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132章一脉柔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32章一脉柔情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他的身体是光滑有手感的,偶尔碰触只觉得浑身被电流电过。精腰,窄臀,不经意滑过时,令我忙缩回手。

    他的身体却不依不饶地黏着我,跟我的身体做亲昵接触。我薄薄的衣纱,被风吹撩半祼,肌肤和肌肤的磨擦,生出的热在心底点燃莫名小火……我被他推倒在床榻上,绒被褥垫在纤腰间。

    “是谁?”我摸着,挣扎着,脸烧的灼红。不小心摸到某处硬邦邦的东西,我触电一般酥麻闪开。“公孙颜?”祼男摸的多,可却未摸过黑漆漆房中,这主动摸上床的祼男……我摸上烛台,却被他推翻,摆明不准我见光……

    “状元爷,公孙是不是你?”我疑惑问一句,他不回答,沉默不语。

    我又觉不对,以公孙的性格,他若是想猥琐,何必不准我看他?

    依他邪美的性子,那不得脱光了,站我眼前肆虐诱惑?再者,在悬崖边时,开明邪魅,却无私坦荡的他,令我猜,眼前这个小鬼,绝不是他……

    那是谁?

    丹苏?我家丹苏规矩的很,若很想我,肯定要羞答低眉跟我索要……

    莫非是风流?

    风流倒是无赖,那祸害可能有这般的意外。可是,他宁可在月下浪漫之处,和我打野战,也不愿乌漆摸黑不知摸的哪是哪?

    相爷满身的酒气,不能!

    离洛满身的肌肉比他刚烈,不能!

    离歌的胳膊,不能这么霸道的漏*点,绝不能!

    萧然?萧然那闷骚的唐僧。他就算上床,也不能消停,这般的沉默,绝不是他的性格!况且,他没有理由和我亲热,也不能……

    呼赫卧床,我想他,却也不能!

    花骨朵那小调皮?

    我抚了抚,这身材,倒是好的很。光滑细嫩,饶有手感。抚上去,令人眷恋爱不释手。朵朵的身材,即使再好,好象也达不到这般的程度……

    半响,我猛地将他推开,“好了……”

    他顿住,房中只剩呼吸。

    他没有再放肆,仅是和我打哑谜。

    到处弥漫着,谜一般的味道。搀杂些许的旖旎,暧昧的粗喘……

    漆黑中,我走下床铺。

    将外衫给胡乱整好,鬓发也乱了,抖了抖那被压酸的腿。走向案边,扶起那被推翻的烛台,一点点地点燃了……

    待房中亮起时,我环顾四周,那祼男竟不见了。

    “别隐了,出来吧!”

    既然我笃定,人孙是公孙颜,那侱的可能,就剩他了。这性感的小痞子,敢到我房中来作祟……

    半响,那处空荡处,缓缓隐出一具祼体。

    他很纤瘦,也很修长。

    像个祼露模特,黄金的比例,精壮有力的双腿……

    诱人的光泽,令人垂涎欲滴。

    即使历经多男的我,也忍不住对他的身材迷绚片刻。和我被他逮去时一样,看的从头到脚都上火……

    一点的红砂,性感的想让人用舌舔。

    尤其那嘴唇,薄厚有型,勾勒的弧度,很适合热吻。粉粉的色泽,不需点燃,总是那样光泽四射……

    我忍了忍,不受美色诱惑。谴责地竖起双眉,“青竹,我叫状元爷来商讨要事,不是叫你来调戏我……”

    “姐姐……”他大跨步凑近前。

    我咄咄后退,和他保持安全距离,“别和我撒娇,给你穿上!”我扯过床单,抛上他头。他却给撕了下来,偏喜欢祼着……

    我怔了下,抚了抚发烧的两颊。走到案边,端起剩茶焦急啄两口……人,非圣贤,孰能百般禁欲?

    我斜睨仔眼,忙别回头,小子,身材长那么好,不知吃什么黄金粮?不过,我有他堂兄呼赫便够了,对他,从起初的利用,到如今的当成弟弟……贪玩鬼,留他世上,便是个诱奸犯……

    “青竹,你再不穿衣服,我可跟你翻脸了!”我故作冷酷,一挥手,“啪”凉茶扑了仔身。他打了个机灵,有些不满勾起诱人的薄唇。那粉红的色泽,始终在暗夜中璀璨夺目,令人无法忽视……

    颊边一点红砂,性感的红润韵味十足。我裹了半身,从背后忽然搂住了我,“姐姐,你脸真红……”

    “有吗?”

