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权阀嫡女 »  第072节:落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72节:落胎

小说:权阀嫡女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返回目录

    ( )    费章节(12点)

    春姨娘了灵堂一趟,将朱的话,说与了大家。

    所有的人就都明白,朱怕是要将事情闹腾起来了。

    “姨娘,你有话要对我说么?”楚华骄一边给春姨娘一记眼色,一边道。

    春姨娘心里困惑,但面上还是装出那种有话要悄悄和楚华骄说,却被楚华骄点破的尴尬,道,“是啊,姨娘有话要跟你说”

    “那我们去外面说”楚华骄嗒嗒的跑向春姨娘,牵了她的手向院中走。

    平嬷嬷等人就看到春姨娘蹲下身,拉着楚华骄的手在说着,而楚华骄就是一个劲的点头摇头。好一会后,春姨娘向这边点点头,出了院去,楚华骄则是大跨步的进来。

    “厚伯,你先把她敲晕去”楚华骄一进门,看向一直呜呜哭的楚九凤,对华厚道。楚华骄很想让楚九凤在华氏面前跪着,可是始当下,却不是计较这些小事的时。

    等华厚依言将楚九凤打晕后,楚华骄又道,“等下,麻烦你偷偷的把清河送到苑外去。”她接下来可能要发生,若是都不做只等着,结果定然是很糟糕的,她需要,借些外力,以防万一。

    “,你……”平嬷嬷不解的看着楚华骄,自去后,就似一下长大了,行事,竟有着和年纪不符的沉稳利索。这虽然是好事情,但是平嬷嬷更多的却是心疼和担忧,平嬷嬷觉得,一方面是失去母亲的极度悲伤,才使的,一下的,就成熟了不少的。但是另外一面,却可能是春姨娘在后头“指点”。

    “嬷嬷”楚华骄伸出手,让平嬷嬷抱她,她神色认真的解释道,“阿骄在做,如今那朱带着人上了门来,赫连云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切平安也就算了。可万一有个,那朱定然是要把账,算在我们这边的人头上的,真的到时候,恐怕不是我们能应付了”

    玉福、玉喜、翠珠和翠玉,都看向楚华骄,这样的话从五岁的嘴里说出来,她们的心里,都十分的惊讶。但是和平嬷嬷一样,她们都私下的以为,的这番话不是想的,而是刚才那春姨娘教的。

    而这种误会,也是楚华骄需要的结果。刚才春姨娘和她的“谈话”,不过是她在说害怕啊担心啊一类无意义的话。点头和摇头的动作,是为了强化她们的误会——让她们误以为春姨娘在交代。一切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把的“慧”,跟春姨娘联系在一起。

    楚华骄不是不信平嬷嬷等人,只是她不能确定,要是表现的太多,他们会不会有想法。人都是一样的,对于超出理解范围的,总会有疑惑乱想。疑惑不可怕,但是乱猜乱想,却是很可怕的事情。

    就是这次对赫连云肚子里的孩子下手,也要等到有母亲的死,有龙龙的事情做铺垫以后才能大悲的求了华厚去做,若是一开始就表现的狰狞,让华厚去害这个害那个,华厚的心里,也是会有不好的猜想的。

    这是个信神信鬼的时代,有些,沾不起半点。

    “嬷嬷,先把眼下的事情安排好吧”春姨娘说……楚华骄用小手按了按的太阳穴,“哎呀,不是,是阿骄想的,阿骄也是想的这里很疼很疼了”

    “春姨娘……到底想到了”平嬷嬷关切的问,听了的话,平嬷嬷当然也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是都想不起来,要样应对才好。她便问起来,想听听看,到底有好的主意。

    楚华骄的目光轮过众人,然后看定华清河,“我需要清河哥哥,找一个人,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她”

    夜渐渐的深了,兰院这头,入夜起,赫连云的喊叫声,就再也没有响起过。

    朱和赫连慕焦急的似热锅上的蚂蚁,坐不安心,站不安心,晚饭,也是半点都没有吃下。偏净房那头,一个人也没有再禀告情况。

    赫连慕好几次的想要看看情况,但都被朱喝住,她赫连慕跟的感情很好,可生产的净房,到底不是她去得的。

    “,稳婆说,需要厨房做一些稀软的吃的,她,已经快没有力气了”一个在净房外听差遣的小丫鬟急急的来报。

    “听到没有,还不去厨房弄吃的来”朱看着四下的几个丫鬟,气冲冲的喝道,然后她有看向刚才那小丫鬟,压着声,无比希翼的,询问,“那边的情况样了,的叫声一声的都没了?稳婆说,孩子能保住么?”

