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92章宝的四爹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92章宝的四爹爹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棺外一双厚实的手,抚上的刹那,雨滴滴上都不觉得冷。感觉那沙哑的声音萦绕,我听清他心底的痛,那是一种即使抛了天,弃了地,不要了生命,也抹不掉的伤痛。那是一种,深刻入骨,血液,灵魂深处的痛……

    滴落的是雨?是泪?我已分不清!仅有默默的听着一滴滴的滑落,从心底溜过,让我的心也痛起来。

    “青儿……”他抚着棺木,泪不想掉一滴,却是连成了涟漪,”怎么可以我回来,你却见也不见我?怎么可以让爱你的我,这样的痛?”离歌牢牢的抱住棺,任雨水打湿刘海,从骇人的脸上滑过……

    “对不起!”我心中暗暗的告诉他,对不起,对不起爱晚了你。当你付出一切时,我就该牢牢抓住你。对不起,是我的固执,让你痛的狼狈……我真的,不知如何才能偿还这段情债,如何才能让爱我的他,不再这样痛???

    “你要我怎么办?”离歌的泪早淹没了视线,“要我怎么做,才能活过来?不要让我再这样痛好不好、不要再让我活的不如鬼好不好?青儿,你醒过来,你醒过来告诉我,没了王兄的恨,没了一条臂,没了我俊俏的容颜,你还能爱我!”

    他那凄厉粗嘎的声响,不止让我哭了。

    离洛也哭了,围观的人,也不自觉的哭了……

    明知这是一场戏,戏内的人是傻瓜,戏外的人都该是聪明的。可这段苦情,却叫旁观的人,都泪流满面。

    究竟是怎样的爱,才能谱写一段如此悲伤的恋歌?

    或许,正如他的名字——离歌……

    正如那歌中写的,你说爱本就是梦境,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着沉默,用心足送你辛酸的离歌……

    “青青”他沙哑地唤着我。

    我悄悄的推开棺盖,他倒退一步……

    我伸出双臂,倾身向前,紧紧抱住了他。紧紧的,紧紧抱住这个杨飞到世界某个角落,不愿让我看到狼狈的他的男人!抱住这个,一直在心痛,一直在割舍,一直不知该怎样活的男人!

    他惊讶看着我,泪痕未干涸,“青儿?”

    “我没死,我活过来了!”我抱住他,不曾想开放松半分,不准他再逃离我的世界,孤独承受所有的悲哀。

    他呆怔地看着我……

    我附在他耳边,轻声说:”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你,我也不会!就算你没了漂亮的脸蛋,没了胳膊,我也绝不放开手!”

    “你!。这又何必?”离歌忽然松开了我,抓住我的手,抚向他那半边脸颊,被雨水冲刷后,更是狼狈。

    他说:“你看看,你仔细看看,我的脸有多可怕!这样在你身边,就算你受得了,我也受不了对你带来的恐惧……”

    我伸过手,爱怜地抚过他的伤疤,倾过身,捧住他下颌,浅涿了下那丑陋的疤,”一直是你为我付出,这一次,换我为你。”

    “你……”

    “你的脸毁了,可你的心没毁。我爱上的,是你那颗心。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的手……”牢牢地牵住他,“永远不会松开!不要让我为了你,再躺进这冰冷的棺材中一次,真的,不要……”

    看着我的眼泪,簌簌从眼角爬过,离歌的心痛的裂了开。一把将我搂入怀中,一句话哽咽于喉中,久久说不出……

    眼泪,真的好怯懦。

    不想流泪,更不想怯懦,可情字头上,有一框的泪,流也流不尽。就像那开闸的水龙头,除非有一天不爱了,心死了,否则永远都不可以做到铁石心肠……

    想爱的心,让我们在一起。

    不论是丑,是美,是完美,是残缺……只要想爱,什么可以克服……棺木边,两具相拥的身体,含泪洒满雨天……

    周边的百姓个个眼圈红润的散了场,离洛矗立在那,默默看着。终于,他的心愿达成了,不再是他一个人的幸福。

    “呜……”小青云小手抹了抹滚落的小金豆说:“云儿好伤心哦。”

    “不哭,不哭,爹爹的云儿不能哭。”路青霖怀抱着小青云,看着那一幕,苦涩过后,是淡淡的欣慰。

    这个世上,太多的苦难,背后总有幸福的停驻。如果所有的苦,全能化成甜,那之前的痛楚,再多,也是值得……

    “云儿也好开心,呜……”

    “乖,把你扁起的小嘴收回去,开心了,要笑。”

    “云儿四爹爹了……”小青云掐了掐手指,不太懂算术的他,却鬼使神差的数出了,一、二、三、四……

    五根手指剩一根,大爹爹是丹苏,二爹爹是风流,三爹爹是离洛,四爹爹是他……哇,他们家好庞大,比大树还要大哦!

