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50章 女大当嫁(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0章 女大当嫁(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长柏哥哥大约很受中老年妇女的青睐,海夫人的来信一封比一封热情,刚开始信里还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后来便一口一个‘亲家公亲家母’了,见长柏孤身一人住在京城盛宅,恨不能让长柏住到自己家中去,盛紘想到自己任期将满,索性叫家仆将京城的宅子慢慢打理出来,将来好让全家回京时住。

    又过了半个多月长柏终于回来,告别丈母娘的热情立刻迎接亲妈的热情,王氏摸着儿子的脑袋,只觉得自己十月怀胎和十几年情感投资都没白瞎,激动的热泪盈眶,其实她之前准备了一匹高头白马和一朵大红绸子扎的花球,打算让儿子游街一番以示荣耀,长柏抵死不从,王氏不免郁郁,其实明兰很理解王氏,嫁了个老公像老板,生了儿子像老爹,换谁都得抑郁。

    作为补偿,盛紘选了一个凉爽和煦的日子在府中开筵,恰好逢了沐休日,好请一干僚友上峰一同和乐。

    春末夏初,园中景致幽绿嫣红,山石磊落,风光极好,正适待客,王氏本想请一班小戏儿开堂唱上几出,但盛紘觉着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便只开了几张桌筵席,一众男客在前面吃酒,女客在后院另辟了一处饮宴,登州城里与盛家交好的人家不少,有些亲密的便早早到了,没想到来的最早居然是平宁郡主。

    不是王氏的人格魅力太大,而是在登州这个地界上,能和钦封三品郡主等级相当的女眷也没几个,其他的官宦女眷只会一味谄媚奉承,平宁郡主消受了一段日子的恭维不免有些腻。王氏好歹是出身名门,到底混过京城闺门圈,交际起来也不含糊,中年妇女说起皇亲贵胄宗室豪门的八卦闲话,那是干柴烈火一般热烈;王氏虽有些霸道,但也不敢在郡主面前拿大,尤其王氏不再推销女儿之后,那鲁直的性子反而与弯弯绕的郡主合得来。

    平宁郡主先向王氏恭喜了一番,接着哀叹了自家儿子的落榜,今日王氏本来极是高兴,但对着郡主的哀怨面孔又不好太喜形于色了,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件悲催事儿来说说:“……都说高门嫁女低门娶媳,那海家这般门第家世,又有这么个门风,这儿媳妇我将来如何管教!”

    王氏牺牲自己娱乐对方的高尚情操立刻收到效果,郡主破涕为笑:“你也是!既想娶个好门第的儿媳妇,又想痛快管教媳妇,天下哪有这般好事!”

    若是别人这么奚落,王氏早掀桌子了,可对着郡主她只能暗自狠揪帕子,然后呵呵干笑一番揭过去算了。

    过不多时,来客渐多,只见满室珠环翠绕,环佩叮当,盛老太太正位坐上方,三个兰穿戴一新羞羞答答的站在一旁待客,让一群大妈大婶捏来摸去,明兰假笑的几乎脸皮抽筋,一阵阵脂粉香气熏的她头晕,对面致了仕的余阁老家老妇人旁边站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身着明紫色窄袖束腰纱衫和藕荷色碧纹湘江长裙,她瞧着明兰这幅作假模样,便偷笑着朝明兰使了个俏皮的眼色,明兰大怒,偷着朝她一龇牙。

    寒暄了几句,盛老太太便拉着余老夫人到寿安堂去说话去了,王氏和一干太太夫人们亲热了一阵后,想要聊些男婚女嫁的成人话题,顾忌着一旁的姑娘们,便让她们自去顽了。

    墨兰手腕了得,闺蜜最多,一出门口便围着四五个女孩嘻嘻哈哈说开了,如兰自恃身份,只与刘李两位同知家的嫡女要好,明兰被盛老太太拦着没见过几次客,又要在王氏面前装一副老实样子,便没认识几个女孩,只那余阁老家的老夫人常来与盛老太太一同参佛,便与她家孙小姐嫣然熟识了。

