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102章疼你,疼死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02章疼你,疼死你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呼尔沁,这个刁蛮公主!打我的两巴掌和丹苏的伤,我早晚和她算!真怀疑,有呼赫那般的可汗,能出这样俗不可耐的妹妹?

    将丹苏悄悄扶进房中,我心中负气,一直未平。打我成,但不能打丹苏,我心疼男人,是出了名的……

    解开丹苏的外衫,瞥向肩胛上那条马鞭的伤痕,红檩子很触目惊心。本来细皮嫩肉的,却被她打的……我心疼地皱皱眉,边抚着,边从怀中掏药瓶。幸好身上有备用的创伤药,涂一涂该能减轻不少疼痛……

    “呼尔沁!”我狠狠咬住嘴唇,心中恨的甚。“她要为她的刁蛮付出代价,我艾青青对老天爷保证。”

    “青儿……”

    “别动,我再好好替你擦擦伤。”我皱皱眉,越想气,骂我“贱人”,打我男人,有你的好果子吃。真是,人善被人欺,不是考虑,就是病猫啊!“丹苏,你等着,我一定会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我不气……”

    “怎么能不气?瞧她把你打成这样?”

    “总好过,马鞭打上你。男人嘛,打两下不怕,怕只怕你肚子里的小宝宝,也跟着你吃苦头。”丹苏反过来安慰我,好似一个邻家温柔的情人,淡淡的翔化开了涟漪……见他眉目间隐忍着疼痛,我问:“是不是好疼?”

    “不疼……”

    “真不疼?”我稍按了按,看他表情便知,这丹苏又在逞强!男人,都是爱逞强的动物,偏偏我身边的男人,一个个都跟我一个行,无论什么性格,都是骨子里有逞强的因子。难怪,都对我倾心以对……“你就逞强吧,疼就疼,我来吹吹就不疼了。”我替丹苏吹了两下,心里头不舒坦。

    丹苏抚着我刘海,在我耳边轻柔安慰着:“我真不疼,反而担心你。她骂你的时候,我真很想……”

    “很想怎么样?”

    丹苏近了挥拳,又放了下。绅士,是不能对女人出手的。不过刚刚,他真要忍不住,不为了顾全大局,再不计较的他,都快以牙还牙了……

    “想打她?”我掩唇“噗嗤”一笑。

    “青儿……”他脸红了红,不知所措。

    “丹苏,你真可爱!”我嘟了嘟嘴,猝不及防亲了他嘴唇下下,“只是下回我不准你这细皮嫩肉上,有伤痕的出现。”

    “恩……”他点了点头,笑颜如花。

    戳了戳他粉红的脸颊,那艳若桃花般的脸颊,真是美极了。想起落无双叫他脱衣裳画**画时,我便忍俊不禁。

    丹苏真是扮丫环扮的太传神了,这小模样,天生便是倾倒八百里城池,男女通杀的料。我抓了抓丹苏,故意抓了紧,真怕,有哪一天,他会像断了线的风筝,线头被另一端的某个人给牵走……

    “丹苏……”我喃喃地依偎他怀中。

    “恩?”

    “吻我一下好不好?”我忽然抬起头,对他索吻,“好久没吻过了,好想念,你嘴唇上的味道。”丹苏忽然捂住了嘴,不让我吻。眼斜了一下,偷偷瞄了两眼,在掌中张开嘴,嫌弃地又闭了上。对我,摇了摇头,拒绝了我……

    哇,像我这般主动,想和他亲近。想吻一下都不成,我努努嘴,撇开他手掌,他却用另一只手挡了住,”丹苏,你让我吻一下嘛,就舌吻一下好不好?”

    他又摇头,神情很是紧张……

    “青儿,我受伤了。”

    我笑了笑,对他摇头,这个借口真不咋样,被戳穿的几率百分之一百,“你受伤的又不是嘴,难道还转移了?”

