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追爱101次,宝贝别闹了 »  120.【V37】不是一个‘爱’字就能解决一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0.【V37】不是一个‘爱’字就能解决一切

小说:追爱101次,宝贝别闹了作者:依梦重生
返回目录

    ( )    “和谁?”沈墨言沉着脸,下意识地问着。

    “一个中学男老师,长相普通,身世也普通,总的来说,就是一般普通人。”阿丘很是详细地回着。

    “……”沈墨言抿着唇慢慢坐了下来,眸底神色暗晦不明,几番明灭之后,他抬手一挥,嗓音淡淡地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籼”

    阿丘皱眉,有点吃不准他的心思,弯身一应之后,便疑惑着退了出去,走时,还不忘将门给带上。

    沈墨言看着被阿丘带上的门,眸光慢慢一点点沉积下来,薄唇一勾,似笑非笑地轻喃:“结婚……”

    ……

    下午四点半,沈墨言提前下班,坐阿丘的车,去学校接两个孩子。

    阿丘将车停好,便去校门口站着等两个孩子。

    沈墨言坐在车里,手指轻轻敲击着车窗,双眸也紧盯着校门。

    不一会,他便看到两个孩子被阿丘接到。

    “爸爸……”

    然后,眨眼的功夫,两个孩子就被带到了他面前,他依然没有下车,但是,却为她们打开了车门。

    阿丘待两个孩子上了车,这才去前面拉开门坐进了驾驶座,扭动钥匙将车发动。

    转弯的时候,他听沈墨言对孩子们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们去找妈妈。”

    阿丘一怔,扭头从后视镜里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接着便又听沈墨言说:“去水县。”

    阿丘知道这三个字是对他说的,便立即欢喜地点头一应:“好的!”

    其实,他心里早就想劝沈墨言这么干了,只是不敢,老板的心思他捉摸不透,也不敢随意去猜测。

    “水县是哪儿?”晚儿疑惑地问。

    “……”画儿没有开口,可眼底也充满了疑惑。

    有些决定一旦下了,心情也就跟着豁然开朗,沈墨言眉目含笑地对着两个小孩子回道:“你妈妈的老家。”

    “姐姐,你还记得么?”画儿忽然眸光一亮。

    “什么?”晚儿疑惑地扭头看她。

    “季老师的老家也在水县,上次和奶奶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说过。”画儿记性十分的好。

    “好像是的耶!”画儿一提醒,晚儿也记起来了,她又扭头望向了沈墨言,“爸爸,我们去找妈妈的时候,可不可以顺便找一下季老师,好久没见她了,我有点想她。”

    “可以。”沈墨言轻笑着应。

    画儿扭头看向笑着的沈墨言,紧锁双眉思索了一会,而后,忽然开口问道:“爸爸,我们的妈妈是季老师吗?”

    阿丘抿唇一笑,在心里赞说:小小姐你好厉害!

    沈墨言也是一怔,没想到画儿的脑袋这么能转弯,他只是说了一个相同的地名,她就能想到这样的程度,不亏是他的女儿,脑子可真灵光!

    画儿的话倒是提醒了晚儿,她有点迫不及待地拉着沈墨言问:“爸爸,到底是不是呀?”

    “见了,你们就知道了。”沈墨言却坏心眼地卖了个关子。

    “哦……”

    两个小女孩各怀心事地一应。

    画儿似已经心有成竹,晚儿却还在半信半疑。

    而后,父女三个一路无话。

    ……

    水县,季家。

    晚上,何青青挺着大肚子从京都赶来了,她的明星丈夫吴凡也陪着一起来到了季家。

    “季如书,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到现在才告诉我?”一进门,何青青就大声埋怨着季如书。

    “那有瞒你,这不是把你给请来了嘛!”季如书笑着迎了上来,然后,将人带进了她的房间。

    最后,还啪地一声关上了门,将明星丈夫挡在了门外。

    因有范思哲那样一次突发事故,季如书结婚,东方秀竟真的没有请宾客,因此,家里显得很冷清。

    何青青和她的明星丈夫吴凡是她们唯一的两

    个客人。

    见人被丢在了门外,客厅里的东方秀立即去倒了一杯茶给何青青的丈夫,并招呼他到沙发上坐。

    ……

    房间里,何青青皱眉问季如书:“你真的想好了?”

