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45章 生存环境恶化报告(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5章 生存环境恶化报告(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这一天早上长柏哥哥来暮苍斋视察,明兰答应给他做的棉鞋终于交货,于是他顺便来收账,明兰亲去迎接,长柏刚走进门口没几步,就看见一个冷艳小美女持着笤帚在扫地,长柏觉得她眼生,便多看了几眼,谁知她扬高了脖子,冷冷的哼了一声,神色高傲明艳,长柏立刻皱眉,对着明兰道:“怎的下人这般没规矩?你也不管制些!”

    媚儿羞愤的放下笤帚就进屋了,明兰很尴尬。

    走了几步到了庭院里,只见一个柔弱如柳絮的娇柔少女倚着一根廊柱,轻轻吟着诗,长柏一听,竟然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再次皱眉对丹橘训斥道:“丫鬟们识字懂事也就罢了,怎么还教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何况个丫鬟!”

    可儿脸色惨白,蹒跚着回了屋,明兰很抑郁,呵呵干笑两声!

    走进屋里坐下,明兰还没和长柏说上两句,银杏便抢过丹橘的差事,一会儿端茶一会儿上点心,站在一旁一个劲儿的抿嘴微笑,一双妙目不住的往长柏身上招呼,小桃扯她也不走,长柏神色不虞,把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顿,沉声道:“六妹妹该好好管制院里的丫头了!”

    说完,抄起新鞋子扭头就走;明兰差点吐血!

    刚吃完午饭,闭门读书的长枫出来散步,散着散着就散到了暮苍斋,明兰虽与他不甚相熟,但也热情款待他进屋吃茶,长枫明显魂不守舍,一看见媚儿,便立刻起身,迭声问:“媚儿,你近来可好?”媚儿恨声道:“被撵了出来,也不见得会死!三爷不必挂心。”长枫颤声道:“……你,你受委屈了!”

    这时可儿轻弱的如飘絮便一步三颤的来了,长枫目光都湿润了:“可儿,你,你瘦了!”可儿再也忍不住,珠泪断了线似的往下掉:“三爷,我当这辈子也见不着你了……”

    长枫过去挽住她,可儿立刻放声大哭,长枫不住的安慰,暮苍斋内哭声震天。

    翠微丹橘几个看的目瞪口呆,连银杏九儿也傻眼了,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然后,转过目光,一起去明兰,示意该怎么办?明兰无语,暗伤不已。

    本以为够衰了,没想到压轴戏在后头。

    齐大人在年前向皇帝递了折子,皇帝大人便准了齐家三口回京过年,庄先生便宣布放了短暂的寒假,走之前预先送了份乔迁之礼来,是个洋漆架子悬的羊脂白玉比目鱼磬,旁边还悬着一个玲珑的白玉小锤,这么大块的羊脂白玉真是通透晶莹,明兰不敢放到正堂上招眼,只放在卧室的书桌上。

    谁知这一日,墨兰和如兰一齐来串门子,本来如兰已经坐上炕床吃茶了,但墨兰坚持要参观明兰的新宅子,拉着如兰径直走进了明兰的卧室,明兰当时就觉得不妙了,只听墨兰指着那个白玉罄娇声道:“……这就是元若哥哥送你的那个贺礼吧!”

    如兰定住了眼珠,盯着那个磬足有半响,然后看着明兰再半响,那眼神让明兰背心一阵冷汗,墨兰在一旁抿嘴而笑:“六妹妹真是好福气,让元若哥哥这般惦记,姐姐我搬入葳蕤轩时可没见他送乔迁之礼呀;元若哥哥对妹妹如此厚爱,不知是什么缘故呀?”

    明兰茫然的睁着大大的眼睛,呆呆道:“……对呀?这是什么缘故,五姐姐你知道吗?”说着便一脸无知的去看如兰,如兰看着墨兰一脸幸灾乐祸,肚里一股无名火冒起,再看看明兰,两害相权取其轻,便大声道:“这还不简单,齐家哥哥在寿安堂时常与六丫头一处吃饭,当她是小妹妹呢,母亲说了,咱家与齐家有亲,都是自家兄妹!”

    越说越大声,如兰都被自己说服了,一边说一边看着一团孩子气的明兰,都觉得自己解释的很通,明兰拍手笑道:“五姐姐你一说我就全明白了,你好聪明哟!”

    天可怜见,如兰长这么大,头一次在智慧方面受表扬。

    墨兰还待挑拨几句,明兰摇着脑袋,天真道:“……难怪往日里四姐姐三天两头往家塾里送点心给元若哥哥,原来是自家兄妹呀!”如兰利剑一般的目光射向墨兰,墨兰涨红了脸,大声道:“你胡说什么?我是送点心给两位兄长的!”

