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权阀嫡女 »  第304节:狐狸露尾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4节:狐狸露尾

小说:权阀嫡女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返回目录

    ( )    一过午时,漂泊大雨伴随着电闪雷鸣,倾盆而至。

    楚家的各房各院,从门至窗,都死紧死紧的被关上,若无甚紧要的事,丫鬟小斯们也都躲进了房中,避免那飞溅来的水星把一身衣裙打湿。

    “出去——!”楚玉盈的屋子里,随着一声雷鸣,书案上的一件玉器被楚玉盈摔落地上,就有丫鬟想要上前来收拾,却是被竹儿干净的厉声喝退。

    冬青死,冬麦走后,这个竹儿是越发的伶俐,如今依然成为了楚玉盈的依重。

    那才要进门的丫鬟忙的垂头退了出去,而竹儿挽起袖子,蹲下身亲自将碎在地上的瓷器收拾起来,并用布包好,放到一边。

    这东西不是楚玉盈失手打碎的,而是楚玉盈心里有火,依雷声为掩狠狠砸去的。而当初送来这个东西的,竹儿听说,却是大小姐楚华骄。

    虽然竹儿不是很知道在楚老太爷的书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从自家主子回来后的一怒一砸,竹儿也猜测出了几分不好来。

    竹儿收拾好后,就安静的伺候在楚玉盈身后,也不说话,也没有其他动作。

    屋子外的风雨,一时间怕是停不了了。

    楚玉盈呆怔怔的坐在椅子上,她刚处理完刘云天和楚森,又在书房呆了会儿,才刚刚回到正屋。

    她很气恼,这气恼,已经在她的心里盘踞了超过一天一夜了,而让她气恼的根本,自然是楚华骄之前的举动。她以为祖父醒过来了。楚华骄会很难看,祖父至少会安抚她楚玉盈,会让她出气。可是,祖父的警告和举动。却是维护着楚华骄的。

    祖父是想要她,息事宁人!

    可笑,她楚玉盈现在可是家主。凭什么被欺负了还要把苦往肚子里吞?她忍够了,也受够了?该死的,祖父他不是伤的很重么,怎么还不死呢。他一死,楚家的一切也都真正的在她楚玉盈的手里了啊,她也就不需要跟此刻一般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了。

    比如刘云天,比如楚森。她既不能不办他们——是祖父要求的不失威严,却又不能太得罪他们!万一祖父死也死的就这样拖着,这二个人成为别人臂膀,就将是她楚玉莹的对头了。

    “竹儿,你等下去问夫人要库房里最好的野山参。给刘总管和楚副总管送去。另外再看看库房里有什么好的兵器,选一样送给韩大人,记得,事情要办的小心,越少人知道越好!”楚玉盈想到这里,忙的吩咐道,她对刘云天等人的处罚是罚了几人的月例银子,如今,怎么也要补偿上去的。

    竹子帮的就要出去。虽然外头风雨依旧,但她面色上无丝毫的迟疑,可在动一步,就又听楚玉盈道,“等等!”

    却见楚玉盈抬起了头,皱着眉问道。“我和她在老太爷屋子一天一夜整,你就没有猜测我或许出了什么问题?”

    竹儿的脸一下就白了,慌忙的跪了下来,磕头道,“是韩大人来传的小姐您的令,奴婢当时也觉得奇怪,可后来,奴婢使人来探情况,小姐不是亲自出来将奴婢呵斥了么?”

    楚玉盈咬了咬牙,她当时候被楚华骄用匕首抵着腰处,哪里敢有异常的表现。

    楚玉盈想了想,“道,你先去把冬麦给我找来,然后再把康婆子找来,刚才交代你的事情,也去办。去吧!”

    “是是!”竹儿的慌乱色几乎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收拾了起来,她连连应下,站起身出去了。

    楚玉盈则是想了想,又出了正屋回到了书房。几乎才坐到位置上,就有一人送上了一道消息来,楚玉盈取过将消息打开来,却见纸上赫然写着:白家抄家,皇后下狱。

    楚华骄几乎一下就从坐位上坐了起来,她目光迥然的看着送来消息的人,问道,“外面就这事怎么样说?顾家的人现在如何了?”

    “回少主,消息无变,仍旧说是白皇后假传圣旨,蓄意谋害肱骨之臣。顾家老夫人和大小姐顾英依旧没有消息!安抗王爷已经下了令,全城相寻。”递消息来的人认真的回道。

    “安康王爷下了令,那皇上呢?”

    “皇上如何,如今仍旧没有消息!只知上次受刺后,一直就不曾露面过!”

    楚玉盈想了想,手在下面紧紧的捏了捏,好一会,终道,“你也派人出去寻找顾家老夫人和那顾家小姐,一旦有他们的消息……!”楚玉盈的上眼闪过一丝怨毒,“杀!”

    那人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只抬起头来,“这是老太爷的命令么?”

    “怎么,你不信?”楚玉盈眉头一挑,眼眸子是满满的不悦。

    “属下不敢!”

