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96章仙男归来,群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96章仙男归来,群殴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进来者,是一袭的白衣,胜雪的纯净。好似腊月飘落了一场雪,飘了他满身,圣洁的雪莲不容亵渎。

    袖口,是镶嵌的绿边,边纹精美,做工精致,入眼便觉得好似仙气逼人。瀑布般的发丝被绾起,精致绝伦,美若天仙的小脸全然展露。长靴的氨基酸,举止间的不俗,和他离开时截然不同。

    一身成熟的韵味,包涵情窦初开的羞涩,两汪酒窝夺入眸时,真是被他徒然转变的气质给吓了一跳!

    一个6岁的小娃娃,怎么也未想到,能变成眼前这楚楚动人的二八芳华好俊俏!容貌不变,绾起的发型和一身的穿着,便给予人一咱特殊的改观。

    尤其,他那清澈的眼眸中,多了些人情世故。看透了人世,走完了街头巷尾,模仿成*人的举止,学会男人的打扮。甚至,连男人,看心爱的女人的眼神,都学的有模有样,没有半丝纰漏……

    如今的花骨朵,俨然一副二八好相公的气质。笑起来,依旧惹人怜,却多了些令女人倾慕的魅惑……

    本是个小淘气,如今换种方式,却像个小邪男。那种以最天真的眼眸,却为非作歹,却不招嫌的形象。

    见他从门外走近,我擦了擦眼眸,几乎不敢认。这是我认识的朵朵?这是我从岛上带回来那个小娃?

    这是喊我亲亲美娘,还不懂亲吻,乱咬一气。和我挤一个被窝,让我哄的,甚至没断奶的花骨朵?

    花骨朵静静看着我,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像抹了蜜,谁都抵挡不了的诱惑。纯真和成熟的融合,令他看起来,含苞待放,灵动俊美……

    “亲亲……”刚欲叫“亲亲美娘”,他忽然顿了住,叫了一声:“青青……”

    为了崛起,他解了毒,踏上了寻找成*人的道路!

    年龄小,并非他的错!

    错的是,不该年龄小,却又爱上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女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那份痛苦,带着那份伤,带着浓浓的眷恋,抛却一切,不惜一切代价,成为一个男人!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一个让谁也看不出,他在这个世上,仅活有短暂6年的男人!走在大街,饥寒交迫,他不怕。

    靠的一手好医术,替人看病,解毒,赚了银子去买馒头,买包子,去找个棚子睡饱觉……

    从岛上,到我身边,他从来都是依赖人,从没有单独去闯荡,天真如他,不懂事如他,没人教他如何作为一个成*人生存……

    只有靠一点点的碰撞,一点点忍气吞声,一点点的苦楚,来渐渐成长,即使从来都是任性的他,也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改掉坏毛病,去适应这个社会。

    不懂人情世故的他,常常被打。

    因为好单纯,被人嘲弄,被人骗,一次又一次的脱离危险,从最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的下毒,到最后的泰然应对。花骨朵吃尽的苦,细数不尽……

    在这个世道上,你不吃人,就被人吃。

    不懂人情世故,只有被吃的死死。所以,他渐渐的蜕变,渐渐学会用成*人的方式来思考,来垂涎……

    事实证明,爱,真的能让人超越年限,拔苗助长!遇到了青竹,学通很多,花骨朵才有信心,笑嘻嘻站在我跟前……

    “朵朵?”我惊讶看着他,嘴错愕张大。

    “青青……”

    “朵朵——”

    “青青。”他狭长的眼眸看着我,满满的深情……

    “朵朵,真的是你?”我刚欲走近他,他忽然开口阻挡,“不要过来,让我过去。”花骨朵快步上前,伸出双臂,悄悄将我搂入怀中。将我的头,按抚在他胸前,低下头,附在我颈边,笑眯眯地吹拂道:“青青,我回来了!”

    “你这个小东西,真是想死我了……”

    “我也想死你啦,但我忍住了。”他抚着我的柔嫩的脸,俏皮地眨眨澄澈骨碌的大眼,对我抛媚眼,“为了让你看到不一样的花骨朵,我决定,先让你想着!直到,你想的受不了时,我再忽然出现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惊喜!”

