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60章深深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60章深深爱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他以为他的任打忏悔,便能换回我的怜悯吗?

    他以为,他的悔恨,便能抹杀曾经的疼痛?

    他以为,他鲜红的血,能淹没我心头的恨?

    我笑了,冷冷地笑了,冲着那苍穹,那湛蓝的天,“哈哈”大笑起来。挣脱开他的钳制,纵身跳下马,仰着望那身血痕的离洛,嘴角机巧地勾起。“离洛,如果悔有用的话,你把悔换成时间倒流,流回我曾经那么无忧,那么轻松的时光。如果悔有用的话,给我换回3年前发配边疆前的日子!”

    “青儿……”

    “我不信能打下江山的堂堂鹰野王,能分不清真与假!3年前,你忽然把我调回战场打仗时,大概就知道我有冤了吧?可你却叫我将功补过,呵呵,想起真有些讽刺。”我低眉含笑,对他不怒而威。一朵含羞的樱花,早已凋零,重生的是带刺的铿锵玫瑰。如果能回到过去,那我允许他悔,可惜,日子一去不会再返。

    曾经我的创伤,那一次次因他的不信而造成的累累伤痕,导致我宁可求死,也不芶活的刺骨洒脱。3年,别说3年,30即使年,我也不会忘记。

    “青儿,我……”我捂住手腕,低头凝视我,眸底的悔恨清晰可见。我见了,再忽略掉,只觉得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顿了顿,我挥起鞭翻身上马,“换不回来是吗?”我讥讽一笑,短鞭的光泽抽*动战场上凛冽的风。

    “你要如何才肯原谅本王?”

    “跪下来,求我!”我骄傲抬起眉,眉心中点上的红痣妖娆绽放,指着马蹄下那一方位置,培土之地,寸草不生,有猩红血液点缀的地界。那一处,能容的下他双膝,抹的脏他铠甲的土地。

    瞥向他疑惑的表情,我知道,这是痴人说梦。

    让离洛跪倒在我马蹄下,忏悔曾经的罪,根本是痴人说梦。他的骄傲,他的尊贵,他的男尊女卑思想在作祟。战争之上,两军对峙,阴云密布时他不会跪下他高傲的膝,来成全我的北征。

    但我看着,看着他到底有多悔。妖红的铠甲,一身的傲骨。我宛如妖娆的罂粟花,生出褶褶的光芒。挥起短鞭,看着狼狈的撕杀,听到他微咳两声,“这天下的霸业,你一个女人承担不起的!”

    “放屁,谁说女子不如儿郎?百媚千娇下战场,照样不输你们这群少年郎!”常年磨练那外表的冷酷,叫我对他一字一句不饶恕。既然不跪下,那好,我勒缰绳倒退两步,短鞭挥起“呵呵”魅笑开,“既然如此,那各凭真本事,看谁匍匐在谁的脚下吧!”

    “你真是变了太多。”“拖你的福。”“变的本王觉得陌生了。”

    “那正好,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我特地加重“陌生人”三个字的腔调,挥鞭和他再次对阵。离洛受了伤,剑拟于的很艰辛,一身的好功夫,似乎被伤给羁绊了。施展招数时,局限很大,尤其马旋转时身子徒空,叫我钻了空隙……

    “啪”一鞭子抽过去,抽的他皮开肉颤。

    他微闷哼,似乎有意和我周旋,却没有动杀心。我不屑一瞥,一鞭子打过去。厉声告戒他。“你不杀我,我照样能杀你!”

    “青儿”他一把抓住我短鞭,将我扯向他。两匹马撞一起,直觉天旋地转,“把剑插入我心脏,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他咬破了嘴唇问。

    “对!没错!”

    “那本王成全你!”他摊开双手,用指尖挑着那柄宝剑,“本王不想再和你对阵战场,你试一试将剑刺进来,便随我回去。”

    我征了一下,“噗噗”邪笑,“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当初我替你打拼江山,你可是把我弃我如敝。现在知道威胁了,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采取怀柔政策。”我凑近前微微勾起他下颌,盯着他那张邪气俊美的脸,唇角上扬。“怎么了?悔青肚肠子了?你不是还有你的小蹄子,替你暖被窝?就算你一无所有,还有个狐狸精陪。”

    “咳咳,本王倒希望你这是吃醋的话……”

    “做梦呢吗?”

    “本王倒想你嘴中听到吃醋的话,那样,即使双手奉上江山又何妨?”离洛骑马背上,一直递着剑调侃,满身的血痕却有情结**

    “脸大,真的没药可医!”

