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111章是不是这就是结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11章是不是这就是结局?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那一夜,风是风,雨是雨,军营暗夜长歌却寂寥,我却是置身于水身火热中,被无情的羞辱着。身上的痕迹

    落无双,已不再是天使,而是那最、最可怕的恶魔,一点一滴侵入你骨髓,令你根本无暇招架的恶魔。……

    过了四更天,不待我爬起身,他便粗暴将我丢出了房门。脑海中残余他黑翟石般幽黑血的光芒。衣衫破乱,满身的红痕,指甲中余有他的碎屑,那是狠抓伤他的产物。伴着夜风,踉踉跄跄回房,幸儿房中只剩下我,“扑腾”便躺了下,浑身的筋骨,像被拆散了,又重新组合了上。

    闭起眼眸,回想噩梦,狠咬住红唇压不住怒气。半响,支着床铺,掐住脖颈,“哇”一口吐了出来,急奔下床端起一杯昨夜剩下的冰冷茶水才压制住那阵恶心呕吐感……抚着小腹,心有余悸,幸好他交合几次,见我难忍没了兴致,便放任了我。再者,便是没将xx遗留在体内,依照我对早产孕妇史的初步了解,许是能降低早产流产的几率。但心底,仍是平静不下,生怕宝宝有个闪失,平躺在床上,满脸的惨白,从手到脚趾都痉挛,腰有些酸,浑身疲惫……

    房中,很黑,只剩下我一个。蜷缩着身子,像个初醒的婴儿,忽然觉得很委屈。为了打仗,得赔我和我宝宝两个,我这是何苦?明明是个女儿家,却为那该死的仇恨,一直打仗打到现在……

    我图什么?图个保家卫国?还是图个功名利禄?图发挥我过剩的人格魅力,还是要打仗打到死才罢休?漆黑的房中,呼吸是急促的,软绵绵躺着仰望头顶,便觉得委屈的眼,便萦绕在眼眶……。很委屈,很气愤,也很难过,只觉得我艾青青,为何就是比普通人走的路要难?要荆棘?

    上一次是藏红花早产,这一次被强暴若是流产,那我……想着想着,眼泪便在眼圈打转,我真想撂下挑子,管你青鸾,赫莲还是呼赫,全滚一边去。带着我的宝宝,我的男人们,连夜逃跑,逃个不接受命令,不被人追打,不必要打仗,每天闯江湖也齐乐融融的地方……可这满身的担子,卸不下。当个缩头乌龟,我也做不到……只有在空房中,一个想哭,却不能哭,忍着做我的女将军……我是巾帼,我是红颜,我是人眼中的骄傲,却私下是个有泪不能轻弹的可怜虫……

    即使这是个契机,借他欠我的债,来拉拢他反叛。或我宁可不要如此契机,也不想宝宝跟我一起有危险!狠狠握起粉拳,指甲嵌入手心,感觉眼泪,不小心滑下脸颊两滴,倔强地想用手擦去……忽然,一双修长温暖的手,提前抚上我眼睑,在不知不觉中给予那冰雪中最渴望的温柔……

    我抬起眼眸,瞥向了他,他燃起红烛,递到跟前。灯光很弱,只能依稀看清彼此的脸。他一身红衣早褪,只觉了中衣松松垮垮,庸庸懒懒,像个休憩起床的懒人儿,美丽的脸庞,没有过多妖冶,反而是令人心安的柔美……

    红烛摇曳,眼泪滑的愈快。不知何时,我已习惯在这个妖孽面前,表现的脆弱一点,也没关系……抓住他修长的大手,张开贝齿,狠狠咬了下去……

    “啊!”红莲闷哼一声,没有阻挡,任我咬出个大齿印才松开。将烛台放一边,落座我床边,审视着我眉目,见我眼泪疙瘩,眉梢不甚优雅蹙起……“咬过了?也哭够了?”他好听的声音,贯彻我耳膜,忽而听了亲切。或者在人伤心难过时,身边有一双撑扶的手,内心的底线,会被稍作瓦解!

