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8章 盛大伯来访,明兰发财(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8章 盛大伯来访,明兰发财(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脆脆的稚音,说话却偏一副小大人的正经样,屋里几个大人都乐了,盛维尤其大笑,搂着小明兰不住抖动,明兰被笑的小脸憋红,心里愤懑道,她明明都照规矩来的好不好,笑什么笑,严肃点!

    盛维在怀里摸了摸,掏出一团红绸子包的东西,递给明兰道:“这是你堂伯祖母给你的,你几个姐姐都有,就差你一份了。”明兰抬眼看了看祖母和父亲,见他们轻轻点了头方才收下,打开红绸一看,眼前一片金光灿烂。

    这是一个沉甸甸的赤金如意锁,忙拿给盛老太太看,老太太笑着把金锁上的细链子挂到明兰脖子上,明兰立刻觉得脖子一沉,足有好几两重,连忙扭着小胖身子乖乖向盛维鞠躬,一边鞠一边道:“谢谢堂伯祖母,谢谢大伯伯。”

    这时翠屏端着个雕绘着荷叶莲藕的红漆小茶盘进来,见明兰过来,便习惯的把茶盘往明兰面前一端,明兰伸手接过其中一个茶碗,颠颠的走过去;盛紘原以为照习惯明兰会把茶碗端到自己面前,谁知明兰的小短腿走到一半居然转了个弯,低头捧着茶碗,径直把茶奉给了盛维,第二碗才端给自己;接下来,又见明兰踮着脚把炕几上那盘新鲜的山东大枣拿下来,殷勤的端到盛维的茶几上,盛紘暗暗好笑,忍不住笑骂道:“这六丫头,不过收了件礼,便这般又捧茶又上枣子的,忘了你亲爹么!”

    明兰神色扭捏,小脸通红,停下忙碌转动的肥松鼠般小身子,尴尬的小手小脚甚是无措,不好意思的讪讪道:“这个……没有,大概是……拿人手短吧。”

    盛老太太并盛维盛紘两兄弟顿时哄堂大笑,盛维一把拉过明兰在怀里抱了抱,见她小脸稚嫩,怯生生的,着实可爱的紧,于是又从身上摸出了个精致的锦囊袋子,放到明兰手里,戏谑道:“大伯伯吃人嘴短,喏,这是新打的九十九条小鱼儿,也都给你了!我说小明儿,你家的吃食也太贵了些!”

    老太太几乎笑出眼泪,一边笑一边指着骂:“你们几个没大没小的猴儿!”周围的丫鬟婆子也偷偷捂嘴,明兰连忙从那水果盘子里挑出十几个果肉肥厚的大枣子给盛紘送去,讨好的傻笑道:“父亲吃,父亲吃,这颗枣子胖……”

    盛紘笑着拉过明兰,摸了摸小女儿柔软的头发,然后打开明兰手中的锦囊绣袋,拈出一个金灿玲珑的小鱼状金锞子,放在明兰胖胖的小手掌中:“好看吧,拿着顽吧。”

    明兰突然拿了这么多金子,她着实有些不好意思,小脸红红的又给盛维鞠躬作揖,这时王氏来了,带着除华兰外的几个孩子,明兰小小的舒了口气,连忙去给王氏行礼。

    王氏与老太太和盛维见过礼,又让儿女们行礼,瞧见明兰胸前偌大一块金灿灿的金锁,如兰小嘴撅了撅,墨兰低眉顺眼,没什么表情,经过孔嬷嬷的教育,她们俩已经老实许多了,盛维与侄女寒暄了几句,如兰娇矜,墨兰斯文,都不大言语,盛紘也没什么可说的,倒是王氏满面笑容道:“嫂子太客气了,让大伯为华兰跑这么老远已过意不去了,还带了这许多东西来。”说着转头道:“还有你们的,哥儿的物件在老爷书房,姐儿的都在葳蕤轩那儿呢,待会儿去取吧。”

    孩子们立刻给盛维道谢,大家又说了几句,如兰便兴兴头的要去看礼物,盛老太太笑着让孙女们先过去,三个女孩离开后,屋内的气氛立刻静了下来,盛维正色对着站在对面的长柏说:“我就听得柏哥儿已过了府试,弟妹真是好福气。”

