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幸福末世 »  第五十六章雪灾前准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六章雪灾前准备

小说:幸福末世作者:小硕鼠5030
返回目录

    我们家住的这栋楼一共是6个单元,我们家是2单元,曲爸曲妈家是4单元。

    含含看到所有的单元门前都像我们家单元门前一样,门都被厚厚的积雪堵住了,就说:“爸爸、妈妈,我们把所有单元门前的雪都铲走吧,要不一单元的豆豆和五单元的果果就出不了家门了。”

    我们非常赞成含含的做法,不管末世中的人心怎么变,我们都希望含含能做一个善良的人。

    姜智又问含含,要把这个楼区中的所有单元门前的雪都清除吗,要知道这个楼区的单元门加起来得有几百个呢。含含看着姜智,说:“爸爸,你认识那些楼里的叔叔阿姨吗?”

    “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要帮他们干活,老师说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含含很不理解爸爸的想法。

    原来是因为这栋楼里有他认识的小伙伴,他才要帮助别人铲雪的。

    我放心的拍拍胸口,我们虽然想让孩子成为一个好人,但不想他成为一个烂好人。

    之后,含含带领我们把这栋楼所有的单元门前的积雪都清理干净。成功的解救了一个在单元门里想出来但是自己又出不来的老奶奶。

    在我们铲雪的这段时间里,6单元出来了一对父子,年轻的小伙子背着年迈的父亲,我们都不认识,应该是新搬来不久的人家。

    这个小伙子的父亲昨天晚上被突然下降的气温冻的生病了,今天早上发烧到39度多,小伙子就想送父亲去医院。

    经过昨晚上的大雪,车子的四个轱辘都陷到了积雪里,小伙子开车在雪地里前前后后的移动,车轮就是在雪地上直打滑,不管他怎么加大油门,车子还是出不去。

    姜智看到这种情况,就拿着铁锨过去帮忙,在车的前轮边挖了几锹,将轮子前面的积雪铲走了些,前面就出现了一些坡度,车子一加油就冲出了雪坑。

    小伙子在车里给我们笔画了一个谢谢的手势,就车也没停的飞奔而去。

    我在旁边悲天悯人的说,“哎,这场雪可能让很多身体弱的人都得病了,希望他们能熬过这个冬天。”

    之后,我们就去了曲爸曲妈家。

    跟曲爸曲妈说现在是走不了了,要等等看情况,并且也把姜智的猜测说了一下,让曲爸曲妈也存些水。姜智又从空间中拿出木箱和土,给这里也种上了一些小菜。

    曲爸的生活经验比我们丰富,听了我们说可能会发生比去年还严重的雪灾,就说:“如果会停水、停气的话,那天然气管道估计也不会供气了。我们也要在食物上做一些准备。还是现在就做一些饭菜放到戒指中吧,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能吃上热乎饭菜。”

    曲爸说的非常对,我们决定回去后就开始准备。

    在接下来的一些天里,大雪又下了几场,各个主干道上的清雪车不分昼夜的工作着,以确保城市交通的顺畅。但是高速公路和机场却因为积雪太厚封路和停飞了。

    我们楼区的居委会为了方便居民的出行,就在下雪后组织楼区里的青壮年义务清扫楼区内的积雪,姜智也应召被找去扫了几次雪。

    有些小年轻的家里没有多少存粮,当室外的积雪都清理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杀向了超市。

    政府可能是因为经历了去年的雪灾后,对这些情况有了一定的处理经验,所以下雪都两周多了,到现在为止居民们还能够正常的生活,家里没停电、没停气、没停水,就是超市的东西又涨价了。

    我们这几天在家里忙着做雪灾前准备,一直的在做饭和存水。

    存水的活姜爸负责了,他一共用了30多个水桶,把凉台上都摆满了。姜爸还在实践中得出存水经验,从浴室的水龙头上接出一个塑料管子,直接扯到凉台上,浴室里的水龙头始终不用关(水流不是太大),把凉台上的水桶依次都灌满后,第一个桶里的水基本上就冻好了,然后姜爸就把第一个桶里冻好的冰块收起来,在灌上水。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循环,省时省力。

    我在旁边监工了一会,看姜爸做一个循环就用了40分钟左右,我就问姜爸:“爸,就40分钟桶里的水没冻实诚吧?”

    姜爸穿的厚厚的坐到凉台上看着放水和收冰块,“没事,不用都冻实诚了,只要外边冻上就行,咱们收起来后它也不能化,用的时候,这样的还能剩些火。”我在旁边寻思了寻思,姜爸说的也对。

    姜妈负责做饭蒸馒头包包子和饺子。姜妈很会做面食,蒸的馒头非常的暄软洁白,烙的油饼金黄焦脆。她还包了很多的羊肉胡萝卜馅、牛肉馅、猪肉馅的饺子、包子。

    姜智负责做菜,各种的肉菜、素菜。当然在白天做的菜是不够的,而且我们也不敢做味道太大的菜,所以晚上在空间里,姜智就用空间里的大铁锅做炖菜,一做就是一大锅。要是就我们家5口人的话,一锅能吃5、6顿。

    我就负责给大家打打下手。偶尔给姜爸打打替补,替他看看水龙头,让他进屋暖和暖和,喝口热水。帮姜妈跑跑腿,端包子、饺子到凉台上速冻。帮姜智摘摘菜,洗洗菜什么的。没事忙的时候就和含含抢着给小菜浇水。含含经常和姜智告我状。说我不能总给小苗浇水,要不它就淹死了。

    后来姜智嫌烦了,就给我也指派了任务,让我做风干肠。也就是南方人说的腊肠。

    姜智做为领导在我做风干肠前还给我鼓了鼓劲,说考验我的时候到了,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来做,这是广大人民对我的信任,我一定要想尽办法保质保量的完成工作。

    我很无语,我就这么不值得人信任吗?你说你都把肉的切好了,料也拌上了,留给我的工作就是拿个漏洞将肉塞到肠衣里就可以了,这我还做不好吗,还保质保量,切。

    最后我还是发挥了我好同志的思想觉悟,坐到了小板凳前把几大盆子的猪肉丁都塞到了肠衣中,挂的厨房里的绳子上满绳都是,一个挨一个的。

    我还是觉得光灌香肠有些浪费我这个优质劳动力了,所以就从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大大的电瓦罐(饭店里用的那种),一边灌风干肠的时候,一边熬各种的粥和汤。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