    “恩……”

    “恩个什么,又不是才谈恋爱,你怕什么?”一见他那副模样,我便知道他在顾虑什么?我不管,勾住他肩胛,凑近前刚吻……

    “不行!”丹苏脸烧的更红,跟番茄一般。丹苏便是这样好,很羞赧,很可爱,淡漠的好有人情味儿。即使我们的关系,早成精神到**,没有任何的隔阂,可他还维持初恋时那份纯真的姿态,对嘴中有异味儿,芥蒂不已……

    “为什么?”我明知故问。

    “有味道……”

    “我要尝的就是你的味道,否则,我干嘛吻你?”我故意逗他,努起嘴,扁着嘴委屈给他看。心底,以往的时光,仍旧萦绕心头。如今男人多几个,对他的相处也少了。身为我的正牌夫君,不仅不嫉妒,反而处处为我着想……这样好的大老公,打着灯笼,恐怕八百里在也找不到半个……

    “我吃了大蒜……”他低下头,不敢看我,生怕被我看清他此刻的窘态。“还是……不要……”他的“吻”被我给咽入了喉中。低头,再一仰起,轻松采摘到他嘴唇,滑溜俏皮的小舌,一下便钻了进去……

    有孕的我,很是克制,如今怀胎中,和男人基本上不交欢,可想要时吻一下该不成问题吧?宝宝啊,娘为你,断了七情六欲,你出征可一定要像哥哥一样可爱!我边吻着,边在心中叮嘱……

    “唔……”丹苏挣扎两下,认了,谁叫他的女人,是个不信邪的调皮女人。表面上,所有人都清楚,艾青青是个叱咤风云的女巾帼,知其强悍的外在,甚至谣传她很无情……可只有他懂,曾经的艾青青,是多么可爱,乌龙,又胆小的一个人。即使满箩筐的缺点,却有令人爱不释手的光环……他是亲眼见证,我由生到死,又死而复生,从仇恨的荆棘中,一路奔赴过来的……

    我们,是经过血一般的洗礼,眼泪的沐浴,春光的祝福,爱的连接的,和丹苏一起,总让我有种归于港湾的归宿感……

    半响,丹苏松开了我,不好意思的嗅了嗅……

    “不用闻了,是有大蒜味儿。”我拖起他下颌,真无法形象,他这种淡淡气质中,流露的羞赧可爱。

    一个男人,为何可以这样如雪莲般干净?那干净的,淡泊的,冰雪一般的气质,又如空气一样的清闲,叫我如何不爱?“不过嘛,我喜欢,有大蒜味才够味儿嘛!”

    听完,丹苏才有勇气抬起头,“不难闻吗?”

    “恩……还好……”

    “下次不吃了,一辈子也不吃了。”

    “你这是在引诱我吗?”我故意将脸凑近,抵着他鼻尖,和我笑眯眯地逼问,“随时准备让我吻的意思吗?”

    “呃……”

    “没关系,你吃了大蒜,我也会吻的。所以,我被你引诱定了……不要躲,让我再吻一下嘛,你看,我想要,宝宝也想要……”

    丹苏翻了翻眼皮,仰头向后,“青儿,你这个小妖精。”

    “我就是妖精,你怕吗?”我压倒了他,在他身上磨蹭呀磨蹭。生怕碰他作品,还特地避了开,“丹苏,你都躺下了哦。”

    “呃……”

    “可我身怀六甲,不能对你做出、做出那种出轨的事。”我眨了眨大眼,对他勾起一抹坏笑。即使,动作很负责,不过眼眸中尽是坏透了光芒。丹苏被我逗的,满脸通红,刚要翻身起来,我却不准,“丹苏,我有多久,没这样逗你了?”我蹙了戚眉仔细想想,这战场,真是熬煞了人。

    我一直,在战场上,为国家拼,为仇恨战,收编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在战场上笼络来的?而那些江湖上,那些风花雪月,花前月下,菊树桃花下的风情,我是半点没沾到……

    倘若,我不是将军,抱着丹苏,我想象不到……将来我能做什么?专职,做孕妇,一年怀一年,然后,像个母猪一样过活?

    倘若,我不打仗,我的短鞭压了箱底,我想,我干脆开个酒楼。有这些活招牌,我一定将赚翻了。

    又或者,干脆闯荡江湖,游山玩水乱结桃花好了。像

    跟相爷许诺的那般,自由自在的过活不在硝烟中拿性命开玩笑……

    倘若青鸾不需要我了,将功盖主了,我估计,我也只有自谋出路了。打过了呼赫,和谐了赫莲,我真想……带着我的男人们,逍遥江湖……

    “青儿……”丹苏嘴角抽了抽,对以往的惨痛经历,记忆犹新,“你是个怀孕的人,不能使坏的。”

    “为何?”

    “教坏宝宝,将来有我们管的!”

    “还有谁比云儿那个小家伙更坏?他已经够坏了,我猜这个宝宝一定超善良!”我这般的幻想着,丹苏却一句打破我的美,“你和风流和朵朵,谁善良?青儿,别幻想了,他一定更坏。”

    闻言,我皱皱眉,有些不甘,“我讨厌坏男人!不要坏宝宝!”

