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权阀嫡女 »  第140节:救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0节:救美

小说:权阀嫡女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返回目录

    ( )    费章节(12点)

    沈如窈很是高兴的坐在轩窗边上,喝着蜜露,目光落在墙边早开的一丛黄色的迎春上。

    沈如窈的脑海里,想着处置了楚华骄后,她的运势会如何如何的好起来。她非常强烈的觉得,这次楚华骄一除,就能又跟郭大交好,然后接近到郭三,让后被郭三注意上,然后…….

    越是这般想,沈如窈的心情就越是愉悦,手里的蜜露喝下,让丫鬟又给倒上一盏。待将这一盏喝下后,目光才带着不耐烦的看了看漏钟。已经一刻钟了,她觉得给那戚仲义尝鲜的,已经够久了。

    沈如窈站起来,向着楚华骄和戚仲义所在的房间而去,可在半道,却是见着戚仲义身边的侍卫肩抗着一人从外大跨步的走来,再后头,跟着那名年约三十的浓装女子。

    那被肩抗着的人似是昏死了去,手臂向下无力的耷垂着。沈如窈初一眼并没有在意,但看到露出的双手纤细白嫩时,就这抗进来的小少年怕是个女儿身,她的目光不由的去打量那少年的脸,这一看后,沈如窈手捂着嘴,轻的叫了一声。

    她也没有想到,换成少年装扮的人,赫然就是楚华骄。

    也就是说,在片刻功夫里,她楚华骄从戚仲义的手上逃出这私宅了,然后又被他身边的人给抓了?

    “这是……?”沈如窈想向着走的侍卫开口问问是不是猜想的,但是那侍卫看都不看她一眼,冷着脸就了。那浓装女子到是打量了她一下,却也是带着轻漫的一笑。

    沈如窈碰了个没脸,顿时就觉得挂不住,回头狠瞪了的小丫鬟一眼,跟上那侍卫和那女子。

    不多时就到了之前的院子,还未进到院门,就听到戚仲义咬牙切齿的阴狠声,“用水,将这贱人弄醒”

    沈如窈进到园中,看到那侍卫从井里打了水上来,对着已被扔在地上的楚华骄,哗啦一桶波去。

    沈如窈浑身打了个激灵,她看看戚仲义那狰狞的神色,心里并不欢喜,因为很显然的,楚华骄这贱人,要比她原本打算的,死的更快一些了

    她是不想她那么快就死的,不然,真是宣泄不了她心里的愤恨。

    楚华骄一阵刺骨的寒意从昏死中激醒,她保持着卷曲的姿势,没有动弹。之前,她成功的让戚仲义给她松了绑,然后在楚楚的模样下,成功的将之诱到床上。在抓着机会后,她用被子将戚仁义的脑袋一把捂住,然后用以前学到的捏经络的手法,将其弄的昏死去。

    然后她套上一件戚的衣服,将头发往上一扎,从窗口,逃了出去。只是最后终究是因为马匹不受她的控制,使的最后还是被戚仲意的人给抓了。

    楚华骄明白,除非有奇迹,就似她死后重生一样,不然,这一次,怕是过不去了。

    楚华骄并不怕死,她只是觉得不甘,而且还有牵挂——龙龙。

    戚仲义从椅子上站起来,几步上前,对着楚华骄的身子,就是狠踢三脚,随即,他蹲下身,一手抓起楚华骄的头发,将楚华骄的头扯起来,另一手,直掐住楚华骄的咽喉。

    “敢跟爷玩阴的”戚仲义磨着槽牙,捏着楚华骄咽喉的力道,重了几分,“爷就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楚华骄冷漠的看着戚仲义,并没有显出半分害怕神色来,反道是脸上,露出轻蔑的脸笑。

    “还笑”戚仲义伸手,一个巴掌打在楚华骄的脸上。他感觉手心火辣辣的疼痛,眼睛看了看沈如窈,对着她一点下巴,“你不是最恨她吗,爷给你次机会”

    沈如窈的脸上露出浓郁的笑意来,却听戚仲义道,“你来打”

    “那就谢谢义哥哥了”沈如窈一福,脸上的笑容浓郁,她今天楚华骄的小命必定是要交代在这里了。而这里是戚家的私宅,平时候平不来住,想来谁也不会找来,到时就地一埋,这楚华骄的死,谁也查不出来。

    “我能不能,花了她这张讨厌的脸?”沈如窈一边将头上的银簪子取下来,一边笑阴阴的的看着楚华骄,说道。

    “脸你得给爷留着,爷等下还得享用她,可不能要一个夜叉”戚仲义挑着嘴角一笑,“往身上打,只别给打出血来,到时候反是把爷的身子弄污了”

    “了”沈如窈嗲嗲的一声,将银簪子插回发间,笑眯眯一步一步的,走向楚华骄。

    可也就在这时,一声高声的喝问从院外传来,“你们是何人,竟敢私窜民宅”

