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百九十六节 离婚协议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九十六节 离婚协议书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所有的事情在又录了一段录音之后爆发了,凤遥夜原本近乎无视的那种状态彻底被激怒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忍耐之后,凤遥夜再也无法忍耐了。 。这段录音实在是太暧昧了,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已婚的女人听到都会明白录的是什么。尤其那个声音明摆着就是宗政皓鹤的声音。怒不可遏,不管现在是什么时间,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以前的照片、视频都可以不管不看,因为凤遥夜相信,但是这段录音太让凤遥夜觉得恶心了。

    “宗政皓鹤,你答应过我在洁身自好的。”电话那边的宗政皓鹤还没清醒到明白接了谁的电话,凤遥夜的怒吼就爆发了。下午三点,换做的时间是凌晨三点,根据凤遥夜的了解,这正好是人的睡眠最重要的时间段,任何被吵醒的人都是迷迷糊糊的。果然。

    “小乖,到底怎么了?”宗政皓鹤的反应终于在三十秒之后找到了正规。

    “那段录音,你到底和做了什么啊!你说过你绝对不会念旧情的,怎么我感觉你又给念回床上去了呢!”凤遥夜的话绝对是很锋利的。

    “我没有。”断然的否认,凤遥夜很想相信丈夫,就像以前的每次一样,但这次听到宗政皓鹤的解释,她竟然不想相信了,“小乖,到底什么录音,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刚刚发给我的录音,估计也就是你们几个小时前做的事情的录音,我天天都要看现场转播,我此时很有种**真的想跑到去看看现场直播。 w-w-w.7-k-ankan.c-o-m。你现在是在你自己的公寓?我不管电话内容会被那个女人知道多少,我只问你会不会回国?我和乐乐都很想你,你已经有半年没有回来了,从二月初到现在已经整整六个月了。文学我不知道你在那里好不好,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和你说的那样,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肯善罢甘休。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和乐乐的生活少了你。”话说到后面,凤遥夜的语气平淡下来。

    “没有拿回我该得到的东西之前,我暂时不会回去。我希望你在忍耐几个月,集团的状况已经好转了,我已经将我要做的前期工作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小乖,你知道我要的不仅仅是你和凤氏,我也要有我自己的一片天。就算凤氏给了我足够的发展,就算你会真的把董事长给我,我也要把这件事情做完。”宗政皓鹤站起身,来到落地窗前,这扇窗子可以远眺到的中央公园,就像豫都的家一样,可以看到一片绿色,点点灯光映在宗政皓鹤的眼中,他也很想回家。他也很想回到凤遥夜的身边。不用回首就知道那张床上没有他留恋的温度,没有他留恋的味道,没有他留恋的柔软。但是他现在真的不能回去,功亏一篑不是宗政皓鹤的做事风格。他和凤遥夜一样都是目的性很强的人,尤其还欠他那么多。

    “宗政,如果你这么说。是不是意味着我要把你需要我适时寄给你的文件寄给你了?”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凤遥夜才说出这句话,伴随着这句话还有一些丝丝拉拉翻动文件的声音。宗政皓鹤知道凤遥夜在看那些文件。

    “下周吧。我觉得到下周我的事情就办的差不多了,而的举动也会越来越大,最近也在频频向我示意。 。明早我的黑眼圈足以表示你现在这个电话给我多大的困扰。”宗政皓鹤带着一丝宠溺的笑容慢慢的说着。

    “你要知道这份文件寄出去之后,你就一文不名了。你所有的一切都转到了我的名下和儿子的名下,你懂吗?你要知道这份文件寄出去之后,如果你真的不回来,你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你一定要这么做吗?”凤遥夜的手划过那份文件,心中的不安在扩大,她总是忍不住想要向另一个方向去想问题。也许这些都是宗政皓鹤的一个障眼法?也许这真的就是宗政皓鹤给他自己找到一个离开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也太过惨痛吧。

