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150章他说我禽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50章他说我禽兽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桃花朵朵千娇媚,拂动阵阵锁清辉,一抹春色扬眉梢,不羡鸳鸯不羡仙……宛如画卷中走出的美男,像童话城堡中的王子。一双狭长上挑,犹有仙气,状似神离,却透视百川,划破迷雾傲九天眸子……

    脚下如清风,扫过不留痕。指尖轻触那桃花,摘下一朵,嗅入鼻尖,递到我眸前,像戏谑又像**,柔情似乎,却又危险邪魅。俊美无暇的脸上,始终那番的媚色,邪入骨中的气息和能一眼看穿万物的睿智,若即若离……

    时而觉得他很近,驻在手边,似欲征服。很快,便匍匐你脚下,任你充当禁脔,在他身上割肉剐骨。

    可时而却又变的很远,像现在这样,静静看着他手中的桃花瓣,被风一瓣瓣吹飞。然后,他吹到嘴上最后一瓣,眸若琉璃灿若星辰,邪似磐离断**。疏远的,仿佛一阵风,吹过了,带了清凉,莫有闺房停留,辗转消逝……

    公孙颜啊公孙颜!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只狐狸?一只成了精的狐狸?

    一个邪男?一个对人又冷又热,若即若离,让人永远猜不透的邪男?

    一个老奸巨滑,无法无天,只许你勾人,不许人勾你的坏坯子?我以为,我再见他时,我们的距离,不会那般遥远……

    我以为,我们互斗的日子,从他表白那天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便彻底结束了!只可惜,这一刻,我从他眸底看到的,却不是误解,不是憎恨,不是不满,也不是压迫……只是往昔的神秘和无情的疏离……

    当你不了解他时,他会想办法让你了解……

    可当你了解他时,他会想方设法让你不了解……

    当你以为,你以为彻底摸透他时,转眼间,他褪了那层皮,便成了个陌生人……总让你朦胧,迷离,像雾,像雨,又像风……

    总之,不像人!用指尖捻起那瓣桃花,眯起黑眸,低头轻嗅。难熬的外表美艳风骚,可此时的深表,却似荷上落燕,有种幽静的美……“状元爷,好久不见。”既然他不肯开口,只有我主动……

    “好久不见。”他淡淡地回道,嗅着桃花,醉花之意是否在乎于花,我不得而知。只知,他的眸色迷离变幻,让我深入不得……他看你,是戴着火眼晶晶套,而你看,却被他罩上了金刚罩……

    我与他,便是如此!

    想斗的过他,除非我比他聪明!而事实,我确实不敌他。从来声称谁说女子不如儿郎?谁说百媚千娇下不得火场?谁说女字头顶,永远是以夫为天,相夫教子,古人四德?谁说,女是中国古代女人必读的教科书?又有谁说,女人不可以左拥右抱mp王道?只要你心够大,只要你爱的够真……只要你爱的不止是身体,还有那颗炽热惑人的一颗颗心……我将自个,比的比天高,拟的比海深……我一样的披铠甲上阵,和男人们撕杀,我一样的踏着铁蹄,在战场上咆哮……

    可我不得不承认,即使我比天下的男人都不差。我却真的比不过他的精明,他通天达地,细腻的眼眸,是我最嫉妒,亦是最想得到的东西……人故有自知之明,我们的眼眸对视,我笃定他猜的到我下一句讲什么,而我,却根本对他无从下手……

    这世上,我惟独佩服三个人,第一个是呼赫的雄才传略,囊括人才,堪比秦始皇,又似唐太宗,跟成吉思汗有一拼……

    其二,是相爷,运筹帷幄,一人敌千军。泰山崩不倒,脚下陷不动,总在紧要关头时能坐稳他的太师椅。

    而公孙颜,你是我最佩服,也是最拿捏不准的人……看他若即若离,像空气中浮动的风,真不知我的心情,该用何肇事来阐述?

    痛?不至于!难过?还不是!无所谓?我没那个度量!复杂,该称之复杂,我不知我对他的感情,已发展到何种程度。只是,情愫稍开,桃花稍绽,有那么一点点的希冀……可我见他激动,他却疏离以对!一盆冰水泼过来,我浑身打了个冷战,不禁伸手撩开他眸边的发丝,开口道:“上一次……”

    “上一次,你不是出自真心?”公孙赞助商忽然倾轧过头,对着我的眼眸,试探地问,“你是中了蛊,胡言乱语,信口开河?所以,你今日是给我一个解释?”

    “是……”看样,他早猜到了。如我所料,瞒不过他!

