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百七十九节 又一个元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七十九节 又一个元旦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又一个元旦到了,原本大家以为这次的元旦大家会很开心。 。/

    /沈君秀也从山上下来了,凤沈山也从天涯回来了,凤欢铭也能重新融合回凤家了,可这一年的元旦和去年一样,每个人都心事重重。原因就是凤遥夜和宗政皓鹤之间的问题似乎越来越大。原本总是在众人面前喜笑颜开、相伴而来的情形早就成了历史,就算新年第一天这顿团圆饭,两个人虽然是一起带着孩子来了,可是两个人之间的寒流绝对可以冻僵所有靠近的人。原本的默契现在变成了一种无所谓的状态,似乎凤遥夜做什么,宗政皓鹤不会去管;宗政皓鹤做什么,凤遥夜压根就是无所谓。凤沈山已经决定在元旦过后的第一个董事会上宣布他退休的消息,这样凤氏的主管权就全权交给了凤醒幽,而实际上这也就算是交棒给了凤遥夜,毕竟这段时间她付出的努力、获得的成绩有目共睹。诸多原本不支持她改革的董事在观察了她的行动之后,也都改变了态度,支持着她。凤氏这一年的业绩也很好,可凤沈山看着宗政皓鹤和凤遥夜的婚姻出了问题,他不由得就担心了,毕竟凤遥夜现在的成绩这么好有过半的原因是因为有宗政皓鹤的帮助。如果宗政皓鹤和凤遥夜婚姻中的感情问题越来越严重,势必凤遥夜的工作也会受到影响。作为凤氏的开创者,凤沈山不希望继任的凤遥夜不能大展宏图;作为祖父,凤沈山不希望孙女不幸福。

    凤沈山从凤莲雨的口中知道了凤遥夜已经把张盈、张静“妥善”的处理了,觉得孙女办事的能力已经远远的出乎他的意料了。原本他以为这一辈子的清誉要毁于一旦,没想到孙女竟然妥善的将这件事情处理了。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 .新凤沈山在内心里感到万分欣慰。而且沈君秀也是被凤遥夜接回家的。在山上住了那么久之后,沈君秀的心近乎于平静如镜,但是就这样,凤遥夜上了一趟山,便将祖母接了回来。回到家的沈君秀又回到了从前的那种状态,天天围着凤沈山转悠,老宅的这个家有了女主人又一次恢复了活力,又能天天吃上热乎的可口饭菜,凤沈山觉得老来有福。今天这顿新年第一次家庭聚会,不仅仅有凤沈山一家子人,还有凤沈女一家三口,王宁红和凤莲雨、凤莲雯。济济一堂的一大家子,表面是开心的说笑着,可是其实心里都明白凤遥夜和宗政皓鹤之间出了问题。原本总是在一起坐着的小夫妻,这次破天荒的坐在了最对角、相隔最远的位置。凤遥夜单手抱着儿子,脸上的笑容都是给予乐乐的,当她抬头只要和宗政皓鹤的目光触在一起,那笑容便会僵在脸上,原本延伸到眼中的笑容也会消失。而宗政皓鹤似乎也将凤遥夜移出了心中,当不得已的要回答长辈的问话时,两个人的回答让人一听就觉得虚假,

    看着家里的人都幸福、开心。凤遥夜微微抱紧了一下儿子,从肖乐渔那里把儿子接回来之后,一家三口虽然又回到了宗政皓鹤去南粤之前的状态,可就连还不会说话的儿子都感觉到了父亲和母亲之间出了问题。孩子的第六感比大人还要敏锐,凤遥夜也意识到了和丈夫之间的冷战不是回事,可这冷战是到底怎么打起来的,凤遥夜不清楚,在她的心中,整件事情就是宗政皓鹤的错,直到今天还没有离开豫都,这个国内的小城市,怎么就这么吸引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宗政皓鹤的存在。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就连今天早上出门前,凤遥夜还听到宗政皓鹤再和打电话,凤遥夜是没有任何的兴趣去听具体内容的。 。虽然英文交谈的内容她完全能听懂,可是她竟然只是过过耳朵就忘记了。她对于这两个人交谈的内容竟然完全的不关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虽然两个人结婚到现在一直都保存着各自的生活空间,各自的私生活还算保持的完好。可是现在这种完整私生活的保持却让凤遥夜觉得非常的没劲。原来从开始两人的生活就是硬生生交叉在一起的平行线,现在似乎到了回到各自平行线的世界的时候了。

