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0章 盛紘老爷的两场战斗,全胜!(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章 盛紘老爷的两场战斗,全胜!(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王氏心中柔情大盛:“我知道自己也有不足之处,放心,只要她守规矩,我自不会欺压于她,也不会再使小性子与老爷置气,孩子们都这般大了,难道我还会与她争风吃醋不成?”

    盛紘看着王氏语气缓和了许多,于是再接再厉,把王氏搂着在耳边轻轻吹气:“我的好太太,你是大家小姐,自知道家风不正家道不宁的道理,如今我们当往前看,华姐儿眼看着就要及笄了,这说亲事就在眼前,要是咱家有什么不堪的事传了出去,岂不是连累了华姐儿?华儿是我的头生女,又是嫡出,我还想着要给她找个千好万好的女婿,到时候也摆摆那泰山老丈人的威风。”

    王氏听的眉花眼笑,愈加顺从:“老爷说的是,我都听老爷的。”

    姚依依同学躺在隔间,她昨天终于破天荒喝了一碗喷香的鸡丝粳米粥,今天多少有些精神,歪在软榻上睡不着,再次不好意思,她又把人家夫妻的话都听见了。

    嗯,这个怎么说呢?

    盛府的混乱源自林姨娘的崛起,不能不说林姨娘舍弃外面的正头太太不做,宁愿当个姨娘是看准了人,对人下菜碟。她不是稀里糊涂毫的尤二姐,她找了盛紘,是因为知道他是个性格独立不受妻子钳制的男人,她也知道盛紘早年当庶子时的凉苦,并以此为切入点,为自己在盛府博得了一个不败之地。

    姚依依觉得也不用责怪盛紘老爹,只能说男人对于恋人的原谅是无原则的,而对于没什么爱情的妻子的尊重却是有条件的。盛紘这样受过教育的封建士大夫,虽然恪守礼法,但作为一个有追求有文化的青年官僚,他对情感毕竟还是由需求的,王氏对他来说可算是包办婚姻,但是如果婚后两个人用心经营,包办婚姻也能生出情深意重的挚爱夫妻来,可惜王氏在这上面多少犯了错误。而林姨娘对盛紘来说,却是自由恋爱的结果,在众人无所知的情况,两个人偷偷摸摸遮遮掩掩,愈是压制的情感愈是浓烈,那个时候的盛紘,想必是动了真心。

    徐志摩对待林徽因和陆小曼的深情厚意,与对待张幼仪的冷酷残忍,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同一人,比对徐大才子,盛紘还算有节制的。

    应该是林姨娘眼光不错,运气更不错,盛紘不是懦弱昏聩的贾琏,他到底是从庶子爬上今天的地位,他很清楚妾室受正室欺侮的地方无非两块,日常生活和子女抚养,所以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给林姨娘独立的经济来源,有了钱,自然摇杆就挺了,并且率先破坏规矩,坚持让林姨娘自己养孩子。

    可是这样一来,规矩就荡然无存了,随着时间推移,林姨娘生儿育女,王氏又无法从感情上把丈夫拉回来,林姨娘的地位越来越稳固,她开始培植自己的亲信,渐渐与王氏有了分庭抗礼之势,盛府由里到外,渐渐形成两派人马,且战火愈演愈烈,而姚依依目前身体的这个生母,卫姨娘,就是在这种妻妾对峙情况下的无辜炮灰。

    《谷梁传》曰:毋为妾为妻。就是说,妾是没有资格扶正为妻的,有妾无妻的男人,仍可算是未婚的。而嫡妻死了,丈夫哪怕姬妾满室,也是无妻的鳏夫,要另寻良家聘娶嫡妻。

    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况且这只是规矩,并不是律法,所以不是没有漏网之鱼,例如就有娇杏这样被扶正的幸运小妾,虽然这种例子并不多,但不是没有。

    姚依依是学法律的,她知道,从本质上讲,封建社会的律法维护的是男子的权益,一旦男子的全部利益归结到正室以外的女人身上,那么正室退位让贤的情况总会发生,这很悲哀,但是还好不多。倒霉的陈世美同学挨了包爷爷一铡,不是因为他停妻再娶,而是因为他犯了人命案,男人犯重婚罪是不会杀头的,当然在礼教森严的古代,如果像盛紘一样想要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那就不能因为这个坏了名声。

