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幸福末世 »  第六十六章彻底撕破脸皮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十六章彻底撕破脸皮

小说:幸福末世作者:小硕鼠5030
返回目录

    ps:谢谢各位亲的支持,新手写文,有很多不足,希望多多批评指正  最后还是希望首订不要太惨,求推荐,求收藏,求订阅。

    第二天上午,齐警官三人就都来了我家,和我们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事情和我们猜测的相去不远。

    张木森在家听他那个能挑事的妈说,我们家有的是炭,炭炉一点就好几个,把家里烤的穿毛衣都热,而且还有闲情烤地瓜当零嘴吃,牛奶也是一锅一锅的煮。他就判断我们家应该是储存了很多的物资。

    他们一家人来的时候,他看见我们家客厅里摆着的肉片,更加证实了我们家物资多的吃都吃不完的猜想。

    在看到两个小孩在客厅里发生的冲突,和他们家人一样的思路,认为我们家的人都太抠了,连个破碗都斤斤计较,他“正义感”突发,想要劫富济贫。

    他特意的仔细查看了一下,别的地方都没发现物资的影子,只有一个房间的门是关着的,他刚要打开查看,我就叫住了他。虽然他没有看到什么,但是他深信,我们家的好东西都放在了那个屋子中,所以他回家后就计划了这次盗窃行动。

    他计划了好几天,把盗窃的路线、爬楼用的绳索、如何打开窗户、如何将物资都运走、如何破坏盗窃现场、如何隐藏行踪、如何隐匿赃物等盗窃前期、中期、后期工作都做了严密的计划,他唯一没有考虑到的就是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也许在他的潜意识里就认为我们家的人都啥也不是,以他的手段和智商完全可以在我们家来去自如,最后还怕东西太多,他自己搬不了就找了一个同伴。

    他没想到我们的警觉心这么高,他们刚刚从他家窗户顺着绳子爬下来进入到我们家客房。就被姜智逮了个现行。他当时有些蒙,这根原计划不符,但是他随即就想一不做二不休,仗着他们是两个人,拿出随身带着的刀子试图反抗与恐吓,妄想将姜智就地解决。

    齐警官又告诉我们,这个张木森好像脑子有问题,要不就家庭教育有问题,不是一般人啊。

    在警局里,他还反过来和警察控告姜智想杀他。说姜智专打他的嘴和脸,打的他都说不出话来,他都做出手势表示投降了。姜智还是像没看见或没看明白似的,一拳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齐警官说,现在张木森前排的门牙已经全部被打掉,说话的时候都漏风,有些话警察同志也是连猜带蒙才听懂的。

    齐警官说着的时候。那两个小警察都对姜智举起了大拇指。姜智很是淡定的对他们微微点了点头,谦虚的说:“我也只是小小的教训一下,要是想要他命,一拳就解决了。”

    张木森在警局已经对他的罪行供认不讳,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至于在这种环境里法院要怎么制裁他,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事了。

    中午的时候我们没让他们三个人走。都在我家吃了顿饱饭,菜姜智只做了一盘木耳炒鸡蛋、一盘酸辣土豆丝、一大盆红烧肉炖土豆和两条三花鲤子,还有一个牛肉柿子汤。菜样不多。就四菜一汤,但分量足,大米饭也管够。看他们筷子使的飞快,完全没有嫌弃的样子。这些对现在的他们来说,应该也是一顿丰盛的饭菜了。

    在他们走的时候。姜智又每人给他们一个袋子,说是家里自己种的一些东西。不值什么钱。这大冷的天,麻烦他们三位警官来回跑了两趟,这些就表示一下谢意。

    那两位小警察都看着齐警官,齐警官也没客气,拎起地上的一个袋子,回头认真的和姜智说了声“谢谢”。其它两个小警察也跟着拎起袋子走了。

    到了下午,楼上的张家得到了消息,张木森在我家被抓住了,现在在警察局等着被判刑呢,她们家去了一趟警察局,回来后他妈就来我家哭闹上了。

    我没给她开门,像她们家人那样的都有病,和她们讲理是说不清楚的,她们在走廊哭闹也好,让全楼的人都知道知道他家张木森都干了什么缺德事。

    张姨一边拍着我家的门,一边哭诉说:“你们这些杀千刀的,还我儿子来,我可怜的儿子啊,被他们家害的要进监狱了,那还有活路吗?”