    小丫鬟也是伶俐聪明的,一开口就安慰朱不要担心,她道,“不叫唤了,是因为听了稳婆的劝,已经把疼,给扛下来,再不乱喊叫消耗力气了。至于孩子,现在还不好说,不过的宫口已经开了一指,稳婆说,等宫口全开,加上是第二胎,会顺利不少的”

    朱氏听了小丫鬟的话后,让她继续去净房那候着,有动静,立刻的来报,然后她,心疼万分的将手,放到的胸口,她的女儿如今扛着疼,扛着疼啊。生孩子的疼,她这个做母亲的,如何能不清楚。都是那些害人,都是她们让女儿受这样的罪啊

    “去,把那个春姨娘叫来”朱氏吩咐身边的丫鬟道,如不是忌讳着华氏那边的人带着孝晦气,她甚至想把华氏生的那个贱丫头也叫来在厅里陪坐。但人不能叫,她也不想在女儿这般痛苦的时候,让那些人安稳的睡觉休息。

    朱氏吩咐赫连慕,让他带了下面的人使劲的作,如何,也不能让那些人在这个夜,过的舒坦了,当然,朱氏叮嘱赫连慕,要避开那个厚。赫连慕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桌面上,一个“好”子,硬如铁石。

    夜,深起来,虫唱声四起。只是荷苑,灯火通明,脚步声四不停歇。

    赫连云的宫口,终于完全的开了,但是孩子因为不足月,未曾头位入盆,却是臀位。原本稳婆问的那个保大保小的问题,就再一次的,使人来问。

    朱氏想了又想,终是拿不定主意。若是能,自然是大人孩子都要保的了。“能不能到最后的时候,我在决定”朱氏还抱着一丝希翼。等来问的丫鬟一走,朱氏就对着老天,合掌祈拜起来,她默默的许出的后半身年岁,来换女儿赫连云以及其肚子里孩子的平安无虞。

    然而老天并没有听到朱氏的祈求,天快要亮起的时候,稳婆那边明确的要朱氏给出答案:保大,保小。

    朱氏抱着头,痛苦的哇哇大叫,最后在双头砸头中,作出了赫连云命运的决定:保大

    “啊——”赫连云嘶哑哀痛的叫声,在天将明未明之时,响起。几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声鬼泣一般的惨叫。大家纷纷停顿住手里的动作,将目光,投向了兰院所在。尤其是正在挑衅华厚的赫连慕,一听到这声叫,都不在顾,转过身,撒腿的向兰院而去。

    这一声,守在灵堂里的楚华骄,也听到了。她没有看兰院,而是看向里母亲华氏的灵牌所在。她伸出手,摸着的心口,哭了起来。这是华氏死那么长后,她才放声的哭出来。

    ………………………………………….

    天,终于亮了。只是这天,却似乎,是个阴天。

    荷苑的所有人,大清早的,就被要求集中到了正厅里去。

    面对站在灵堂外四个圆膀壮实的大汉和阴鹭着脸的赫连慕,楚华骄感觉非常的恼恨窝火。她只说了二句话,一句是厚伯,有问题吗不跳字。,另外一句则是,“那就统统的扔到院外去,带头的,直接扔清水河”

    虽然华厚也受了伤,但是赫连慕仍旧是被华厚拎着丢进了清水河中。其手下挣扎着将他救上来时,赫连慕已经吓晕了。

    朱听了消息,亲自带着一众婆子奴仆,气势汹汹的赶到灵堂这边来。

    平嬷嬷吩咐翠玉将龙龙和照顾好,和玉福几个,也是抬起所有气势,挡在灵堂院门前,不许朱的奴才,进门搅了的灵堂。

    最后是春姨娘在中间开口周旋,说一切事情,大家都到厅里坐下来议为好。这里毕竟是华灵堂,要是在这里闹事,传出去,楚家会被人笑话是自然的,赫连家却也要被人诟病。

    朱听得在理,冷哼着同意。楚华骄也不想希望娘的灵堂被破坏,也答应到厅了坐下来议。

    进到厅里的时候,楚华骄扫过了那一道道鄙视的、厌恶的、不善的目光,没有故意的紧紧搂住抱她的平嬷嬷的脖子,同时在眼睛里挂上惶恐和害怕意。而是落落大方的让平嬷嬷将她抱到朱坐的主位的另外一侧。

    “姨娘你也坐啊。朱夫是客人,你也不需要这样拘谨的站着的”楚华骄一坐定,先故意的看了看平嬷嬷,然后才对春姨娘道。

    春姨娘抬眼也看了平嬷嬷一眼,在下首坐了。

    “春姨娘,你们楚家,如今是这黄毛丫环当事,还是她身边的猫猫狗狗当事呢”朱的眼睛红红肿肿的,伤心再加上一晚上没有睡,脸色也非常的差。

    “婢妾一个姨娘,自然比不得尊贵了,年纪是小些,但是这尊卑之序,总是不能乱的”春姨娘谦和有礼的道。

    她一说完,楚华骄又接了话,“但姨娘好歹是阿骄的长辈,如今爹爹不在家,我娘和赫连母亲又……自然很多事情,还是要考姨娘帮我看着的”

    “那是自然的”春姨娘很好的接上楚华骄的话。她们这一来一往,就将目前的局势定成了:楚华骄是这里最尊贵最大的主子。春姨娘是这里资格最老的。楚华骄能在春姨娘的帮忙下,作出决定来。

    朱自然也听明白了。她将手掌在桌子上一拍,目光犀利的在春姨娘的脸上一转,毕竟在她看来,楚华骄和她身边的人都不算,这春姨娘,才是麻烦的。

    “既然有了能拍板的,那就好。我女儿赫连云的这件事,也是应该好好的查上一查了。”朱氏说。

    春姨娘一脸赞同的点头,然后无比认真的问,“不知朱想要个查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