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权阀嫡女 »  第252节:流产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2节:流产了

小说:权阀嫡女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返回目录

    ( )    内宅换人的事情,楚华骄是一早就开始算计的,而且要塞进来的人,也都是楚家以前的世仆。所以无论是楚九凤还是楚玉盈来办这事,她都不担心会有什么纰漏。

    而如今楚九凤得了这差事,到更是让楚华骄放宽了心。楚九凤,就算是有野心,也无那命和手段了。单如今她一上手就急心的要把自己的人手都抬上去,要把眼线布置到各院落中,就能瞧出她心的不静,果然,做母亲的,有时候聪明要留个三分,不然,是要折孩子的福气的.想那赫连云,多少会隐忍算计,可楚九凤,却到底……。

    如此想来,楚华骄的心里开始怀疑,是不是上一世的楚九凤就不是她所知道的那个艳冠天下,惊才绝绝的人。她之所以为楚九凤是,是因为赫连云在后,为楚九凤镀上了一层金。如果这个猜测不对,那只能说,她的重生改变了一切。

    答案,终究是无法知晓了!

    想到这里,楚华骄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小姐有什么不开心的么?外面日头正好,小姐莫不去外头走走,如今是三月了,听说到城外踏春的人可多了!”帛书在边上听到了楚华骄的轻叹声,以为是楚华骄闲的有些闷了,不由的开口建议道。

    温暖的阳光,大好的春色,能出去走走,自然是最好的,楚华骄也心有向往。她抬头向外看了二眼,到底还是摇了摇头,“不去了。拿写书与我看吧!”

    帛书听此,也就没有说什么,只让小丫鬟去书房找书过来。

    楚华骄不出去的原因,是因为她在等消息。等席有恩死的消息。昨天华清河过来,她与他说了好歇时候,在他要离开时。她才要他去查一查席有恩,如果确实是这个名字,再看看他有无劣习,如果好色的紧,那就,杀之。

    华清河并没有多问一句,点了头就利索的说“好!”。楚华骄要他如果杀人的话,做的利索,最好是看起来是意外,万不能让人看出什么端倪去查。华清河依旧利索的说,“好!”

    离开前。他说,“明日,我保证,日落前你会听到你要的消息!”

    昨天的明日,就是今日。如果他真的就是那个席有恩,那只要席有恩一死,楚九凤那边要堤防的,就更少了一层。然后……楚华骄已为楚九凤的今后,想好了结局。

    院外。冰云和雪盏脚步匆匆的赶过来,进到屋中,雪盏急切的唤了声“小姐!”,同时把冰云向前拉了一把。

    “怎么了?”楚华骄看到两人的脸色都到着急切,略坐正身,忙的问道。

    “夫人见红了!”冰云吞了一口口水。张口就道。

    楚华骄和帛书都是一怔,紧着楚华骄先醒过神来,她一边起身就要向玉康院去,一边叫上了帛书和冰云一起。叫上冰云是因有话要问她,叫帛书是让她在场看的仔细,有什么要对老太爷说的,也好说的分明。再临出门前,又让雪盏去请负责老太爷那边事物的张嬷嬷到玉康院。

    在路上,冰云不用楚华骄细问,就将她知道的都说了.

    冰云道,“……除了那个巫医,我们府上的几个姑姑也过去看了。老太爷和老爷还不知道,本是要去报的,但却被夫人的人阻拦下来了。二小姐和三小姐住的近些,这会已经是到了。奴婢只听,好象是吃的有问题,只是是谁,却还不晓得,如今玉康院里的下人都已经拘起来了,但凡是经手了夫人吃食的人,从大厨房到小灶头,都被单独的圈了起来……。”

    走到玉康园,冰云的话早说完,楚华骄也在脑海里把各种可能都思量了一遍。

    玉康园的正屋前,跪着三人,一名妇人,二名丫鬟。三人的四下,立着臂粗膀圆的二个婆子。

    那妇人楚华骄认得二人,一是老太爷当日赏来的媳妇子之一,人都叫其小连妈妈。

    “大小姐明查,真不干奴婢的事儿啊!”小连妈妈抬眼相看,却见来的是楚华骄,哭嚎着就扑过来抱楚华骄的腿,却是被冰云也挡住了。一个婆子也很快的伸过手来,将她拖过去,拧着胳膊按着肩膀的让她老实点,不然就不客气了。

    楚华骄看了其一眼,直进到屋中。

    “长姐,你来了!”楚玉盈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楚华骄一进门,她就上前来拉楚华骄的手,话不到二句,眼泪就又下来了,“母亲她,她……说是燕窝有问题,那燕窝却恰好是我送的那一些,可我,可我……”楚玉盈哽咽着,似是委屈的连话也说不下去了。

    楚九凤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在那冷笑。

    楚华骄少不得要安慰几句,“母亲自然是明白的,再说也不第一次吃了,如今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也别担心了,说不得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楚华骄边拍楚玉盈的肩膀,边用楚九凤来脱身,“二妹也别只在那吃茶,三妹委屈担心成这样,你应该来多劝劝,我才过来,还要问问情况才是,如今家里!”说着话,牵和楚玉盈的手将将她向楚九凤引。

