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101章做他裸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01章做他裸模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翌日,当晨光,射入小小的窗中时,我悄悄打开眼眸,疲惫的伸了个懒腰。一翻转,感觉一具**,便在我身边,侧着个身子,偏转着头,撩起被角,丹凤的眼眸,始终凝视着我庸懒的姿势……

    “早啊!”他邪恶妖娆展开魅惑绝伦的笑,清晨的妖孽,不止有蛊惑的气息,有一身的媚骨,更有那清爽耐听的嗓音。那极尽戏谑和,令人骨子都的韵味……

    “早……”

    “你打呼噜了哦。”红莲支着半边身子,将头更侧向我。鼻梁贴近我鼻梁,很是暧昧的提醒一句。

    “我?我打呼噜了?”我纳闷地瞪圆眼眸,若铜铃一般。不可能的,我从不打呼噜,这个妖孽又戏耍我。我剜了他,扁起嘴否认,“我才没,反而是你,为何还在我榻上,你不是该回了?”

    他忽然伸开修长白皙的指,抚上我薄唇,很厚颜无耻地说:“你的榻,只有本王……才能常上……”

    “不经我允许,无耻溜上来。下次你再上来,我一脚便给你踢下去!”我皱皱眉,对他的暧昧说话,不敢芶同。抚了抚肚皮,低下眉,俨然一副亲亲为娘的线性模样,从眉,到眼,到嘴,都散发着那种非同寻常的线性之爱……

    “宝宝,睡的好不好?”我自言自语,笑颜如花。

    一边的红莲,看我看的入迷,痴痴的凝视我的眼角。那般,璀璨温暖的光芒,或许便是他的偏爱。

    他爱上的,是这种温暖,一种驱逐他寒冷和孤独的温暖。像向日葵一般,迎风而飘香,令人无法克制的想拥住……

    忽然,他张开双臂,如愿地将我拥了住。“美人儿,我睡的不好。”他揶揄着,抚着我刘海,嗅了嗅清早的清香。”有一具软香玉体在我身边,本王却碰都不能碰。哎,睡的实在是……不能好……”

    我又瞪了他一眼,懂他话中的挑衅……

    挣脱开他,我冷冷回道:“自讨苦吃,自讨罪受,自作多情,大概便是说你红莲。自个溜上榻的,不顾铁反对,还敢称你委屈?你委屈什么?我才委屈好不好?”

    “哎!”

    我敛了件外衣,随便套上,瞥了他一眼,“别叹气了,赫莲的三王爷,何时只知叹气了?我记得,你可是只骄傲的孔雀……”

    “昨夜……”他语言又止。

    “恩?”

    “你占了本王便宜。”他忽然控诉。

    闻言,我基本上归为废话,不作辩解,反问一句:“我占了你什么便宜了,说来听听?”这个时代,莫非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了不成?

    “你抱了本王……”

    “那你是抱的我,好吗?”还真是恶人先告状,是他死死抱我,不准我翻身,为了舒服点,我才抱回他!

    “你还勾引本王……”

    “啊?”

    “你用的腿,在本王身上煽风点火了一夜!”

    闻言,我眼前一条条的黑线,对他彻底语塞!睡着了的人,哪计较碰不碰谁?我见他,是跟我耍无赖,便随手给他一记暴栗,浅笑提醒他一句:“红莲,麻烦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在我回来前,从我的榻上消失武动乾坤</A>      <A href="http://www.ewx8.com/jiangye/">  傲世九重天</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傲世九重天</A>  !”

    “美人儿……”

    “别用那猥琐的词汇叫我!”

    “那叫青儿?”

    “青儿不是你该叫的!叫我艾将军!”我冷冷瞪着他,有时,他很可怜。有时,他是真可恨,像个毒蛇般,缠着你不放。紫色的凤眸,危险而妖冶,感觉令人喘不过气来。

    “那我大声叫一句,艾将军?”

    “红莲——”

    “青儿……”

    “你……”

    “我真舍不得离开你这残余体香的榻,昨夜我们可是温存了一夜。”红莲故意扭曲事实,伸开指,抚着一寸寸的榻,那般的留恋。即使仅是硬邦邦的床板,却是温暖极了,令他打心眼的不舍……

    不知从何时起,有了这般依赖的感觉。像着了魔一般,向往这般的温暖,厌倦了那个世界的孤独和冷血……

    顺手解了解腰带,一层层褪掉他的衣衫。将锦红若雪的外衣脱了,将中衣除了,将全身上下脱的一丝不挂,妖娆躺在榻上,他耍赖道:“去吧,本王等你回来!”

