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诱惑夫君 » 正文 第166章变态对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66章变态对我

小说:诱惑夫君作者:水中影
返回目录

    言情小说www.qzread.com“可汗,你不能过去……”几个大将同时拦住呼赫,却仍挡不住他从马上翻下来,踉跄扑向那滩血泊,膝盖骨再也硬朗不起来。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从他跪下来,抱住我那一记和,他就抽了他那根尊贵的筋骨……

    他伸出粗壮的臂,悄悄地抱起那具柔软的娇躯,鲜红的血染了手心,刺痛炽烈的心,无法呼吸。一阵阵的抽痛,痉挛,让我感觉心快碎成碎片,艰难地喘息。那柔软的身躯,瘫在他怀中,闭着眼眸,静静的含笑,仿佛很满足、很满足……

    那抹娇柔的笑,那铿锵不输人的傲骨,即使这一刻,也未曾退下……

    女人,你笑了,那他呢?

    谁来告诉他,杀了最心爱的女人,要怎么办?他的双手,染了最爱人的血。他的心,因这而破碎,他还能活吗?

    双手撑地,双手撑天,却惟独撑不起这个女人。鲜血洒满战袍,湛蓝的眸中一滴滴的泪便那般落下来,铁骨铮铮,凌驾天地的他,终是要为那一抹柔情,一阵飘,逼的血未流,而泪却洒满强场……

    手心中的马蹄莲,指尖的心痛泪,他一心的疼和悔,女人,你就不顾了吗?便这般撒手,让他活不下去?

    “女人!”他摇晃着我肩胛,伸出右手,探向太阳低沉沙哑地说:“本王替你摘了太阳,你来看!”

    手心的阳光囤积不散,刺入我的眼眸,一缕双一缕。他将头埋在我的颈子窝前,声音一刻比一刻抖,“你不是想有本王的宝宝?你醒来……求你醒来,醒来给我生小可汗……只要你肯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真的,什么都可以!只要女人肯醒来,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他都肯做我的太阳……

    做我那一轮,永远不灭的太阳!

    手心中,永远承载我要的炽烈,哪怕在再寒冷的隆冬腊月,也能用灼热作我的体温,这样的他,他的悔,他的痛,他的泪……我能闭上眼撒手去吗?

    耳边一声声,将我从黑暗中带回。

    那早些麻痹的伤,在此刻觉得火辣辣的痛……痛,好痛……该死的痛袭来,我却陡然间很想大笑……

    “哈哈哈……”有人替我笑了,而且笑的很调皮,很恶魔,这个毒医小仙男,狭长的美眸清澈却诡异,小嘴笑到两边歪,两颗小酒窝越陷越深。白皙柔嫩掐一下滴水的水灵肌肤,笑的红扑扑,修长的手从我脊背上挪开,一瓣瓣粉色花瓣从衣衫上飞出,吹过脸颊,吹进了墨发间……

    沉浸于悲伤欲绝中的呼赫,狼王,路青霖,落无双还有丹苏,同时被这笑声惊到,以为他痛过极致……

    “好啦!”花骨朵揉了揉笑偏的下颌,“青青只是晕过去了,又不是死了,你们几个哦,哭个虾米?”

    “……”

    “朵朵都不好意思说,一群白痴!”花骨朵用那琐碎的花瓣,替我将脊背上的伤给敷上,血暂时不流了,伤的确是很重,不是有他的妙手回春,恐怕真回天乏术……“青青不想死,意识很坚决,阎王气爆了拿她也没办法!我告诉你喏,原本阎王爷爷要纳青青为妃的,我一去顿时吓的尿裤子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总归,一句话,没死,是真的没死!因为,我在咳,伴着疼痛咳的一张媚惑的小脸几尽扭曲……

    “咳咳……痛……”

    呼赫忙将我扶起,拍了拍胸脯窝,替我舒缓了气。半响,我才睁开黝黑灵动的眼眸,眨着如扇的睫毛问他,“真的什么都可以答应我?”

    呼赫狂暴将我抱住,那拥抱,如狂风暴雨一般,我的骨头好似半镶入了他精壮的身体中。好暖,好暖……我下意识环住他,真的好暖的太阳……呼赫,就是这的太阳,那般炽热火红,那样的激烈环顾,即使偶尔责任我,晒疼我,可真的无法克制的对他心“怦”“怦”跳动……

    “女人,你吓死本王了!”呼赫那低沉磁性的变得丰美时,再次传入我耳中。感觉黑暗的那一刻,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贯穿进去,连抓我的小鬼,都不敢轻举妄动的,就是他这令人魂牵梦绕的声音……

    “我不是还没死?先回答,是不是什么都可以答应?”

