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幸福日常 »  第30章 不能惹的女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章 不能惹的女人

小说:重生之幸福日常作者:雪凤凰
返回目录

    整个下午,林小乖都有些心神不属,实在是吴二梅的话令她心有不安。

    话说二十一世纪的人对白莲花这个名词应该都不陌生,但除了一些因为看了太多网络小说因而过度想象的人,大多数人对此都有些不以为意,觉得生活中不会真的出现这样极品的人。

    林小乖原本也是属于后者,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才令她改变了看法。

    当初她居住的老城区内,因为都是老邻居,相互之间感情还是不错的,和时下高档公寓中的人情冷淡有很大不同。

    那会老城区有一户人家是寡母带着遗腹子过的,因为那家经济比较困难,他们小区的人都经常搭把手。那母子俩也是感恩的,和大家处的不错,林小乖当时给那家的小子从初一到高三补了六年的课,那小子总算没辜负大伙的期望考进了全国前十的重点大学。毕业后,经由小区内一位老太太的介绍,那小伙子去了她儿子刚刚开办的位于外地的子公司工作。

    凭着一口心气,那小伙子做得也算有声有色,不到六年的时间就成为了那家子公司的销售经理。

    家里的情况好了,眼看儿子都快三十岁了,那寡母就开始操心起了儿子的终生大事,只是相亲了不知多少回,却总是没能成,老太太急得不行,不想那年年关,那小伙子却是带着女朋友回来了。

    老太太喜得不行,见那姑娘生得漂亮,教养也好,一心等着抱孙子了。

    只是没过半年。事情就有些不对头了,那老太太是个性子软的,有什么苦都闷在肚子里。也是那会老邻居凑在一起说话,然后夸起她有后福,辛苦一辈子总算有了回报。儿子也孝顺,众人越是夸,那老太太心里越是苦,终于没忍住倒出了心里的苦水。

    【老姐妹们,我是真没弄明白这事,你们给我分析分析。我们家阿杰你们也是知道的。一直都很孝顺,这半年来也不知怎么的,对着我的态度越来越奇怪。上回他带着嘉雪回来,嘉雪说他吃不惯g省的鱼,天天念叨想吃我做的鱼。抱着我撒娇要我教她做。我听了高兴,可是也不知是怎么的,阿杰虽然什么也没说,但看我的眼神居然带上防备。这都好多天了,我天天做梦做到那个眼神,心是一天比一天凉,想着阿杰都大了,我是不是该随他爸一起去了。】

    众人听得心惊。但也觉得莫名,没头没尾的,他们也猜不出那小伙子那样的缘由。

    后来还是一个老邻居回去把事给说了一遍。她外孙女刚好在,当时就嘀咕了一句“不会碰到了白莲花吧”,后来还屁颠颠跟了过来,仔仔细细把那老太太盘问了一遍。

    【刘奶奶,你儿子的女朋友说想要跟你学做鱼的时候是不是你儿子不在啊?】

    【对,嘉雪说想要给阿杰一个惊喜。】

    【那既然是惊喜。你儿子后来是不是不小心看到你在教他女朋友做鱼?可能当时你正指挥着她干活?】

    【阿杰确实看到了,不过那也是意外。嘉雪在厨艺上不太有天分。总是做错,我一不小就教出了火。也忘了时间。】顿了顿还补充了一句:【不过嘉雪确实是个好孩子,虽然笨了点,但一直学得很认真,有时候我气急了说得难听点她也不生气,还一个劲的憋着眼泪道歉。】

    听到这,老城区一群本就智商不低的老太太都听出了问题,那叫嘉雪的女人完全是在挑拨母子之间的关系嘛!

    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小花招,因为那嘉雪演技好,愣是让相依为命的母子之间生了间隙。

    费了老大劲给那刘老太太说通其中的关窍,她们原以为知道了那女人的真面目,母子俩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事情应该就能解决了,不想这才是开始!

    接下来完全是一场大戏!

    具体的过程她们这些旁观者不清楚,只知道刘老太太都被逼得吃安眠药自杀险些抢救不过来了,那徐杰还是护着那女人,还在医院下跪求母亲不要无理取闹了。

    ——到这会他还认为是自己母亲在无理取闹!

    刘老太太当时都绝望了,后来还是当初介绍徐杰到儿子公司工作的老太太想了个办法——她让儿子把徐杰开除了,理由还是出卖公司商业机密,打哪之后,徐杰的生活从天堂一下子落入地狱,外出找工作屡屡碰壁,不过一个月,他那个女朋友就和他越来越疏远,最后顺利另攀高至,将他给甩了。

    到这里,从一朵心机白莲花手中摆脱,林小乖等人同样觉得事情了结了,刘老太太和徐杰的生活能够回归正常了。

    可惜世事难料,经受了一系列的打击,哪怕徐杰知道了真相,又被原来的公司返聘,却再也振作不起来,工作上屡屡出错,最后顶头上司忍无可忍将他开除了。

    直到林小乖重生前,徐杰还活在醉生梦死中。

    林小乖虽然没有遇到过嘉雪之外的白莲花,但对方留给自己的印象实在是……在她眼中,白莲花简直就是人间大杀器!

