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篇外篇之小时候的故事之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篇外篇之小时候的故事之一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我一直都知道我还有一个妹妹,除了可儿之外我还有一个叫凤遥夜的妹妹。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和可儿一样长的漂亮。要知道在这个小区那么多的孩子里面只有我和可儿是最好看的。她就像个洋娃娃一样,让所有的小男孩都喜欢;而我有时候也很高兴有很多小女孩都说我像王子。我从来不知道那个妹妹是不是也像洋娃娃一样好看,但在母亲的嘴里那个妹妹一定是很丑陋的,因为每次她说到那个妹妹的时候都是一脸的鄙夷和厌恶。我知道大人在说到那些很丑很丑的东西的时候才会有那样的表情。

    爸爸不是每天都和我们在一起,但妈妈似乎也不在乎爸爸是不是每天都来,但是如果接到爸爸要来的电话,妈妈一定会要我和妹妹打扮的很好看等着爸爸来,而且叮嘱我们一定要管爸爸要钱要东西,妹妹很会要,每次都会要到很多,而我有时候觉得爸爸已经给妹妹很多了,就没必要再要了。但我这样的行为在每次爸爸走了之后都会换的妈妈的暴怒。我不懂为什么我不管爸爸要钱,妈妈要生气,爸爸每次都会留给妈妈钱啊。真的搞不懂。

    我和妹妹到了四岁都没有去幼儿园,看到别的同龄的小男孩、小女孩都背着小书包去上幼儿园。我很羡慕,能够和我玩的人越来越少了,妹妹每天就是在妈妈的梳妆台前玩那些化妆品,妹妹最大的爱好就是和妈妈一样在脸上画出不一样的颜色,我看不出那样有什么好看。邻居家的小妹妹永远是红苹果一样的脸,很好看啊。又一次在门口看到邻居家的小妹妹从幼儿园回来,就问她好玩不好玩。小妹妹笑的那么开心,我真羡慕。小妹妹和她妈妈一起回家的时候,小妹妹问她妈妈为什么我不能去幼儿园。她妈妈说“那家的孩子都是私生子,没有爸爸的孩子,那个男孩还好点,看看那个女孩从小就和个妖精一样,当时还真的怕你跟他们一起玩变坏呢。 。”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私生子这个词,也是第一次有人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后来在院子里玩,大一点的男孩用这个话挤兑我,一时忍不住就跟人厮打起来。凭什么说我是没爸爸的孩子!我爸爸每周都来看我的。爸爸是工作忙才不能和我们天天住一起的。但打破了头,划破了脸,回到家里,妈妈先是惊讶,等我说出了实情,我没想到妈妈竟然说“你就是个没爸爸的孩子,你们要是再早点出生,还轮得到那个小丑孩子住在老宅!”

    那个小丑孩子就是我的另一个妹妹,而我真的是个没爸爸的孩子。

    妈妈没有给我治疗伤口,就让我那样流着血、穿着撕破了的衣服,带着青色的打伤痕迹上了公交车,一路上别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甚至连我的妹妹都离我远远的。似乎我是个坏孩子,我是个只会打架的坏孩子。我就这样一路的被带到了一个我从来没去过的地方。窄窄的巷子里一处不显眼的大红门口。拍开了门,妈妈扯着我就走了进去,完全不在乎我差点被门槛绊倒。到了院子里,妈妈也不管有人没人就开始叫唤,我本来尴尬的感觉更深了。一个年纪不小的大妈走了出来,又看到一个年纪不小的大妈走了出来。她们都是我没见过的。我看到小花藤旁边的屋子窗户上露出一个小小的人头,用一种“好疼啊”的眼神看着我。那一刻我的眼睛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我一直没流出来的眼泪流出来了。这么久了,第一次有人感觉到了我的疼。

    妈妈不停的嘶吼着。我听不懂她吼的内容,大凡就是“你家人对不起我们娘几个”;“欢铭被打成这样,你们也不管”;“连个户口都不给我们家孩子上”;“你们就是看不起我们娘三”;“我干脆带着孩子去死算了”……

    这些话我听了不知道多少次,爸爸有时候回家就是被妈妈嘶吼跑掉了吧。 。/

    /可儿坐在地上也开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而且声音也很大,似乎被打了的人是她而不是我。我的眼泪只是静静的别着头流着,只有那个小小的人看到了我的眼泪。妈妈的手松开了一些,我的胳膊被放开了,很疼。我想一定也青紫了,妈妈经常会掐我,因为我大概长的像父亲。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我走向了那间小屋子。不知道是不是妈妈真的很悲愤,她竟然坐到了地上开始哭号。我走进那间小屋子,门虚掩着。推开走进去,那是一间和妹妹的卧室没什么区别的属于小女孩的屋子,但是不同的是妹妹的床上扔着不知道多少爸爸买来的玩具,而小女孩的床上除了玩具之外是很多很多的书还有算盘,和一些我没见过的东西。

