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权阀嫡女 »  第211节:信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11节:信我!

小说:权阀嫡女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返回目录

    ( )    顾英的婚事,早就定了。楚华骄还记得那个人叫刘奇,是行武出身。人,是顾老夫人亲自选定的,顾英一句话都没有的就答应了。

    只是后来,原计的婚事却是取消了,原因是那个刘奇竟是发急病死了。是不是真的发病而死还是旁的什么原因,没有一人知晓,只道原本顾家继承人娶正夫的事取消。

    而今日,顾家竟是又派了帖子来,帖子是喜帖,是顾英在三天后,要娶正夫。至于那正夫为何人,却是不曾透露。

    楚华骄定定的看着手上这张专门的、单独的给她的烫金大红喜帖。楚家之前死了很多人,包括当家的老夫人。姬风说,借着此事,到是能将她的婚事压后三年。她原本也是这样想的,三年的守孝,可以避开祖父在她姻事上做文章的可能,可以推开郭晋安的纠缠。可丧事毕,父亲楚智清非但没有告丁忧,还步步高升,祖父因为郭家的关系,由商转官。一切春色场所,楚智清也不避。这就是在向世人宣布着,三年守丧事,楚家这里,是不打算守的。

    所以顾家才会这般送了红喜的帖子来,所以她楚华骄原本相用三年丧事为由头来挡郭晋安,怕也是不能的。

    楚华骄摇摇头,努力的不再去想这遭事,她转而开始努力的想着上一世关于顾英第一位夫的事情,但终究,是半点也想不起来。上一世,她跟顾英,是没交集的;上一世。顾家继承人顾英的第一次亲事也办的不是很热闹,那个正夫。根本连名字都不曾传出。

    楚华骄心里,希望顾英是能幸福的。

    想到这里,她竟是又想起了郭凡儿来。至从归京、抄家、依附郭氏等一系列事发生后,她,竟是没有见到过郭凡儿。不是她不想见不去见,而是她去了,郭家人却是将她客气的阻拦在外,笑说郭凡儿如今生了病,不能见客。

    楚华骄自然发现。伺候郭凡儿的丫鬟,竟是都被换了。楚华骄第一想到的就是郭凡儿跟虞秦的事情有了差。怕是就此被禁了足。她让春生去外面打听了虞家的事情,果然,虞家竟是在她楚家被抄家前,就举家搬离开了京都。

    楚华骄此刻是在想,自己是不是会在顾英的宴请上,见到郭凡儿?如果郭凡儿跟虞秦的事不成,而郭家继续盯着姬风,想要把郭凡儿跟姬风凑成一对。那自己跟姬风的事儿……。

    楚华骄的心。因为这个问题,又乱了起来!

    “大小姐!傲夏回来了。”眉儿一直在边上安静的伺候着,没有过来打扰。一直待看到傲夏从外进来,才上前一步提醒道。

    楚华骄收拾起自己纷纷乱的心,吩咐眉儿去沏一些安神的茶给她。

    傲夏进屋,见礼后道,“大小姐,春生刚带了消息来,说厚管事问您今天能不能过去玉器行一趟,说是有些事情,有眉目了!要当面向您说。”

    楚华骄当即的点了点头,吩咐傲夏去让春生准备着马车。

    清氏玉器行,内宅:华厚等人被楚华骄派出京都去接应姬风。因为楚华骄要他们起的作用,仅仅的迷惑和分散刺杀人的目标性,所以危险,并不是特别的大。前去的几人除了一人失去了一直手臂外,其他人都只是受伤,却是没有一人因此而亡的。

    回来后,华厚等人就一直在养伤。旁的人,则是按照楚华骄的吩咐做些事,比如,将楚家原本的一些家奴,都给买下来。

    而华朴,至从天牢里出来后,也到了华厚这里养着身,如今伤口已是大愈了。

    所以楚华骄到的时候,屋里除了华厚外,华朴也在。

    有人奉上了茶,另外又在旁边煮了一小炉后,就走开去了。楚华骄这才激动的给华朴磕头行了大礼。华朴让了让,但不似上次在楚智清面前那般连半礼都不受。

    楚华骄又问了了外祖那边的情况,华朴一一细说。

    楚华骄在听完后,也是问出了她里一直存在的疑惑。楚华骄看着华朴,问道,“我一直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华爷爷您会跟祖父一起回京,外祖父这些年,莫不是一直跟我祖父有信件上的往来,可若真是如此,这些信件如何不被有心人给截了去!”

    “有些事,小姐先别问,等到一定的时候,二位老太爷,自然会将一切都跟你解释明白的!”华朴为难的摇摇头,“我,却是不好说的!”

    华朴这话,让楚华骄更是心里疑惑不解意百生,可华朴爷爷都已经这般说了,她也不好问,只默默的点了点头,应了声“好吧!”

    “华厚,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华朴有些尴尬,将目光看向华厚,身体站了起来,“我有些累,先去歇着了!”说着,手在楚华骄的肩上拍了拍,笑叫了她一声“好丫头!”后,转身离开了去。

    楚华骄将目光看向华厚,她心里大概猜出,华厚要说的事情,跟楚家抄家时被没的那些家奴有关。

    果不其然,却听华厚开口道,“大小姐,您吩咐让我们寻了个旁人的名义将人全部买下来,除了伺候楚家几代的那些老家奴外,傲夏姑娘后来拟出来的那些人,果然都有问题的。如老夫人屋子里的那四个丫头,二个叫秋碧和秋姝的,是被官府早早的剔了去,我们的人压根就没有买到她们。另外二个秋什么的,官府的人说是得急病死了,也不曾买到人。另外一些,虽是买回来了,但竟然都无一例外的选择了自杀,所以,也查不到消息!”