    “坏东西,你学坏了。”

    “不是学坏,是长大了。”花骨朵拍了拍肩膀,又抚了抚胸脯,忽然对我胸有成竹地承诺,“现在青青,你可以把你的头枕在我肩上,靠在我胸前。朵朵一定能让你,感觉到我也可以依靠!”

    “那么有自信?”

    “是!”

    “万一不行吗?”

    “我就死……”

    我伸手捂住他的嘴,不准他胡说,“为什么不叫亲亲美娘了,听你叫青青怪别扭的!”

    “那你从现在要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习惯了。”

    “为什么?”我纳闷地问,叫的好好的,忽然改口,我还真有些不习惯。我的小朵朵,真是长大了,眼神中都透着男人对女人的情怀。想不到,短短的时间,竟能彻头改变一个人,真是感叹造物主的伟大,世上有数不尽的惊奇和奇迹……

    “因为……”他启启红唇,扁起嘴,故意和我神秘。

    “因为什么?”

    “我不打算,再把你当成娘亲看!我要把你,当成我的女人!”他悄悄将吻落在我额头上,湿湿的,温热的,很舒服……

    他那饱含自信的话,他诱人的气息,他勾人却澄澈的眼神,他柔嫩白皙如仙子般的容颜,都使我产生一种幻想。

    好象,眼前这个花骨朵,就是那二八芳华,能爱的起,能负担的起的男人!“朵朵……你、你……”

    “不要拒绝我!”他忽然恳求。

    “我……”

    “不要再伤我的心!”他将我的手,抚在他胸口,让我感觉那狂乱的心跳。“再伤一次,就真的碎了。”

    “朵朵……”

    “你说过,要等我!等我回来,你就好好爱我!”花骨朵搬出临走前我们之间的承诺,那咄咄的眼神,直逼心房,让我心不由为之一跳。那强而有力的震慑,不容逃避的气息,全部标榜了他的决心……

    “我没想过要反悔!”

    “所以要爱我……”

    “我……”

    “连犹豫也不能犹豫!”花骨朵一把捂住我嘴,生怕从我嘴中,再溜出不赞同他的话。那表情,可爱极了,红扑扑的脸俊俏迷人,有点小霸道,小无赖的气质,让人疼进心坎。倘若真爱了,真疼了,真不舍得,身高不是问题,年龄也不是问题……

    吃过苦,受过罪,该做的都做了,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老天爷不打算,把他从我的身边夺走!

    那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等在的地,他渐渐走近我,抱住了我,叫我好好爱他,不准再逃避,不准再找借口……

    艾青青,过了这地,真没有这庙了!我在心中劝服了自己,想告诉他“yes”。可他偏怕我说出“no”,死活不松开叫我说出口……

    我无奈地看着花骨朵,哭笑不得。

    朵朵,你这样,我怎么回答你嘛?我用眼神跟他交流。

    他似乎看穿我的话,回道,“不用青青你开口,朵朵心中知道,你不会拒绝!因为你爱我,疼我,你舍不得我,对不对?”

    我语塞,拍了拍他诱人的脸颊,“你好自恋哦,不老实说的对。”

    “啵”花骨朵冷不防,在我脸上偷亲了一口,“青青,我

    好想你……”

    “然后呢?”

    “我没地住,没饭吃,没人抱,你要负责养我!”

    我翻翻眼皮,”你都成长大了,你让我养,羞不羞?”

    “我要当小白脸,此事只关你和我,与大小无关!”花骨朵还懂跟我讲道理,真是意外之外的意外。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我可爱的朵朵,会和这个变态的采花贼在一起?该不会,俩人一起采花吧?“朵朵,你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做采花贼了?”

    “没有!”

    “那为什么和他一起?”

    “他是我兄弟!”

    “还称兄道弟?”完了,朵朵该不是染了他的坏毛病吧?我可不想,一身干净的花骨朵,染了满身的腐朽气……

    “他叫青竹……”

    “我不管他是叫青竹蛇,还是眼镜蛇。总之,跟我回去,他是我要逮的采花大盗。不是什么好东西。”

    “姐姐……”青竹忽然凑近前,抚上我肩,那般性感的在我身后吹气,“你何必要执意抹黑我呢?”

