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权阀嫡女 »  第259节:文武状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9节:文武状元

小说:权阀嫡女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返回目录

    ( )    京郊,义庄。

    虽说是京城义庄,但实际上与下面州县的义庄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是破旧的木门,白色的纸糊灯笼;一样的冷冷清清,鬼鬼森森,尤其是一入夜,猫叫虫鸣的,就更显的幽森骇然。

    看门的,是一个年近七十,耳聋眼花,一只脚还不方便的驼背无名孤老头。

    “这边,这边——”老头打着一盏昏黄的灯笼,在前边走着,其身后,则是跟着一人。那人披着厚斗篷,遮掩住面孔,只从身量和脚上能看出,应是一名男子。

    嘎吱——老头打着灯笼,将义庄的锁打开后,就推开了了门,他退站到边上,眉看眼笑的接过那男子递过来一个小袋子,边掂量边道,“进门右边就有火褶子和油灯,你要找的人,在左手第三排从左往右第五具就是了!”

    男子没有出声,直接的走了进去,并关上了门。按照老头说的,很快的点了油灯,并找到了他要寻找的尸体。

    男子一手持着油灯,另外一手,则是颤抖的伸出,去揭蒙在那尸体脸上的白布。他的手捏着白布,迟疑了好一歇后,终是速度一快,将那布掀去。

    露出尸体,惨白而浮肿的脸!而这张惨白浮肿的脸,赫然是楚华骄要华清河杀的那席有恩。

    男子似并不害怕忌讳尸体的惨状,他伸出手,握住尸体紧握着的拳头,好一会后,则是将尸体仔细的翻查了一遍。他发现,尸体的二只脚踝处,都有着一圈青紫色。男子的手指青青触摸着那一圈青紫,脑海里想着当尸体生先落水的时候,有一个人抓住他的脚踝,将他拉下去,拉下去……

    是谁?那个拉他的的人。是谁?男子想着!

    好一会后,男子才将布重新的遮盖上,然后离开了义庄,只在离开前。他又给了那老头一袋银子,并道,“将那尸体火化了吧,骨灰留着,我会来取的!”

    ……………………….

    义庄神秘男子去看过席有恩的事,楚华骄自是不知道,如果她知道。或许以后的很多事,都能避免了。

    此刻,楚华骄正坐在开窗的里屋,认真的看着从祖父那拿来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书或者装订好的簿子,无一不是纸张旧到发黄。

    祖父楚谨业说让楚华骄将精力放到他那边的事上去,指的,就是眼前这些,需要楚华骄尽可能的看完。记住。

    这些书或簿子里记载的,是大留国以及大留国之前各朝代的宫闱密史、战场诡计、篡位阴谋;也有历史上著名的外戚拿权后的种种不为外人知的手段行径;还有大留各权族的一些隐秘、暗争、家族核心人员构成、以及兵力预测。

    楚华骄并不知道这些东西祖父是从哪里来的,但这些东西事实上。楚华骄并不是第一次见,楚华骄记得,上一世,在祖父的书房就见过这些东西,当时祖父还拿了一本给她,让她好好的去看看。她拿是拿去了,可放到枕头下就再没有翻过一页。后来祖父问她那本书写的什么,她吱呜的没有说出来,祖父当时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

    再后来。她见到这些书,是在楚九凤的屋子里。

    原来上一世,机会都是她自己不珍惜而失去的!到最后争不过,输的那惨,要怪赫连云将她教残,也需要怪自己不争气。

    楚华骄叹息一声。收回思绪,将目光注视到发黄的纸张上,认真的看着,记着。她知道如今她得到了祖父的青睐。那么好的机会,她不会在错过,也不会再不珍惜。

    接下来的数日,楚华骄就紫竹院看着些书,不出房门半步。楚老太爷用了一个很好的由头为她获得了安静——禁足在紫竹院静心,不得有访客。

    而中馈上的事,则是暂时由楚妍雅替代楚华骄去议事厅。楚华骄初听到是后面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也是一突。一直病着不显山不露水的雅姐姐,祖父怎么就突然的想到她了。

    楚华骄自然不知道,楚妍雅去找过楚谨业的事。

    而楚华骄被禁足的理由,因为老太爷没有明说,大家也就都猜测纷纷。楚九凤和楚玉盈都让人去探问,到底得了些消息,说是老太爷对大小姐处置夫人小产那件事情不甚满意。

    楚九凤只兴灾乐祸,但楚玉盈却是得到这个消息后,心思一动,招手冬麦,再其耳边说了几句。

    不久后,楚家上下就都开始议论纷纷,说大小姐之所以被禁足,是因为夫人小产的事,或跟大小姐有关,那日大小姐不让人搜,也不让人审,问话后就要将人打死,就是怕查到她上头去。

    “她们那些人,也不怕烂了嘴巴去,竟然敢在背后嚼这样的舌头,也不知道是哪个坏东西传出这样的话来!“冰云说完外头那些传言后,在那边继续气愤的道。

    “真的很多人再传?”楚华骄再问了一遍。

    帛书、雪盏和冰云同时点着头“恩——”了声。

    楚华骄想了想后,就笑起来,“随她们去,你们啊就当没听见,你们瞧着,咱们府上过些日子,还要卖掉一批人!”