    瞥向他,对他的依赖感,前所未有的强烈。揉了揉眼眶,红着眼圈,故意硬气地斥他,“你怎么还在?被发现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神印王座</A>    怎么办?”

    “本王是没地儿睡啊,只好睡你床底。我这种坏人,没人要,没人疼,只好谁善良往谁身边凑了。”红莲在那戏谑调侃,伸手抚平我眉头,斜睨了我一眼,笑了笑说:“美人哪,一哭起来,真是丑呀!”

    “你说我丑,”我不满撇撇嘴,狠揉两下眼圈……

    “越揉越红,越红越丑。本王发现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神印王座</A>    了,再好看的人,哭的样子都很丑,本王比较美,哈哈。”

    “你自恋!”我狠剜他一眼,美是美,可惜长在雄性身体上。看过被子,将脸给蒙上,不想见他嘲弄的表情……

    “怎么?见不了人了?”

    “我没脸活了!”

    “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咬过本王一口,而且还咬破了皮。”他将我被子给撩开,硬是将手凑了过来,一副讨赔的模样。我仔细一瞧,还真是咬的不轻,想不到牙齿还挺锐利,咬的血色斑斓……伸手抚了一下,见他蹙眉,心想还挺疼,刚下口确实重了……“对不起,我刚刚是……”

    “发泄对吧?”红莲一眼便看穿了我的心思,微瞄了眼我颈上的红痕。一猜,便猜出了**不离十。……

    “我……”

    “行了,其他的话本王不想听,只想听……赔偿。”他故意不准我开口,将那一段令我掉眼泪的羞辱画幕。对于他而言,见我这般,便是足够他心疼了……刚见我又吐又哭的,不想出来,都得从床底下爬出来……不敢表白,不能表白,只有这般找无赖借口黏着我,见我难过,心也跟着疼……。

    红莲呀红莲,想不到你,也有今日。刀剜了肉,都觉不出疼,却为那一滴滴淌入手心的眼泪疼的心哆嗦……微微敛起妖娆的笑,他骤然凑近我跟前,抚着我鼻尖,暧昧的视线,打量我周身……

    “不如……”

    “我忙护住胸口。”补上一句,“休想!”

    “休想什么?”他见我紧张的模样,忽而勾起愈邪恶的笑。和我嘴唇靠的很近,吹了阵热乎气,惹来眼睫一眨……

    “红莲,你这妖孽,靠我这么近为何?”

    “你还猜不到吗?”他微努起红唇,表情十足轻佻。我已做好准备,他敢胡来,我正好给他净身!

    可忽然,伸向我胸脯的手,搂住我肩胛,翻然上床吹熄了红烛。将我的身子揽入他怀中,递过一只手臂来,“来吧,本王的手臂,给你当枕头。”

    “你……”

    “我身子暖,替你捂一捂,其他有的没的东西,抛除脑后吧!”他按住我的头,枕上他的手臂,漆黑的夜中,只感觉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我颈边,没有过多肉欲的东西,唯有一颗跳动的心,在“扑通”“扑通”的奏乐……

    “红莲,你就只是要……搂我睡觉?”

    “难道你以为,本王要欺负一个孕妇?”他笑了笑,搂我搂的不松不紧,姿势倒是舒服的很。见我疑惑地抬头,他又将按入怀中,随口附一句,“这些都是小丹苏传授的宝贵经验,不是本王独门独创。”

    我翻了翻眼皮,撇了下嘴。果真,我就说这妖孽,怎么越来像丹苏那般体贴我了?

    原来,是偷师来的……”不过,你为何要学他?”我纳闷地问,丹苏是我男人,他不过是不算敌人的朋友……

    他顿了顿,只敷衍一句,“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我纳闷,什么东西这样鬼鬼祟祟的?

