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幸福日常 »  前世(中)——爱到深处是痴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前世(中)——爱到深处是痴狂

小说:重生之幸福日常作者:雪凤凰
返回目录

    很多人都会面对这样的选择——若是所爱之人不爱你,是放她自由还是将她禁锢在身旁。

    但沈迟面对的选择远不止是如此,在发现刘玉芝的注意力落到林小乖身上的时候,在继续禁锢她让她受到生命威胁和和她离婚转移刘玉芝落在她身上的注意力这两个选择之间,他挣扎犹豫良久,还是选择了后者。

    不是没有想过索性什么都不管,和婉婉一起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一来他生性骄傲,不想逃避,也不甘落得那样失败的下场;二来……他已经勉强过婉婉一次,又如何愿意再勉强她?

    他盘算着等他把刘玉芝收拾了,就想办法把婉婉再追回来。

    同时,婉婉的情绪已经紧绷到极限了,他有必要给她一个安静自由的间隙放松一下。

    但是,这世上很多事都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韩旷一死,韩守信又在丧妻之痛下被暗算得双腿残疾,前途尽毁,刘玉芝的行为愈发没了束缚。韩守义是个没能耐的,一心只知道在研究所里做实验,韩家的势力与其说被他夺去,还不如说是被刘玉芝和董菲婆媳俩掌控了。

    刘玉芝让沈迟忌惮是因为她手握重器,所谓一力降十会,他便是有万般智计也无法和她硬碰硬。只是她也有缺点,喜怒全由一心,只要掌控了她这一点,就能洞悉她的行动。真说起来,她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想儿子好,敌视打压会让自己的利益受损的人,但行为却没有什么具体目的性。

    但董菲就不同了,这个女人或许也没有什么大智慧。但却心肠阴毒,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看她私下里做的事,显然喜欢抓住人的软肋攻击。而且。这个女人有野心,在如今一切都与她有利的前提下。更是让她的野心膨胀到极限。

    他对她的忌惮,要远远甚于前者。

    如此,他更不敢将婉婉放到她眼皮底子下。

    哪怕他远在魔都,那对婆媳的力量也足以伸到他身边,他咬着牙努力往上爬,付出别人十倍的努力才将首都警备区的权力都抓到自己手里。

    在此期间,他都不敢出现在婉婉身边,更不敢在明面上去查她。只敢在暗地里关注着她。

    他也庆幸自己如此做了,若非如此,在他埋头准备报仇的时候,说不定就已经无知无觉失去了她。

    哪怕为此,他差点失去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这一遭,为了保护再次出现在刘玉芝和董菲视线中的婉婉,沈迟几乎是殚精竭虑。

    而暗地里的一些复仇准备,也一下子废了十之三四,而再来一次。付出的心血又何止是双倍。

    好在沈迟一向是耐得住心的,尽管艰难,他还是再一次完成了。

    只是那时候。他年已五十有四,他和婉婉之间已经错过了太多时间。但他想,只要能回到婉婉身边,总是值得的。

    当拿到那张化验报告时,沈迟生平第一次懵了,脑癌!?他怎么可以得脑癌?

    他一个人将自己关了好几天才从房间出来,但即便如此,他对未来也仍旧迷茫着。

    医生怎么说的?

    ——若是不动手术的话活不过一年。

    但动手术的话呢?

    想到在医院看到的那些手术失败后痴傻的病患,沈迟目光冰冷。他怎么能够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地步?

    于是,除了动手术。他配合医生的所有治疗,丝毫不敢懈怠。

    活久一些。要活久一些,至少不能死在仇人之前。

    只是他明白,自己内心深处已经在绝望哀泣了。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和婉婉已经没有未来了。

    他的情况被陈翰看在眼里,然后他将一份试管婴儿的文件递交到他手里。

    第一遍看完文件上的内容,沈迟不可抑制地激动了起来,自己虽然做了结扎手术,但听说现在是能够恢复的,若是他和婉婉有了自己的孩子,她是不是就能原谅自己?哪怕只是最后一年时间,婉婉是不是会回到自己身边?

    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

    不能这样做。自己若是死了,留下一个孩子给婉婉,她一个人该多累?她长得那么好看,有人欺负他们孤儿寡母了怎么办?

