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追爱101次,宝贝别闹了 »  123.【V40】鸡蛋不与石头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3.【V40】鸡蛋不与石头碰

小说:追爱101次,宝贝别闹了作者:依梦重生
返回目录

    ( )    

    晚儿握拳欢呼:“爸爸,真棒!”

    画儿笑眯了眼:“够爷们!”

    话落,两个小女孩便牵着手笑嘻嘻地追了上去。

    “放下她!”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人抢走新娘,刘源纵然脾气再好也是忍不住了,怒吼着便向沈墨言冲跑了去籼。

    “他们已经有孩子了,你还是不要去打扰了。”结果,还没跑两步就被台上的阿丘给拦住了。

    “胡说!我不信!”刘源嘶吼着挣扎,却怎么也挣不脱阿丘的阻截。

    阿丘是特·种·兵·出生的保镖,身手不知甩了刘源几条街,他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胡说不胡说,你自己看了这份文件就知道了。”阿丘单手拽着他,将文件递到了他眼前,“那两个孩子就是季小姐在九年前为我们老板生的,这里面都有详细记录。”

    “假文件谁不会造!”刘源不想看,他怕事情真如阿丘所说,那样就会少了争夺的勇气。

    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壁如,季如书的过去。

    他现在就特别的不想去了解。

    他要的是将来,而不是胸心狭窄地去纠结过去。

    人生要不断的向前看,他没有想要探知人过去的特别爱好。

    所以,他拒看!

    “你不想看就算了!反正这事也由不得你不相信……”阿丘拽酷地收回文件,“还有,我奉劝你一句,别自不量力地和我们老板争女人,那样,你会死的很惨,聪明人就该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鸡蛋不与石头碰!”

    “……”刘源气结,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沈墨言的气度一看就知并非普通人,那种高位者睥睨一切的傲气在他身上展·露·无·遗,但是,明知会斗不过,可他依旧不甘心,拼命挣扎着,以此维护着男人最后的尊严,“放开我!”

    “等一会,我会放。”阿丘倒也不是真的想要为难他,他在心里暗暗掐算着时间,打算等沈墨言将人完全带出酒店后,再放手。

    “放开我儿子!”

    “放开他!”

    “岂有此理,竟然敢公然抢人!”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却没能抵过刘源父母及亲朋好友的愤怒,沈墨言的抢人行为引起了众怒。

    事发突然,他动作又快,让人反应不及。

    可是,却苦了留下来善后的阿丘。

    叫嚣愤怒间,宾客们蜂拥而至,冲上高台。

    阿丘做了替罪羊,被围攻!

    ……

    酒店外——

    “放开我!”季如书不停挣扎着。

    沈墨言默不作声地将车门拉开,然后,很不温柔地将季如书扔进了车后面,两个小女孩也很有眼色地上了车。

    “你干什么,我不走!”季如书去拉车门想要跳车。

    “你跳试一下,我不介意用非常手段让你浑身无力……”前面驾驶座上的沈墨言回头暧昧地瞟了季如书一眼,然后,在她反应过来,小脸微红的时候,收回视线,扭动车钥匙,将车发动了。

    “妈妈,你就原谅爸爸吧!”

    “就算他以前做的不够好,你也要给他一次改过赎罪的机会嘛!”

    晚儿和画儿一左一右坐在季如书身边,见她跟沈墨言闹别扭,忙出声劝解。

    “晚儿,画儿,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你们的妈妈……”季如书可以跟沈墨言闹,或者不理睬他,但是,面对两个孩子,她却无法硬下心肠,说话都怕大声,声音总是很轻柔。

    “爸爸说你是,你就是!我们信他!”

    “对,我们信他!”

    晚儿和画儿却并不听她说。

    说了孩子们也不听,季如书索性不说了,抿着唇不悦地瞪着前面开车的男人。

    沈墨言却并不理她,一心一意地开着车。

    车子里,一时寂静无声。

    没多久,车子就在一家酒店门前停下,这是县城

    里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沈墨言先开门下了车,然后,绕到后面去拉车门:“下来!”

    晚儿挨车门最近,车门一拉开,她就笑着走了下去,接着就轮到季如书,她却咬着唇角别扭地不下来。

    “妈妈,你先下去吧,我尿急,想上厕所……”画儿却在身后推了她一把,小脸皱成一团很痛苦地恳求着。

    季如书不忍憋坏了孩子,只好低着头默不作声地下了车。

    “晚儿,画儿你们先带妈妈去房间里休息,我回去看一下阿丘叔叔。”待季如书下了车,沈墨言将手里的房卡交给了孩子们。

    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季如书,随后,便转身钻进了车子里。

    ……

    晚上,沈墨言带着挂了彩的阿丘回到了酒店。

    那个时候,季如书正哄着两个孩子在睡觉,靠坐在床头耐心地给她们讲睡前故事。

    “小美人鱼望着心爱的王子却无法说话,心里难过极了……”

    柔和的灯光下,季如书陪着两个孩子躺在床·上,孩子们一左一右乖巧地依偎着她,神情专注地听着她讲美人鱼的故事。

    三人的影子模糊成一团,映在床头的墙上。

    那画面十分温馨,沈墨言看得心头一软,脚步不自觉地就放轻了。

    阿丘回了他自己的房间,没有跟来。

    “你回来了。”哪怕脚步很轻,季如书还是耳尖地听到了,她抬头望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也很淡,仿佛等到了接·班·人一般得到了解脱。

    “爸爸!”

    “爸爸!”

    两个孩子立即抬头,欣喜地唤着他。

    “既然你们爸爸回来了,那我也可以走了。”季如书放下故事书,掀开被子下了床。

    “妈妈,我不让你走!”

    “妈妈,你要去哪里?”

    晚儿和画儿立即也跟着追下了床。

    “你们要乖,听爸爸的话,别乱跑,我要回家。”季如书回身,在两个孩子头上摸了摸,“老师的妈妈在家里肯定也很着急,我要回去给她报平安。”

    “我陪你。”

    沈墨言走过来,欲要牵她的手。

    “不用,你陪孩子们就好了。”

    季如书拒绝,往后退了一下,躲避着他的碰触。

    “我让阿丘过来陪她们,有些事不让你知道,你是不会死心的!”沈墨言却将她的拒绝和躲避视而不见,伸手一把强霸地将她的手拉起就往门外走。

    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晚儿捂嘴轻笑:“爸爸妈妈,你们可以晚点回来,我们不介意。”

    画儿也与晚儿相视一笑,随即,抬手摇着说:“爸爸妈妈再见!”

    “乖!”沈墨言笑着回头看了她们一眼,“我马上叫阿丘叔叔过来陪你们。”

    阿丘的房间就在隔壁,出了门,沈墨言便强行带着季如书敲响了他的门。

    阿丘很快就开了门。

    两人站门口聊了两句,沈墨言就带着季如书走了。

    走时,还从阿丘那里拿了那份代孕合约。

    但是,却并没有急着要季如书看。

    季如书也不知他卖什么关子,心里担忧的是婚礼被这么闹场了,以后她该怎么面对刘源和他的家人以及他那边的亲戚朋友。

    想起这些,她就会一个头两个大,禁不住拿眼恨恨地瞪身边的男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不想娶自己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阻止她嫁给别人?

    难道是想圈·养她,让她做他的地下情·人……

    如果是这样,那她是答应还是拒绝?

    车子里,季如书的脑子乱成一团,婚宴上,他出现的那一刻,她心里还是很开心的,那一刻,她听到了自己最真实的心声,她其实并不想嫁给刘源。

    他的出现,让那个时候的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