    呼赫点了点头,而我却开不了口。

    我无法要求他一个可汗为我放弃一切,我也听懂了那些大将口中的利害的关系。于是,我找了个台阶问他,“可不可以不打中原?”

    他顿住,旋即点头!

    我想,我现在要求他,将他对面那些大将全部杀光,他也绝不会皱眉。即使掉进十八层地狱,我的呼赫,也会为我奋不顾身……

    可像他这般的帝王之才,草原之神,我如何能让他抛下一切,成为人人唾弃的无能懦夫?成为将领口中的孬种?让他一世的英名毁于一旦?我不能……揉了揉他皱紧的眉头,我笑着开口,“可不可以给我一个,你不打中原的条件?”

    “可以!”他铿锵有力地回道。

    “那若是让罪魁祸首,引发大战的青鸾王玄冰夜,对呼赫民众上下公开道歉,并到呼赫为人质两年可不可以?”

    呼赫抱着我,瞥向对面阵营中那几位战功显赫的大将军,“可汗夫人问你们,若让青鸾王公开道歉,并去我呼赫做人质两年,来抚平民怒行不行?”

    众位将军商讨了一番,既然可汗意如此,也不失为两全之策……

    况且这中原打下,恐怕很吃力。

    有狼有兵,还有个绊脚石夫人挡路,可汗不禁能尽全力,还有可能倒戈……

    为了呼赫的天还在,众将军商讨半响,点头同意和解:“回可汗,属下一致认为。若青鸾王肯答应,我们可撤兵中原……”

    听罢,我忍不住仰头笑道:“第一次觉得,受伤这么幸福!

    果真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哈哈……啊,痛……”我一时放肆的笑出,顿时牵动了伤口,那血又止不住地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向下流,花骨朵的葬花瓣都无法封住……

    “青儿——”呼赫脸色忽然白,众人的心又吊到嗓子眼……

    战场上,又陷入一阵慌乱……

    弹丸之地上,顿是雷鸣电闪。

    青鸾中艾家军啊,全部跪倒地上扣头大喊,“请艾将军保重!”

    半响,青鸾的军全跪倒求天……

    呼赫那边,挣扎半响,几位将军也下了马。可汗都跪倒夫人身前,那他们还有何立场威风凛凛?双手握拳,叩首相求,“请夫人保重!”

    一场殊死大战,本该拉起雷鸣战鼓,死伤惨重……却为了这场变故,而演变成这般的场面……一群狼嘶吼着,跪趴的上,狼王都跪,他们为何不跪?即使这个女人,是拐他们王的罪魁祸首,可若是未来王妃,岂不是得洪福齐天?

    两军阵营,士兵统统跪倒……

    青鸾旗高,呼赫旗高,都不抵那“艾”家旗高……

    狼嘶吼伴奏,天雷声轰隆,若真此刻死,那我也是全天下第一个有此殊荣的女子,恐是比那武则天更是有面子……

    只是,我还不想死!

    闭着眼眸,连连呼痛,花骨朵捻着碎花瓣沾有毒蝎的液,对我进行伤口处理……可奈何伤的太伤,我还忍不住叫痛,冷汗从头顶哗哗地流……

    狼王在一边盘旋而坐,像个老太爷般斜视着我……

    一头波澜的卷发被风一吹,像是一幅风景画般迷人。性感的薄唇蠕了蠕,黑眸不解地转动,伸手拖起我下颌,对我的喊叫很是不满……

    “你又不死了?”狼王略是失望问我。

    听罢,我心这个寒哪!我不死了,这满场只有他一个不开心!这冷血动物,狼王你不是人,真的不是人!我边咬住贝齿,边从牙缝中叫,他听了,捋了捋下颌的胡茬,绿眸阴鸷地剜着我……

    “真吵!”他伸出厚实的大掌捂住我的嘴,顺带冷哼,“你还是死了吧!”人类的死,不是很好玩?死了,到了新的地方,他也好跟着去见识见识……

    “唔……唔……”

    “把她给我!”狼王实在忍无可忍,一把将我抢入怀中。那长长的臂,如树藤般圈住我,狠拍了下我脊背……

    “啊——”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崛起,狼王,我艾青青谁也不服,我只服你!我死你一滴眼泪不流,我活你还催我死,你真是……这辈子都难成*人……