    而且,报仇的事正到关键时刻,若是此时将她拖进这个漩涡……他不敢想象她走在自己面前的画面。

    那份文件被他深藏在了抽屉里。

    就在那不久,许梅梅出现在了沈迟的视线中。不,这么说或许有些错误,早在七八年前,这个女人就开始在他身边纠缠不休了,只是他到现在才真正注意到她。

    他知道这女人和董菲有些亲戚关系,对方会出现在他面前也并不是什么巧合。

    但他更看出来,这个女人看向自己时眼底的痴迷和炙热的情感,和自己看婉婉时如出一辙。

    看着那双眼睛里浓烈的情感,莫名的,沈迟当时就有些痴,连他自己也都觉得迷惑。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件事放开,继续加快复仇的脚步。

    他开始做梦,梦到自己和婉婉睡在一张床上,她睡得那么香甜,嘴角都带上了浅笑,他想要伸手去碰她,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然后下方出现岩浆滚滚,满是白骨和怨恨哭声的地狱,而他的尸体也渐渐往下落。只是最后一刻,自己的尸体总会伸出手将婉婉也拉下去。

    到此,他都会惊醒,然后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

    偶尔也会有好梦,但醒来总也记不住了,心里空得不行。

    脑袋里的那个恶性瘤渐渐地似乎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了,发作起来时让他痛得想要满地打滚,但他却要忍着,不能让刘玉芳等人探知自己的病情。

    有时候忍得面部表情都僵住了,脖子上的那个东西像不是自己一般,生疼得可怕。偶尔在无人的时候放纵自己。却差点一枪崩了自己。从那之后,私下无人的时候他就不敢在身边放刀枪那种危险物品了,就怕自己一个忍不住自杀。

    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

    就是在这般压抑扭曲的心境下。沈迟再次看到了许梅梅,她对着自己笑。还一脸忐忑地把精心编织的毛衣递到自己面前。

    他当时愣了下,然后做了一件连自己都意外的事——他伸手抱住了她。相比许梅梅的雀跃狂喜和他自己的迷惑,其他人的表情就是惊悚了。

    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沈迟才开始深思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不认为自己移情别恋爱上了许梅梅,他心里想的念的只有婉婉一个,那么,她唯一能让自己另眼相待的就是她对他和他对婉婉非常相似……他眯起眼睛自己回想了下,和许梅梅亲近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心里是什么感受?

    ——若是让她的感情得到回应的话,她会是什么表情?

    ——若是在她以为我已经爱上她的时候狠狠打破她的希望,她会露出怎样绝望的表情?

    ——若是我和她发生了关系,彻底绝了和婉婉之间的可能,我心里是不是会轻松一些!?

    ——同样是求而不得,凭什么这个女人能每天看到心里的那个人,我却连见婉婉一面都不成?若是能拉着她和我一起绝望痛苦,是不是自己心里会舒服一些?

    猝不及防间,满满的绝望和不甘从内心汹涌而出,他心里烦闷极了。不由地就走出了家门。

    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是站在婉婉所住的老城区附近,只要再步行十几分钟。就能见到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人。

    但是沈迟却一点表情也做不出来。

    因为就在刚刚,在满心痛苦之余,他竟然想着婉婉若是先死了,他心里的魔鬼是不是也会死了?

    他明白的,自己的精神大概有些不正常了,或者说是疯了。

    原本,沈迟还想要控制住自己对着许梅梅时不受控制的行为,但在这事之后,他却直接放任了。

    与其婉婉受伤。他自然更愿意受伤的是许梅梅。

    一次夜里,他带着陈翰赶路从c省回来。进了城,途经一家酒吧。沈迟突然叫了停车,推门走了进去。

    他并不是想喝酒,但却有些不想回警备区,在那里需要他背负的实在太多了,他想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坐一坐。

    然后意外的,他在这看到了许梅梅,喝醉了被好几个混混纠缠着。

    陈翰皱眉想上去帮忙,却被他拉住了。

    他当时应该是惊讶或者说是惊恐的吧?因为猜测得到了证实。

    自己的精神状况,沈迟本就没想过瞒着他,也瞒不住。

    他亲眼看着许梅梅被几个混混强拉进了一间旅馆,心里竟然生出了扭曲的快感,甚至还拉着惶然的陈翰也在旅馆开了两个房间住了下来。

    然后是鬼使神差地让许梅梅以为和她发生关系的是自己,给予她虚幻的爱情,看着她一步步沉沦进自己为她准备的陷阱里,她越是幸福,他的内心越是兴奋,期待着真相暴露时她的表现。

    以此,来压制内心在绝望之下对婉婉生出的恶意。(未完待续)

    ps:这里说明一下,上辈子的沈迟并不像这辈子这般“雄心壮志”,他所求的,不过是报完仇,摒除掉所有可能对林小乖产生威胁的存在,然后堂堂正正地走到她面前罢了

    爱不爱,他已经无力去强求

    这章的标题换两个字,非常适合他这时的情况——爱到深处是卑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