    依偎入他怀中,嗅着他的体香,稍微闭上了眼眸。依稀中,似睡似醒时,感觉有人亲吻我的额头,悄悄对我说:”征服驸马很简单,就像你征服我一样,只要一点点温暖,他便会回报你一箩筐。而且,无怨无悔……”

    不知是梦,还是真有此事,我感觉到红莲那罕见的温柔……

    可惜,翌日清早起来,红莲却抵死不承认。反而拍拍屁股走人,说他的悠闲期已过,半月之期快到,准备迎战……我独自坐在床上,顶着蓬乱的头发,宛如夜游神一般迷迷瞪瞪……忽然,传来敲门声……

    半踩着绣花鞋,我打开门板一瞧,“砰”将门一下给掩了上,硬是将落无双的身子,给隔到了门外!

    “青荷……”

    “驸马爷来,还有何贵干?”我的口吻,已分明不如先前的友好。经过昨夜,我的气不消,心烦乱,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以免再害人……可转念一想,白日时,他却还是好好一个令人心动的男儿。……

    “我带来一些治外伤的……”

    “奴婢身子卑贱,用不起。”我冷冷地回,不给他插嘴的余地。“驸马爷请放心,昨晚的事,奴婢不会告诉公主殿下,你不用担心,会为奴婢影响了婚事……”我冷嘲热讽,话中带刺,满腔的愤恨,从里到外的腾腾窜……

    “对不起……”门外传来落无双那悲极沙哑的嗓音,听的心不舒坦。即使背着身,也依稀能感受到他眸子深处的悲伤和悔恨……

    “我昨晚真的……对不起,我不在乎和沁儿如何,只在乎你……”

    “这话叫公主听了,奴婢真的活不成了。”

    “青荷,你先把门打开……”

    “奴婢不开!”

    “青荷……”门外一直传来他的敲门声,敲了很久,也不停歇。无奈,我唯有把门打开,狠凝视他,颈上的红痕便是证据,令他好好看清,他昨夜办的好事,造了什么孽?“我帮你擦擦……”他将药油捻在指尖,替我轻柔擦拭,敛下眉目,那难以克制的忧伤,自眼角愈加浓烈……

    “不必劳烦驸马爷,奴婢自个会擦……”

    “让我擦!”他抛拗地为我轻柔擦拭,小心翼翼的,饱满着悔恨。倘若可以控制,倘若可以控制他的魔性,就算只有一晚,他就算只有一刻,他也情愿!听怕,是舍了他的性命,能变回正常,他也甘愿。每一次夜晚的他,办了错事,白日醒来,都忍心不住想去死……那般无助的滋味,便好比独自坐在山颠,俯瞰山下,顷刻坠落……

    看着昨夜他对我造成的伤害,落无双的心都在颤抖。明明对他那般好的人,唯一令他觉得有缕阳光射入心田的人,却是他伤的最深的人……

    眼见颈上红痕,有多少,是他看不见的?昨夜的放纵,一下在我们之间堆砌起一座高山,他要如何,爬多久,才能重新爬回那温暖的阳光中?要如何,才能不伤害,对他好的人?要如何中,才能让他活的不再一半阴一半阳?有谁,能控制住他?让他不必,害怕醒来的瞬间,害怕面对自己造下的孽?

    “我竟然伤了你。”落无双狠狠咬住嘴唇,“而且伤的那么深!”他浅笑一抹,忧郁的愈令人心疼,“我真不该活着……”

    “驸马爷——”

    “我早应该主,在那一年消失武动乾坤</A>      <A href="http://www.ewx8.com/jiangye/">  傲世九重天</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傲世九重天</A>  在这个人世。”他忽然顿下动作,凝视着我,伸开手掌,轻抚我刘海。伸过手,含情脉脉揽过我的肩,将我轻柔拥入怀中。和昨夜,完全不同的沉沦……感觉他的泪,从我的肩胛滑落,冰冷的液体,透视他内心的孤寂……他一定很伤心,一定比我还要伤心……

    “对不起。”他沙哑地启,清泪从眼角一滴滴流下,“你对我那么好,我却伤你伤的那么深,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驸马爷,奴婢……”