    “你别离我太近了。我感冒发烧了还没好,要是传染给你就麻烦了。”努力撑在小桌子上的人儿看到我进来,伸手阻止了我向她靠拢的动作,一瞬间我以为她也是厌恶我的。没想到她竟是发烧了不让我靠近。小模大样的拿出一个口罩戴好之后,她从桌子上慢慢的下来,走到了我身边。

    “是不是很疼啊。我这里有创可贴,我给你沾上好不好?”小人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似乎带着伤口的我随时都会不见。我一句话都不说,我以为这是个男孩,现在她绕着我转了转,我才发现她是个女孩,只不过头发比我的都短。

    “我不疼。”慢慢的说出这句话,我看到她的大眼睛里全部都是茫然。

    “可是小夜去打针都会觉得很疼,你不知道我的脑门上扎针,每次都好疼,我都想哭可是看着姑姑比我还疼的样子,我都不敢哭了。”小人仰起头把脑门露给我了,怎么她这么大的孩子打针还要扎脑门。

    “我给你揉揉就不疼了。”忽然很想呵护这个小人儿,话还没说完,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脑门,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看到她眼中受了委屈似地表情。

    “你真好,你要是我哥哥就好了。”小人的眼睛因为笑变得弯弯的,很可爱。

    “你没有哥哥?”她拉着我坐到了床上。一边让我给她揉头,一边看着我的伤口和撕破的衣服。忽然她站起身,我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看着她走到衣柜前,翻了一会,找出一件衣服递给了我。

    “小哥哥,你换上吧,这是我最大的衬衣。虽然是春天,可是还是会冷啊。”我和妹妹都已经五岁多了,妹妹从来不会管我这样的事情。可这个我第一次见到的小人儿却会这样做。

    “换上就脏了。你就不能穿了。”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把衣服塞进我手里,并且背过脸去说:“小哥哥换吧,我不看,小叔叔说小女生不能看小男生换衣服的。”

    我似乎感觉到了她是谁,但是我不敢确信她一定就是那个我妈妈常常咒骂的丑丫头。摩挲着手中的衣服,我知道那是件女装,男孩子穿女装太难看了。但我还是换了,换好衣服,她又跑到小桌子上拿来了湿纸巾,小心的拿出一张慢慢的擦着我的脸。

    “你的头发是因为打针剪掉的?”我摸了摸她参差不齐的头发,怪异的问着。

    “嘿嘿,不是的。”说到这个,她不好意思的笑了,只是笑声没结束就咳咳的咳嗽起来。小手努力的捂着嘴,不让声音发出来。我赶紧给她拍拍背。好半天时间才缓解了咳嗽。

    “你身体很差啊?”我真奇怪有人咳嗽会咳这么久吗?

    “大人们说是我妈妈生我的时候早产,所以我才身体不好,不过这次发烧我没有再烧到四十多度哦。”小人儿依旧笑嘻嘻的说着,嗓音有种咳嗽后的沙哑,停了一下她又说:“头发是我自己铰了的,是不是很像男生?”

    我摇摇头,这哪里像男生分明像个小丑。

    “所有人都说不像,连你也说不像。哎。”小人儿夸张的叹了一口气,惹笑了我。

    “为什么像当男生?”我问着。

    “小夜有个哥哥的,我从来没见过他。听爸爸说哥哥长得特别的好看,就像王子娃娃一样,小夜也像变成王子娃娃一样让别人说小夜好看啊。从来都没人说小夜长得好看,最多是说我可爱。我很伤心的。”小人儿的话让我一惊。难道她就是那个妹妹?爸爸说我和这个妹妹最像的地方就是那双眼睛,都是那种能看到人心里的眼睛。看着小人儿五官中唯一露出来的眼睛,我的疑问慢慢的抵消了。她就是我那个从未见面的妹妹——凤遥夜,一瞬间,我想推开她,因为就是她的存在,我才没了爸爸。可看着她渴望的眼神,我又舍不得伤害她。直到门被打开,妈妈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一把把我拉了过去,恶狠狠的看着那个小人儿。似乎时间停滞了,然后小人儿开口说:“欢铭哥哥,你还会来看小夜吗?”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