    只不过,他转瞬便伸长指抬起我下颌,将我的脸勾近他鼻尖,很是暧昧地嗅了嗅,又汲取了阵芬芳,“真香啊,这具娇躯,果真是人见人爱的瑰宝。难怪全天下的男人,都想得到你这般的尤物,一夜**……”

    感觉我物体香,一点点被他汲取进身体中。好象被他吸纳一般,偶尔波动的几根发丝,捣乱地盘在他鼻尖,久久不肯回归,被他瓷意闲散地吹动……公孙颜却不肯和我提及当时那一幕,甚至不肯听我解释。因为,我嘴中的解释

    ,他全知!我想说的话,他也知……于是费劲心思去听,他再清楚不过的话,倒不如这般,嗅一嗅芬芳,尝一尝甘美……体味那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话中涵韵……

    “对不起!”不论他爱听与否,我都得开口道歉……

    “哦?”公孙颜抬起眸,似醉了般迷离地看着我,然后,在我耳边吹鼓了一阵热气。退开几许,用指尖卷着我发丝道:“小东西,无风不起浪,无帆亦不起航。无锄难犁地,无米也不成炊。你的心中……”他的指尖,点了点我胸口笑问:“有没有猎狩不屑的心态,你知,我也知……”

    “我……”

    “所以,我们扯平了!”公孙颜凑近我耳边,轻咬了我耳唇一下。然后,以极为残酷的话回道:“因为,我对你也仅是猎狩不羁,你和我,是同一种人,渴望征服,不屑太容易到手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我斜睨向他,不解地将眉梢蹙的愈是纠结。

    “不懂吗?”他微勾薄唇,伸手揽过我的肩。然后,只见他薄唇,鬼魅地上扬,带了一丝的玩味和讥诮。“我当真了!我当真将你列入我的猎物禁猎圈了!我要得到你,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

    “你……”

    “只可惜,这场游戏不公平。因为,我没打算付出真心。恰如,你也没打算付出真心,只想将能将你比下去,和你斗的欢的男人踩到脚底一样。”

    公孙颜的话,说的很淡,亦很真,耐人寻味,却也刺心。我承认,为了和他斗法,我是有诱他入裙下的想法。我也承认,可、可不乏这场偷心游戏中,我也动了情……我不信公孙颜的话,即使他撒谎,我半点揭不穿,可我的心告诉我……有些东西,不能用肉眼去看,而是要用心,用胸口中那颗比眼睛更明亮的心去看……

    猝然抓住他手腕,将我逼的我身子。然后,点起脚尖,抬起头,和我骄傲地对视。来证明,不要污蔑我!不要诬陷我!不要用你的聪明和主观臆断,来抹杀可能发生的事实!我是人,我也可能动情……

    “小东西……”他的舌尖点着唇瓣,戏谑道:“点起脚尖,是想和我亲吻吗?”他缓缓地低下头,“我当然可以满足你,其实……”他的话,总含到口中,半说不说,到关键时刻压着你的气息,“你不必点脚,一样可以得到我的嘴唇。”话落,他便一把揽住我的腰,将我箍的很皮。

    半张的嘴唇,含住我的小嘴。像品尝着蜂蜜,将我的嘴唇半点不漏地沇吻。吻住的四片唇,像令人上瘾的毒,一旦品上,便无法自拔唯有任其沉沦。哪怕是漆黑一片,也依靠彼此的呼吸找到方向……

    我未料到,他吻的这样急。

    像渴求,又像是满足。像给予,又像是索取。恰如那镜中影,水中花,漂泊的痕迹淹没了原本的轨迹。被他的吻攻陷,由被劫,也变成回应……我以为,他想通了,像那次一样,跟我说,他当真了!我不止是他的猎物,他的对手,还是他每晚的梦!可孰料,当我勾住他颈子时,他却一把将我推开,吻忽然停止……

    “小东西……”指尖游移于我微肿的红唇,邪笑从嘴角蔓延到颊边,带着得逞的招摇,刺痛我的眼眸,“你上瘾了吗?”

    “是,我上瘾了!”我坦白地承认,他就是那可恨的海洛因,我上瘾,我上瘾,我该死的上瘾了!

    “你爱上了我唇的味道?”他的手沿着我发丝轻抚,然后拂入其中,胸贴上我的头,居高临下的诱惑,“我也上瘾了,怎么办?”

    听到此话,心忽然“砰”“砰”地跳动,按亦按不住。不是他的吻给了我勇气,而是这份坏坏的默契,让我觉得该在一起……

    其实不需要理智,就像我和呼赫,彼此折磨了那么久,不凭着感觉走,几乎错过。“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状元爷,我上瘾了,我对你上瘾了,怎么办?那时我就想告诉你,你当真了,我上瘾了,我们在一起吧!”

    公孙颜听了,眸中分明有一闪而过的惊讶。旋即,又换成了然,“果真是猎人对猎物标准的口吻!”

    “你不信我?”

    “你说呢?”他吹拂着我发丝,依旧那似是而非的表情。罢了,纠缠不休何以到天亮?我的天黑,还不够久吗?既然他和萧然,都让我潇洒的放不开,那干脆,就我主动吧!“我们在一起吧!”我干脆利落地说。

    “哦?”