    “红莲,你……到底要不要脸?”

    “坏人不需要脸,只需要……”他斜睨我一眼,带着挑逗蛊惑的韵味,薄唇吐气如兰,满房的香气弥漫……“变的更坏!”

    “你……把衣衫给我穿上。”我皱起眉,冷冷命令道。

    “为何?”

    “青天白日的,你光个身子,算什么?”尤其,是不盖被子,连撩都不撩,便叫我清楚看到,他身体的构造,长的是否黄金比例。看似清瘦,小受妖娆的他,却有不错的身材,该称,很不错……

    依我的推断,他该是瘦,无肌男,典型被压倒榻上,被蹂躏,被吃干抹净的形象。却不料,却该有的该具备的,一样不缺。

    身材,很man,但却不肌肉丰满,属于亦攻亦守的特质。皮肤不是诱人的古铜色,而是白皙柔嫩,宛如婴儿般的色泽。看起来,很有弹性。和丹苏一般,皮肤都很好,像是吹弹可破的样子……

    他身子庸懒的斜躺着,侧过身,眯起紫瞳,丹凤眼眸折射那蛊惑的光芒。那美丽绝代,屏息人惊动的长相,加之一丝丝的坏男人韵味,是种致命的吸引……

    我不得不承认,红莲,他真的很美。

    比我,比任何一个女人,可能都要美。

    他上是中性的,妖冶的,比牡丹还雍容的美。不俗气,但足够妖气,艳的出奇,也美的不可方物……

    而且眉宇中,有种特别的专注。那种,我从未留意过的专注视线……“光着身子,自然,是给你看……”

    “我才不稀罕!”

    “是吗?”他勾起嘴角,似笑而非笑,似乎有些失落。但见我脸颊,渐起了红润,却又如三月竹简破新枝,燃起了火苗……

    也不知,为何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在乎一个人的话!即使一句无心的话,也能将他的情绪罕见的带的忽起忽落。

    曾经任我负天下,不任天下负我。不将人当人,践踏了人想法和感受,甚至恶到极致的红莲,也变得如此幼稚。曾几何时,看着丹苏嗤笑,见他觉得疯狂的举措,如今,自个也一点点的体味到了……

    不由得自嘲,人果真不该将话说的太满。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冥冥中皆有定数。如今的罪孽,皆是当年铸造的错!即使再刺痛,觉得再刺耳,那都是……他造的孽……

    “快把衣衫究,回你的赫莲城备战。”

    “不是不稀罕我?”

    “你……”

    “那又何必在乎本王是穿是不穿?是死还是活?”红莲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带了一丝丝的苦涩。见之,好似,他远在大漠中,满眸的黄沙飞扬,而他,孤单的等待,被沙尘,一点点的埋没……

    “红莲——”

    “好舒服啊!”他伸了伸双臂,翻转个身子,”真不舍得离开,可本王,似乎不如九弟受欢迎呢。”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我打开房门,见丹苏敛足踏入其中。每日端来一杯清香西湖龙井茶为我提神。一件粉红色的衣裙,脚下绣花鞋,举止饶是得体,小丫环的形象绝看不出破绽。鬓发梳好,妆容微淡,樱桃小嘴

    ,弯月眉,端正大方的长相,倾城倾国的容颜,是晨曦中,那一缕透射心房的阳光。

    淡泊外,不乏热情。柔情外,尽是漠水之寒蝉。见红莲在我榻上一丝不挂,他抬起眸,顿了一下!

    “嗨,九弟……”

    “红莲?”丹苏蹙蹙好看的眉,瞥向红莲,那妖娆的身段,宛如狐妖般,横亘在榻上留恋忘返。

    “丹苏,不是那样的!”我慌忙解释,怕丹苏误解我和他有染,”他昨晚偷溜上床,硬是挤了半个被窝。”

    “九弟,你猜……我们,做了什么?”红莲坏坏的妖冶一笑,诱导丹苏向坏的方面想。半响,见丹苏不语,我微微扯了下他衣袖,”丹苏,你别听他胡说,我一个大肚婆,和他能怎么样?”

    “我信……”丹苏浅浅一笑,有颗小梨窝,“青儿你说什么,我都信!因为,你从不会骗丹苏的。”

    听了,我心中才舒坦不少。幸好,我的丹苏,到何时都是信我的!即使,多几个男人,可我绝不乱肉欲。眼见红莲,我恨恨剜他一眼,“不觉得,如今你很硬眼!”我反问一句。

    “哈哈,确实碍眼。”

    “明知碍眼,还不快走?”