    “抹黑你?你还需要抹,本是就是黑锅底吧?”

    “姐姐,举头三尺有神明,说话要负责哦!我可没采到你的花,况且,看在朵朵的面子上,我对你这等劣品,不予计较了。”

    “你……”我狠狠瞪向他,回头质问,“朵朵,你知不知道他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采花贼?十里八乡,大姑娘家,都他给祸害了。”

    “青青……”

    “什么?”

    “他不祸害女人的!”

    “他把我给逮了,我亲眼所见!”

    花骨朵忽然蹙起眉,冷冷地看向青竹,“青竹,你动她了?”

    青竹忙摇头,朵朵的毒术,他可是见识到了。与他为盟,和他结交,可有部分原因,是怕了他下毒的本领。“向天起誓,我没碰过她……”

    “真的?”

    “倘若碰了,我便是猪头!”

    “青青,他是吓你啦!他逮的女人,从来不碰的。是好人家姑娘,都偷偷放生,除非被断定不是好女人,他才出手教训……”花骨朵在一边替了狡辩,我听了,仅是撇了撇嘴,“不是阎王爷,不领生死牌,不是那判官,不念生死簿。对这等草菅人命不分黑白的人,只有杀一儆百……”

    “呃……”

    “青青。”花骨朵忽然将我搂向身边,在我耳边小小声地解释,”其实,青竹很可怜。她娘亲是被他爹爹的妾妃姨娘杀的,是他小时亲眼所见,而他父王却听信谗言,不肯信他。他被姨娘虐待,被暗杀,眼看姨娘通奸,却被无赖他意图轻薄姨娘,差点被打断腿!他父王从不疼他,冷冻他,青竹才想做个贼,做个有名的贼,来引起他父王的注意。他痛恨不贞的女人,痛恨脏女人,痛恨像他姨娘一样的女人!他其实,不坏的……”

    听罢,我心中一阵长叹。

    这个故事,太过老套。

    不过,确实是造成他性格扭曲的原因。难怪,他用那森冷无比的眼神,来看待不是处子的女人!不过,真是个偏激的娃!成了亲,谁还是处子?不是处子,未必便是那般的坏女人!我只能说,他傻——

    “青青,其实他没有杀过人,那些谣传失踪的人,都不是他干的!”

    “不用替我辩解!”青竹蛮不在乎地转过身,痞痞叼根牙签式的东西。“我是采花贼,我能怕什么?”

    “你以为你很英雄?”

    “至少算是枭雄吧?”近看,除了性感,他浑身,带了丝痞气。尊贵外,有种皮皮的吊儿锒铛的气质,但却依旧是懒的波丝猫类的性感……

    “顶我算狗熊!”

    “姐姐……”

    “你以为你成采花贼光彩?那些对你不起的人,便能回心转意?估计恨不得和你断绝父子关系呢!”

    青竹忽然怔了一下,蹙起眉梢,过半响,凑过来和我套近乎。他皮皮地叼根签玩笑道:“姐姐,你不好似真要把我逮起来,杀一傲百吧?”

    “你没犯罪,自然还你公道,但你若作了孽,谁也保不了。”

    “还真是铁面无私包青天,连我这等极品美男,也不动心?”

    我“啪”打掉他轻佻放我肩上的手,嘴角猛地抽筋,林子大了,什么大脸鸟都有。听朵朵说他父王,看样这小子身份不简单,我忽然好奇问一句:“你是哪国的王子?”

    “不是王子,是王爷,一个废品王爷!”

    “哪国?”

    “呼赫!呼赫听过吗?”青竹忽然开口跟我介绍,“我们拥有最强大的王,我的堂兄呼赫可汗,摹上不败的神话,众女子心目中的英俊可汗。马蹄下,半片江山唾手可得,能让天地风云变幻的第一可汗!我,就是他王叔的儿子,只可惜,是个不受宠,到处惹祸招灾,被驱逐呼赫的小王爷……”

    “呼赫?”原来,他是可汗的堂弟!真是工夫不负有心人,面临呼赫大军压近,我逮到了个可以刺探军情的小王爷!