    “就是半点用用的东西都没有查出来?”楚华骄惊讶的道,归京回楚家的时侯,她就知道楚家的下人里有太多“精明”的下人。后来押人一事,对楚家是不幸的。但也是幸,因为那些人如果不被剔除出来,那么楚家以后,就完全的掌握在旁人的手心里,暴露在旁人的眼皮子底下。楚家早晚,也必定是要出事的。

    “也不算是完全没有!”华厚摇摇头,“也有一名叫雪盘,傲夏说曾是安置在小姐您的屋子伺候的。那丫鬟,却是顾家顾大小姐插进来的人!”

    “顾英!”楚华骄微微张开嘴。神有惊色,她不信。顾英让雪盘来,是为害她,害楚家,“那个雪盘人呢!”

    “顾家派了人来接走了她!”华厚道。

    楚华骄双手握着茶盏,好长时间没有再说话。

    就在华厚欲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见傲夏在外道,“大小姐,有急事相禀!”

    “进来吧!”楚华骄看看华厚。在华厚表示他没有旁的事情后。开口叫傲夏进屋。

    “大小姐!”傲夏走近楚华骄,在其耳边上说了几句。楚华骄听后没有什么表情,只站起来。向华厚道别,临出门前,却是又想起一事来。

    “那龙经草和席有恩?”

    华厚惭愧的摇摇头,“我们的人,还在找!”

    楚华骄叹气一声,才转了身去。

    楚华骄离开清氏玉器行后,华厚在原位上坐了下来,眼看一处,一言不发。他终是有一事未曾向楚华骄说起,那就是武家那边传出消息来没,说清河那小子,竟是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楚华骄这边:楚华骄出门上得马车后,傲夏跟春生说了几句。春生听的,则是扬鞭起行,但那方向,并不是回楚府的,而是去了楚华骄名下的另外一家成衣坊。也是在那成衣坊,楚华骄从后门出来,上了看似路过的一辆普通马车。

    马车里,坐着一脸温暖笑意的姬风。

    虽已定情,虽已许他以后要结发为夫妻,但每每相见,还是觉得不自在,有些拘束感。尤其是在知道郭凡儿和虞秦的事情不顺后,楚华骄就是想装出几分亲昵来,也装不出来。

    姬风看了看坐的有些远的她,主动的把身子,向她靠了靠,同时将手上一朵淡紫色的小野花,递给她,“从郊外回来的时候看到的,甚是好看,就想采来给你也看看!”

    “真的很漂亮!”楚华骄将小野花接过后,把目光停驻在花瓣上,她努力的想把自己和姬风处在这狭小的马车里的而生起尴尬和不自在,给尽量的忽略去一些。

    姬风偏头看着她不太自然的神色,也知道,她的尴尬和不自在,于是又把主动的靠近收了起来。他不着痕迹的,自己向边上靠了靠。

    在姬风看来,楚华骄是真诚的女子,因为她在跟他定情前,能坦荡的告诉他她的目标;也能坦荡的告诉他,她或许,对他生不出情谊!换成是别的女人,或许是绝对不敢有这样的坦荡的。她们肯定会担心实话会伤人追求她们的男子,让他们退缩。但是他的阿骄,却不是那些虚伪的人!

    感情、爱情,似这些东西,确实不是想要有就能有的,姬风自己都知道,如他对她,就只是欣赏下的喜欢,距离爱,也还远。那么她,又怎么能对他姬风做到说爱就爱呢?正因为如此,他理解她全部的情绪,所以在主动后,又还给了她空间。

    姬风的小动作,楚华骄也是明白的,她感激的看了姬风一眼,笑了笑后主动开了口道,“你今天让人送来话要见我,是有什么事么?”

    “郭家大小姐跟虞秦的事情,你肯定是知道了!”姬风道,“我怕你心里又胡思乱想起来。我怕你又自责自怨,觉得是你错了。所以,我来了!还有我原因你祖父会让你父亲守孝,如今看来……”

    楚华骄咬了咬唇,他总是知道她的心思,总是能在她还没有开口时,就准确的做出判断,拉她一把。可是这事儿……!

    还不等楚华骄心里思量完,就听姬风在那坚定而温和的说道:“我会把所有事情都解决好的!信我!你只要坚定你的心,会永远的跟我站在一处,即可!你,能做到吗?”

    马车外,易了容后驾车的殷破无比的郁闷。他本是想来听听小二口打情骂俏的,可如今到是好,竖着耳朵半天,里面是一句哥哥妹妹的话都没有传出来。好象又在说什么郭大小姐。

    殷破的心里直犯嘀咕,自家主子是年纪小,大部分时间跟男人打交道,是真没有恋爱过,那楚家丫头也是个稚嫩的,不会是现在大眼对小眼,却是不知道要怎么谈了吧!?

    殷破心里大喊着:哎呀,大公子,追女人要主动,要厚脸皮,要更厚脸的啊!要直接抱住,亲个嘴儿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