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54章 实力派(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4章 实力派(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明兰听她说没头没脑,心里略一思索,便有些明了,迟疑道:“那女子……是宁远侯顾二公子的……?”

    奶母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掩着帕子道:“真真作孽!……这与我家姑娘有甚相干?那女子口口声声要给姑娘敬茶,说求姑娘可怜她们母子三人给个名分,不然便跪着不起来,那两个孩子哭号的满府都听见了,老太爷被气的吐了一口血晕厥过去,老夫人也撑不住了,偏二老爷一家去了济南,这,这,这跟前也没个能主事的人!我们姑娘性子柔弱,只会哭,全无办法……哎哟,佛祖在上,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明兰心里一紧,加快脚步走到后院,刚过了半月门,便见一群丫鬟婆子围在那里窃窃私语,或说或笑或议论,明兰转头便对奶母吩咐:“去把你家二太太身边的管事妈妈请来,这般围着看,算怎么回事?”

    奶母心里一惊,陡然发觉过来,连忙跑着离开,明兰熟识余宅,便带着小桃丹橘径直往里头走去,穿进庭院,只见一个素衣女子跪在当中,旁边搂着一儿一女,母子三人不住啼哭,明兰放慢脚步径自绕过她,直直的朝屋里走去。

    一进屋便看见余老夫人微弱的喘着气躺在软踏上,嫣然虚弱的坐在榻边,面色惨白神色恍惚,一看见明兰,便上来紧紧握住她的手,颤着唇瓣喃喃道:“叫妹妹笑话了……”随即又强打精神,朝那女子大声道:“你还不快起来,我不会受你的茶的!你快走!”

    那女子抬起头来,只见她容貌娟秀,形容可怜,头上斑斑血迹,想是磕头磕出来的,两眼泛红着泪水:“以后姑娘便是我的主母,若姑娘不肯容我,天大地大我们母子如何容身,今日姑娘若不应了我,我们母子三人不如死在这里罢!难倒姑娘忍心看着我们死么?”

    嫣然素来面薄心软,被她这么一说,更是说不出话来,在明兰的目光下愈加无地自容,虚弱的喊了一句:“你先起来吧,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明兰听的直翻白眼,余阁老严于律己,一辈子没有纳妾,余老夫人顺顺当当活到现在,儿媳又不敢忤逆自己,嫣然在祖父母的呵护下长大,祖孙俩估计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抗打击性自然弱了些,这要是换了王氏或如兰墨兰在这里,呵呵……明兰忽然十分怀念那三个女人旺盛的战斗力。看着余老夫人进气少出气多的样子,明兰咬了咬牙,便凑到老夫人耳边道:“老夫人见谅,明兰要逾越了。”

    余老夫人睁开一线眼睛,见是明兰,心里明白,却提不起力气,只艰难的喘着气道:“你便如我自己孙女一般,去……去给我那没本事的丫头撑个腰!”

    明兰站到门口,看着台阶下的那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下跪何人?要我姐姐喝你的茶,总得报个名字吧!”

    那女子轻轻抬起头来,见周围仆妇对明兰甚是恭敬,便以为这是余家二房的小姐,收住哭声道:“我,我叫曼娘,这是我的一双苦命的孩子!”

    明兰表情温和,笑道:“纳妾不是主母喝杯茶的事,所谓家宅不宁祸起萧墙,便是寻常人家讨个妾室也要问清来历,何况宁远侯是名门望族帝都贵胄,若是我姐姐连你来历过往都不清楚,便随随便便喝了你这杯茶,岂不叫人笑话余家没体统?”

    语音清楚,条理明白,众人听了都点头称是,曼娘神色一怔,有些意外的看着明兰,这时丫鬟为明兰端来一个软墩子,明兰温文尔雅的坐下,微笑着问:“现在我替祖母和姐姐问你一二,问清楚了姐姐才好喝你的茶呀!不知你是想跪着回话,还是站着回话呢?”

    见明兰这般派头,四周仆妇已经渐渐止住议论声,看着这母子三人笑话般,曼娘咬了咬牙,便站了起来,低声道:“但凭姑娘问话。”

    一个丫鬟为明兰端来一个托盘,明兰好整以暇的端起茶碗喝了口,和气的问:“不知你是否顾府中人?”曼娘低着头,闷闷道:“……不是。”

    明兰心里暗笑,又问:“哦,那便是外头人家了,不知你家父母兄弟如何?做何营生?”