    “你便是本王的那味解药。”

    “可我只想做你的毒药,没药可解的毒药!”我狠狠剜向他,带着讥讽和不屑。鹰野王又如何,如今我也不稀罕了。“别说现在,即使从前,我对你只有同情,没有友爱!你越变态,我越觉得你可怜,越爱不上你这个混账。

    “哈,哈哈,不被爱的感觉真像喝了毒酒。”盯着他那柄剑,我目光如炬。

    “不被爱的感觉,让本王孤独又难耐。”

    我在想那柄剑,穿胸时的姿态。依稀记得,3年前,我便是那般穿胸死去。那滋味,真的很特别……

    “因为你对本王没有一丝感觉,我更不能将江山给你!除非,你回来,回到本王身边,你要什么,我都弥补给你。”

    “你真无耻!想拉拢我,门都没有,跳窗来吧!”我挥起鞭,握住他的剑柄,一点点向外拔了开。

    “可本王忘不了和你温存夜的一切,忘不了你的体温,忘不了你身体的香……”

    闻言,我“咻”把宝剑拔过来,抵住他胸口。“我只记得,那是强暴!”

    “你在榻上,真的像个温柔的绵羊,每一处都属于本王……”

    听不进他那刺耳的话,我“噗”一剑刺入他胸中,没有半刻的迟疑。只为堵住他那张嘴,那道出3年前耻辱的嘴……

    “你是本王的,哈哈哈”

    “如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那就错了!”我使劲将剑推进一寸,“不管你可怜不可怜,我都不想再给你半点的怜悯!”血滚滚从胸前淌落,离洛伤上加伤,身子向我剑尖近了一寸。从他的眼底,我似乎看到了抹得逞的光芒……

    剑越深,血越流,他的心却越畅快。

    像被堵在心口的大山,伴着这一剑轰隆隆的倒塌。

    那3年多的忏悔,早堵的他心痛不已,如今这一剑,是他想要的,刺入他的身体,流出那么多血。才证明,她眼中还有他!哪怕,这在乎是可怕的恨,可怕的刺杀,他似乎也不再在乎了……

    离洛呀离洛,在成王成霸的道路上,你一帆风顺,所向

    披靡。到为何在情路上,却只认准一个?爱也好,恨也好,认准了,便无论用什么方式,都不曾想过放弃?哪怕,是最原始的伤人伤己!

    “噗”将宝剑从他胸前拔出,汨汨的血喷向手指。他顺势倒下战马,却看到他眸底是一抹笑意。难道死,他也快乐吗?

    血一滴滴从剑尖上滴落,风吹过,带起阵血腥。

    我明白了,他是故意的!故意刺激我,故意让我刺他一剑。故意来弥补曾经对我犯下的错,来赎罪!

    我随后下了战马,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他,皱起眉抚了抚那嫣红的血问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赎罪吗?”

    “还不够吗?”“身体和心的痛,是一样的吗?”

    他顿了顿,边咳边流血,感觉生命,一点点的燃烧向尽头。我看到了那嫣红的一片,是粘稠的血……

    战场上动乱,停止了撕杀。擒贼先擒王,王被刺杀了,自然阵脚大乱。我用手帕擦了擦他逸出的血,冷冷地说:“倘若这样,我倒想当初是你刺我一剑。而不是,那样一步步把我逼向绝路。”

    离洛微微伸出手,抚向我的手。

    我闪了开,不让他碰,一点也不让他碰。“想死就快死,别打算死前叫我唱催眠曲。就算你死,我也不会原谅你。”

    “咳……你……咳咳好狠……”

    “所以,你不用死!”看他要渐渐闭上眼眸,我忽然点住他的穴道,止住了肆虐的血。“我要你的江山毁灭,你的自尊全无,要你匍匐我脚下忏悔。不是要你死的……这么轻松……”不懂是我太狠,太绝情了?还是我心软了,不想他那么快赎罪解脱?总之这一刻,我不想他死!不想用他给我的剑,刺死他……

    “哈哈哈,我的爱妃,果真变了。”

    “起来!”我冷冷。他的身体,如风中的残竹一直徜佯于血中。临近凋零的姿态,诱惑而庸懒,没有了魔鬼的残酷。

    “起来,别装死!”