    青竹王爷,呼赫可汗的小堂弟!难怪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些不属于中原人的血统。他的五官菱角,长的比较深邃,相比精致,倒不是说有种性感西方的韵味……

    “和我堂兄相比,我是菜鸟一只。连我父王都抛弃了我,宁可打断我腿,也不相信我说姨娘通奸的事,哎,我和呼赫的缘分,已尽!”从他的眉宇中,我看到了浓郁的失望……“那和朵朵,跟我一起回去吧!”

    “吧?”

    “我收留你!”

    “什么?”

    “既然你是朵朵的朋友,也是我的弟弟,倘若你真没有造孽,是被扣上的大帽子,我收留你,和朵朵做伴。”

    “真的?”看上去,迷倒全亚洲的性感美男,却有种很皮,很容易满足的感觉。他忽然扑过来,一把抱住我,表示他的友好……

    “等等,等待,你干嘛?”我忙推开他,生怕他对我有不轨。

    “表示友好啊!我对不极品的东西,不会抱有过多的兴趣。姐姐你放心,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

    听这话,为何如此别扭?遇到一个不迷恋我的,倒是有些失落。既然他是呼赫可汗的堂弟,定对呼赫了解,拉拢过来,该是明知之举……既然呼赫对他不起,那也不能怪,我心计过重,这也是替他找个家……

    “我们中原不流行这个友好方式。”

    “那流行亲亲?”作势要亲我。

    花骨朵在一边不依了,伸手扯了一下,叫青竹亲上了了手心,“亲也不行,你只能远观,不能亵渎。是不是,青青?”

    “是!”

    “姐姐……”青竹忽然勾起饱满的唇,“你真好!”

    “你上一次和刚刚,不是说我是劣品?”

    “是劣品中的极品!”

    我握起了粉拳,对他横眉竖目,“再敢提劣品俩字,我让你睡猪圈,马厩,鸡窝。朵朵,带他走!”

    “哦……”

    “姐姐……”

    “你又想怎么样?”

    “我和朵朵年龄差不多,你以后会像疼他一样疼我吧?”

    我嘴角撇了撇,踏出门槛,心想,差不多?差的可多了。二八卸货和六岁,可是整整的天壤之别……

    那边,路青霖正焦急寻找我踪影,丹苏,风流他们全赶了回来。“青儿呢?”大家不见我,齐声问他。

    “失踪了……”

    “什么?”众人异口同声诧异!

    “她刚刚听到救命声,过去就,没再回来……”

    “路青霖——”众人咬牙切齿地斥喊,纷纷攥紧了拳。连看个人,都看不好,这个相爷怎么当的?

    “相爷,我不是让你看好她,不让她涉险?”一向温润淡泊的丹苏,亦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愤怒斥责。

    “我……”

    “相爷,倘若青儿有个三长两短,你知道,你的罪孽!”风流纵然一跃,带着萧然飞驰寻着珠子去找。

    “你最好祈祷她没事!”离洛和离歌两兄弟异口同声地说,旋即勒紧缰绳去寻……

    “你可以死了。”慕容萧何很实在,只剩下路青霖端起酒壶,一口一口的灌。“你还喝?”慕容萧何一把抢过来,拎起他衣领斥道:“去找,找不到去死!”

    丹苏,风流,路青霖,慕容萧何,离歌,离洛,萧然,从各个方位,同时找到了那片小沼泽起地。

    珠子,从沼泽地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不见……

    沼泽中,遗留下几片碎布,那是撕扯中剩下的。看着沼泽地,所有人,几乎都惊了住,不敢相信,一块小小的沼泽地,便葬送了可歌的青鸾女英雄……

    “青儿……”丹苏要踏进沼泽。

    “别冲动!”风流忽然扯住他,“或许那碎片,并不是青儿身上的。”

    “是她的!”路青霖忽然睁开眼眸,仰起头,一直喝酒。

    “你还喝?”慕容萧何一把拎起他衣领,将他狠摔落地上。“到了此时,你还顾着喝你的破酒?”