    刚开头几年,盛紘不管不顾,与林姨娘情海无边,不愿上岸,可他毕竟是有理智的封建士大夫,不是以突破封建枷锁为己任的民国诗人,他对林姨娘的热情终归会消退,而王氏的娘家的出手干预加快了这一速度。

    王家人出人出力,还想出了美人计,这个招数实在不算新鲜,但贵在有效,从古至今,宫廷到民间,屡试不爽。但没想到林姨娘战斗力极强,连着给几个颇有姿色的丫头开脸,竟然也没能拉回盛紘,毕竟林姨娘出身官家,姿色秀美,和盛紘谈起诗词歌赋风花雪月来,连王氏也插不上嘴,何况几个丫头。

    于是王氏剑走偏锋,找到了正处于困境的平民女子,卫氏,她虽然并没有很好文学教养,但她拥有一个所有女人最直接也是最立竿见影的优点,美貌。

    果然,真爱千斤抵不上胸脯四两,盛紘一看见卫氏就被迷倒了,她不识字,没关系,他来教她,她不懂诗词书画,没关系,他来点拨,耳鬓厮磨,何尝不乐;加上卫氏性情温柔敦厚,盛紘倒也真喜欢上她了。

    这下子林姨娘急了,她所依仗的无非是盛紘的宠爱,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她绝不允许有人踩进她的地盘,她要折腾卫姨娘,一开始倒也没想要她命,只是希望把胎儿给弄没了,最好把她的身体也给弄垮了。

    可是卫姨娘特别点背,立时就一命呜呼了。

    卫姨娘的死,让盛紘陡然清醒了,纵然没有像对林姨娘那般情义,终归也是同床共枕过的女人,看见她死在一摊血泊中,盛紘终于意识到家庭内部的矛盾已经激化了,作为一个常年外放任实差的官员,盛紘如何不明白卫姨娘的死其实是府里规矩败坏的结果。

    妻妾斗争的惨烈让盛紘不寒而栗,于是他下决心整顿了,要恢复良好的家庭等级规矩,就得放弃对林姨娘的过度偏爱,从情海中爬上岸,站在大家长的角度,公平持中的管理家庭。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还是不敢把林姨娘和她的孩子完全交到王氏手中处理,他知道这两个女人的嫌隙怕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抹平的。

    王氏这次基本上获得了想要的东西,就算她依然在爱情上斗不过林姨娘,至少也获得了在家庭中唯一的女主人地位,正房妻子对妾室始终是提防的,尤其是面对贵妾时,更有危机感,就像黛玉说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宝玉他妈对赵姨娘那样无所谓的态度是建立在两者实力悬殊太过的情况下,一个是豪贵的王家,一个则全家都是奴才,连自由人都不算,自己还是家生子。

    而王熙凤之所以会那么忌惮尤二姐,却不把秋桐放在眼里,就是因为尤二姐是贵妾,而且她自己出嫁多年,都二十多岁了还一直没有生儿子,本就属于犯了七出,没有不让纳妾的道理,只不过有娘家撑腰才一直无人说她,一旦尤二姐生出了儿子,不说会取代她,至少也会危及她的地位,所以当王熙凤一听说尤二姐的事情,就立刻把剑出鞘。

    妻妾之争,是一个很复杂的命题,包含了智慧,毅力,胆量,家庭背景,个人性格,当然还有运气,种种因素在里面发生作用,只能说优势基本上还是在妻子这一边,妾室哪怕有二房奶奶的地方,但杀出重围被扶正的可能性也还是并不高。

    整部红楼梦这么多倒霉女子,也只有一个娇杏有这养的运气,平儿和香菱后来到底有没有被扶正还两说,就算被扶正了,也是薛蟠和贾琏落魄之时了,算不上是什么天大的好事。

    而这位可怜的卫姨娘不过是众多倒霉小妾中的一位,她的死就像大海中的一朵微小浪花,虽激起过一些动静,却最终被无声无息盖过。尔后,盛紘和王氏为了家族体面,逐一替换府中仆妇下人,而林姨娘自己当然不会提,渐渐的,盛家无人再提起卫姨娘的死,甚至没几个人知道当初这位惨死的美丽怯弱的女子。

    姚依依想到这里,又没有生存意志了,她既没有实力派的姨娘做生母,又不是嫡母所出,她将来在盛府的地位会很微妙的,她这次投胎实在是鸡肋,比差的要好些,比好的又差些,比上很不足,比下却没余出多少。

    怎么做才能在这个世上好好活下去呢?五岁快六岁的盛明兰开始严肃思考生存问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