    “咳咳……”

    “离洛,你给我起来!”我不要这样轻易倒下的敌人!我更不要他的眼睛那么快闭起来!我要看他失去一切的模样!忽然觉得,他好孤独。一个人静静躺在那,用深情的双眸,忏悔他的过错……

    可我不能原谅他!绝不能原谅!以为死就能解脱吗?我狠将他扶起来,硬不叫他的眼睛闭起来。如果他敢死,就算鬼我也恨!我不想他有那么高尚的情操,不想他是为了爱我,为了弥补才死!

    我不想,背负他剩给我的债来活。“离洛,你是鹰野王,那个野蛮佬,我还没有和你斗完,你不准死!”

    “真好,我的爱妃眼中全是满满的我。”他好似在抓什么,一点点地抓住我眸底那个满满的他。

    他轻松抿起唇瓣,邪笑地看向我,“别怕……”他抓住我的手“你没让我死之前,我咳咳……不会死”

    “我不怕你死!我怕你的罪还不完。”

    “本王……只当你在乎我……”哪怕一点点的在乎,他都想开心一笑。从顾姗姗到艾青青,他从未被在乎过。一个王,一国之君,总在被刺伤中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背叛的滋味,最终,变成不理智的傻瓜!

    3年了,如果年前能重来,他或许不会走那一步。眼角有些温润,有点想哭,他骤然趴入我怀中说:“我想好好再爱你,想回头时……你不见了……本王该怎么办?怎么才能叫你在乎我,一点点……就一点点……”

    闻言,我仰着头,不看向他那楚楚可怜的眼神,不像创杀戮的。

    那临死垂危前的姿态,正一点点软化我的心!艾青青,不要心软,不要回头。错过了,便是错过了,永远不要去悲戚!我心中在一点点告戒自己,可摸一摸,到处的血,他却笑的很欣慰。

    为什么他忽然变成这样?为什么金弋铁马时,他却这样的深情?如果这一刻我松开了,他是不是就死了?

    手缓缓攥紧拳,看着他的头一点点压低,最后,躺入我怀中,艰难邪笑道:“别怕,本王不会死。”

    “离洛……”“我的心,是长偏了的!”他临睡前,笑得很灿烂,有些稚气,有些的脱俗。像普通的邻家情人,没有半丝的权势痕迹。这样的他,让我想起了那一笑迷倒众生,爱撒娇爱耍诈的小美……

    是权势,将他变的尊贵?又是爱,将他变的面目全非的吗?

    我缓缓松开他,退到了一边,听到他呓语般诱哄,“我不会死……不会死……还要赎罪,还要爱你……”

    转过身,不看向他。

    不想趁人之危,不想这个时辰灭了他,我挥袖叫兵将撤退。看着有人将他抬上马,我渐渐敛下眉,不再作声。若说无情,我确实为他的血而颤抖了一下。若说有情,我的心却融化不了,或许,这3年将我练的有些冷血了。又或许,心结解不开,恨化不了,我对他除了憎恨却是无爱……

    这场正面交锋的仗,明明我赢了,却是很疲惫。跨上战马,经过丹苏的身边时,瞄了他一下旋即转了开。不想看到太多错综复杂,却又辩不清的东西……本以为我胜了,却在转身的刹那,感觉脊背后一阵冷飕飕。

    “青儿小心!”一抹身影比我反映更及时,飞身过来,用手来夹住那带毒的剑,可惜劲头太猛,一部分扔扎进了左胸。

    “丹苏—”我策马过去,将丹苏的剑拔出。看着箭尖的黑色,笃定这是只毒箭。瞥向远处,那该死的一匹骏马飞驰,我只看到是一兵穿戴华丽,好似出身帝王家的男子……

    “该死的!”我拧眉低咒,将丹苏扶上马。他始终维持初雪刚融的淡泊之笑,好似不痛不痒的表情。

    “你中毒了。”我竭力保持冷静,拿出往日的沉稳。“来人,去追杀那匹马的动向。丹苏,我带你回营帐解毒。”

    “将军不必担心,我没事。”

    “这叫没事吗?”我狠狠咬住嘴唇按住他伤口,那黑血淌了满指,却不叫我摸,说那“有毒”,我反问:“怕我中毒,你身体就百毒不侵吗?”纵身上马,和他同骑一匹,我搂住他精腰策马啸西风……

    回到营账,将丹苏轻扶上床铺。叫来大夫来看诊,却个个都摇摇头说这种奇毒很怪,四国境内都不好见,解不了。

    丹苏在床铺上闭刘,淡淡地开口,“青儿别忧心,我死不了!”犹记得这3年他在冰宫养腿伤的日子,和其相比,中毒能如何?况且,为了心爱的女人,就算舍弃了生命,他也甘之如饴。

