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权阀嫡女 »  第207节:第三次相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07节:第三次相争

小说:权阀嫡女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返回目录

    ( )    姬府,西院。

    姬风的二叔姬士重跟着楚老太爷在边疆,但是其妻林氏,却是留在京中姬府。

    林氏有子姬雷,比姬风小三岁,如今也是在边疆地,有女姬雨,年一十,养在生闺。因着夜来无趣,林氏就和女儿姬雨一起,在房间吃些点心,由几个丫鬟婆子陪着说话。

    姬雨容貌自也不错,身量娇小可人,因姬家长房无女,只姬风一子,姬雨实际上,可算是姬家第一女。然而姬明珠的到来,却是完全的取代了她的风光,又因为林氏行的是那种深闺教养。所以世人知姬家有明珠,而不知,姬家还有姬雨。

    “夫人,夫人!”一丫鬟从门外进来。

    “大呼小叫的,这般的没有规矩!”屋中靠近林氏坐的一名婆子冷着脸看向进来的丫鬟,沉声道。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那丫鬟身体一哆嗦,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发生什么事儿了?竟是慌张成这样!”林氏慢悠悠的将手里的茶杯放在身边丫鬟的手里,目光看着地上跪着的小丫鬟,轻轻的、不愠不怒的问道。

    “回夫人,大公子回来了,而且还抱回来一名姑娘!并吩咐青莲姑娘,让她去库房将大参丹取来!那姑娘,似是要死了!”那丫鬟一口气的将事情回完,而后额头磕在地上,再不抬头。

    “什么!”林氏一下从椅子上长了起来,她的心里,有三惊。一是姬风平安回来了,那么也就是说,她派出的那些人,失败了;二是他一来就要取库房里的大参单。那大参单,如今可是用一粒少一粒,姬家如今也就剩二粒了;三惊:姑娘?什么姑娘。能被姬风那小子如此在意的姑娘,她林氏怎么从来不知道!

    “娘——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姬雨在边上道。

    “走!”林氏说着,抬脚就去了北院,姬雨及一群丫鬟婆子,围跟身侧。

    然林氏还未进到北院,就被姬风的人给阻拦下来了。意思是姬公子吩咐,谁都不准过去。

    “瞎了你的狗眼不成,这是林夫人,如何不让进!”一位婆子上前,对着那阻拦的下人手指着就骂。

    “让开。我娘是关心哥哥,特意的来看看,你们这般无礼,到是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这些奴才,都不把我娘当主子了?”姬雨口齿伶俐的道,话语轻柔,但字字犀利。

    “哎呀,原来是二夫人和二小姐啊!”一名女子从里面走过来。笑着对林氏和姬雨行了礼,“大公子也是孝顺二夫人,都这般晚了,夫人应该早早的歇了才是!”女子是名青兰。

    “哼,孝顺?孝顺能让这些奴才有胆子不把我这个夫人放在眼里的!让开!”林氏怒气推了那阻拦的人一把,但那人却是没让。依旧铁墙铜壁的站着。那青兰也没有开口放他们进去的意思,只说大公子体恤她林氏,明天大早的,自会去跟她请安,今日却是太累了,不方便让她林氏过去北院。

    “那,那大参丹,绝对不许他用来救不相干的人!”林氏怒的直跳脚,可也没有半点办法。

    青兰依旧笑着回道,“那大参丹都是老太爷给大公子的东西,只不过是存在库房而已,二夫人这般说,却是有些……!”

    “那么贵重的东西,我若不是她婶娘,如何会来关心这些个,就怕他年纪轻,被人蒙了眼。到时老太爷知道,定也是要责他的。你们这些个丫鬟不在边上规劝着,真要有事,最先应该责罚的,就是你们!”林氏道。

    “二夫人教训的事!”青兰依旧是笑着,一副油盐不进的摸样。守着小门的人也依旧是不放行。林氏嘴上说道了片刻,只能转身,心里却是越家的恼恨。姬家如今看似她主持着内宅事,但实际上,她就是个摆设,真正说起话来,那个青兰都比她有分量。

    姬风,当年在内宅事上吃得大亏后,用毒辣的手段将内宅她林氏培养的人都端了去,他一个男子不好管理内宅事,年纪太小又不能娶妻,所以他安排上他的人,就是那青兰,青莲,青梅、青竹四大丫鬟,让她们成为他控制内宅的四大手腕。

    越想这事,林氏的心里就越是不舒服。

    “明天想办法打听一下,那姑娘是哪来的,若有什么事,娘再写信给祖父就是了!”姬雨眼睛一转,在边上道。

    林氏点了点头,打算就这样办,同时她也需要写封信给自己的丈夫姬士重,她的儿子姬雷啊,应该回来了啊!

    北院这里,青兰将林氏等人阻拦下后,就转身回了姬风等人所在的屋子,在院子里正巧遇着有丫鬟给姬风等人来沏上茶来,青兰伸手接过,进到屋中。

    “公子喝茶!”青兰道,眼里有那么一丝爱慕极快的闪过。

    姬风点了点头,看看青兰,道,“林氏那边你盯好了,我故意让她看到我带了人过来,你就依着这条线,把她的眼线再除一除,当然,事先也看看,另外那几房,知道这个事后,有没有动静!”

