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51章 女大当嫁(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1章 女大当嫁(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刘小姐佯装一副惊讶状的大声吸气,引了旁边一众女孩都纷纷议论,明兰呆了呆,回头看看嫣然羞愤难当的样子,再看看周围女孩们不是幸灾乐祸就是远远避开,最厚道的也不过说两句不冷不热的宽慰话,心里大怒:她知道为什么她们如此,无非‘嫉妒’二字。

    说起来,余嫣然是众位姑娘中出身最显赫的,虽说她父亲只是个侍郎,但她祖父却是一代首辅,清誉满天下,先帝曾亲题“克勤慎勉”四字以为嘉奖,所以才有资格直接与侯爵府嫡次子谈婚论嫁,想当年华兰以盛家嫡长女嫁个落魄伯爵府的二子也是费了姥姥劲儿的。

    明兰想为嫣然解围,便指着自己,大声道:“男孩子小时候都淘气呢!何况传言大都不靠谱,刘姐姐没见我前还‘听说’我孤僻古怪呢,可是你们瞧瞧我,竟是这般貌美心善!”刘小姐尴尬一笑,其他女孩们都喷笑出来,明兰厚着脸皮,继续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难道我不貌美?不心善?”

    如兰指着明兰,“你,你,你……”笑倒在机子上,捧着肚子说不出话来。

    屋里的小声嗤笑变成了大声哄笑,明兰看旁边的余嫣然几乎快烧起来的面颊微微有些消退,心里很是怜悯,索性把戏做足,又道:“姐姐们也太见怪了,嫣然姐姐不就是说亲事嘛,我还想给我家鱼缸里的小红和小白说亲哩!”

    众人愈加捧腹,哄堂大笑,明兰严肃着小脸道:“小红与小白也陪了我不少日子,看着它们年纪都不小了,我做主家的也得为它们的终身考虑一二呀!”

    女孩们笑的东倒西歪,吴宝珠趴在一个女孩肩上,笑的满脸通红,抹了抹眼泪道:“那成了没呀?”明兰摇着头道:“颇有难度。”

    陈新芽笑的肚子痛,好容易挤出几个字,挑着声音道:“……这是为何呀?”明兰一脸慎重,摇头晃脑道:“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我,我……上哪儿去给那对鱼儿找鱼爹鱼妈和大媒呀?”

    陈新芽大笑:“索性你就当了它们爹妈罢,我来当大媒!这就拜堂成亲罢!”

    女孩们几乎笑疯了,如兰笑着奔过去,用力扭了把明兰:“小丫头,就你笑话袋子多,笑坏了众位姐姐,看你怎么交代?”见如兰如此,女孩们一个个涌过来围着明兰一阵揉搓,明兰卖力挣扎,奈何人小利微,直被捏的满地乱跑,却犹自大声叫道:“严肃些,严肃些,这儿正说亲事呢!”

    女孩们更乐了,绕着屋子打闹起来。见众人把焦点都转到自己身上来了,明兰松了口气,朝已经挪到门口的嫣然打了眼色,嫣然点点头,瞅着别人不注意便先溜了,明兰好容易把女孩们挣开,一身衣裳已经扭扯着不成样子,便借口整理装束也告退了,临走前只听见如兰还在笑:“我家小妹妹好玩吧,我爹爹兄长也是极疼她的……”

    然后是墨兰的声音,带着些许冷笑的意味:“小丫头嘴皮子厉着呢!”

    又听其他几个女孩的声音:“我觉着盛家小妹很好,又逗乐又厚道。”

    另一个女孩隐隐道:“……人挺好的,……开朗有趣……”

    明兰不去理她们,让丹橘陪着径直回了暮仓斋,一进屋果然见嫣然已在了,明兰一见她就竖起眉毛,指着骂道:“你还敢说我没良心!与你姐妹一场,叫你钓鱼你不来,你说亲事我不知道,你被人笑话了却要我给你打遮掩!瞧瞧我这一身,说吧,你怎么赔?”

    说着提起皱巴巴的裙边,一脸愤慨状,嫣然走到明兰跟前,双手合十连连拜着,迭声道:“好妹妹,好妹妹,都是我的不是,我若存心瞒你,叫我脸上长个大疖子,我今日就要来与你说这个的,好妹妹适才真多亏了你,不然还不定怎么让她们打趣我呢!”