    披麻戴孝的侍卫们向回返,来时抬活人,回去抬空棺材。散场时,远处,有一个撑着雨伞的男人!

    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孤独的站着!

    当所有人都地,他依旧在目送……

    那如仙般的美男,衣袂翩翩,白衣胜雪,迷离的立在那一处……刘海被雨花打湿,抛了伞,转过身,扬长而去……

    “亲亲美娘……”风中,好象传来他那早不再稚嫩的声音。再转头时,眸底是款款的深情。举止间,已褪了那份奶气,稚气。

    尖尖的瓜子脸,白皙的肌肤,樱桃的小嘴,弯月般的眉。随风飘荡时,好象天上下凡的仙男童子……

    模样没有半点变,而眉宇中却多了丝难能的独立。原本,爱,真的可以改变年龄,改变性情,改变一个人正常的心理发育。

    如今的花骨朵,已不似离开时的他。短短的1个多月,就

    标上了“男人”的标签。只不过,他不知现在是不是已达标,怕再狼狈一次……

    小雨,一直在下,下的绵绵不绝……

    隔了天,淹了地,朦胧的眼眸。一场诈死计,不仅收了离歌,也招尽了朵朵,列是探出了红莲心中那最深、最深的一角……可谓是一箭三雕!

    翌日饷午,我到离歌的房中,所有人都齐聚其中。离歌躺在榻上,丹苏,离洛在左,路青霖在右,我凑近前牵住他的手,安抚他,“别怕,慕容将军请来的都是有名的大夫,看看有没有法子治好你的脸。”

    “恩……”离歌应了一声,闭上眼眸,等待着大夫们替他看诊。明知,这是死马当活马医,却也要试试。

    即使我说不在乎,可他在乎!在乎的要命!他不想,因为他而使我成为笑柄,只有再试他一试。这般的看诊已不是一次两次,每次都无功而返,练就了他平常的心态,和习惯的冷眼旁观……

    一群杂七杂八的大夫们涌进来,有江湖上的名医,有北土的游医,有宫中的御医,还有一些名不见经传,但自告奋勇的……

    “公子这脸,烧毁面积过大,恐怕难以修复。”宫廷的老御医,一板一眼捋着胡须缓缓向后撤退。

    “老朽听说有一种换皮术,可烧灼的皮肤换成新皮。不过,有关医书早已失传很久,恐怕没有谁能懂。”江湖的名医也向后撤退,对此无能为力……

    一向自大,最能吹嘘的北土医术比中原高级的游医,也仅能说:“只有换皮,唯有换皮一条路。”却根本拿不出半点的方案。

    好象,每个大夫都能说换皮,却没有谁懂得换皮……对于离歌脸上的烧伤,仅是一致的能看不能治……

    “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吗?”我焦急的询问。

    “没有!”

    “没有……”

    一群人说没有,依他们的医术,都是从正门研究。对于这般恶劣的烧伤,都是爱莫能助。忽然,江湖名医建议一句,“我听说江湖上有个流传毒医的神秘人,他的毒术高,医术更是高,倘若能找到他,公子的脸或许可治……”

    “毒医?”他说的,是花骨朵吗?

    世上,除了朵朵,还有谁敢称的上“毒医”。又有谁有他一双妙手可回春,异秉的天赋令人瞠目结舌?