    “那就去办,如今这家,我是当家人!”楚玉盈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齿缝隙里咬出来。那人再没有迟疑,应下后,就退了下去。

    那人走后,楚玉盈摊开要处理的案卷,但却一刻也看不进去,她的脑海里,一个念头从出生后,在飞速的发芽生长——那就是,让祖父去死!让楚家,真正的落在她楚玉盈的掌握里。

    “小姐——!”冬麦的声音,打断了楚玉盈的痴想。她抬起头来,却见门边上,站着已为楚森妇人的冬麦。

    楚玉盈没有如以往那样笑问她日子过的可如意,而是劈头盖脑的就站起来斥问,“你是做什么吃的,厨房里的人手被换了,你不知么?那个眉儿和冬儿,是不是还跟楚华骄那边紧密着有来往?你不是说已经拿捏住她们了么,尤其是那个没有脑子的冬儿,怎么到了关键时候,送吃食到祖父屋子里的几个丫鬟一个个都是木头!我一张脸孔都没有见过!”

    “小姐!”冬麦脸色惨白的跪了下来……从楚玉盈的屋子里出来。冬麦显的非常的疲惫,精神气都看上去都不太有。她出来的时候雨势虽然减了些,但还在下,回到住处。去的时候就湿了半边的衣裙,是彻底的就湿了个透。

    一进门,楚玉盈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楚森的正妻冬儿。混身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垂下头,赶忙的走上前去。

    冬麦的心,是要多苦有多苦,她一直觉得自己是聪明无双的,冬儿在她的眼中,那点脑子连她的万分之一都不曾有。她一直美好的觉得。巴上楚森后,她冬麦很快的就能把冬儿压下去,然后取代冬儿成为当家人,以后他们一家就都靠着三小姐,这日子。定是越来越好的。

    可惜,她一直到被抬进楚森这里,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冬儿是不及她聪慧,是没她懂男人心思,但,楚森喜欢的是冬儿。而冬儿自己,杀牛杀羊眼睛都不眨一下,更是一拳头就能制服一个大男子。

    冬儿说,她冬麦要是乖乖的。自然有她以后的出路,但要是不听话,那别说是她,就是她在外头的老子娘,也都没有活路。

    “别以为三小姐护得了你,你大可以试下。我敢说,杀了你,没人会知道是我做的!”冬儿在楚森面前这般骄傲嚣张的对她说道,而楚森,则是温柔的看着冬儿,对她,却是看都不看一眼,这与之前对他俯首帖耳的那个男人,完全不一样。

    冬麦才明白,自家主子以为她给大小姐下了套子,让大小姐的人对大小姐离心离德,而实际上,是大小姐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三小姐。

    “事情都办好了,你家小姐应该没有怀疑我和眉儿吧!”冬儿将手里的点心放进嘴里,吞下喉咙后,看着冬麦,笑眯眯的问道。

    “是,都处理好了,小姐她没有怀疑那些人是我们换去的!”冬麦有气无力的道。

    “哎,不是我们,是你,这件事情,可是你去安排的。我可什么也不知道!”冬儿笑笑,眉毛扬啊扬的,想打她男人的主意,哼,大小姐给她选择楚森,可不是瞎子乱点的。(其实冬儿并不知道,楚森会维护楚华骄,是因为楚老太爷吩咐过。而对于冬儿和冬麦,楚森自然是会选取前者,这个不是因为楚华骄,而是冬儿自身是得到楚森的满意的)

    冬麦躬着身,不敢说话。

    “回去洗下,然后去屋子里歇着!”冬儿拍拍手,道。冬麦一句话都不敢后,细声细气的应过后,转身回了屋去。冬麦如今是真是被捏的死死的了。

    同一天,雨势收尾的京都。

    赫连缄逗着金丝雀,迈着方步,缓缓的走进一茶楼。他一进门,就又小二上前来,熟络的将之引往一雅间。

    雅间中却是有人坐着,是一名少年公子,皮肤五官普通,皮肤略黑,丢在人海里,根本就不显眼。

    赫连缄进到雅间,见到少年公子并不觉得惊讶,而是从容的在主位上坐下来,将鸟笼子放到边上,而用取了桌子上找就放着的热棉巾擦了擦手。

    那少年则是恭敬的站了起来,走上前来给赫连缄倒茶。而这时,赫连慕也进到了雅间来,见到少年,他到是一楞,边在其父赫连缄身边撩袍落坐,边打量着少年,道,“爹的法子真实很不错,这么就是我,在大街上也是看不出来眼前人就是九凤的!”

    少年嫣然一下,有着女子的羞涩,开口叫一声“舅舅!”也是女子声,赫然,她,就是楚九凤。

    此刻的楚九凤,虽然相貌普通无奇,但周身,有着沉稳安宁的气质,与她平时候表现出来的易怒冲动,判若二人。

    她给赫连慕也倒了茶后,就大方的坐到边上,给自己也满了一杯,动作如行云流水,非常的赏心悦目,若她是真容貌再配上这样的气度和举止,当真是天下无双之人。

    感谢亲天堂流云的评价票!RS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