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百九十三节 误解到极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九十三节 误解到极限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凤遥夜连续几天都收到了发来的邮件,还有几张很不清楚的照片,在凤遥夜看来大概是宗政皓鹤沐浴的照片。 w-w-w.7-k-ankan.c-o-m。冷笑着把这些照片存档保存在电脑里,凤遥夜将视线调回到窗外,现在她不敢想这些事情如果是真的会怎样。宗政是不会变得,但是她不知道宗政会不会再某个时候忍受不住而去吃这口野食。这样的话,凤遥夜会觉得属于她的东西被人碰触了。没有打电话给宗政皓鹤确认什么,这些照片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宗政皓鹤的事情办得很顺利,不仅仅重新获得了的赏识,也让彻底的为他沉迷。经过了婚姻的男人是不一样的,有种不同的韵味,就像少*妇和少女有着明显不同的风韵一样。那样的女人是注定不能逃脱这样的吸引的。凤遥夜对自己丈夫的魅力还是很清楚的,她不能说是随便挑男人的女人,眼光之高也是在学校有所闻名的,就像凤醒幽曾说的一样“小夜身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优秀,就连自家的叔叔、哥哥都那么出色,她怎么会随便的看上什么人”。所以她坚信就宗政皓鹤现在的魅力去施展个美男计搞定某些人,绝对没问题。

    只不过现在要看准备让她误解到什么地步。集团对宗政皓鹤的需要远远大于对宗政皓鹤的需要。现在做的事情十之**也受到了的指使,就算他不指使,也是默许的。多自私的人啊,为了公司的绩效,竟然纵容自己的女儿做第三者抢别人的丈夫。想到这里,凤遥夜将视线看回电脑屏幕。有一封电子邮件,这个简直把给凤遥夜的电邮当做即时微博了。宣传力度还真大啊,生怕凤遥夜错过一点点关于和宗政皓鹤的情节。就像现在发来的照片就是两个人去参加酒会的照片。

    的校友聚会往往有各界的名流参加,就算是经济有点不景气,但是这类的校友聚会永远是珠光宝气的。 w-w-w.7-k-ankan.c-o-m。西装革履的男士,云鬓高挽的女士,闪烁的珠宝,充斥着全部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女主人公竟然用了类情侣装出现,凤遥夜的冷笑有多了一份不屑。的身材是真的很好,但是有必要暴露到这个地步吗?好像这张手机拍的照片上明显得有露点的嫌疑。诱惑的是谁,自然就是她身边的这个有风度的华裔男士。

    想到这里凤遥夜弯腰打开了保险柜,她需要再看一看那些文件,宗政皓鹤这样做是为了让她放心,还是让她不干涉?这些是保证金?还是他留给自己的退路。凤遥夜无从考证,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着又发来的照片,明显是在拥抱宗政皓鹤。凤遥夜不知道这些照片在拍摄的时候,宗政皓鹤知道不知道,有些照片看起来似乎是从专业角度照的,不像是自拍,这样考虑的话,是一定要把这种暧昧玩到底才罢休。那好吧,凤遥夜暗笑一下,既然想玩就玩到底。大家一起玩才真的好玩。

    暧昧有时候就是一种武器,对它无意的人不会被它所伤,但是在意的人就会成为暧昧的牺牲品。君子坦荡荡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每个人都会玩暧昧,但是就要看玩的程度和手腕了,玩好了暧昧可攻可守,玩不好暧昧进退两难。现在做的就是只管冲锋陷阵,不管退路。她发来的照片看似在向凤遥夜介绍宗政皓鹤在美国的生活,可是实际上就是在向凤遥夜示威,或者说在向凤遥夜炫耀她和宗政皓鹤之间的暧昧。当然想不到的是凤遥夜看完这些照片之后就全部发给了宗政皓鹤,怎么能让照片的男主角不知道自己上镜不上镜呢。

    凤遥夜并不知道宗政皓鹤看到这些照片时候的感觉,因为她没有问,但是在往日每次的沟通中,她能够感觉的宗政皓鹤的担心和无奈。 w-w-w.7-k-ankan.c-o-m。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虽然事先已经说好了这是一些必要的途径,可是宗政皓鹤也确实担心凤遥夜真的会误解。想到这里,凤遥夜的笑转成了发自内心的微笑,丈夫对她的在意这让凤遥夜非常受用。有时候男人的担心不用口说才能让人明白,一个叹息、一句无言就足以让人领悟。