    说话间,翠微已经新拿了件葱绿盘金彩绣绵偏襟褙子和绿地绣花裙出来,明兰到四折乌梨木雕花绣缎屏风后头换了衣裳出来,还板着脸:“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给我从实道来。”

    嫣然苦着脸道:“不就这么回事呗,我爹爹的上峰保的媒……”欲言又止。

    翠微和丹橘很有眼色,见主子们要将贴心话,待小桃端了茶碗点心上来后,便一齐退下了,明兰看了门口一眼,坐到嫣然身旁,轻声道:“嫣然姐姐,不是我说你,如今不过是在说亲,还未订下,如何传的满城皆知?此事若不成,姐姐可怎么办?”

    嫣然感动的握住明兰的手,道:“好妹妹,难怪我家老太太总夸你品性淳厚,平日里与我要好的姐妹也不少,可只你说出这般贴心的话来!只可恨我娘走的早,连个兄弟姊妹也没留下,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我爹爹续了弦后,只带着后娘和几个弟弟妹妹赴任,把我一人留在这里,辛而祖父母垂怜,不然……”说着声音哽咽,珠泪盈眶。

    明兰黯然,低着头轻轻揉着嫣然的衣角,嫣然吸吸鼻子,又道:“这次亲事本不是我祖父母的意思,是我那后娘攀上了宁北侯的一个不知什么亲戚,便促着父亲应了媒人,好在我祖父说他要再考虑打听些,这才未说定,可是那女人……那女人……闹的尽人皆知。”

    嫣然再也说不下去了,只低低的哭了起来,明兰心里也为她难过,也劝不出什么话来,只轻轻抚着嫣然的手背,掏出一块新帕子来给她拭泪,过了会儿,嫣然收了眼泪,吸了口气,重重顿了下头,展颜道:“瞧我,你们家大好日子我却这般模样,叫妹妹笑话了!想来爹爹也不会坑了自己闺女的,姑娘家总是要嫁的,我叫祖父也别东查西查了,横竖嫁过去便是。”

    “可别介!”明兰本来一直静静听着,听到这句话忽惊了一声,低叫起来:“你可不能稀里糊涂的嫁了呀!女人这一辈子一般只能嫁一次,一次只能嫁一个,你这会儿要是不长个心眼,回头悔都悔不出来!叫你祖父去查,好好查,不好的千万不能嫁!”

    嫣然破涕为笑:“你这小丫头,怎么开口闭口嫁啊嫁的!敢情你也想着要嫁人了!”

    这点程度的打趣给明兰塞牙缝都不够,她面色都没变一丝,正色道:“嫣然姐姐,我知道你不愿祖父母与你爹打擂台,可你也当想想自己!你那后母我虽没见过,可也听说了些,并不是个好相与的,说句难听的,若是你嫁的如意了,她保准会抢着来仗你的势,你若受了委屈,你说她会给撑腰出头么?”

    嫣然脸色发白,心里一团乱麻,明兰站起来,走到当中以手锤掌,凛然道:“嫣然姐姐以后莫要自怨自艾了,你虽没了亲娘,可到底是嫡出的,祖父母都健在,可我呢?庶女一个,只有一个祖母!可是,我虽样样不如你,若有人逼我嫁个烂人,我也非得挣个鱼死网破不可!”

    嫣然怔怔的看着明兰,柔嫩明媚的面庞一派平静,却隐隐现出坚毅果敢之色,嫣然的心底陡然生出一股勇气,过去亲密的拉着明兰的手,低声道:“好妹妹,你放心,我定然不会自轻!你这般真心待我,我死也不会忘了你的好!”

    明兰叫她说的不好意思,拿眼睛去看她,见她神色自如,便放心道:“说什么死呀活的,别胡说了!以后你少与那些饶舌的来往,我家老太太不怎么让我出来交际她们,老说什么‘知心姐妹不必多,几个足以’,我如今才知道她老人家真是慧眼!”

    嫣然笑道:“你家老太太的用意可不止如此,我祖母倒与我透露过,你的婚事你家老太太心里早有主意了,可惜她们老人家都长了个蚌壳嘴,我死活也撬不开。”

    明兰心里十分好奇,却有禁不住脸上有些发烧:“我才几岁,你先担心自己吧!”

    其实盛老太太的用心,明兰很快就明白了,登州城里适婚的男孩就这些,往日来往的都知道了,有两个年龄相仿的姐姐在那里,王氏和林姨娘都不是吃素的,有好的也轮不着明兰,索性不让明兰抛头露面,另辟蹊径。

    只是盛老太太平日里与明兰无事不谈,一旦涉及婚事却一个字都不露,明兰又不好猴急猴急的去问,哎——等着吧,但愿盛老太太看孙女婿的眼光比她选儿媳妇高明些。

    阿米豆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