    “你的男人,哪一个不是由坏变好?”

    我笑了笑,心中,略是有自私。我实话以告,“我想我的男人,被我改造,成为天下最好的男人。但我不想,我的儿子被其他女人,从小坏蛋改造成个小可怜……”

    丹苏戳了戳我鼻尖,“是哦,好自私!”

    “来嘛,我们继续……”

    丹苏脸憋的很红,躲着我的亲吻袭击。忽然,我们中间,仿佛挡进了一抹黑影。一颗头,我们中间,我定神一看,是一个后脑勺……

    再眨眨眼,才发现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神印王座</A>    ,红莲的嘴?正对上丹苏的嘴……

    “啊……”我惊呼,瞪圆了眼眸!有没有搞错,现场给我表演bl,还是兄弟连?我一把将红莲推向一边,他舔了舔嘴唇,仅是很不负责地说:“挡错了方位……”

    “红莲——”

    “嘘,小心被听到!”

    “你怎么还没走?”我忙擦拭丹苏的嘴唇,很为郁闷。不想,我纯洁的丹苏,竟然被他给亲到了……

    “你就那么想本王离开?”

    “对!半刻不想多见!若不是为了你,我和丹苏也不会这样惨。你这个妖孽,不害死人,不罢休吗?”

    “青儿……”

    “谢谢,请你离开!”他对我造成的困扰,已够我残了。即使,我从他眼眸底,看到了一丝受伤,我也不想心软。我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即使知他可怜,可我不能留他。他是妖孽,一个祸害,一个不祥的人,一个专败坏我好事的男人!见我意已决,红莲没再多说,仅是走近我身前,擦过我的肩,落下一句:“本王折回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

    “说……”

    “对付女人最好的办法,便是摧毁她的精神支柱!”他在提醒我,如何对付呼尔沁?忽然,我想到了曾经我自己……“你以前,也是这样对付我的。我懂,不会忘……”

    他顿了顿,自嘲一句:“本王还真是自作多情。凭你的勾人能耐,一个落无双根本菜一碟。”

    门轻盈被推开,看着他孤单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滋味。明知做的没错,可心肠,还是硬不如铁……

    见我目送红莲抚养费主,丹苏伸手揽住我的腰。附在我耳边,半响,莫名其妙落下一句:“青儿,对他好点!”

    “丹苏?”

    “你那么聪明,该懂我的意思!”

    “丹苏……”

    “他是个很可怜的人!”丹苏忽然有些不忍心,他的心肠,是很柔软的,就像纤柔的棉一般。即使红莲,曾经对他那般的苛刻无情,打断他的腿,挑断他手筋,脚筋,欺骗他,折磨他……可毕竟亲兄弟,他知,红莲对他的恨,也源于不平等待遇……“他总是把自己变的很坏,很坏,然后无敌,麻痹自己的感觉。”

    “恩?”

    “他从不怕别人对他坏,可惟独怕你。”

    我怔了怔,疑惑问一句:“丹苏,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青儿你对他好点。”

    “什么?”

    “就算做戏也好,你会看清,红莲的内心,是个什么样的人。”丹苏这般的劝慰我,一是心疼红莲,二则是为我做打算。他想让我,看清真正的红莲,或许每个人的内心,都隐藏一个真正的自己……

    “丹苏,你太善良了。”

    “青儿也不是?”

    “呃……”

    “你若真冷血无情,便不会原谅他!”

    “我才没有原谅他!”我反驳一句,只是专心对外而已,才和他歇战。否则,我绝对要和这妖孽讨个说法……他真的、真的欠我好多……见丹苏那般恳求的眼眸,我实在受不了,善良的男人,总是让人无法抗拒。“好啦,好啦,我答应你,以后,对他态度好一点点,不再跟他摆臭脸好不?”

    丹苏忽然展开笑颜……

    “不过,前提是他不再这恶劣!”

    “青儿,红莲也许是那种,你一旦对他好,他会死心塌地对你好的人哦。给他一个机会,你会发现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神印王座</A>    ,不一样的红莲。”

    “再不一样,还不是妖孽?”我翻了翻眼皮,和丹苏结束了这个话题的讨论。本来好的兴致,全被那妖孽给扫除。偶尔瞥向门外,回想红莲那孤单的背影,那受伤的眼神,那妖冶眉目间,布满的疼痛,也觉得他挺可怜……算是为了丹苏,也算给他一个弥补的机会,我想真正了解一次……内心深处的红莲,到底是什么样?是坏,更坏?还是根本……是蹲在雪山角下,等待一度体温的狐狸?