    “红的,像颗娇艳欲滴的玫瑰,惹我采摘。”感觉背后一阵炽热感,我挣了挣,他却越搂越牢,我不解蹙起眉,今儿青竹不是中邪了吧?“青竹,背着你堂兄调戏我,你小心要遭天谴的。”

    “好啊,姐姐若是给我一寸温柔,我遭个天谴又何妨?”青竹那戏谑的口吻,听起来漂浮漂浮的。他皮皮地向我耳边吹气,不小心啃咬我耳唇一下。接着,便将他的手,不规矩地沿着我的曲线游走……“我比堂兄先遇到你的,为何我却不占香呢?”他疑惑地问我,跟我暧昧地贴脸,“先掠你的是我,为何掠你心的却是堂兄呢?”

    “青竹……”

    “哎,软玉温香在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别闹了!”我头晕晕的,无法抑制这美色诱惑。近来天干物躁,人心也浮。外亲王肆机闹事,王宫中确实闷了些。导致一个个的,脑子都被烧了……“你不是采花贼小王爷,不去采花,跑来干嘛?”

    “采你啊!”青竹脱口回道,不假思索,“专门采姐姐了,你说,好不好?”

    “小痞子,你油腔滑调的,受谁指使?”我挣开他,转过身,却被他从正面赖抱住。忽然想起,周星驰的无敌烽火轮,赖的人生死不能。如今,我找到了那般感觉……微一推,床单脱落,祼体又曝光,我脸烧的火

    辣辣的……“青竹!”我微斥,抚上他眉下红砂,“你小心,我……阉了你……”

    “哦?姐姐,你拨光了我……”青竹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反咬一口,“你色色!”

    “我色?”

    “青竹虽非处子之身,却也纯净无暇,姐姐你要疼我。”他痞态辈出,跟我玩心跳游戏。红润的脸,薄唇微努,不小心啄了一下我嘴唇,我忙闪了开。总觉得,他今天有些热情过头,让我应接不暇……

    “青竹——”

    “姐姐等不及了?”

    “你……”我费好大劲才将他推开,累的满头大汗。我这是造的何孽?惹了一个又一个,更怪的,是这位有处子情结……“你不是说过我是劣品?我不是处子,我很脏?”

    “那是谁说的?”

    我嘴角一抽筋,凝视他回道:“是你!你第一次掠我时,不是亲口说的?怎么?想反悔?我可听到了,记下了,你改不了了……”

    青竹蹙了蹙眉,睁眼说瞎话,而且好似很无辜,“我有吗?”

    “去,一边光着去!”

    “姐姐……”

    见他扑过来,我撇过去一颗枕头,“你实在孤独,没得抱了,不如抱抱枕头,出去,出去,门在那!”

    “姐姐……你太无情了……”

    “一会儿不止无情,我还无义了!”被他闹的,我气血上涌。脸红脖子粗,浑身躁热能耐,一会儿还如何谈正经事?门刚被推开,一个小宫女便端进来两杯茶,“小王爷,您要的茶来了……”

    “对,茶!”青竹忽然端过一杯茶。

    “我喝了茶,你就走?”

    “恩……”

    “茶里没毒吧?”我拧了拧眉,心念他也不至于害我。手拖起茶杯,见他喝了,我也啄了一口。忽然,一颗绿豆打碎了我的杯,“**你也喝?”公孙颜从门外缓缓踏入,邪魅地勾起嘴唇,戏谑地看着我们。“小东西,你还真懂享受人生……”

    “**?”我顿了顿,瞥向脚下洒的茶叶,狠剜了青竹一眼,有些责备。他听了,先是皱紧眉梢,再转身摔门而去……

    “科丝娜!”青竹裹上一件青纱,冲向林荫树下,一把扯过科丝娜的衣袖。不甚柔情地埋怨起她,“你给我的茶里,有**?”

    “是啊。”科丝娜也不否认,一边捻着竹,一边抚出空响。美丽秀气的脸上,始终没有波澜,镇定自若的希奇……

    “谁准你下**的?”