    “人生得意须尽欢,悲时亦是饮三杯。”

    “我要杀了你!”慕容萧何忽然举刀,离洛在一边拽了住他,“要杀也是我杀他!倘若青儿真有个三长两短,我第一个,就要他的命!”那凛冽的鹰眸,摄魂的寒冽。当将那自布,用树枝捞上来时,几乎,所有人,在顷刻间,崩溃……

    感觉那座山忽然轰隆崩塌,世界,彻底漆黑一片……

    当我赶到沼泽地边时,果然看到他们。看一个个,都哭的淅沥哗啦,还有挥刀追砍相爷的,我便纳闷了,我不在,便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内乱了?

    “丹苏,风流,相爷,洛,……”

    “青儿?”

    他们一个个眼圈通红,好象刚哭的很悲惨。除了相爷,都好不到哪去。“你们干嘛?都以为我死了?”

    “青儿,你没事?”

    “当然没事,我不是好好的?”我“噗嗤”一笑,看他们个个哭成熊猫眼,走近前,按个抱个一下,“别担心,我和宝宝很安全。对了,青霖,你也太没良心了。我死了,你都没掉两滴眼泪,还在那喝酒?”

    “本相早知你不会死!你死的话,这里,应该不会这般安静。有人,会比我们先……咳咳,只是他们太感性了,被表象骗了。”他仰头又喝了两口酒,很的。

    未料,身边,一群虎视眈眈,恨之入骨的眸子。一群男人,纷纷起身,把路青霖团团围入其中……

    “揍他!”不知谁发起的!

    “群殴!”这是群众的呼声。

    “你们不是吧?”路青霖忽然意识到不对劲,看样是真的玩笑开大了。可是为时已晚,他已经被压倒,众人的拳头,飞了上去,酒壶嘴都被砸成扁平形

    只见,一群人,蜂拥。根本看不清谁是谁,只知道,是人形的,某某某对路青霖进行报复……

    这种群殴行动,我可不能参合。很想劝一句,想想罢了,再把拳头挥向我,再全和我质气,我岂不是惨了?

    怪只怪,相爷他呀,太过分了!明知我没有死,还一边喝酒装疯卖傻。心里有五线谱,比谁都清楚,却偏偏要骗大家的眼泪疙瘩……

    上次,我假死时,他叫丹苏和离洛哭的怨还记着。这一次,看谁打的最欢?我瞄了,那准是离洛和丹苏。

    想我性子一向好,能发“好人卡”的丹苏,却被惹急了。眼见一场掐架事件在我眼前上演,我揉揉太阳穴,蹲下身,瞥向路青霖的脸,同情地说:“相爷,你要挺住!我真的,很想帮你……”

    “你敢?”

    众人齐声反问。

    “我不敢!”平日我是威风,现在,我得装小鸟依人。犯众怒的代价,就是像相爷一样,我掩住嘴偷偷笑。大家也是闹玩,该是打不坏,就让路青霖尝尝欺骗同胞的代价吧!

    “他们感情,变的好好哦。”花骨朵忽然羡慕的眨眨大眼,“竟然对相爷做全身按摩,精彩,精彩。”花骨朵和青竹配合地双双鼓掌。

    “姐姐,你的男人们,感情真融洽!”

    我苦笑,能不融洽吗?群殴都齐心协力!“他们一个个都成精了,我现在是不敢管。等秋后,再一个个的训吧!”

    “打的好。”花骨朵在一边加油喝彩,“打脸,打脸,我有上好的金创药,刚研好的,可以给相爷用哈。”花骨朵坏坏的建议道。

    闻言,路青霖将眼眸一翻,急忙捂住脸,怜声要求,“不要打脸,好不?”

    “打他!”

    众人齐声,直向他斯文俊俏的脸打去。我将眼一闭,心想,小朵朵,你也忒坏了。小心相爷来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把他打成猪头——”持续不断的群殴声,无伤大雅的闹剧,为战前可分解紧张的情绪。忽然想起,沼泽前,红莲那一双受伤的眼眸,甩不开的疑惑……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