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3章 这才是穿越女应该投的胎!(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章 这才是穿越女应该投的胎!(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明兰,小丫头你给我拿个橘子过来,要剥好皮的。”如兰小姑娘坐在秋千上。

    明兰呆坐在石墩上看天,没有动静,如兰又叫了几声,见明兰还是没反应她就顺手捡起一个小石子丢过来。明兰肩膀一疼,吃痛的转过头,看见如兰小姑娘笑的龇牙咧嘴的:“你这个小傻子,还不快给本小姐剥橘子去!”

    明兰无语的望天,慢吞吞的走到一旁的小几边,拿起一个橘子正要剥,却被斜里伸出的一只手挡住了,那只手娇嫩漂亮,十片尖尖的指甲上还染着淡红的凤仙花汁。

    “如兰,你又欺负六妹了!你给我下来!”华兰大小姐怒气冲冲走过去,一把把如兰从秋千上扯下来,“前儿个父亲怎么说来着?姊妹中,六妹年纪最小,我们当姐姐的要多体贴她关照她,你倒好,一天到晚欺负她!当心我告诉父亲去!”

    “谁欺负她了?我不过叫她剥个橘子!”如兰小姑娘挺着小肚皮叉着小蛮腰。

    “下人都死绝了,叫主子剥橘子?还是你身边的丫头尤其金贵,竟使唤不得了?”华兰漂亮的大眼睛瞪过去,本来侍立在一旁看笑话的三四个丫鬟都纷纷垂首,惶恐的缩在一旁。“瞧见六姑娘要动手剥橘子,你们一个个都死了啊,不会拦着么?好得力的丫头,如今竟然看起主子的笑话来了,赶明儿我回了老爷太太,让你们自出去回家,整日看笑话去!”华兰大小姐言辞尖利的训斥起来。

    如兰立刻不依了,上前扯着姐姐的袖子,大叫道:“大姐姐你不许欺负我的人,我告诉母亲去!你为了一个姨娘生的小傻子为难自己亲妹妹!”

    “去告去告!我早就想去告了,什么姨娘生的,六妹妹就是我们的妹妹,况且父亲把她抱来母亲这里,就是我们的亲妹妹!你再说什么姨娘生的混账话,仔细父亲打你板子!”华兰食指用力戳着如兰的脑门。

    如兰气鼓鼓的,又反驳不出来;明兰低着头,装傻,不言语。

    华兰和如兰虽是同胞姐妹,但长相却不一样,华兰长的像盛紘,明媚秀美,眉宇间英气勃勃,如兰长的像王氏,圆盘子脸,眉目端正,姿色不免平凡了些,不过将来长大了,也许能往端庄上发展。造物主显然没有公平对待这对同父同母的姐妹,不论容貌才能还是父母宠爱,妹妹统统不如姐姐,明兰只希望如兰的心里不平衡不要愈加严重就好了。

    其实在王氏身边讨生活并没有那么难,华兰姐姐和长柏哥哥早就有自己的院子了,长栋小弟弟还处于流口水的阶段,明兰需要应付的只有如兰小姑娘。如兰其实人并不坏,只是喜欢使性子耍威风,恨不得天天被人捧着,可是她上头一姐一兄她都惹不起,林姨娘那里的一兄一姐她又惹不到,连站都站不稳的长栋小弟弟她惹着无趣,于是只剩下一个倒霉的明兰可以让她呼来喝去了。

    每当这个时候,华兰大小姐就会像齐天大圣一样从天而降来主持正义,她未必喜欢明兰,但却看不得如兰嚣张的样子,作为得宠的长女,她在盛府的权威仅次于三个长辈,训斥妹妹,处罚下人,做起来得心应手,说起来头头是道。

    明兰心里十分感谢这位又漂亮又威严的大姐姐,她是真正的天之骄女,容貌家世魄力无一不有,她真心希望这位大姐姐将来永远能这样幸福骄傲。

    现在每天早上,明兰被妈妈抱着和王氏她们一起去给盛老太太请安,那之前各房妾室已经先给王氏请过安了,林姨娘请安的间隔很有规律,大约是三天请安两天告假,原因很万金油——身体不适,如果前晚盛紘在她房中过夜,她就会扶着腰说身子累,如果前晚盛紘没去,她就会扶着胸口说心累,林姨娘每次来请安王氏就要心理建设半天,免得自己暴怒起来扑上去划破林姨娘那张楚楚动人的脸蛋儿,极端挑战王氏的修养。

    反观小明兰,不过五六岁,没有得宠的亲妈,年纪幼小又钝钝的,王氏没有欺负她的必要,当然也不会去特意照顾,反正是与如兰一道吃睡,但是细心的人还是能看出不同之处。

    每顿饭摆的都是如兰喜欢的菜,明兰跟着吃,没有挑菜的权力;如兰的衣裳都是新的,明兰穿剩下的,虽然也是九成新;有什么新鲜的果子糕点,当然是紧着如兰先吃,剩下的给明兰;至于什么金银玉的锁呀链呀之类的首饰,明兰是压根没见过,不过每次出门王氏还是会给她脖子和头上弄点东西带着去充充门面。

    明兰为自己设定的职业规划路线是,当装傻时得装傻,当告状时得告状,迎春姑娘的遭遇告诉我们,不是一味忍气吞声就可以安享太平的,一个没有什么依仗的庶女,倘若自己都不为自己出头争气,还有谁会理你,所谓天助自助者。