    双色眸一动,一阵阴风扫过来,飒飒的吹痛肩头,火辣辣的感觉顿时灼的我想往起窜,可他却野蛮地按住我的肩,不准我逃离他的双腿……

    他的嘴微开,舌尖向外一蜷,体内的狼王之火地灼烧我的伤处。箭刺入时的疼,和这个比简直小巫见大巫……那浓烈的火焰,狠狠烧灼我伤口,我尖叫,我打他,我恨不得咬舌自尽以求个解脱……

    本以为他这是火上浇油,却孰料,他的火那么一烧,渐渐由巨痛减轻,便好似凤凰流星雨磐,重生时换了层新皮……众人的眼睁睁看着火焰烧灼后,那层老皮的伤口渐渐复合,疤痕渐渐的变淡,随后新皮一小层结在背上……

    即使很薄,很薄,却奇迹般的让人开了眼界……狼王一把将我箍过去,绿眸几乎贴近般的凝视,确信这火焰治好我小半的伤,之后才野蛮钳住我肩胛命令我:“不准再吵!烦——”

    “……”

    “痛?”他轻抚了上,喃喃问我。

    “不痛了,只要你不打我的话!”我翻了翻眼皮,生怕他再拍我一顿,忙欲闪开。狼王却一把将我禁锢入怀,铿锵道:“我抱——”

    “你打我……”我控诉他,在他怀中不保险,搞不好他狠拍我两巴掌,我便一命呜呼。真的,很怕,这个暴力之徒!

    “不打,抱抱!”全都是要抱我,刚刚轮流都抱了,只有他没抱,心中不甘。卷发撩在我纤嫩的颈边,奇异地痒痒的。

    伤口开始   www.taobar8.com</A>   <a href="http://www.suduwo.com/">淘宝网女装夏装新款</a><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http://www.suduwo.com/"><a href="<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淘宝网女装天猫商城 </a><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http://www.pingjiatao.com/"><a href=" www.taohu8.com</A> 淘宝网女装冬装新款</A> www.tmalsc.com</A> 发痒,许是新皮的缘故。

    我不敢知动,怕破了那层新皮,唯有任他抱……一抬头,他双色的眸正死盯着我,像幽小狼崽一般地幽着我……

    见势,我“噗嗤”便笑出声。

    见我牵动伤口,狼王一巴掌又拍下来,打中我鼻梁……

    我扁了扁嘴,求助地看向他们。真的,很可怜,刚刚我的气势,全被这狼人给压制了下来。怎可动不动就打我?我不满瞪他,“你拍苍蝇呢?”

    “你是苍蝇吗?”他问,苍蝇那么大,不怕死和他一般的怪物。他的火喷出,伤了不少元气,这东西再不肯爱惜,他就送其去死!他那高大的身躯,幽着娇小的我,便好似我是他怀中的宝宝,真的半点不夸张……

    “你……不要打我!”

    “打你,咋的?”他跟我反呛声!

    “是不能怎的,我跟你没完!”我恨恨瞪向他,男人打女人不对,该怜香惜玉,可这匹狼他总归不懂……

    他低头张嘴,露出锋利洁白的牙齿,一口咬住我肩胛,在我旧伤未愈时,又给人增了道新伤。清晰的牙印烙上肩,我不顾一切推开他,到呼赫怀中,“呼赫,你抱我!”我撒娇般叫他抱,不叫野蛮狼人打,我这身子,往日被他如何折腾都行,可今儿从鬼门关走一遭,我经不起再折腾了……

    狼王双手攥起,狠狠地攥起!

    看着呼赫抱我,他很不满,非常的不满,想扑上前和他决斗……

    用男人的方式,扑倒,互咬,撕扯,以鲜血祭奠……那浓浓的占有欲,从他阴森的绿眸中一点点地迸发……

    “过河拆桥!”无比标准的话,从他的牙缝中迸出。

    “不愧是禽兽!”落无双暼了暼狼王,略负怒气。把他女人当成沙包打,这狼人还真是禽兽一只!

