都是晕乎乎的感觉啊。我估计到月底,姐夫的合并案就谈完了。咱们这边的改革到年底也进行了百分之九十五了,元旦应该可以休息一下了吧。”凤渚兰吃饭一向速度快,吃饭之后把筷子一放,说起了马上就要到的元旦的安排。大家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热络的希望能够在元旦的三天假中得到比较好的休息和恢复。凤遥夜没有说话,只是听着大家的意见,父母是希望能够到个度假村好好的住住,两个弟弟则是希望去能娱乐开心的地方。意见不能统一,自然就看向了唯一没有表态的凤遥夜。她楞了一下,莞尔的笑了说:

    “问问欢铭哥哥吧,毕竟他也是一家人。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这次说什么都要拉着他一起去玩。”

    这话一出口,大家纷纷表示同意。毕竟一家人在一起就要和乐融融的,如果凤欢铭需要医治他还没有痊愈的伤,家庭应该是他第一的选择啊。但是现在看来凤欢铭对这个家完全不依恋。是啊,毕竟他的母亲——王晓柯就算再怎么样也给了他一个家。

    本来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怡和的合并谈到了最后的款项上,但是这个时候,凤沈山却下了一个让凤遥夜无比愤懑的命令。他竟然在这个关头直接指派了张盈去参加谈判。甚至授意宗政皓鹤在谈判结束,合并完成之后,由张盈管理凤氏的这个新的子公司。

    当宗政皓鹤在电话里将凤沈山的安排说出来的时候,凤遥夜握住电话手柄的手像是要控制不住一样颤抖了。张盈?怎么可以安排张盈?她懂什么!这个女人现在又跑出来闹腾什么啊!凤遥夜有点后悔怎么没有当机立断的解决掉这对姐妹了。凤遥夜微微眯起双眼,心里寻思这个张盈还真可以啊,竟然暗度陈仓,不仅仅要她给她妹妹找婆家,还找上了凤沈山要南粤的新公司。这个女人真是够有野心的。

    凤遥夜拿起一支没有发放下去的设备部人事调令,接通了人力资源部的电话,这些人事调令该用上了,她现在需要让张盈和张静完全对立起来。如果张静真的不愿意服从姐姐的安排嫁到豪门,那么张盈也就不可能去南粤,因为她不放心妹妹,而且凤遥夜很奇怪按照孙鑫鑫所说,张盈就是因为在南粤不能立足才到豫都来的,怎么会主动请缨回南粤呢。里面肯定还有别的猫腻。和人力资源部沟通之后,凤遥夜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向了祖父的办公室,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祖父解释一下,张盈就算拿到什么样的把柄,也不能把市值上亿的一个公司全部交给她啊。这不是在拿凤氏开玩笑呢。就算凤沈山对于孙女凤遥夜的改革有所异议,也不应该用他自己的心血作为赌气的对象啊。

    敲开凤沈山办公室的门,似乎凤沈山都没有意识到孙女会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老年斑已经爬上了凤沈山的脸颊,凤遥夜站在门口慢慢的叹了一口气,继而静静的走了进去,坐在了祖父的面前,她在思量着如何措辞询问这件事情。和祖父的关系已经这么差了,怎么样修复才是凤遥夜最想知道的,但是为什么祖父一而再的做一些莫名的事情伤害这段已经在边缘颤抖的亲情呢。

    凤遥夜和凤沈山似乎都没有话说,屋子里静静的,左丞宇走后,凤沈山没有在用别的特别助理,甚至还在隔壁的外套间摆放着左丞宇曾用过的东西。似乎他只是给这个人放了一个假,并没有接受他的辞呈。凤遥夜知道祖父对左丞宇的栽培,她也知道左丞宇这次的离开其实就是告诉凤沈山他还是选择了宗政皓鹤和凤遥夜。这也算是一种打击。过了很长时间,凤沈山先开了口。

    “宗政应该快回来了吧。”苍老的声音、嘶哑,在这个冬天听起来让凤遥夜辛酸。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宗政大概能够在元旦前回来,我们一家人能够在一起过元旦。”凤遥夜也带着笑容回答着,就像是祖孙俩从来没有过矛盾一样唠着家常。

    “那就好,我总是希望孩子都在身边,舍不得一个走远。现在你祖母在山上过的也不错啊。我都想学她去山上住一段时间了。”凤沈山放下手里的文件,这些话若是换在以前,凤遥夜听着会觉得很惋惜,但现在她心里只是想为什么这老人家从来说话心口不一。

    “祖父,您真的准备安排张盈去接管怡和吗?”有隔开了一点时间,凤遥夜开口问出了此行的目的。她希望知道祖父的正面回答。果然凤沈山点点头,说:

    “让她离开豫都,一切都会好了。张静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女人,张盈才是要对付的人。小夜,你现在做的事情太早了,凤氏的改革不应该现在进行。”凤沈山只是短短的几十个字之后就把话题又转移到了工作上。而说到改革,凤遥夜只是静静的听着,凤沈山罗列了很多很多改革的敝处,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改革也给凤氏带来了很多生机。凤遥夜不想反驳什么,毕竟改革已经进行到了这个地步,就算凤沈山要求她中止,也来不及了。现在凤遥夜就想知道为什么张盈会要去怡和。

    “祖父,她去怡和是你安排的吗?还是她自己要求的。”避开对于改革的评论,凤遥夜继续问着凤沈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是祖孙俩一样的脾气。

    凤沈山还是不肯正面回答,这样就更加肯定了凤遥夜的推测,这样的安排就是凤沈山一个人的决定,未必和张盈有关。大概张盈现在还不知道凤沈山竟然送了一份这么大的礼物给她。只不过这个礼物不是她要的。想想刚才安排下去的人事调动令,凤遥夜的笑容又出现了。很好啊,现在又可以看闹剧了。凤沈山这样的安排无疑给本来就激化的张家姐妹关系又缴了一盆火油。烧吧,凤遥夜要看看这场火到底要烧到什么时候。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