    “我很清楚,但是我不在乎。我知道你会等我,有时候做事情总要赌一把。就像你肯在我昏迷的时候,用你的命和儿子的命赌一把将凤醒祯找到一样。就像凤氏的改革一样,都是赌出来的。我想我这次最大的赌注并不是那些资产也是你,我更担心如果等我完成了这件事情回到豫都的时候,你会当我是一个陌生人。两年的婚姻,我们拥有的并不多。现在说起来甚至是少的可怜,走到现在我才发现在我对你的感情至上更多的是你和我的工作合作关系,那种默契已经替代了爱情和婚姻的链接成为我和你的一种主要关系。如果我想维系好这样的关系,我就要找到更适合的工作,让你和我彻底的密不可分。这样的话,也许我这一辈子只会说这一次,我不希望你从我的生命中走出去。虽然你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是如何的,小乖,你对我的思念也许并不是对丈夫的思念,你想过吗?也许是因为我在你身边太久了,久到你已经把我和凤欢铭、凤醒烟等同了。等同成了一个亲人,但是亲人总有一天要离开,如果我是你工作上不可或缺的人,你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就算我自私好了,我也要把这件事情完成。”在听完凤遥夜的话之后,宗政皓鹤很久都没有说话,有些事情也许真的需要让大家都清楚。凤遥夜对他的爱总是瞬时而过,让他找不到什么头绪。但凤遥夜在凤氏对他的需要那么强烈,这才是宗政皓鹤这次肯到来的一个重要原因,他希望通过这段时间的分离,让凤遥夜认清她到底把他——宗政皓鹤放在了什么位置。当然也希望凤遥夜看清她自己的感情。他作为一个男人都敢坦诚自己的感情,按道理而言凤遥夜这样的小女人又怎么能把感情隐藏的那么深呢?要吗是她尚不明了她的内在,要吗就是她其实完全不在乎这段感情。宗政皓鹤期待是前者。

    可他又怎么知道凤遥夜担心的是什么呢,听完了丈夫的话,凤遥夜也沉默了。手中的文件颤抖、在颤抖。如果这是丈夫的希望,那么好吧,她会帮助丈夫完成。可是她还有最后一个要求,这份文件要丈夫先签字。

    “宗政,你知道吗。在你上次回来的时候和我相信的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就像现在在豫都因为房贷和购房政策的改变导致很多夫妻离婚再买房。这算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一种表现。可是他们不分家,现在我们却要先把家分了,或者说你要把你的全部家当全部都给我和儿子,如果我反悔了,你可能就要被你现在的自信完全的打败,你可能真的就被我拿走了一切。你真的愿意吗?”凤遥夜慢慢的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如果不能将你和我的路一直联系下去,我宁愿你现在就拿走这一切。我相信的不仅仅是我自己,我更相信你。”伴着洒进屋的月光,宗政皓鹤想起了曾经和凤遥夜依偎在一起享受月光的日子。那是他最幸福的时候,他要把这种幸福延长下去,直到有一天不能再延长。

    沉默在这通越洋电话中开始蔓延,凤遥夜的手指一再的在那五个字上来回的笔画着。一笔一笔似乎要将那蓝色封皮上的五个烫金大字摩擦掉。这份文件是她和宗政皓鹤共同起草的,一旦真的寄了出去,一旦真的双方签字了,那就成了不能改变的事实。这样的话,她的宗政皓鹤还真的会回到她身边吗?再一一的看着那些条款,任何一条都是无可争议的为她和孩子好。这点就连完全不懂法的人都能看出来,同样看在的眼中将是凤遥夜刻薄的一个表现。凤遥夜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跳,是激动还是失落,亦或是伤感、无奈、最后变成了疼痛。父亲因为不想接受可以帮助凤氏发展的婚姻而频频出轨,只差没有离婚;难道她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去增加凤氏的发展吗?与其这样她宁愿不要,但她可以不要凤氏的发展,她能够阻碍宗政皓鹤要做的事情吗?听着电话那边平稳的呼吸,凤遥夜知道宗政皓鹤下定的主意谁也不能改变,就像她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更改一样。

    终于,凤遥夜合上了那份文件,说出了她的决定。

    “文件我将寄给你,但是我要更改一件事情,就是这是一份没有签字的文件,我要你签字之后寄回来我在签字给你。我不要先下这个笔。”凤遥夜的语气有着重重的笃定。她不想把那三个字签在这个文件上。因为这份文件太伤人,就算是演戏的道具,也伤人。宗政皓鹤在电话那边无声的笑了,他的小乖还是他的小乖,一直都不会变。

    “好,我先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