    到了夜半,悄悄披了件外衣,离开房间。房中很闷,意外的睡满身汗,我想透透风,走进了林子中……

    脚步渐近,打了个哈欠,眼眸刚惺忪睁开,忽然发现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神印王座</A>    ,林子中有个男人!定神一瞧,是驸马爷落无双!

    此时的他,浑身很诡异,依旧白日的装束,却完全不同的气质,借着月色,看清他俊脸的狰狞和恐怖,俊归俊,却森冷骇然。这、这是那如沐春风,融化秋水,一笑淹城,给人无限幻想的落无双?

    我顿时,被他惊呆了!

    林子中,很黑,月色透过,照在他脸上很诡异。第六感告诉我,这个男人的身上,绝对藏着什么秘密?

    若是掌握了他的秘密,是否可以省力地将他拉拢到身边?于公,于私,我都有一探究竟的必要……

    跟着他的脚步,走在漆黑的林中,便好似走进了七月鬼屋。脑海中,有了声响效果,像是惊悚的打雷。

    我吓了一跳,慌忙躲起来,这才恍然发现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神印王座</A>    ,他的眼瞳中迸发着红芒。那温柔的融了身子的男子,竟然也有这一面?夜晚的他,和白天两个性格,此时的他,宛如黑暗中的魔鬼,行走不带声响,邪恶诡异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披散的发丝,张扬的飞驰,感觉将风刮的更冷飕飕了。跟着他,走近他房门前,见他走进去,我悄悄躲在门外偷窥……

    房中,好象是熟睡的呼尔沁,而落无双则一步步走近榻边……

    一种不详的预感,掐的我喘不过气来。到底,这个落无双,怎么回事?只见他,将呼尔沁从榻上拎起衣领,“啪”便甩过去一巴掌。

    呼尔沁惊醒,吓的扎了舌,“无双?”

    “你太任性了!”落无双冷冷地斥她。

    “你怎么了?”见他红瞳渗血,呼尔沁吓的牙齿打颤。深夜了,他闯进来,一定又变成魔鬼性格了。“无双,你、你先等一下,我去帮你找药。”

    “啪”

    “啪”

    “啪”接连三个耳光,打的那个狠辣,褪掉温柔,剩下的阴鸷,令人目瞪口呆。我缩了缩肩,不得不感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个双重性格的双面男,大半夜的形象,还真是鬼一般的魑魅魍魉……

    “无双……”

    “你太任性了!”

    “对不起,是我任性了,你先把药……”落无双将药猛然打下,蹙起眉梢,“刁蛮任性的女人,我不会娶!”

    “无双,无双,你不要不娶我!你是说笑的,我知道你说笑的,等明天一早起来,你一定要后悔的!”

    “滚开——”

    “不要……”见呼尔沁跪下身来哀求落无双,我才惊吓一跳!那么骄傲,那么尊贵,那么不把下人当人的刁蛮公主,却也有跪下来的时候?

    我嗤笑一声,不觉得她可怜。既然她在乎他,那么,抢走他,看她还如何再任性?再刁蛮?再自以为是?

    这个落无双,该是有什么毛病?我听到“药”“药”的,倘若能治好他的病,那么以此为要挟,即使引诱不成,也是一记筹码……

    “沁儿……”落无双忽然抬起科尔沁下颌,揉了揉她被打痛的脸,将她扶起身。“下次记得要听话。”

    “呜……”

    “别哭,我会心疼的。”他抚着她泪痕,却没有半丝忏悔。嘴角,去追赶的邪笑,那般的嚣张跋扈。见过邪的,从风流到红莲,再从状元爷到他,属他极品,绝顶的黑暗之颠。这驸马爷,太可怕了……整一个双面人……

    “无双,你不要不要我!”呼尔沁苦苦哀求。

    “只要你听话,我会疼你。”他亲吻她眉角,好似很温柔。见了,我是头皮发乍,浑身冷飕飕。忽然,一阵冷风吹的门”咯吱”响,我慌忙倒退一步,转身便逃……身后的影,如飞燕,一把从后脖颈扯住了我。将我“啪”推按墙上,一双纤长的手,便这样狠狠、狠狠的扼住我,像要杀死我……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