    “我就一个宝贝儿子啊,你们家真是丧良心啊,他从没吃过苦啊,现在这样进去,不是要饿死他吗?这么多年的邻居,你们怎么下的去手啊!”

    她姑娘张木珊也在旁边掐着腰大骂,说的极其难听,真是白瞎她身上穿的那身皮了。

    “……你们这一家子贱人,还想害我弟弟,告诉你们,老娘外面有的是人,找黑社会打死你一家,*你妈,……”等等。(我实在是不会骂人啊。)

    我冲动的想上去收拾她一顿,姜智拉着我对我说:“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果处置乎?”

    我暂时压下心中的火气,顺嘴曰道:“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姜智听到我的回答满意的点点头,但是我不满意啊,那个张木珊在一边叭叭的不停的骂,没有一丝的收敛,还越骂越过分了,最后都涉及到了老人和孩子。

    这我可不能忍到几年后了,刚要甩开姜智拉着我的手冲出去,姜智就自动松手了,呦,这是也忍不住了,我没空多想,开门做了我早就想做的事情。

    我冲上前去,在她们母女都没反映过来之前,就揪住了张木珊,上前就左右开弓来了两个大巴掌,接着在教育,“你们家欺负人还欺负到家门口了,张木森那个烂人就是有你们这些家人,才这么的不是东西,他既然做了犯法的事,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要是怕在监狱里饿死。干嘛来惦记我家的这点东西。如果我们没有能力防身,被他得逞,那么被饿死的人就是我们一家5口。

    你们最好遇事先从自己身上找起因,别一拉不出屎就怪地球没有吸引力?你喷粪之前先想想你们自己都干过什么,有没有资格说别人!

    你们家都干了这么缺德的事,不给我们赔礼道歉,还打上门来了,是看我们家好欺负还是怎么的。我告诉你们,以前不理你们是我们还顾念到楼上楼下的邻居情分,不过既然你们已经撕破脸了。那我们家也没什么好估计的了,我到要看看,你们家有多大的能耐。”

    张木珊肯定是没想到我这当老师的能动手打人。这么暴力,所以一时没反映过来,等我埋汰完她,她才回过神来,连哭带嚎、张牙舞爪的就冲我来了。坐到地上的张姨也眼泪一抹,也冲我来了,准备两个人收拾我一个。

    姜智往前一站,用高大的身躯挡在我身前,眼神锐利的看着两个哭花脸的妇女,“不要再到我们家闹了。我们看在都是邻居的份上,就抓了张木森,要是惹急了我们。咱们就来说道说道到底他是怎么知道我家有物资的,还有谁是他的同伙,给他提供作案的线索的。”他说完又看向张姨,“我们家的那些个地瓜看来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张姨母女让我们两个彻底的激怒了,不管不顾的就要上来挠我们。笑话。我能让她们挠着我?

    之后就是一场混战,姜智不消跟女人动手。就是帮我抓着要挠我的人的爪子,我就上前去揍,我们两个配合的亲密无间、天衣无缝。

    张姨看有姜智在,她们就别想打到我,所以她们就改变了攻击方法,一人对付一个,张木珊冲我来了,她则向着姜智就挥着爪子去了,估计她想姜智一个大男人不能和他这个老太太一般见识,也确实,姜智虽然不是君子,但是也称不上是小人,看到一个中年大妈冲他来了,也只是轻轻的一带,张姨就跑偏了方向。