    可是,朵朵他……

    我为难的皱皱眉,瞥向缓缓睁开眼眸的离歌……无论如何,我要治好他的脸。断了臂可以不要,但这容颜,是他唯一的自尊,我要替他赎回来……

    “你们全下去吧!”我挥起衣袖命令。

    一群医者们纷纷退下,房中又恨不得静谧,我和丹苏面面相觑,各自愁眉。此时,忽然传来一阵急急的脚步声,“将军……”

    一个绾着小疙瘩的绿衣小丫环,匆匆跑进房中,“扑通”跪倒在地,将一堆像泥的东西递到我眼前……

    “什么东西?”我瞠大眼,疑惑地问。

    “回将军,奴婢刚刚出府买菜时,有一个公子在府门前,叫我把这团泥交给将军。他说,这能治离歌公子的脸……”

    我忙接过这团泥,看了看,和普通的泥相似,是青黑色。不规则的形状,有点像大理的黑玉断续膏……

    这团泥,真的能医好离歌的脸?“是个什么样的公子?他有没有交代其他?”心中,忽然想到一个人,除了他,应该不会有谁,有这般的把握了吧?

    “回艾将军,是一个长相很、很像仙子的人,很好看,很好看,也很干净脱俗。奴婢形容不出那公子的长相,感觉很像画里走出来的人。那公子把泥团递给奴婢时说,把这泥团每日三次敷到脸上,切记沾到水,切记被太阳曝晒,更换时用手帕擦拭即可。不出三日,离歌公子的脸必能恢复原样……”

    “朵朵?”闻言,我将泥忙推进丹苏手中,打算冲出去找他。“一定是朵朵,朵朵那小东西回来了。”

    “艾将军……”小丫环忽然叫住我,“那公子还说,请将军不要出门追他……”

    闻言,我顿住了脚。看样小东西,他是猜透了我的心思。不叫我出门追他,追了,估计也追不上。

    我叹了叹气,呢喃一句,“朵朵是渐渐长大了……”

    既然他不愿见我,我也仅能等筀主。他说,等他长大了,就会回来!如今得知他的消息,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歌,来我替你敷上。”我凑近榻边,替离歌将泥一点点的涂抹上,“有朵朵的保证,你的脸是好定了。”

    “就是那个6岁的小神医?”

    “对呀,就是那个可爱的小东西。对,了不喜欢我称小他,就是朵朵那个无所不能,研毒天赋的小毒医。世上,他能保证的病,便能医好,你可以放心了……”

    “呵呵,是吗?”离歌笑着任我在他脸上抹黑一片。

    “是!”

    丹苏和我异口同声地回道。

    “怀疑谁,也不能怀疑朵朵。你这话若他听到,又要下你一把毒粉。”离洛也跟着补话,一厢房的人,都忙着离歌的烧痕……

    说是每日三次,不出三日必好。

    我扫着手指头,数着每时每刻,日日观察着离歌脸的变化。

    果不其然,到了第三日,当擦拭掉那层已变此的泥时,一层完好的皮肤,已重新生长在离歌的脸上……

    时隔1年,再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浪荡公子哥的风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终于,又看到了那风流撩人的模样。

    那俊俏的容颜,那眉目中的风采,那无暇肌肤上散发的朝气,宛如重生一般,吹弹可破的好比婴儿!。

    那丑陋的标志他黑暗的伤疤除了时,仿佛所有的光亮全照向他周身。离洛还开玩笑说他是占了便宜,烧毁了一张脸,换了更年轻细嫩的皮肤……

    路青霖专喜欢带着小青云,没事去掐两把离歌的脸,他说,保不齐某日,某夜,他又犯断袖的毛病,钻离歌房中揩油,那肌肤,真是羡慕的他身为男人都动心。

    丹苏倒是最淡泊正经的一个,也忍不住偷偷跟我说:“青儿,你拣到个金元宝,如今你成老太婆了,他正是二八芳华花儿一朵盛开。”

    我也仅是笑了笑,”吃亏,占便宜,我都开心!”他不恢复容貌,我爱。他恢复了容貌,我一样爱。只要是他,只有这个身体,这张脸上,装的是他那颗心,我就一样……一样不落的补偿他……

    当所有人,都笑成一团时,角落中,总有一个满脸铁青,狂妄臭屁的人在那吹冷气,敲边鼓,好象谁谁都欠他十万八万的债……

    就好比,全家欢,只剩一个打京的在那愤世嫉俗。“不就是好了一张脸,艾将军你未免太大惊小怪了!”慕容萧何在一边下雹子……

    “失而复得的东西,才最舍得珍惜。这一点恐怕你不懂吧?”我抚着离歌那光滑的,连身为女人的我,都嫉妒羡慕的脸,爱不释手。

    瞧这眉宇,瞧这俏模样,天生是花蝴蝶的长相。也难怪,他以前当种马当的那么出色,无往不利……

    “你以为本将军不懂?”慕容萧何皱皱眉,表情孳生地狠瞪我。他如何不懂?他怎么不懂?他不可能不懂!那年,香山半山腰,当他的剑刺穿一个人的身体。当那个人倒在血泊中,当他抱着她说不准死时。当3年后,那个人再次苏醒时,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早超越了原本的立场仇恨……