    红莲邪恶一笑卷起一阵阵的冰冷,“在谁眼中,本王都是碍眼的。”是紫眼珠的怪物,是旁人眼中容不下的一粒沙。见我那般重视丹苏,撇清和他的关系,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好似,越来远,看我,亦觉得模糊。一件件的穿起衣衫,忽而觉得无趣,连他看自己,都是碍眼的妖物……

    正打算起床时,门外忽传来一阵敲门声,“青荷吗?”

    “谁呀?”

    “我是……落无双!”

    落无双?脑海中,迅速搜索这个名字!猛然想起,这不是那个画痴驸马爷落无双?“快,快藏起来!”我将推着红莲,向被窝中钻。若被他发现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神印王座</A>    ,我房中有男人,而且,还是赫莲的三王爷,那我岂不是前功尽弃,即将沦为鱼肉了?

    “咳咳……”

    “嘘,你藏好了,不准出来,不然我的小命不保了!”我忙将红莲推进被子中,将帘稍微撩上,叫丹苏闪向一边,我自个整好衣袖打开房门。眼见,门打开,一道紫色光芒,射入我眼眸中……

    那紫光,很亮,很闪,很独特,和红莲的眼眸相似。有种妖冶,也有种忧郁的感觉,还有种难抛的贵气,逼人的贵气。

    眼前的落无双,和想象中几乎相似。画痴者,必眉目清秀,眼神阴郁,唇红齿白,那般的秀色可餐。标准的美人子,眉目风流中,举止奇特,有种文人的书卷气,另有种天才的孤僻傲慢气……

    不过,从他身上,感觉最多的,是他的温柔气息。那般,融化春水,满池的春波,荡漾的如沐春风般的感觉。看进他眼眸中,彻底被融化,那罕见的温柔,真令人一眼,便栽进去拔不出来……

    以为落无双,是个孤僻恃才傲物的小子,却未料,柔情的融化一池秋水,让春风拂面,心中小鹿乱撞。

    “驸马爷……”我欠身行礼,不敢怠慢。心中疑惑,他是如何得知,我这个小小、小小丫环的?

    “你叫青荷?”

    “奴婢正是……”

    “春荷的妹妹?”这些人,好像和那春荷都很熟?我纳闷的,抬起眼眸回说“是”。他审视着我,柔情脉脉,对谁,都是令人沉溺,心跳加速的笑颜。那笑颜,太过温柔,温柔的震撼心灵……

    “春荷是我的画中模特。”

    “呵,呵呵……”我干笑,不是要姐模妹代吧?

    果真,半响,他要求道:“我听公孙颜说,你是春荷的妹妹,该是可以代替他,成为我画中的模特。”

    “奴婢……”

    不待我回嘴,他忽然竖起双耳,似乎听到了,床榻上的诡异动静。“你房中,除了我和她,还有谁?”

    “没、没有谁啊!”我回的很溜,却见他的眼眸,始终向我榻上瞟。天哪,不是天要亡我吧?我好好的卧底,才做几天,一个不小心便要穿帮……

    “你床上,该不是,藏着什么……”他渐渐走近,我和丹苏同时吓坏了。作画的人,耳怎如此敏锐?

    见他即将近榻,我忙伸开双臂,挡住了他,“回驸马爷,确实藏了东西。”

    “哦?”

    “藏了……”

    他洗耳恭听,好似很好奇。我皱了皱眉,从被角,一下扯出刚穿时落下的肚兜儿。“奴婢有收藏这个的嗜好,怕驸马爷笑话。”

    落无双淡淡一笑,拎起我肚兜儿,见我脸潮红,忽而停下了脚步。我的一颗心,才从嗓子眼,悄悄放松了下……

    半响,落无双忽然,伸出手掌,牵住了我的手。“青荷……”

    “驸马爷?”看着他牵我的手的手,我愣了一下。他这是、干嘛?不是要成亲了?和呼尔沁私订终身?

    “你跟我过来!”

    “啊?”

    “还有你……”他顺带将丹苏和我,全带进了他的房。那房中,挂满了字画,尽是**的画卷,和青竹房中那些很相似。

    不像不入流的三级画,却都是人体艺术画。画卷中的美人儿,个个神情饱满,身体妖娆,看的赏心悦目……

    我扎了扎舌,这驸马爷,公主能让?