    很显然,是有人,闯了进来。

    沈如窈一阵惊慌,看向戚仲义,戚仲义已给了的侍卫一个眼色,那侍卫很快的出去查看情况,而那浓装女子,则是将楚华骄一把抱起,进到了屋中去。

    就在那浓妆女子抱着楚华骄进到屋里的下一刻,戚仲义的侍卫,被人从院外丢了进来。紧接着进门的,是二名长相粗旷凶悍的男子,再这二男子身后,则是一名便装打扮的少年。

    戚仲义看到那少年,神色怔了片刻,随即却是沉下脸来,“姬大怕是走地儿了吧”

    沈如窈也认得姬风,这是除了郭三外,也曾入过她梦的男子。沈如窈的脸一红,但是紧跟着就是一白,因为她想到被姬大撞到跟戚仲义在此,定是要被姬大误会了去。她脑海里就飞快的转起来,想要找个借口,好让姬大莫要误会。

    姬风压根就没有看一眼沈如窈,他甚至也没回戚仲义的话,他只是将目光扫向地面上的那一滩水迹,然后对殷破和殷狄使了记眼色。

    殷破和殷狄便直向那屋里走去。戚仲义上前相挡,却是被殷破一把推下,一个趔阙。

    “姬风,你别太过份,这好歹是我镇远侯的私宅,你擅闯不说,还要乱搜不成”

    姬风只是目光冷漠的看了眼戚仲义,就将目光落在殷破他们刚进去的屋子,他并没有说,只是那一记充满杀意的眼神,却是让戚仲义浑身一颤。

    虽然戚仲义比姬风年长五岁,家世也算权贵,但是戚仲义心底,是惧怕姬风的。这惧怕,不是因为姬家的在大留的影响力,也不是因为姬家掌握着军队,而是姬风,实实在在的杀过人。而且他杀的人,身份比他戚仲义更来的金贵。

    那是当今皇帝的嫡元乐大公主最疼的嫡长孙。这件事情因为牵扯的人很多,又加上上面的人封了口,具体是原因让姬凤杀了当时的公主长孙,戚仲义并不清楚。但是他,人,的的确确的姬风杀的,只不过后来姬家用了旁人顶罪。

    而那一年,是姬风十四岁,从本家来京。

    “主子”殷狄抱出了被打昏了去的楚华骄,而殷破着是反剪着浓妆女子的手,一前一后的从屋中出来。

    姬风看看楚华骄,再看向戚仲义的目光,就越发的冷了。戚仲义不知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嘴里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要做,不过是个女子,跟、跟,跟你何干”

    姬风从殷狄的手里翼翼的接过楚华骄,然后看着殷狄,沉声冷漠的说出道,“废了”

    姬风的话声不高,但是戚仲义还是能听到,他的神色瞬即变的苍白,神色惊恐而狰狞,“你们敢,你们敢,我爹是镇远侯——”殷破干脆利索的一刀抹了那浓妆女子,上前对着那早已经慌的只反复说着“你们敢——”的戚仲义,狠狠一拳。

    “主子,那她们……”殷破看看早已是花容失色,和丫鬟相靠在一起沈如窈,问道。

    姬风没有回答,显然是让殷破看着处理。

    戚家的私宅外,姬风抱着楚华骄,上了马车。

    徐元回头看看楚华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他问道,“,我们去哪?”

    姬风看着怀中昏迷不醒的人儿,默了默后,道,“去蜀庄”

    …………………………………….

    回到楚家,楚九凤和楚玉莹都不肯从郭家的马车上下来。

    那送辆人来的丫鬟和车夫也不急,只是抿着嘴笑。

    楚老也不究竟是回事,一直到春姨娘上前问,才,楚九凤和楚玉莹俩人竟是被那嚣张的郭凡儿给吓的尿了裤子,如今 身上都是尿骚味,俩人哪里好意思下得车来。

    楚老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赫连云咬和牙,使了银子请郭家人将马车从小门进到内院,又谴去不相干的丫鬟,楚九凤和楚玉盈,才肯从车里下来。

    她们下来的那一刻,饶实是赫连云和春姨娘,都用手掩了掩鼻子。

    因着楚华骄留在郭家没,赫连云见的九凤又受了这样的侮辱,就边在楚老面前哭。边数落楚华骄的不是,说楚华骄就算是心里有气,也不应该这样由着郭家这般侮辱自家的。

    楚老听的又烦又气,心里对楚华骄也是恼的不行,她叫来老吴,让她去把大从郭家接。

    也就是这个时候,杨老使人传了话来,说杨老半路遇着楚大,便请了去杨家做客,到时候自是会将楚送,让楚老莫要惦念。

    既是杨家,楚老也就没有说。

    感情这个,我要加快一下写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