    “你是个好女人!”他忽然扬起眉,凝视我双眸,笑道:“是你,让我放下仇恨,所以,白日我过的比以前更轻松。”

    “我……”

    “可是夜晚,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真的控制不住……”他忽然捂住头,狠狠的箍紧,像欲掐碎一般……

    “啪”

    “啪”

    ……

    他狠狠在自己脸颊上落下火辣辣的巴掌,不顾那张令人迷绚的迷人脸孔顿起的红肿……凌乱的发丝拂过红肿的脸颊,让我不忍。好好的一张脸,难道他要打毁不成?“驸马爷,你这是做什么?”

    “我……”

    “你光打自己,有什么用?就难解决问题吗?”

    他勾起一抹苦涩的笑,透视我眸中的心疼,忽而停了下来。药油囊抛在地上,他忽然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驸马爷……”

    “别追来!”他忽而转过头,凛冽地命令。

    看清他那冰冷的泪珠,我怎能不追?那凛冽决绝的眼眸,那意图牺牲的目光,让我陡然惊慌……追出去,追到很远处,那断崖边……再抬眸,果真发现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神印王座</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神印王座</A>    落无双,已孤身站在断崖上,迎着风褪掉了那雪白的外衣,回过头,冲着我温柔浅笑,映出嘴角两颗美人窝……

    “驸马爷——”

    “这件衣服送你。”他将那件外衫,抛给了我,然后伸开了双臂,像展开了翅膀,迎着风跳下去,他便解脱了……

    痛了好久,累了好久,也作孽了好久。温柔是他,邪恶是他,好人是他,坏人也是他,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真是该到心头了。

    当站在悬崖边,迎着凛冽的风时,忽然发觉,一切都变淡了。好美的下面,好美的风景,好美的笑颜。……

    他就像一个天使,要展翅飞翔了,等不带默认来临将他吞噬。自己,来了断这条,早该断送的命……。他曾以为,他是为了沁儿才芶活至今。而今,他才明白,那是他的恨在作祟,深深的恨和深深的不甘……

    沁儿,不过是个借口。而他的爱,早随那场侮辱而消逝。已死的心,活着和死没有区别,才无所谓!而一个叫“青荷”的小丫环出现,却令他的恨渐渐的释怀,找到了生死的平衡点。其实有时,死,也是一种解脱。当活着,只会带来痛苦和无尽的伤害时,或许闭上眼眸,这般跳下去,便永远不会再害怕醒来……

    瞥向了我,他笑的很美,像天外那道彩虹。温柔的笑,如沐清风,融化天地冰雪。张开臂膀的刹那,我看清了他的……决然……

    “驸马爷——”

    “别过来,很危险。”他笑说,”我跳下去,就不会担心,明早醒来,又地对你造成什么样的伤。你说的对,光打自己有什么用,解决不了问题,我不能保证,每到夜晚,会想伤谁,杀谁,倒不如这般解脱。”他从中衣中掏出一张画卷,打了开,画中是那日的我,被他融入了灵魂,成了个栩栩如生的我!“我会带着离开,因为是你第一个,让我觉得轻松和快乐的人。”

    “驸马爷,你不要吓我!”

    “这样的感觉真好。”他抱着画卷,走到最边沿,”一个人飞去很远的地方,希望下一世投胎,可以再遇见你,小青荷……”他凝视着我,忽然有丝舍不得。他不懂,要解脱了,为何却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有舍不得。……

    “不要,不要,驸马爷,你不要吓我。”我一步步靠近,小心翼翼的,生怕吓到了他,一下便被风吹下去。“你听奴婢说,昨晚的事,就当作一场噩梦。我劝过你,冤冤相报何时了?仇恨心头是把刀!我不会怨你,也不会恨你,我知道那不是你自己的!只要你过来,不要自寻短见,奴婢保证,不会把那事放在心头……”

    “真是个可爱的女人。”他浅笑一抹,如花般娇灿,一抹苦涩,一抹忧郁,一抹释然,融成此刻的他。……“倘若先遇到你,我会不会爱上你?”他将身子转过来,冲着我,身子向后仰……