    余嫣然生的高挑细腰温雅可人,有一度盛老太太还想把她给长柏做媳妇,可惜嫣然的那位在户部做五品侍郎的爹,认为把女儿嫁给同品级的盛紘做儿媳妇有些浪费,此事便不提了。

    一众女孩都被引领进葳蕤轩去吃茶,众丫鬟早搬出各色锦墩绣椅和茶几翘案,又摆上了精致点心和盖碗,如兰便笑道:“这是我舅舅从云南捎来的白茶,姐姐们品品,吃着可好?”女孩们听了大是兴味,便端茶引盖轻尝几口,墨兰眼角轻轻上挑了下,捂嘴轻笑道:“五妹妹你真是的,什么稀罕的好东西,也献宝般的拿出来显摆,显得众位姐妹都没见过世面似的!别说这云南白茶,便是藏边的砖茶,上回吴家妹妹也拿来我们吃过!”

    如兰脸色立刻不虞起来,只忍着不发作,她们姐妹不合在闺中也不是什么隐秘,周围坐的女孩们都面不改色,自顾自的品茶说话,那吴宝珠最是知趣,笑道:“墨姐姐快别提了,上回那劳什子直吃的姐姐们一嘴苦味,我真是悔极了,今儿这白茶就很好,淡雅温厚的。”

    刘同知家的小姐也笑道:“一样东西有一种味道,没的有好东西不拿出来给姐妹们尝尝的,如兰妹妹这是好客呢。”

    陈新芽是知府独女,素来脾气骄纵,反与如兰不合,身为嫡女却乐意受墨兰捧着,撅撅嘴放下茶碗,道:“我吃着不过如此,太淡了没什么味道,不如我爹从庐山带来的白露好。”

    如兰扁扁嘴,忽朝坐在角落的明兰道:“六妹妹,你说呢?”

    明兰越来越靠近门口,正想趁人不注意溜之大吉,冷不防被点了名,木了木,便道:“味道是淡了些,可胜在清香回味,自有一番别样风味,我是托了众位姐姐的福了,这茶五姐姐藏了好几天,连亲姐妹都没舍得给喝,只等到今天款待众位姐姐呢!”

    礼轻情意重,一时周围女孩都纷纷道谢,如兰大感满意。

    那边的余嫣然被一个通判家的庶女缠住了,趁机站起来,走到明兰身边,用葱管般的食指点了点明兰的脑门,嗔道:“你这小丫头,今日怎么见了我都不说话,好没良心!”

    明兰皱眉道:“上个月我见天儿转暖,花红草绿水温鱼活,叫了你几次过来钓鱼喝煲鱼汤,你只说叫人来说了声没空,连个由头都没有,我才不要理你!”

    话才刚说完,只见屋里众女孩大都神情古怪,挤眉弄眼的,明兰一头雾水去看嫣然,却见她有些不自在,陈新芽则转头过来打趣道:“墨兰妹妹,你这小妹子好不知趣,余家姐姐如今钓到好大一条肥鱼,如何有空来你家钓那几条小杂鱼!”

    一大半女孩都吃吃笑起来,却有什么都不说,只有年纪最小的洪青玉还很天真,拍手道:“我知道,我知道,余家姐姐与京城宁远侯顾家的二公子正在说亲哩!”

    明兰惊讶:“真的吗?那可要恭喜姐姐了。”周围一片或真或假的恭喜声响起,可明兰觉得气氛有些怪异,似乎……有些不大对劲,便转头去看嫣然,只见她羞的头都不敢抬起来,便讪笑着岔开话题:“哪个顾家,平宁郡主娘家不是也姓顾么?莫非有亲?”

    如兰快口道:“正是本家!襄阳侯与宁远侯祖上是亲兄弟,一齐为太祖爷打的江山,后来一道封的爵呢!”明兰十分为嫣然高兴,笑道:“那可真是好事了,这样的人家定是极好的。”

    刚说完,只听墨兰忽插嘴道:“可是……我听说,那顾家二公子性情有些乖张。”

    四周再度响起窃窃私语,嫣然躲在明兰背后羞愧万分,一句话也不敢说,明兰大声强笑道:“大家别听我四姐姐胡说,我们姐妹自打懂事就没去过京城,如何知道这些?”一边狠狠给墨兰使眼色,墨兰轻慢的撅撅嘴,不再言语。

    嫣然目光中露出感激之色,谁知那陈新芽又凉凉道:“别的内情咱们不知道,可有一桩,我小时在京城,听说一次宁远老侯爷差点绑着他上宗人府问忤逆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