    但是她的这种行为这种做法惹怒了我,看了我不发威都当我是病猫啊。

    我上前用一只手一把拽住了张木珊的头发,另一只手开始正反的扇她嘴巴子,扇一巴掌,还教育一句,“我让你们嚣张,还想打我老公。”“我让你们到我家来占便宜。”“我让你们骂我爸。”“我让你们骂我妈”……“我让你们骂我儿子。”……“我让你吃我家的地瓜。”我实在是找不到理由了,就顺嘴瞎说。总之,什么理由都能让我揍她。

    后来我婆婆出来想凑热闹的时候,就看着张姨想上来挠我,好解救她姑娘出苦海,姜智正抓着她的手,不让她靠近我。我婆婆就学着我的样,上前拽住张姨的头发,跟着我的节奏,我教育一句,她也扇她一下。

    等我认为教育的差不多了,停下手的时候,她们母女的脸都苍起来了,一檩子一檩子的。我刚刚下手的时候可没客气,我的原则一直都是,只要你不触及我的底线,我都忍了,毕竟人活着,到任何时候都要一个脸面,但是如果你和我撕破了脸,那我就不能惯着你憋屈我自己了,咱要不就不动手,要动手就整服了你。后来我婆婆看我们应付有余,就翩然回屋了,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一家在这场闹剧中完胜。

    我把她们两个打的连哭带嚎这么长时间,她们家的男人一个都没下来看看,估计是认为她们家两个泼妇的战斗力很强,根据以往的经验要受伤也只能是我们家受伤。

    我没管那么多,等我解气了她们也服软了,只是在原地哭,不敢再上前和我支吧,我看也教训的差不多了,就把两个人给推出家门,扔下一句“如果再跟我们家得瑟,就见一次打一次。”然后大门一锁,回家休息。

    她们在我关上家门后爆发出了惊人的哭喊声,我估计这次是疼的,哼,就是欠揍。

    在门外你愿意哭就哭,愿意闹就闹,只要不在我眼前,只要不骂我们家人,只要我看不见就行。

    姜爸姜妈怕听到她们狼嚎一样的声音,就把电视打开了。

    刚刚我们打架的时候,没看见有邻居来拉架,现在她们娘俩被我收拾完关在门外后,受到了一些不怀好心的邻居的关心、慰问,她们就又来劲了,怎么都不回家,在我们家外面从下午开始哭闹一直到我们吃完晚饭。

    最后她们是楼道里漆黑一片,所有邻居都回家了她们才相互搀扶着回家。她们可真不是一般人啊,连哭带闹的一下午,也不见她们母女嗓子沙哑,回家的时候声音还是那么高亢。

    我们一家在客厅里,边吃水果边分析,她们现在回家有一部分原因是天黑了,另一部分原因是她们太扰民了,毕竟别人家现在可没有电视看。

    邻居们开始还觉得他们家张木森挺可怜的,东西又没偷着,还进了监狱。觉得我们挺心狠的,也不看在邻居的份上,放张木森一次。但是随着张木森他妈在楼道里叫骂的时间增长,邻居们又都听烦了,那声音太刺激人耳膜了,太折磨人神经了。再没人觉得张木森可怜了,又觉得这张木森本身就有错,进监狱是罪有应得。所以就有几个和张姨一样彪悍的大妈开门对张姨一阵埋怨,张姨为了不引起众怒,只能偃旗息鼓,灰溜溜的回家了。

    我们晚饭后,就在家准备着,心想那两个女人回家后不得和她们家男人哭诉啊,说我们如何如何打她们了,只要是个男人,不管是什么原因,听到媳妇被揍了,不得来给报仇啊。

    可是,我们直到等到晚上睡觉,他们家也再没下来人,我在心里想,难道他们是太深明大义了,知道自己媳妇不对,就忍了。还是太没男人的刚了,没胆来找啊。

    姜智就说我,“你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人家识大体,不来找我们,你还惦记上了,怎么的,下午还没打够啊。”

    “你还别说,多运动有益身心健康啊,我这下午动动手,发泄发泄心里的郁闷,晚上饭都多吃了一碗。”

    不管怎样我们和楼上张家是彻底的撕破了脸,结下了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