    乐乐看着桌子对面坐的父亲,伸出手想要父亲抱,而宗政皓鹤看着儿子伸出的小手,再看看旁边凤遥夜脸上那种没什么感情的笑容,心中也更加抑郁,他大概知道凤遥夜生气的原因,可出现也没有提前跟他说啊,两个人也是在香江偶遇的,宗政皓鹤完全处理好怡和合并的事情之后,决定去香江给凤遥夜买点礼物,实在没想到在香江入住的宾馆里遇到了去香江办事的。两个人之间的过去有点故事,现在见了面也不能说完全就当对方是陌生人,两个人的公事都办完了,便结伴在香江玩了一天,其实不过是吃吃饭、聊聊天。对于宗政皓鹤现在的生活很感兴趣,打电话回去发现没什么大事可以做之后,便跟父亲请假要去豫都玩几天。但宗政皓鹤也实在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住了这么久,压根不是来玩玩而已,甚至有想要在豫都买房子的迹象。

    凤遥夜看看乐乐伸向宗政皓鹤的手,知道儿子想要父亲抱抱,乐乐很懂事,不是那种喜欢哭闹的孩子。但现在宗政皓鹤没有走来抱他,让乐乐觉得很不开心,竟然出现了想要哭的前兆。凤遥夜抱起儿子走到了宗政皓鹤的身边,将孩子放进了丈夫的怀里,又一句话不说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一桌子的人看着这对夫妻之间的别扭的互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凤家人吃饭时候那种热络的感觉,现在全部都没了。偶尔几个女人悄声的说说话都会觉得不合适,国外那种静悄悄的进餐方式竟然出现在了凤家的餐桌上。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乐乐在父亲怀里那种满足的叹息声。

    沈君秀看看凤醒幽和肖乐渔的关系好转是觉得很开心,可是看着原本关系很好的凤遥夜和宗政皓鹤出了问题,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次下山就是因为凤遥夜说她现在真的需要家人的支持,所以沈君秀才下了山。现在看来凤遥夜是真的需要家人的支持。

    “小夜啊,你明天不是还有一天假期呢。你和宗政是怎么安排的啊?要是想去外面走走,今天就把乐乐放我这里吧,你们俩出去玩玩,怎么样?”沈君秀慢慢的喝了一口汤之后说着,状似无意的建议却让凤遥夜当即否决了。

    “宗政明天还有事情,估计办完回来也要后半夜了。没时间和我出去。”凤遥夜的话一出口,宗政皓鹤原本看向儿子的视线猛然转向了凤遥夜。早上约他今天去一个风景区,宗政皓鹤拒绝了,毕竟元旦这一天肯定要出现在凤家一起吃个饭,不去不合适。而他也知道凤遥夜第二天应该会回娘家,所以就和说暂时不确定第二天是不是能陪她,但一再的希望,让宗政皓鹤也只好同意吃了中饭之后就跟去景区。他本想晚上在和凤遥夜说这事,没想到早上的电话内容,凤遥夜全部都听到了。其是凤遥夜也不是刻意听的,但是就算是过耳不留,宗政皓鹤这样的决定注定让凤遥夜觉得这是他的选择。

    “小夜啊,不是明天咱们还要一起吃饭的吗?”听到凤遥夜的话,肖乐渔先开了口,这段时间从小姑凤莲雨的嘴里多多少少知道女儿有点心情不好,明天一家五口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想问问到底怎么了。可凤遥夜直接就说宗政皓鹤有事,这也让凤醒幽很惊讶。

    “公司最近没安排什么事情啊。宗政啊,工作就先缓一缓吧,不能给自己太多压力啊。”凤醒幽不好直接说教宗政皓鹤,便换了个方式说着。

    宗政皓鹤看着凤遥夜,心里五味杂陈。她清楚和他电话的事情,但是竟然当时没有翻脸,而是到了现在才说出来,大家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去做什么,可是凤遥夜那种语气足以让大家都知道宗政皓鹤要去做的事情不是公事。

    “我在美国的朋友来了,所以明天我准备和她去逛逛豫都的青霞谷,小夜知道这事,原本准备明天再给您说的。”简单的说了一下,宗政皓鹤就不再说话了。凤遥夜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似乎她早就知道宗政皓鹤会这样解释。夫妻之间原本应该相依的的命运,现在已经变得不再存在。那种可以托付终身的信任竟然也消失不见了。

    这一年的元旦是两人结婚之后的第二个新年之日,加上他们两个恋爱的那个元旦,直到今日,凤遥夜和宗政皓鹤才相处了三年,一千天。两人的目光在空中胶着之后又分开了,谁都不想在看到对方眼中的那种受伤的神采,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才是受伤的那个人。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