    “不要!落无双,你给我听着,我不准你死!”我忽然跑上前,大声地叫喊,“你欠我的,你欠我的,你还没还我的债……”

    “下一世我会还……”

    “落无双——”

    “啊……今天的风,好凉啊……”臂膀张成平行,身子后仰,那抹白影便如鹤般倒向山崖下。我惊慌失措,骤然伸出手,狠抓住了落无双的衣袖。不行,我不准他死,我绝不准我钓了那么久的猎物,就这样怯懦地选择解脱……

    我还要他帮我分析那作战图,我还没把他拉拢在身边,我还没利用他的才华和呼赫做了了解。我来卧底的目的,便有他。他死了,我怎么办?我白失了身,我白受了辱,我也白流泪了……我……我不想他活的那么痛苦,还没享受快乐,就这样坠落崖底,粉身碎骨……

    “无双——”身后,传来科尔沁的大叫声,“啊……不要……”

    “放开吧!”落无双仰着头,向我笑道:“我没了活的理由,死了,就快乐了。”

    “你这个懦夫!”我狠狠抓牢他,不肯放松。“落无双,你这个懦夫,死只是逃避,有本事你快乐的活着给我看,那才算你的勇气!”我咬住下唇,眼见他的衣袖,手下越来越滑,身子也越来越下倾。

    “快松开,不然你也会一起死……”落无双惊慌地使劲拉扯我的手……

    “不行,你欠我的还没还,不能死。”

    “傻瓜,你快松开……”

    “你死了,我找谁还我昨晚的债?你得赔我,我让你做什么,都得做!”我眼圈通红,贝齿一咬,坚持着不松手,拉紧了他衣袖,却勾不紧脚下。被他的重量牵引,我身体也如布帛般飘下山崖……

    “啊……”伴着一声惊呼,我和他一起坠了下去……不知我是成功了?还是挫败了?我若活着,他必然被我虏获了。可我若死了,宝宝……娘亲对不起你,我真的有点后悔,为何死抓不放?可这就是我……这就是艾青青……这就是我的一生……

    刀子嘴,豆腐心。有爱,有恨,有辛酸,有荣耀。眼泪没少流,笑也没少笑,不枉风火走一遭……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那群男人们,还有我的云儿,我这未出生的宝宝……战场上的女人,终究,仍是免不了厄运……再醒来时,是地狱,是天堂?还是,我还能活?

    “无双……”悬崖边的呼尔沁已吓的呆愣掉,她甚至不知该伸手向我们拉一把。只捂住嘴,呆呆地看着悬崖下,只知道哗哗的掉眼泪……

    “青儿……”待丹苏赶到时,悬崖下,只剩下一件白色外衫还有我脚下那只绣花鞋。跪倒下身,抓起一只,绣着鸳鸯图样,暖暖桃红色调的绣花鞋,趴在悬崖边,甚至不知眼泪该如何向下掉?

    “青儿。”丹苏狠狠抓住绣花鞋,扒着悬崖边的土壤,“啪”狠给了呼尔沁一个巴掌,那含恨的眼眸,如秃鹰一般……

    转过身,奔向很远的山坡,顺着山坡的土,一点点向下滑……他不信,那般生命力顽强的人,会死,他更不信,在他没死之前,青儿会先消失武动乾坤</A>      <A href="http://www.ewx8.com/jiangye/">  傲世九重天</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傲世九重天</A>  ……

    悬崖边的风,依旧凛冽的吹。

    一阵风,将那件白衣,吹的很远,裹着尘土消失武动乾坤</A>      <A href="http://www.ewx8.com/jiangye/">  傲世九重天</A>        傲世九重天</A>  武动乾坤</A>   傲世九重天</A>         傲世九重天</A>  不见。军营中还未发生轰动,呼赫和公孙颜还没赶来,军营外的男人们,还在惺忪沉睡,谁也料不到,如今已是风雨色变……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