    “小王爷嘴上不准,可心中却准了。”科丝娜忽然抬起眸,瞥向青竹,嘴角衔起一丝了然的笑。那般令青竹讨厌的神色,那般什么都知,什么都猜透的表情。他们是从小的玩伴,青梅竹马,可科丝娜,却也是他最不了解的女人……

    像好人,也像坏人。

    不知该信,还是该疑?“你真卑鄙——”

    “小王爷莫要恩将仇报,我可为你好。有时,需要一切辅助,才能助你心想事成,又何必在乎手段?”

    “你……”

    “忘了告诉你,一会儿药效发作,很难熬的。不如,你回头去找她?”科丝娜状似好心地提醒,半响,点起脚逗趣地抚了抚他喉结,“除非你告诉我,可汗的病到底好没好。不然,我可不帮你喽,别说你我从小一起玩到大,我对你不够好……”

    “科丝娜——”

    “竹,我们不是青梅竹马吗?”科丝娜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楚楚可怜地问他,泪珠悄悄地滚落,“我本是可汗要娶的妻,可还不如外人。我那么爱可汗,却不知他是好是坏,我该做什么,我该怎么办?青竹,我们是青梅竹马,你从小便对我好,为什么舍得我伤心?”她忽然扑入青竹的怀中,哭的淅呖哗啦……

    “堂兄很好!”青竹忽然回道,一把推开科丝娜,“你再缠着我,我连你都吃……”青竹转身便逃,浑身热爆了。他是怎么了?为何去勾引姐姐?风一吹,陡然间觉得,刚刚那个青竹,真是不要脸到极点……

    被青竹撩拨本便情绪不稳。

    又啄了口茶,只感觉欲火上升。我揉了揉太阳穴,瞥向看戏的公孙颜,“明日再商讨吧,我累了。”

    “是累了?还是……”他的脸陡然间放大,俊脸和我近在咫尺。彼此的呼吸,钻进鼻子的鼻中,暧昧又**。

    我倒退一步,四肢瘫软在床上,疲惫地呢喃,“不要靠近我,我现在是匹狼。近者,会骨头渣滓都不剩。”

    “狐狸有怕过狼吗?”

    “我真会吃了你!”我舔着嘴唇,眼眸迷离,撕开衣领解热。“而且吃了没有理由,不要让我变成兽类!”

    “哈哈哈,艾青青也有欲火焚烧的时候。平日,不都是,你让人欲火焚烧?”

    “公孙颜——”

    他伸出修长的指,将我的衣领,一点点的掖回,“不要太放心,你若脱了,任何男人,都有可能变成凶狠的狼……包括……我。”他薄唇勾起,眉梢上挑,邪美如梦,宛如一幕幻象,像镜中看花,水中望月……

    我闭上眼眸,粗喘着气,生怕起身,便想扑倒什么?“一来,制造事端,挑起奸情。二来,借机讨好,套问真相。利用青竹,她可真有心,不知状元爷,我猜的对不对?”

    “这个时辰,还能保持清醒头脑。小东西,你果真不简单。”公孙颜在一边,看着我驼红的脸,遂有些同情……

    “从见她第一眼,我便没把她当成好东西。我只好奇,她到底爱可汗,还是南亲王,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卖的……**……”公孙颜忽然在我耳边,很小声,很小声地回一句。

    我陡然浑身躁热。

    刚压下的火焰,又被挑起。伸出手,揪着他衣领,我很关公地斥道:“状元爷,鉴于你有恩于我和呼赫,我才和你尽弃前嫌。可你再撩拨,我就不客气了……”我和他之间,看样总的斗点什么?不斗时,他总撩拨。恶意的想看我笑话?想见我被**摧残的,七孔流血?门都没有……

    “哦?你如何不客气在?像科丝娜一样,赏我一包**?让我也和你一样,面红耳赤,思春成疾?”

    “公孙颜——”

    “哈哈,恼了?”

    “今时不同往日,挑战要付出代价的!”我将他的头压低,他的身子,如蛇一般弯曲着盘旋在我身上。一只手箍住他精腰。一只手抚上他薄唇,我暧昧地抬起身,对准他的眼眸,吹拂一口热气,打湿他羽扇般的睫毛……

    “你想……如何?”他薄唇吞吐,邪魅的笑带着讥讽。

    身体热力催促,我陡然将他翻转过去。压住他身体,拨开他前襟,抚上他胸膛道:“千万、千万不要惹欲求不满的女人。否则,你骨头渣滓不剩,还容易……终身不举……”我和他话的尺寸很宽,近似于三级。话落,一把推开他,闭上眼眸,艰难喘息,“想斗法,改日再斗,不要趁现在!”