    “别拖泥带水,别暧昧不清,也别玩猜心游戏!我猜不透你,但我看的透自己。所以,我们在一起吧!”我从没对哪个男人,这般的说我们在一起吧!渐渐的,我从那番被动,变成了主动。谁说,女人是用来追的!谁说,男追女隔层纱,女追男隔座山?我偏要改变这论调,若是看着大好的光华逝去,看着心爱的人飘走,却守护着伦常,墨守成规,任其漂流到天尽头……我艾青青,唯有一句可评价:那是白痴!我过去,一直很白痴!有时的执着是对,有时却很傻……

    “跟我在一起吧,状元爷!”我跟他表白,一丝的犹豫不见。穿越之前的误解,今日化解了开吧!趁着大战来临之季,我的儿女私情,不想出了纰漏,来分散我的心……

    “小东西,你真勇敢。”公孙颜微微勾起的邪笑很迷人,也有令人招架不住的温柔。他将我倾轧向那颗桃花树上,然后,悄悄问我,“真的想要我吗?”

    我点头,说:“对!”

    他又笑了,笑的更邪魅。拨开云雾,见不到天的朦胧邪魅。他的嘴唇,游移在我的颈边,吸吮出一个红红的唇印,“要在这颗桃花树下,脱掉全身的衣物吗?”

    我拧了拧眉,见他正解开我的腰带。

    一把抓住他手腕,疑惑问之,“你干嘛?”

    “你不是想要我?”

    “我是说,要你做我的男人!”

    “我倒宁愿,做你的一夜男人!”公孙颜的嘴角陡然勾起一抹轻蔑,忽然的转变,令我刹那掉入了冰窟。便好比,那一次,在深听过后,我给他的一巴掌和那无情的话。当头的棒喝,一下敲醒了我的意思。一把扯着他衣领,我火大斥道:“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想要你……你这同时和六个男人欢爱的身体,定有令男人**……”

    “公孙颜——”终于承认了吧,那晚,就是他!鬼鬼祟祟地进,再悄然无声地离开……

    “小东西,你的身体真的很香。”他沿着我的锁骨,向肩胛探去,我“啪”打开了他的,妩媚地回讽,“你吃醋了?”

    “不,我不吃醋,若是他们能将你开发,我不是坐收渔翁?”

    “你还真是够懒!”从收渔翁?这种无耻下流的话,他也讲的出?“还是,你根本是打算报复我上次对你造成的伤?”

    “你真聪明!”颜似笑非笑地舒展开双眉,“不愧色是统帅艾家军的女巾帼,所以,我吃越来,才够辣味儿。”

    “你不爱我?”

    “我爱……你的身体……”

    “你是不打算再承认了?”我狠狠剜向他,你这只该拨皮的狐狸。怕被我刺,你造反满身刺猬来刺我?我凑近前,狠用脚踩上他长靴,然后用力一撵,“你跟花骨朵都是个混帐,你以为我会信?”

    他倒退,捧住脚忍痛!

    “哼!”。

    “小东西,你……好狠……”公孙颜的冷汗全被这一脚踩的飙下,“既然你如此狠,我不如透露个好消息给你。可汗后日便到太花镇,我是提前来通知你千万别妄图劝可汗收回成命,否则你们必迸裂!还有……”他抖了抖脚,很可恨地笃定,“这场仗,你不止不能置身事外,你还得参与其中。所以,我替你求了只签,真可怜,是只凶签!”,公孙颜便将签抛到我脚下,然后邪笑地飘然离去……

    如那阵了的清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撩的人心痒痒,他却要抽身离开!

    恶劣的,将一大团疑惑抛给了我,“公孙颜,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却不肯向我倾吐,你这个混球,不君子!看着那签,果真是凶签,难不成我还得披甲上阵打仗?我为谁?我打谁?我帮谁?这仗,我可打不得呀!狠将那只凶签折断,冲着公孙颜飘去的背影大声斥道:“公孙颜,你这个小心眼!”

    他抛了个飞吻,在转角处绕行,邪邪地邀约,“今晚,我的房门为你不关。等着你,力战六雄的……生猛尤物!”

    他话里话外皆带着讽刺,不止拒绝了我,而且还嘲讽了我,说我是一女战六男的“凶猛尤物”,他莫不如干脆说成——禽兽愈贴切!

    “公孙颜——”扮何秘密,装何高人?你何高,你不就是个高,地位高,再智商高?你总归有一样是挫的,就是你的——气度!什么风度翩翩,什么宰相肚中能撑船?你这个邪男便是咽不下那口气,不论是是非非,非要摆我一道!“你这个——小气鬼!”我气喘吁吁地掐碎那口茶,眉黛罩满怒气。我莫不如去找萧然,起码,宁被唠叨死,不被羞辱死,该死的!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