    那段单纯美好,每日诙谐幽默的岁月,闭上眼眸,一遍遍想起。再多的痛,都被往昔的美好冲淡了。

    看着毒性一点点从胸前蔓延,我却束手无策,这种感觉,跟等待死亡没有区别。我焦急地徘徊,四处打探,同有一个帮的上忙。“丹苏,你怎么样?“我回来一趟得问一趟,生怕我再回来时,他已毒发身亡……

    “丹苏,你没睡着吧?”我拔了拔他问。

    丹苏抿唇,笑的有些腼腆,“青儿,我还活着……”他笑若桃花,散着暗香,却叫我心痛难耐。又一次,又一次是他舍弃一切来救我。从我第一次上战场,上猎场,只要有他(16k),都不准我受半点伤。

    明明不再依赖男人的,不再为他们付出赶忙的。可这样的他,叫我如何狠的下心?我徘徊着,焦急握起拳,狠狠锤向一棵树桩。“啪”拳头打的响,痛的手筋都痛。顿时细皮嫩肉全肿了起来……

    “离洛!”我冷冷眯起眼眸,回想那一抹华贵的身影。那分明出身帝王家,才有的绸缎料和穿戴。“这也是你安排的吗?”我冷冷地咬住贝齿,“前脚和我演苦肉计,叫我心疼你,叫我在乎你。手脚却派人来暗箭伤人,是吗?”

    除了他的诡计,我想不到第二个人

    那个方向,分明是返回鹰野王朝。北上的路,难道也是他红莲的轨道吗?我不信,红莲能神通广大到这个份上。

    “找到了吗?”我冷冷斜晲,不顾拳上的伤痕。

    侍从摇了摇头,“回禀将军,跟丢了,不过跟到了鹰野城关下,那人进了城池,还有很多士兵叫他小王爷。”

    “小王爷?”果然是离洛的亲信!是他哪个论调上的兄弟吗?“一定要查到那个人,我要他的解药!”

    我不要丹苏死,他有太多的秘密没有告诉我。我不要他为了我,流掉身体上下的任何一滴血。“遵命,将军……”

    矗立于营帐外,顶着西北风刮乱发丝,感觉风中流窜中一阵酒香,转身一看,是路青霖正在酗酒,我低下眉宇,没有去主动接话,心中乱糟糟的,只在寻求一个平衡的办法。

    “他的毒快蔓延到四肢了。”路青霖进了营账,再懒走出。边喝酒边撩开刘海,好象略通的模样。

    “你懂解毒?”我骤然扑上前,扯住他衣领焦急地问。

    “看你这般焦急,我又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不想告诉你了。”路青霖边喝酒,边戏耍,半点不如我的担心。就算泰山塌了,他好似顶多闪一闪身,然后叫别人替他前仆后继地挡。而这位相爷,仅是喝他两壶酒,提神看热闹……

    “相爷何时变成这般小肚鸡肠的人了?”“从认识你那刻起。”

    “哦?”我疑惑不解,凝视他有一会儿。伸手抢下他酒壶,却被他逮入怀中,从背后环住我懒洋洋笑道:“好香啊……”

    “你!”我忙推开他,以中指抬起他下颌逼问:“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解毒?蔓延到四肢又怎么样?”

    “倒是没有办法解毒,但有人懂啊!我只略懂医术,真正精通毒的,是有位世外高人,很美、很美的仙童。”他顿了顿,灌入两口酒,“我保证你见了,一定会被他勾了魂儿。连我都被他可爱的个性,勾的神魂颠倒,茶饭不思。”

    “他到底是谁?”见我恼火,他忙正经回之,“南面仙鹤岛,有一位美若天仙的仙问题时,精通医术,号称毒医仙子!趁丹苏毒性没有蔓延到四肢,趁早找他,否则毒到四肢瘫痪,再身亡将回天乏术。”

    “本相对他的评价,便是此人只应天上来,人间根本无处寻。太诱人了……”路青霖故意吞了吞口水,刚转身离去,又转回身补一句:“对了,走之前先解决困扰艾将军的难题。刚有个叫小卓的男人,说他是九王子丹苏的侍从。你想知道的苦衷,问他就行了。”

    路青霖慢慢转过身,一壶好酒天下行。举案低眉间,丝愁难斩断。这等撮合鸳鸯的好事,做的为何心中有点点的不舒坦?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