    明兰身边的妈妈是一个懒惫大意的婆子,要东往往给西,多差遣两声,就嘟着嘴巴不乐意,小丫头们有样学样,也都是懒散不得力的,还常常用明兰听得见的声音说‘悄悄话’,什么‘左一次右一次的,没个完了,真把人折腾死了’,‘摆什么主子款儿,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不过是个姨娘生的罢了’,‘趁早消停些罢,谁耐烦伺候她’之类的。

    明兰一句不吭,当做没听讲,照旧使唤,因为盛紘对王氏还没有完全放心,所以时不时会去看看明兰,这时明兰就会老实不客气说:“晚上口渴,妈妈不给我水喝;……您上次给我海棠露了吗?我一点也没见着……太太给的点心?妈妈说她小孙子喜欢吃,就给拿走了……妈妈说,等她空了再给我补衣裳上这道口子。”

    盛紘脸色立刻就放下了,王氏也尴尬不堪,她最近正忙着办华兰的及笄礼,哪有功夫管明兰,她一生气就把丢了她面子的丫鬟婆子统统罚了一顿,一开始丫鬟婆子不服,照旧给明兰小鞋穿,明兰也不当回事,继续告状,不过两次,仆妇们都老实了,明兰的日子也好过了。

    其实告状是个技术活,现代职场和古代盛家都一样,告的好能够改善自己的生活,告不好却适得其反,这里面是有诀窍的。首先告状对象要准确,明兰一开始就知道王氏没把她放在心上,只要养着不死就行了,盛紘倒还记着卫姨娘的好处,内疚她年轻轻就没了,所以明兰的告状对象是盛紘;其次,告状的目标要明确,明兰只告丫鬟婆子的,却半句不提王氏,反而常常说王氏给这给那的,是下人偷懒耍滑,王氏一边听着倒也还好;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要装傻,明兰从醒过来开始,就一直呆呆傻傻的,说话不利索,反应也迟钝,完全没心机的傻样子,反而安全。

    渐渐入夏,日头炎热,暑气灼热着人的皮肤,这一天明兰在内屋午睡,两个小值班的小丫头在外堂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

    “大小姐的及笄礼可真气派,据说太太把登州有些脸面的太太夫人都请来了,门口光是轿子就排了两排,为了怕外客热,太太还一口气买了几十车冰块镇着,流水价的往里送冰碗子,老爷也特意回府观礼。”一个十岁出头的小丫鬟。

    “太太特意从翠宝斋定制了一套头面首饰,妈妈说那可是京城第一珠翠楼,不知花了多少银子,还有大姑娘身上那条襦裙,妈妈说那上面的刺绣是流觞绣,走动起来上面每一条纹路都会动似的,那时太太娘家老太太送来的,大姑娘的命真好,小梅姐姐,你说我们姑娘将来……”一个圆脸的七八岁小女孩说。

    “哎,我们姑娘怎么能比,大小姐可是嫡出的……”

    明兰躺在里屋听着丫鬟的对话,这两个小丫头王氏分给她贴身使唤的,大点儿的叫秋雨,小的叫小桃,前者原来是王氏房里的三等丫鬟,后者是刚刚从家生院里提拔上来的,说是和六姑娘年龄相仿好相处——想到这里,明兰无可奈何的鼓鼓脸。

    因为要整顿盛府内宅,盛紘恨不得把所有的下人都汰换一遍,除了个别太太和林姨娘的得力心腹,其他二三等的洒扫丫鬟几乎全都倒腾了一遍,然后又从家生院里选些新的来补充,那些模样伶俐的,都是先给了前头几个少爷小姐,轮到明兰时,只剩下这个傻傻的小桃。

    不过……也好,明兰把小小的身体在蓉覃上翻了个身。

    盛华兰的及笄礼明兰并没有看见,但可以想象那场面,她并没有特别羡慕嫉妒的,只是睡的迷迷糊糊之际会想,盛华兰这样的出身才是穿越女应该投的胎呀。

    完成了及笄礼,王氏立刻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到寻找大女婿的工作上去,时不时的要和盛紘和盛老太太交流意见,每当这个时候,华兰就会一脸娇羞的掩面回屋。明兰不由得感叹,社会果然进步了,想当年姚妈举着照片给姚依依说相亲对象时,姚依依可是全程参与的,并且拥有最终否决权和决定权。可这里即使是盛华兰这般受宠,她的婚事自己也无法插手,明兰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经过一段时间的商议,盛紘夫妇手里留下两个最终候选人,令国公府第五个孙子和忠勤伯府的次子,还没等夫妻商量出结果来,时任开封府尹的邱敬大人来为儿子提亲了。

    “原本华儿刚刚才及笄,也不急着选婿,可邱大人这一提亲,我们却不得不快了,要么应了邱大人家这门亲事,若是不应也得有个说法。”王氏坐在一张蝙蝠流云乌木桌旁,面前堆放着几张大红洋金的帖子,头上龙凤金簪的流苏不住抖动。

    “邱兄是我的同年,我们两家原也知根知底,本来结成这桩婚事也无不可,可是……”盛紘手握着一把黄杨木骨的折扇,在屋里走来走去。

    “可是什么,老爷快说呀。”王氏急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