    长柏拱手道:“大伯伯谬赞,小侄无知,尚得多加读书。”

    王氏心中骄傲,回道:“还差着最后一道院试才算个秀才呢,大伯先别忙着夸他;都说梧哥儿也在读书,回头他们哥俩好一同赴考。”

    盛维摇着头笑道:“这可不成,当初我读书就不如二弟,你那大侄子随我,只看账本精神,见了那些之乎者也就犯晕,你二侄子虽能读两本书,却比柏哥儿差远了,我瞧着他还是喜欢舞枪弄棒些,这次送大侄女去京城完婚后,我打算让梧哥儿去拜见下鲁奎鲁总教头,试试看走武路子。”

    盛紘笑着道:“这敢情好,那鲁杠子的武艺人品都是一等的,当初他考武举时常与我一同吃酒,这些年也没断了往来,回头我给他写封信,让梧哥儿带上,也好多照应些。”

    盛维大喜:“那可多谢二弟了,梧儿,还不快给你叔叔磕头谢过!”

    身旁侍立的长梧,看着和长柏差不多大,但身骨结识,方口阔面,开朗精神,高高兴兴给盛紘磕了头,盛紘忙扶起:“大哥又说这两家话,梧哥儿将来有了出息,也是我们的福气,有自家兄弟在官场互相照应着,咱们家族才能兴盛不是?”

    盛维又转头去看长枫,笑道:“瞧吧,你梧堂兄是不中用了,回头只能做个武夫,看来还是得你们亲兄弟俩一同赶考了,我闻的枫哥儿诗文极好,小小年纪便颇有才名,将来定能考个状元回来。”

    长枫一直含笑站在一旁,此时才拱手道:“小侄有愧,只望将来能有大哥一半学问便知足了,前朝张太岳9岁为童生,小侄不才,打算明年去试试手。”

    盛老太太正色道:“虽说诗文要紧,但科举考试并不全考诗文,你也当多花些力气在文章上,便是你祖父当年诗文倜傥盖杏林,也是先学好了文章的,回头你也随你大哥哥一同读书罢。”长枫笑着答是。

    又说了会子话,盛老太太让三个哥儿自去顽,大人们再聊会儿天。

    等他们出去了,盛维才恭敬对盛老太太道:“本这次您侄媳妇也是要过来的,偏被家事绊住了腾不开手脚,我替她给二婶子磕头道喜了。”

    “这大老远的来什么来,侄媳妇管着偌大一家子如何出的来,我们两房用不着这些虚的,你母亲身子如何了,可还健朗?”盛老太太笑道。

    盛维神色黯淡了些:“家里一切都好,就是我娘她最近越发懒了,身子骨大不如前,她时常叨念着二婶子您,我想着等婶子什么时候得了空,来我家住一阵子;就是怕累着婶子您了,是以娘不许我提。”

    盛老太太叹气道:“累什么累?我与你娘妯娌一场,也甚是相得,弟妹去瞧老嫂子有什么不好说的;唉……我对老嫂子极是敬佩,她一个弱女子熬了这许多年,也算熬出了头,却可怜累出了一身的病痛。”

    盛维真诚道:“当初都亏了婶子给我们母子撑腰,侄儿一家方有今日,说起来真是……”

    盛老太太连连摆手制止他继续:“不提了不提了。”

    盛紘见气氛沉重,想找个轻松的话题,看了看王氏,王氏收到信号,立刻明白,于是她笑道:“好久没回金陵,不知道松哥儿媳妇怎么样了?上回来信说她有了身子。”

    盛维神色愈加黯淡:“可惜了,前儿忽的小月了。”

    一阵压抑,气氛更加沉重,盛紘不满的瞪了王氏一眼,王氏很冤枉,她又不知道。

    好吧,搞活气氛也是需要天分的,王氏显然还需修炼,盛紘不满完王氏,决定自己出马,笑道:“不知上回来说梧哥儿的那户人家如何?大哥可打听好了,要是好,我这做叔叔可得开始备贺礼了。”

    盛维脸黑如锅底:“唉,不提也罢,那家闺女跟马夫私奔了!”

    屋内气氛更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