    或许,那个人才是真的不懂!如今身边围着蝴蝶一,二,三,哪还在乎多年前那一夜还有那3年的等待?

    或许,那个人就是不懂,他这样一味的挑衅,一直的坏嘴,只想为了让其过来征服总高高在上,却一直怀揣着最低微梦想的他……

    慕容萧何红褐色的眼眸,始终盯着我。那般的炯炯有神,那样的霸气却负责,盯的我浑身不自在。“那好,你倒说,你有什么失而复得的东西?”我将离歌的刘海掖向他耳后,看着那闪人的模样,越看是讨喜。其实,这个种马改造好,真的死心塌地。当看尽他所有的坏后,他的好才慢慢的浮出水面……

    “我……”

    “讲不出?”

    “你……”

    “还是没有?”

    “……”慕容萧何狠狠咬住那薄唇,褐眸恨不得将我给瞪成麻干……

    “慕容将军,你有真心爱过一个人吗?”

    慕容萧何一句话不说,凝视着我!

    “既然没有,那就不懂失而复得,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艾青青——”

    “哦?”

    “你别逼我!”慕容萧何的目光中夹杂的是浓浓的警告。“像你这样水性扬花,朝秦暮楚的女人,真不懂有什么可爱?”

    “呵呵,你嫉妒了?”

    慕容萧何咬咬下唇,”如果花心舍得骄傲的话,厨房里的卷心菜,全都成了极品。像你这样的女子,将来是要浸猪笼的!”他顿了顿,指了指那边的马厩,“那里任何一匹母马,都比你有贞节,有魅力……”

    “到时辰,得资本的,谁能保的住贞节?你的贞节,还不某年某月某一日,就早捐献出去了?”好象很清高的样子,却是很抓狂。不是嫉妒?那是什么?真受不了慕容萧何,孕妇他也气,毒嘴真是不收敛的!

    “你这种女人,真是……耻辱!”

    “耻辱?”我咬了咬贝齿,狠狠瞪着他。刚打算开口辩驳,又是一阵干呕,感觉胃都要被掏空了……

    “青儿,你怎么样?”离歌替我轻拍脊背,“害喜这么严重?”

    “被他气的,就是被那姓慕容的男人气的!我宝贝生出来,一定要记得这个气他娘的?将军!”我边呕边谴责慕容萧何,离歌一边手忙脚乱。半响,慕容萧何骤然起身,如沙尘暴般狂卷而来,“明天就出征了,不要以为孕妇,就可以打败仗!”

    “你……”

    “想吐的时候含颗酸梅,这个都不懂?”慕容萧何手心打开,半一颗酸梅递到我嘴中,皱着眉冷哼,“做孕妇做的都不及格,害喜那么厉害,不如把这胎打了,也正好不用到战场上碍手碍脚……”

    “慕容萧何!”我抬起眼眸,满脸惨白。他地倒退两步,对我不理不踩。身边的人,足够应付,他,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青儿,怎么样?”离歌拍着脊背,急的满头的汗,照顾孕妇,他可是第一次,真是毫无经验……

    “见鬼。”离洛低咒一句,“怎么办?”他也是手忙脚乱!

    “青儿!”丹苏忙端过压制的药碗过来,让我喝了两口,“怎么那么不小心?怀宝宝的人,不能乱动气。”

    “都怪他——”

    “慕容将军,别气我家青儿,可否?”路青霖忽然走近慕容萧何跟前,伸手,去摸他下颌。慕容萧何慌忙逃窜,“你都是孩子的爹了,不要随便做这般轻浮的动作。”

    “再气我们青儿,本相,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路青霖眯起眼眸,和慕容萧何两两对峙,小青云则忽然伸出小手,指向府外忽然如风般奔进来的两匹马,“伯伯,是伯伯和二爹爹哟!”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