    到了晚上,在林小乖心里的不安快要爆发之前,吴二梅终于按照约定上门拜访了。

    “沈迟也在啊。”吴二梅对着开门的沈迟笑了笑,进了屋,不知想到了什么,拉住想要把空间留给她和林小乖,自己去洗澡的沈迟道:“等等,沈迟你也留下听一听。”

    沈迟有些茫然,看了看有些心神不宁的林小乖,坐到她身边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吴二梅坐到他们夫妻对面,直接开口道:“今天是打算和你们说一下胡芳芳的事。”

    见两人的注意力都转到自己身上,吴二梅继续道:“你们来的时间短,不知道一些军属区的共识。”

    林小乖和沈迟对视一眼,目光都有些莫名。

    吴二梅无心照顾他们的情绪,开口道:“在我们军属区,有四个女人是不能惹的,其中一个你们应该都认识或者说听说过——苏倩倩,苏首长平时脾气好,护短起来是非常可怕的,当年苏倩倩才十六岁,和另外一位首长的女儿互别苗头,另外那位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因为考试没考过苏倩倩,把苏倩倩给关在教室里关了一夜,那可算捅了马蜂窝,一向好脾气的苏首长愣是逼得那女孩给生病的苏倩倩下跪道歉了,她那位首长爸屁都没敢放一个。”

    对此,林小乖和沈迟并不意外。

    “第二个是信息部的关莲。”吴二梅看了眼沈迟,“这个人你应该听说过吧。”

    沈迟点了点头道:“听人说过,关莲的作风有些不好,和军营里不少男人纠缠不清,但因为长得漂亮背景又好,有不少军人争着抢着做她的护花使者。”

    “还有一点是你们男人不知道,或者其他男人不会和你说的。”吴二梅补充道:“以前有军属区的军嫂看不惯关莲,对着她冷嘲热讽,她当面脸色都不变,转头就去勾引对方的丈夫,将人家整得差点家破人亡。”

    林小乖有些目瞪口呆,天哪,没想到这时代还有这样的女人,实在是长见识了。

    “第三个是六营营长程世强的媳妇牛兰。”说起这个人,吴二梅的表情并不像说起关莲那样冷淡,林小乖发现她脸上甚至带着点古怪。

    “牛兰其实和我是老乡,说起来,她的威胁力其实比前两个人要小很多,因为她除了有个当营长的男人,本身并没有其他靠山,她是农村出身,甚至还是那种穷山恶水的偏僻地方出来的。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牛兰就是活生生的刁民,闹腾起来连上面的首长都要头疼。不过她有一点是好的,做事一码归一码,从来不记仇,你得罪她一次,她报复过后就不会再惦记了。”

    “最后的就是胡芳芳了。”说到这里,吴二梅的表情有些纠结,“其实,正要说胡芳芳干什么坏事了也没有。她就是有丁点不满意就哭,哭得你头疼,让人把你看成以强欺弱的恶霸。还有她的想法也有些……与众不同。”

    她斟酌了一下语言道:“我跟你们说个事吧。胡芳芳当初有个好朋友叫郭红,性子泼辣为人义气,两人关系很好,胡芳芳因为性子绵软总是被人欺负,每次都是郭红帮的她。那会警备区在扩建,我们这些军嫂过去做一下工人的饭,赚了工钱贴补一下家用,胡芳芳和郭红都去了。当时有个农村来的军嫂王花枝,膀大腰圆却是个好吃懒做的,还喜欢欺负胡芳芳,把自己的活都丢给胡芳芳做。为此,郭红和王花枝不知道起过多少争执。郭红身单力薄的,每次在王花枝手上都要吃点亏。后来,郭红好不容易抓到了王花枝的把柄把她赶走了,不想后来王花枝回去被丈夫骂了一顿,心不甘情不愿地去胡芳芳那里忏悔道歉,胡芳芳居然就这么原谅了她,还求了负责那次扩建工程的叔叔让王花枝回去了。这下好,王花枝尝到了甜头,自是一心巴着胡芳芳,但她却因为之前的事恨上了郭红,欺负的目标变成了郭红。而胡芳芳就跟看不见她似得,郭红后来被逼得没法在工地做饭。她不恨王花枝,却恨胡芳芳恨得要死,打那之后再没有和胡芳芳来往。”(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