    帛书和雪盏对视了一眼,冰云也惊的睁大了眼,冰云才十一岁,心里最是藏不住话,不由问道,“小姐怎么猜的?”

    “我手指一动,算的!“楚华骄看着冰云惊愕的样子,难得的逗她一回,说完自己也扑哧的笑起来。冰云似还当真楚华骄能恰会算,还在那天真的道,“啊,小姐还学过神仙的东西么!”惹的帛书和雪盏也笑起来。

    “好了,别在小姐面前卖你的憨厚了,谁还不知道你其实最是鬼机灵的东西!”帛书笑着在冰云的脑袋上一点。冰云这才一改憨态,眨巴着眼向楚华骄告罪。

    楚华骄笑着摆摆手,她看书也看的累了,这样有点乐趣也好,就又问道,“外面还有什么事,也说来我听听吧!”

    “外头——!”冰云歪着脑袋,仅想了几息,就眼睛亮亮的说起来,“奴婢听说,老爷想把那位堂小姐过继过来养。只是五老夫人那边似不太愿意,好象是说舍不得。昨日,还使了人来接,可也不知怎么的,堂小姐身边的青儿姑娘和来接的人竟是吵起来了,后来堂小姐还被砸伤了!老爷似是很生气,将人都撵了出去,是五老夫人使来的那些人。堂小姐还住在咱们府上养伤。”

    又是楚妍雅,先是居然跟着管中馈,后来楚智清想要将其过继。楚华骄了解楚智清,这个爹是不太可能起这样的念头的,起这个念头的,真正的应该是祖父楚谨业。而楚妍雅能帮祖父很大的忙,那就是她的夫婿。

    依楚妍雅的容貌和才情,是完全满足楚谨业的要求的。至于继承人…….会吗?上一世,楚妍雅过继,是她的亲事被楚九凤搅黄后,而这一世……。难道对楚妍雅也不应该有一分慈善心?

    “还有一件事儿,就是京外的义庄,突然遭了火,里头的尸体都烧没了,连带着一名看门老头也没了命。刚开始,查后说是那看守义庄的孤老头在查夜的时候突然死了,灯落了地,引起的大火。后来,京府衙门里又死了二个差役,一个是吃酒下楼梯滑倒,滚下来头着地,直接就去了。另外一个……,据说是被一条疯狗活活咬死的。大家都觉得蹊跷,可衙门查里以后并没有什么可疑的。最后道出来,说死的二衙役更那着火的义庄有联系,平时候那义庄的尸体,都是那二衙役送过去的。而那二人贪的很,好好尸体送去,尸体身上的好东西,都落进他们的口袋里,就连金牙齿,他们都会给拔下来!大家都说,那是义庄有那怨死的鬼不肯起地府,留在人间找杀他的人呢!”

    冰云说的兴奋,说到最后,语气都变的森然起来,听的帛书和雪盏浑身打了个哆嗦,她们可不想听这些,可看小姐似很有兴趣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

    好在冰云接下来说的是喜庆的事,“再说点好事。小姐可知道殿试后,谁得了状元,谁得了榜眼探花?”

    殿试的事情,楚华骄本来还还是很关心的,因为里面有她认识的人:沈兆厚与张成毅。她很想单独见见,毕竟当年,他们三人曾是很要好的朋友。可殿试在即,楚华骄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跟他们见面不妥当,所以那日宴会后,她只让春生替自己给他们各自送了封信去。

    字都寥寥,是作为朋友对他们的勉励和祝愿!

    只是后来楚华骄的心思都放在了祖父给她的东西上,却是连春已四月,眼见着就要进到五月都没有察觉,更别说是殿试的事情了。

    “到是怎么样的名次?”楚华骄好奇的问道。

    冰云清了下嗓子后,开始继续说下去,“小姐肯定想不到,咱们大留,这次的文武状元,归属的却是同一人。皇上钦点了他为状元后,咱们老太爷还有顾家的老祖宗后来又考了他,咱们老太爷夸他是‘俊杰’,而顾家的老祖宗则说他是是……。”冰云绞尽脑汁,却似想不起来那话了。

    “反正他很厉害,祖籍是韩阳城的,姓周,名宽!”

    韩阳,周宽!楚华骄闻此名,神色一怔!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