    宗政皓鹤回到又已经一个月了,事情的进行也按照他的计划按部就班的打开。两个月的时间并不够集团起死回生,毕竟不景气的不仅仅是他一家公司。看着各类经济指标都不看好这一年的经济复苏,宗政皓鹤现在能做的也就是维持的运作,让它不至于发展到申请破产保护的地步。

    站在集团顶层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宗政皓鹤的思绪百折千转,那些可以伤害每一对夫妻感情的照片,他已经从凤遥夜的信中看到了,凤遥夜独特的充满讽刺的语言不用口说就可以从电脑屏幕上的字字句句看出来。他也惊讶做的事情会这么奇怪,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干了这么多事情,实在不知道下一步她还准备做什么。宗政皓鹤并不担心凤遥夜会误解到什么地步,他相对更担心玩的太过分,让她自己丢人。不过转念一想,那不就是他想要的吗,现在越不理智就对他越有利。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没有人是坦诚的活着,这对父女用着不入流的手段想要让他卖命一辈子,难道他就不该获得该有的报酬吗?宗政皓鹤想到这里有点鄙视的笑了,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他表示可以无偿帮助集团的时候,眼中近乎贪婪的光芒。比较起凤沈山和凤沈河的行事作风,实在不入流。别看凤氏的创始人没什么高学历,比不上的联校毕业历史,可从人格和经商风格上,凤氏的这三位老者可比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在这时,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背对着大门的宗政皓鹤一皱眉,这个女人从来不喜欢敲门就直接进入他的办公室,这也是为什么最近给凤遥夜打电话和发电邮越来越少的原因,他还真的不敢说这对父女会不会阴险到监听他的电话和邮件的地步。

    “,下次进来之前先敲门好吗?”还是彬彬有礼的说着,但是宗政皓鹤的口气用了动词的加重语气。

    完全不在意宗政皓鹤的话,径直带着媚人的笑容走到了宗政皓鹤的面前,就像很平常一样,揽住了宗政皓鹤的脖子。稳稳的就吻在了宗政皓鹤的脸颊上,或者说在稍微侧一点点就吻在了宗政皓鹤的唇上。宗政皓鹤微微向后一退,却让完全靠在了他的身上,这幅凸凹有致的身材就这么火辣辣的靠在了他的身上。宗政皓鹤的眼睛微微一眯,足以显示出他的不悦,这个女人有点过分了。

    “,请你站好。”不悦的将身边的娇躯摆正,就当这是具没有感情的芭比娃娃。

    “太见外了吧。你和我的关系至于这么疏远吗?”为了拉近和宗政皓鹤的感情,此刻说起了中文,不过这半生不熟的中文听在宗政皓鹤的耳朵里可一点都不舒服。

    “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就算以前我们之间如何的亲密,现在也应该疏远了。”挣脱的怀抱,宗政皓鹤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又把注意力转到了当前要看的文件上。不想跟着也坐到了椅子的扶手上,这电脑椅的扶手虽然宽,可是坐上一个百十来斤的女人也要不稳,这一个不稳,的半个身体就栽进了宗政皓鹤的怀里。他被突如其来的发胶味道熏得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从来不记得他对很多味道很敏感。女人是不能被对比的,相较之下,凤遥夜的换心似的体贴将的自以为是完全比到了天涯海角。

    “宗政,别这么见外啊。就算我们现在是朋友,这样的动作也算不上什么了。这里不是凤小姐的豫都,是我的,大胆一点没什么不好的。”对凤遥夜的称谓还是凤小姐,这让宗政皓鹤稍有不爽。

    “你应该叫她宗政太太。”不知道现在的样子要是被凤遥夜看到会是什么感觉,近乎整个人全部贴近了宗政皓鹤,如果现在打开门走进来的人一定会以为正在和宗政皓鹤做着很亲密的事情。

    宗政皓鹤绝对想不到这样视频已经被用手机拍了下来,人的一生要是出现两次被偷*拍的情况就该真的去反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了。但宗政皓鹤对于第一次被梁思浓偷*拍很介意,但是现在被偷*拍却绝对是他需要的。有些事情要做,自然需要推波助澜的外力。而的所作所为不仅仅是外力还将她的未来和集团的未来一起推进了一个漩涡。

    下起了濛濛的细雨,在细雨的隆重中,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安静无声,办公室里的两个人各怀心事。大洋彼岸的另一个人看着传来的视频笑得那么冷、那么得意。事情总是会按照计划一步步的走到合适的位置,误解出现了,到了一个极限之后,该如何做呢?按部就班的照本宣科?大洋彼岸这边的凤遥夜还没有决定,但她知道宗政皓鹤还是宗政皓鹤。只不过她不太敢保证她还是她。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