    “奴婢明白!定不叫主子失望!”青兰道。

    殷破和殷狄相互看了眼,殷破似想开口说什么,却是被殷狄狠狠的一瞪眼给阻下了。也就在这时,一下人进来报道,“公子,郭三公子硬闯进来了!”

    “吊毛——我们姬府,也是他闯得的!”殷破闻言,手啪的一涨落在茶几上,震的杯中茶水溅了出来,他自己也是哧牙列嘴的直倒吸气,只因这激动的一掌,将手臂上的伤口给绷开了。

    是,他们是回京了,但一路上相当凶险,身上。都负了伤,徐元没有一起回来,就是考虑到他文弱的身子受不得这次归京之行。

    姬风站起来,挺直着脊梁。大跨步的向外走去。殷狄看了看殷破,先自跟上。

    “等等我,等我!”殷破在后面叫道。

    姬风到达的时候。林氏正在训斥几个阻拦郭晋安的人,而郭晋安,则是一脸的不耐烦。

    两人的目光,在此刻交汇,一个焦躁凶狠,一个平静坚定。

    “阿风,你可真真是……都不知道我这个做婶娘的怎么说你好。郭公子上门来,哪里有这般阻着不让你的,郭公子,可是……!”林氏在边上唧唧歪歪的道。

    “外客在,女眷回避!”姬风不等林氏蛞臊完。已沉声将之话语插断。青兰向前一步,对着林氏笑着,“二夫人,夜了,客人来访,只是大公子接待,您这般,却是容易传出去,被人笑话的!”

    林氏脸一红。对于她这个遵守旧礼仪的人来说,这名声自是很重要的,但她有实是不甘心,事事都被姬风压着。

    “我不也是为了阿风好么!”林氏走之前,愤愤的道,还不忘抹二下眼泪。“我这个婶娘,也真是做的够寒心的!”

    姬风没有将林氏说的半字落在心上,这个女人,再怎么,都是翻不出他的手心的。她想折腾,就自己折腾去。

    姬风只是看着郭晋安,身,没有半分要让开的意思,更没有请他进去坐一坐的意思。郭晋安也是盯看着姬风,只不过目光里,带着凶噬意,那个散漫懒散的他,却是半分不见。

    “她,是我的!”郭晋安向前一步,道,话语不重,咬字,却是坚定。

    “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吧!”姬风却是平和的道,“她如今身体里的毒能不能清除还是未知,你现在想带走她,她,必然一死!”

    郭晋安的神色明显的一怔,随后双眼一缩,他祖父传的令里,是不对楚华骄真的下毒的,可事实是……那么也就是说,他的祖父郭老太爷,实际上下的,是对楚华骄的毒杀令!祖父开始抵触楚华骄的存在了!

    这个念头的出现,让郭晋安手脚冰凉。

    姬风将他的神色变化看在眼,他原本还当是郭晋安的心这般的狠毒,如今也想明白楚华骄中毒的的实情,心里一声叹后,转了身走去。

    郭晋安没有迟疑,紧跟而上。

    没有备菜,只一人各数坛子酒,面对面而坐。似这样的对饮,这几年里,二人不知有多少回,只是,这一次,和以前的任何一次,都是不一样的。

    这一次,他们都心系着一个女人,也正是因为那个她,他们这一次对饮的关系,不是朋友,不是至交。

    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那样,安静的喝酒。

    一直到酒坛子全部的空了,二人也都醉意弥起时,郭晋安才先开口道,恨恨的道,“早就说过,她是我的,你别跟我抢。可你呢,偏偏的就要跟我抢!”

    姬风也不让的顶他的话,话语简短,坚定“楚氏阿骄,我中意!我不让!”

    “你凭什么?”

    “我凭我能没有羁绊的去争取她,你,凭什么?”姬风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俯视着郭晋安,“郭权,阿骄,二选一,你选什么?”

    郭晋安不让的也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他冷笑的看着姬风,“你以为,你就真没有羁绊,姬氏,阿骄,若让你选,难不成你会洒脱的、很快的有选择?”

    “是!”姬风半点没有迟疑,目光里,全部是坚定和坦然,“姬氏和阿骄,二者,我都要。旁的,我都不屑!”

    郭晋安咬住牙,气势上到底弱了些许,因为姬风给他的答案,如一盆冰水,将他浇灌清醒。他一直在选择,或者,在逃避选择,却忽略了,他还能有第三种选择:都要!

    依照郭家如今的权势,他要阿骄,完全能做到,只不过拉拢楚家的这次机会,却是失去,但是失去这次机会,权势上的平衡,并不会那么快的被打破,皇族,不可能那么快的下手权族,毕竟,如今权族已然形成了气候。

    但是郭家一直想要进一步,所以每一个机会都不放过,而他,其实心里真真最在意的,不还是郭家的权势么?若不然,依他的聪慧,如何会想不到第三种选择?如何会在救阿骄这事上,犹豫再犹豫。

    就如当年齐氏女,他们明明可以私奔远走高飞的,他却偏偏要在私奔的那一晚,给家人留一封告别的信,道自己的不孝和不舍!

    他,在看待权势的问题上,比不得姬风。他说他不想当皇帝,没有那个心,但是心里,却不得不承认,有着希望郭氏取代刘氏的念头。所以,他的一切选择,其实,都出于本心。

    没有矛盾不矛盾,当决定作出的时候,决定的,就是本心想要的东西。(未完待续)RQ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