    楚九凤显然并不愿意,但也不能直接的表现出来。

    楚华骄才不管她们怎么不愿,叫了个小丫鬟进来问,她当然知道问这个小丫鬟也问不出个什么,但总比听楚玉盈那哭委屈要舒坦不少。

    少倾,内屋的青布帘子打起,楚家的女医郎一一的走了出来,三人,其中一人是楚华骄寻来的方姑姑。三人的神色都不是大好。吉古在后边送她们。

    之后出来的,才是吉玛,她的脸色更是少见的苍白,就脸唇都少了几分血色。吉玛出来后对着楚华骄三人道,“夫人请三位小姐进去!”

    塔月儿取了面纱,盖着被褥,躺在床上。她明亮的眸子,少了往日的神采。比狐阿婆侧耳附在她近旁,听她说着什么。

    那名白发巫医在边上捣鼓着黑黢黢的药,偶然抬起眼看过来,那眼神,令人发寒。比鹊阿婆则是在楚华骄三人进前,就先出屋去了。

    丫鬟们给楚华骄三人置了坐后,比狐阿婆才直起了身,塔月儿则是虚弱的闭上了眼,一动不动。

    “母亲她怎么样了?”楚玉盈最先道,声音居然带了些沙哑,话毕后,就又清了清嗓子,同时伸手抹抹眼睛,似在说明她是因为担忧才这般失仪。

    比狐阿婆叹息一声,看着楚华骄三人叽里呱啦的说起来,说完后,看向伺站在一边的吉玛,似是让她翻说。

    吉玛道,“夫人说,要三位小姐务必的为她找出那害她和她肚子里可怜孩子的凶手。夫人,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

    孩子,突然的就有了,又这样的,就没了?!

    楚华骄三人,有喜,有庆,有忧,有兴灾乐祸,有疑惑。疑惑的,自然是楚华骄,塔月儿不是单纯的人,自然就明白有个孩子对她的好处,这个时候,应该把孩子保护好了再保护好,如此这般轻易的,孩子没有了,怎么会?怎么能?

    庆和幸灾乐祸的,就属楚九凤,她也是听说了,塔月儿是吃了楚玉盈送来的燕窝才见红的。那么最后这事,就要楚玉盈来背了。

    喜和忧的,就是楚玉盈了。她本就不希望塔月儿不能生下这个孩子,但她还没有动手啊,而且是吃了她送来的燕窝后出的问题,是谁,是谁要陷害她?楚玉盈的目光,在楚九凤和楚华骄的脸上很快的一溜。

    楚玉盈最怀疑的,自然就是她们俩人。

    比狐婆婆沉着脸,又叽里呱啦的说了一些话,吉玛翻道,“夫人说弄清楚事情宜早不宜迟,如今有嫌疑的人都扣着,要小姐们现在就开始审问,就在玉康园这里问!夫人也想听听,她们是怎么样害的她,也好以后有个紧醒!”

    “阿骄,阿凤,阿盈,麻烦你们了!”塔月儿睁开眼, 侧转头来虚弱的道……楚华骄几人在外屋一字坐开来。

    吉玛白着一张脸,神色紧张而憔悴的将详细的事情,一一道来。吉玛道,“夫人早上的时候好好的,胃口也好,吃了好些东西,难得的也没有孕吐。奴婢几个都挺高兴。后来夫人又说想吃点甜的,忆起三小姐送过来一些上好的燕窝,就让吉玛去拿了燕窝出来炖起来吃。塔克族是没有燕窝这好东西的,奴婢几个自然谁也不会,老太爷送来的二名媳妇子却说是会的,就让她们拿去了小厨房。可后来夫人吃了燕窝后,就说不舒服,没会儿的功夫,就见了红。”

    “这么说,问题就在那钟燕窝上了?”楚九凤幸灾乐祸的神色相要掩饰也掩饰不住。

    吉玛摇摇头,“燕窝已经都吃完了,所以婆婆和姑姑们要看,也拿不出来,也就不清楚是不是三小姐送的燕窝的问题!”

    “就连没炖的也没了么?”楚九凤不甘心的问道。

    吉玛又是摇头。楚玉盈在边上听楚九凤这般咄咄逼人,心里恼的很,她神色露着委屈,嘴上紧跟了楚九凤的话,道,“那燕我可真是我送来的那些,若真是,就让人去我小库房里把剩余的那些都检验检验,看看是不是真的是我的东西有问题。那东西,我自己也舍不得吃,哪里会想到竟是……可二姐姐这般说话,却更是让我寒心了,难不成,我是故意的要害母亲么?就算真是燕窝有问题,也可能是旁人动了手脚,如何就咬住了我送的东西本身就是不妥当的。二姐姐这般,这般……。”

    楚玉盈的眼泪,委屈的滴答的落了下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