    “哎!”公孙颜叹了叹,五根指摆弄着,一副悠闲自得的姿态……“我以为你会拨光我的衣服,对我施媚。真可惜,有色心,却没色胆……”

    “你……”

    “相爷抢了我的盈儿,我要不要抢了他的青儿呢?”公孙颜在那边自言自语,半响,侧过头,拧着眉,戏谑地问道:“你说呢?”

    “状元爷——”

    “哈哈哈,放心,我此生只爱盈儿一个。小东西,你只不过是,我的玩伴而已。”公孙颜忽然卸下玩笑,转而认真地凝视着头顶。凝视琉璃瓦,凝视空荡荡的黑,凝视那烛光照不到的地方……

    骤然,刮来一阵风。

    风透过脊骨,像刀一样刺过。

    瓦片上似乎有一阵动静,接着,一排飞刀猝然射向我。从瓦顶揭开,如急雨“咻”飞来。刀来的急,趁我们不备,公孙颜猝然将身子一翻,压上了我身子!十根指夹了六个,剩两刺上脊背……

    “有刺客——”

    门外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喧闹越来,刺客飞身逃脱……我没追出去,把公孙颜从身上推开,**的效用刹那被取代,脸色煞白地看着他背上刺目的血

    ……“你怎么样?”我扶起他,小心翼翼将刀从他背上拔出。

    拔出时,血飞溅满手,刀刺的不深,也没毒,好似是警告……见我焦急担忧的惨白的脸,公孙颜则悠闲地松开了十指,飞刀落了地。他趴在床上,倒不以为然地哼了句,“不打算给我止止血?”

    “哦、哦,你等下。”我忙取了软棉,小心翼翼解开腰带,从背后,给他解开了衣衫。雪白的衣衫上,嫣红一片,手碰上刀伤,心中堵的疼。“是不是很疼?疼就喊一声,我会放轻一点的。”我小心地叮嘱,用棉擦血,那般温柔的,不敢粗劣,“刺客是冲我来的,你何必替我挡着?”

    公孙颜顿了下,旋即揶揄道:“你是可汗的女人,未来可汗夫人,呼赫的第一王妃。身为微臣,自然要讨好。”

    “你是这种趋炎附势的人吗?”

    “我和你不和,斗法斗都了,你记恨我呢!本状元为了前途,牺牲一次。”公孙颜的话量话外全是戏谑,却不知为何,听的我心里酸酸的。他蹙紧眉,狠抓住褥子,“疼了?那我轻一点,我轻一点,该死的,被我查出是谁,我要拨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啃剩他的骨头去喂狗!”

    “哈哈……啊……”刚一邪笑,却牵动了伤口。

    我按住他肩胛,很严肃地斥道:“不准乱动,不准乱笑!”我伸出手,缓缓地覆上他那双修长大手。牢牢握了住,我说:“要是疼,就抓紧我,我帮你把残余的东西拨出来……”

    公孙颜看着我的手,没有动作。

    我拍了拍他的手背,笑道:“没事,状元爷是替我受伤的,抓痛我也没关系。况且,我的手是铁铸造的,抓不痛的,顶算跟你分担了。”

    闻言,公孙颜看了看我,狭长黑眸中有些复杂。

    对他,我难得温柔。

    而此时此刻,我的温柔,却比那利刀,刺他刺的更深。

    这温柔,是他平生最怕的。

    却也是,最贪婪的……半响,他将手心翻过来,一点点抓住我的手,当十根指相握时,他心跳的很快……

    不似平日斗法,也不似火辣的挑衅。一具身体,压上另一具身体时,燃起的不过是欲火。而五根指,握住五根指时,燃起的却是心火。

    许久,不见的温柔。

    却从我身上,一点点看的清晰。

    平日从不见我的小女儿姿态,不见我眉目中为他愁,忧虑地为他疼。眸底,是满满的他,盛的是满满的温柔。忽然间,觉得这天地间,清澄澄的,蓝凌凌的……即使是夜晚,也克制不住那莫名的心跳……

    “还疼吗?”我软语温声,关怀地问。

    “不疼。”

    “疼就抓紧我,我就知道我手重了。”我替他妥善地包扎着,低下眉黛,在红烛下,专注地看着他……

    “我……”公孙颜忽然抓紧我的手,抬起头,蠕了蠕双唇,似乎有何话要对我说……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