    我家丹苏,若满屋挂满这些东西,我不咬他才怪!“驸马爷,奴婢、奴婢……”我瞥了瞥他牵了一路的手,他忽然松开,温柔将我按坐在一把贵妃椅上。上铺,真丝薄布,清凉而舒适,躺入其中,有种难能的放松感……。

    而落无双,则落座对面,铺好白卷,放好笔墨纸砚,对我轻声命令道:“青荷,把你身上的衣物,脱掉吧!”

    “什么?”

    “像春荷那般,做我的**模特。”

    “**模特?”闻言,我眼瞪大若铜铃,嘴唇颤了颤,不敢置信。见我惊讶害怕状,落无双款步走近前,稍微蹲下身子,和我平视。温柔换过我眉梢,将我的刘海掖向耳后,那春风一般的微笑,叫人难招架。“别怕,我会把你,画的很美……”

    “驸马爷……”

    “别怕,有我在!”

    就是有你在,我才怕!让我脱掉了,去给你画!我分明是过来,勾引你去我青鸾的,如今……我瞥了瞥丹苏,见神情也好不到哪去?

    “青荷……”他抚着我鼻尖,轻声说:“其实你很美……”

    “驸马爷!”

    “我喜欢你动人的美丽,想把你画成,我最完美的作品。”话落,他伸开长指,一件件的,替我脱掉衣衫,欣赏我惊慌的表情,看着我渐露的身子,眼眸中,尽是纯粹的欣赏,而没有淫亵……

    我闭上眼眸,豁了出去!

    脱光我,看光我,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咬住嘴唇,任他予取予求,半响,他疑惑盯向我小腹,笑问:“想不到,像你这样瘦的女子,小肚皮,还挺圆……”

    我脸“噌”一下窜红,那是怀孕好不好?

    他倒退,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作画,我全是裸着,不自然的躺着。半响,落无双忽然抬抬眸,对丹苏说:“你也脱了吧!”

    “奴婢……”不能脱!脱了便露馅了!

    “我也把你衬入青荷的画中……”

    “奴婢身上有瑕疵!”丹苏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找借口推脱。落无双却不以为然,“做衬景的,不需要完美无暇……”

    丹苏以求救的眼神看我,我去伪存真至极。

    丹苏,我也自身难保……

    他额前一条条黑线,脸转而铁青。我嘴角一个劲抽筋,真不晓得,遇到的,都是些什么嗜好的人?

    我艾青青,艾家军的领导者,竟做卧底做到沦为人家**模特?半响,见落无双有意逼丹苏就范,我忙奔上前,护在丹苏身前。“驸马爷,两个裸的,审美疲劳。不如,便特例独行,令他穿衣裳,做奴婢的衬景如何?”

    我正和他商讨,裸的锁骨异常诱人。

    落无双和我贴的很近,眼眸,始终锁着我。正值僵持不下时,门忽然被狠撞开。一个满头珍珠串,穿着毛茸茸外披风,拎着马鞭子,来势汹汹的女子,好似抓奸来了……

    “落无双——”女子双手叉腰,不满跺脚!

    “沁儿?”落无双怔了一下,转身笑说:“你看,我找到了春荷的妹妹,她叫青荷,很适合……”不待他介绍完,呼尔沁的巴掌,便狠狠落在我脸颊上,那五根手指火辣辣的巴掌印,宛如烙铁般,狠狠刻上我脸……

    “你这个贱人!”呼尔沁刁蛮地骂我。“也勾引未来驸马爷!你可知,本公主有多爱无双?贱人!”

    “沁儿……”

    她的又一巴掌,狠煽来,我没躲开,任她打了下。抬起眸,一道锐利的视线,狠投入她的眸底,我问:“公主,你打够了吗?”

    “没有,你这个贱人,敢勾引我驸马……”

    “奴婢没有勾引!”我捂住疼的脸颊,那种掩盖的锋芒,呼之欲出,敛起外衣,披上了肩,忍着侮辱欲踏出房门。

    “你站住!”他忽然大抽起马鞭,便向我抽来。丹苏身子一转,替我硬挡下那马鞭子,脊背被抽的几乎开花。

    可以打我,不可以打我的丹苏!

    该死的呼尔沁,你以为你有呼赫可汗这个大哥,有落无双这个驸马,你便可以,嚣张的打了我两巴掌,又伤我的丹苏?

    我转过身,那锐利的眼神,锁住了她……

    我发誓,你拥有的一切,将来,都是我的!

    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分青红皂白,便骂我“贱人”打我“男人”,你这刁蛮任性的帐,我要你好好的偿还我……

    扶住丹苏,我走出房门,瞥向满眸抱歉的落无双,又瞥向呼尔沁,是你逼我的,逼我对你的亲人们,不择手段……是你逼我的!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