    季如书沉默了很久,才轻轻点头,嘴上却一个在也没说。

    “你哑巴了,告诉我想好了没有,我要你说话,不是要你这样点头,你若连一个‘是’字都没法答出来,那还结什么婚?”何青青激她。

    她进门就看到季如书并没有新嫁娘的那种喜悦和期待,所以,早看穿了她的心思。

    “青青,有些事……有些事不是如我所想,也不是光一个‘爱’字就能解决一切,时到今日,不管我想不想清楚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和刘源结婚已成定局,我会努力幸福的!”季如书微笑回好友,眼底却没有兴奋的光芒,而是郁郁寡欢的那种黯然。

    何青青不干了,板着脸道:“我不喜欢你这样!”

    “可已经这样了……”季如书无奈地笑。

    “沈墨言他到底什么意思?”何青青很直接的问。

    提起沈墨言,一直隐忍着情绪的季如书终于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带点哽咽地回道:“他说结婚是贪心,不可能应我……”

    “这个混账!”何青青气极!握拳一下砸在床·上。

    “不要这样骂他,人各有志,我们不能勉强。”哪怕沈墨言说了那样让人伤心的话,可季如书还是一心维护着他。

    “他都那样对你了,你还维护他干嘛?”何青青恨铁不成钢,抬手气恼地在季如书脸上掐了一下,“傻妞!”

    “也许我是傻吧……哪怕他那样,可我仍是觉得他像神,容不得别人说他一点不好,你说我是不是没救了?”季如书的泪涌了出来,脸上一片迷茫。

    “你个傻妞!”何青青边骂边帮她拭着眼角的泪。

    “青青,我很想他,比任何时候都想……”季如书抓着好友的手,泪流得更凶了。

    在何青青面前,她知道自己隐藏不了,便索性将情绪一泻千里。

    “想他还跟别人结婚?”何青青气恼地瞪了季如书一眼,转身却又去拿纸巾给她擦眼泪。

    “青青,我今年已经二十九了,等不起了,而且,对他,我也没信心……”季如书接过纸巾,边擦边小声的说着。

    有些事真的不如她所想,她承认心底还想着沈墨言,爱着他没错!

    可是,他不娶她,那也是没法。

    她总不能拿把刀去逼着他娶自己吧!

    “哎……世事总是难遂人愿,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这样吧,不过,一定要幸福哦!”何青青无奈地一叹,抓着季如书的双肩笑着给了祝福。

    “嗯,我会的!”季如书含泪而笑,有些人哪怕再想,最终也会成为过去。

    ……

    翌日早上,季如书被花车接到酒店,何青青做为伴娘,一路随行。

    她的明星丈夫吴凡,因为不放心,也跟着一起来了。

    酒店里都是刘源家的亲戚,除了他爸妈和他妹妹外,她一个人都不认识。

    本来按常规是要她和刘源一起在门口迎宾客。

    但是,刘源心疼她,怕她累。

    便将她安置在包间里歇着。

    “还不错嘛,知道疼人!”包间里,何青青用手肘撞着季如书,笑的一脸暧·昧。

    “这是他的优点之一。”季如书淡淡的笑着,相较昨晚似忽明朗不少,精致的妆容,洁白的婚纱,她这一笑竟让何青青看得有点恍惚。

    “如书,你今天好漂亮!”何青青拈着她的头纱由衷地赞美着。

    “谢谢……”季如书含羞带怯地回着。

    “哎哟喂!你这羞怯的小摸样,真是要命啦!搞得我都想吃了你……啊——你干嘛?”何青青刚笑着调侃,突然被一条手臂捞了过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在抓流·氓!”接着,她的明星丈夫,吴凡的声音便在头顶响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