    “确实很禽兽!”丹苏也忍不住斥之,男人打女人不对,而且还是常常打。“他”不心疼,他却心疼……

    “不是一般的禽兽!”呼赫轻拍我,哄着我,暖着我,驱除我的紧张……这一箭,射在我身上,怕是比刺在他心上更令他悔恨……生怕怀中的我会碎掉,他的动作比往常轻柔,像一片大羽翼般包容……

    “禽兽中的禽兽!”路青霖沉稳地斥之,看样,成*人之途还很遥远。这狼人根本不懂什么叫“泪”,什么叫“伤心”,什么叫“心动”,他只有最原始的“占有”,等于原始的“半人半兽”……

    “禽兽不如!”花骨朵清脆地骂他,“狼王你禽兽不如,敢打青青,看我的银针……”不待他银针出手,狼王一拳打过来,顿时两行鼻血喷出……“为什么只打我?”花骨朵委屈地扁扁嘴叫闹……

    狼王的巴掌又拍过去,花骨朵被拍飞之——

    从地上爬起身,花骨朵故意逗我笑地双手抹眼角,“好嘛,禽兽动手不动嘴,朵朵我怕了你了……”

    看这热闹,我忍不住憋住笑,心底乐开了花……

    明知朵朵长大成熟了,却为了永远做我的开心果扮小可怜。我好笑之余,也不免感动,他们个个对我是百般的好……

    这场仗,以我一人的伤,抵那么多条人命,值了!暂时化解了这场撕杀,只不过是以“玄冰夜公开道歉和2年人质”交换的条件……

    呼赫骑上战马,抖开袖口,迎着西北风看向我,临撤兵前他说:“本王的军驻扎城外十里外,青鸾王何时妥协,我呼赫军何时撤兵!另外叫轩辕,逐鹿和赫莲停止对我呼赫军作战,终止其他战场的突袭!”停止一切战事,转为庭外和解,这是最好的办法,也是呼赫硬头皮允下的承诺……他必得承受不小的压力……

    “驾——”他挥鞭转战,率兵出城。

    在他背后,我大喊:“呼赫,我要你的宝宝!”

    “早点伤好,早点把那几个生出来!过来,跟本王造人!”那时,他必是准备好十八抬大轿,迎娶呼赫的女主人,草原国母……

    “回去不要自责!”

    他并未作声,快马加鞭而去……

    “不要勉强!”

    “本王会替你撑住这片地!”风中传来他豪气万丈的话语,回音一遍遍。为了我,他能撑住一切,包括这片天!终于,我负伤而归,可却带了一片安宁。当日便回了将军府,收整好了一切召唤好了原艾家军残部,将群狼安置于偏院中,取自“狼军”,收编入艾家军先锋旗下……那日,顺道叫相爷给逐鹿的慕容萧何捎去了口信,叫他速速赶来,跪我床头,信守承诺为我取乐……

    东,西,北三边不通,战事仍在延续。捎去的信一律没有音信!怕是赫莲,轩辕和鹰野,我还得跑一趟,只是伤的不轻,回去连睡三天三夜,起身时还是火辣辣的痛……

    早晨时,天稍闷热,我口渴的很。相相爷去宫中探母,无双和花骨朵去山上给我采药,狼王带群狼晨练,丹苏八成替我熬药……不见丫环们,我唯有忍痛下榻,刚端起茶杯,想喝口凉茶,门外忽然传来那残酷阴森,却故作亲切轻佻的话,“爱卿……”

    见一袭修身紫色长衫,腰间像黑血石般的豹皮带,襟前贵族别针总透着杀机,还有手腕叮当作响金环,漂亮的小脸包藏隐祸,好似个笑面虎般靠近的玄冰夜,我一惊,茶杯摔落案上碎成几片……

    他今儿是俏皮亮相,青春的打扮,漂亮的脸粉嫩嫩水灵灵的,好看的让人想捏一把。而青绿色头发丝懒懒扎成个辫子,在右肩上一根根飘飞……

    “你……”见他靠近,我忙倒退。

    背上很痛,房中只我一个,我又怀胎大肚五,危险的气息愈明显地环绕。那日的噩梦,我记得清晰,“小秀……”我忙叫丫环……

    玄冰夜伸出右臂,一把箍住我腰,将我后仰的身子捞入怀中。在我头顶,轻吹着气,嘲弄地开口:“爱卿,你真是朕的宝贝,不止退了呼赫,还准备让朕去呼赫露露脸。哈哈,朕真是越来越爱你了……”

    听他的话,浑身冷飕飕的窜风……

    我用力推他,他却箍我箍的更紧,像要折断我的腰,“爱卿和爱妃只差一个字,是不是有差不多的福利?”他的头伏在我颈边,可手掌却挪到我伤口处,五根手指,像五根银勾,勾破了我那层新皮……

    然后,他猝然将我压在床榻上,手指狠刺入我伤口中,带着鲜红的血,卷了卷舌舔入唇中品尝,“爱卿,你的血可真甜……”

    我痛的面部扭曲,连喊的力气都没。只觉得像被挖了心一般,从牙缝中迸出警告的三个字:“玄、冰、夜!”你最好,不要欺人太甚!-言情小说www.qzread.com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