    明兰摸着脑袋,茫然道:“咦?我怎么听大哥哥和四弟弟说,四姐姐的点心全塞给了元若哥哥呀,……莫非我听错了?”说着疑惑的去看如兰,如兰心中早已定案,鄙夷的瞪着墨兰,冷笑道:“……四姐姐好手段,真是家学渊源!”

    墨兰一掌拍倒一个茶杯,厉声道:“你说什么!”如兰心中一凛,要是扯上林姨娘,她又没好果子吃了,明兰连忙补上:“五姐姐的意思是说,待客热忱是咱们盛家的老规矩了,四姐姐果然有盛家人风范!”

    如兰松了口气,满意的拍拍明兰的脑袋,墨兰怒视她们,明兰暗道:没办法,我是自卫。

    笑着送她们走后,丹橘冷着一张脸回来,把门都关上,正色对明兰道:“姑娘,咱们得好好收拾下院子了,没得放这些小蹄子丢人现眼,连累姑娘名声!”小桃和翠微也应声称是。

    明兰坐在炕上,拿了一本针谱和一个绣花绷子比对着,笑眯眯道:“不要急,不要急,你们什么都不要做,让她们去闹;你们出去串门子时,捡那要好的丫鬟婆子把咱们这里的事都说出去,尤其是大哥哥和三哥哥来时的事,务必要让太太知道!”

    丹橘眼色一亮,喜道:“姑娘你——”便不再说下去。

    翠微摇摇头:“便是让大家知道了又如何,还不是笑话姑娘管制不力,没能耐!到时候,没准姑娘还得落太太的埋怨。”

    小桃也点头道:“是呀,太太不见得会给姑娘撑腰,有的是人想看姑娘笑话呢。”

    明兰摆摆手,示意她们别说了,平静道:“晚饭后你们三个过来,帮我做些事儿。”

    三个丫头只得郁郁的出去了。

    明兰轻轻把窗开了一线,看向外面,只见那一片红梅,鲜艳灿烂,摇曳生姿,冰天雪地也自成芳华——说不生气是假的,现在不是息事宁人的问题了,这几个丫头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才敢如此放肆;太太掌管盛家,林姨娘有钱有儿女,她——不过一个小小庶女,只有老迈的祖母怜惜着,她们笃定了她不敢惹事,不敢得罪她们背后的主子!

    明兰第一次开始理解古代大家庭的复杂之处,她不怕收拾这几个丫头,可不能得罪长枫和太太,她有靠山盛老太太,却不能事事让她替自己出头,她是所有孙辈的祖母,不能一概偏心,有些事她不能做,得明兰自己来。

    若她有如兰的地位,也能惬意自如的当个大家小姐,轻松度日,可她不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她如今身在江湖,想要置身事外才是可笑,想想第一步先做什么?

    晚上,丹橘和小桃把门窗一一关上,翠微帮着明兰裁剪一张大大的白纸,准备笔墨,明兰道:“你们三个帮我想想,日常小丫头们有什么不得体不规矩的事儿,整理下,咱们列出一份规制来,白纸黑字写下来,回头好约束她们。”

    翠微觉很很好,丹橘却很悲观:“我知道姑娘的意思,可是就算写出来又如何,咱们又不好罚她们的。”

    明兰开始添水研磨,灯光下眉目嫣然,唇边露出一对小小的梨涡,展颜道:“不要生气,不要生气,饭要一口一口吃,麻烦也得一个一个的解决,你们先照我说的做。”不要为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坏了自己的品性,这些人不值得她损失平和愉快的心情。

    小桃是最听话的,说着便一五一十的说起平日瞧见丫鬟们不得体的行径,翠微笑着在旁总结,丹橘心细,慢慢把遗漏的地方补齐。三个臭皮匠虽然未必顶个诸葛亮,但却肯定比明兰自己一个强,她们三下五去二便精简概括,罗列成条,什么‘不得随意离开暮苍斋’‘不得议论主家行事’‘当值时应尽忠职守’‘不得吵架生事’‘不经招呼不得擅进正屋’等等。

    三个女孩都是自小当丫鬟的,最熟悉下边的细琐忌讳,一开始还有些顾忌着,后来越讨论越周全,明兰亲自给她们倒茶端点心,然后执笔一一记录,说到深夜,堪堪差不多了,翠微和小桃收拾散了一炕的纸屑和笔墨,丹橘端了盆温水给明兰净手。

    一边细细揉搓着明兰手上的墨迹,丹橘忍不住道:“姑娘,这真有用吗?咱们不能请老太太来做主吗?”

    明兰用湿哒哒的手指刮了下丹橘的鼻子:“山人自有妙计。”丹橘扭脸避开,嘟着嘴小,拿干帕子给明兰包手。

    明兰忽然想到一事,又执起笔来舔了舔墨,在那大纸下面加上一句:未完,更新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