    曼娘苍白的脸陡然间发青了一般,抖着嘴唇,断断续续道:“……我,我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兄长,他自己做些小生意……”

    “什么生意?”明兰紧紧追问,四周仆妇睁大了眼睛等着。

    “在……漕运码头。”曼娘声音几乎轻的听不见了。

    明兰正要说,码头搬运工倒也是个正当职业,忽然老夫人身边的一个嬷嬷俯身过来说了一句,明兰皱眉道:“那你与六喜班有什么干系?”

    曼娘声如蚊啼:“我哥哥原先在那里打过杂。”

    明兰恍然大悟,她就知道,顾二那种纨绔子弟能认识的外头女子不是青楼便是戏楼的,便为难道:“这可难办了!这我姐姐恐怕做不了主了,你不如自去求顾家?”

    曼娘砰的一声又跪下了,泪水滚滚而下,连连磕头:“那顾家嫌弃我出身低,不肯接纳,我没有法子……只有求姑娘可怜可怜了,眼看着我这一双孩子大了,总得给他们入籍呀!”

    明兰看着那两个孩子才三两岁,懵懂无知,心中微微怜悯,便试探道:“顾家纵算不认你,可这孩子还是会要的吧!只是怕得委屈你了。”

    曼娘大是惊慌,叫道:“难道要拆散我们母子?瞧姑娘玉人一般的品貌,真是好狠的心肠!若离了我的孩儿,我,我还不如死了……”

    说着重重的把头磕在地上,旁边仆妇急忙去拉着。

    明兰心里开始冷笑了,口气渐渐转硬:“姑娘真是好算计,知道顾家人不容你,便要我姐姐来做个不孝的儿媳妇,这还没进门呢,便要先忤逆长辈了!”

    曼娘目光闪烁,转而低头凄切的道:“姑娘行行好,就可怜可怜我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母子三人的性命就握在姑娘手中呀!将来我与姑娘的姐姐共侍一夫,定会恭敬顺从,唯令姐之命是从,我的这双孩儿就是令姐的孩儿……”

    她话还没说完,里屋传来嫣然隐隐的哭声,余老夫人竭力喘着:“赶出去,赶出去!退亲!退亲!……”声音很低,外头听不见,只站在门口的明兰知觉了,便一下站起来,大声喝道:“住嘴!”

    女孩子声音尖细,音量很高,蓦然让庭中众人呆了一呆,明兰一下站起来,走到台阶口,居高临下看着曼娘,冷声道:“什么共侍一夫?无媒无聘,我姐姐和顾家有什么相干,你再嘴里不干净,当心我掌你的嘴!”

    曼娘呆住了,她想不到这个花朵般漂亮的小女孩暴怒起来这般骇人,前一刻还和气温文,后一刻就立刻翻脸不认人,心里有些怯了,随即看着周围这许多人,又鼓起勇气,高声道:“姑娘不叫我活,我们便都不活了!”

    说着便抱起儿女往墙边冲去要碰头,立刻被周围的仆妇拦着,然后她嚎啕大哭不止,一双孩儿也被骇住了,连连尖叫啼哭,一时‘娘呀儿呀’叫声一片,混乱不堪。

    这时奶母拉着管事妈妈终于到了,看着这般场景,立刻叫人退散,然后指挥两个粗壮的婆子把曼娘一左一右架了起来,曼娘惊慌着不敢再哭,明兰轻轻挥手,冷冷的看着她们,声音清亮缓慢:“你的出身虽低却也并无大过,安安分分的嫁个平头百姓也能平淡一生;可你明知自己出身难以被豪门望族接纳,明知顾府不容你,又为何要做人家外室,既做了这外室,便何必来这里哭哭啼啼要死要活!难不成当初你是被逼无奈而至如此境地?……哼哼,你叫我姐姐接纳你这不为顾府所容之人,陷我姐姐于不孝;你惊的余府上下鸡飞狗跳惹人指点,陷我姐姐于不义;你开口闭口主母妾室的,我姐姐清白的金玉一般的人儿,却无端被你坏了名声!——你与我姐姐非亲非故,你这么没头没脑的摸上门来,就让我姐姐不孝不义,还败坏清誉,我今日便是一顿巴掌把你打出去也不为过!”

    明兰骂的头头是道,便是适才对曼娘心存怜悯的仆妇也都面露不屑,曼娘看情势倒转,又要开口争辩,明兰抢先开口:“现在你有两条路,一条,你自己好好出去,余府家人送你上回京的路,一条,你被堵住嘴巴绑住手脚,从后门抬着出去,丢上回京的车船!你自己选一样吧!”那管事妈妈甚为机灵,一听这话,立刻叫人去那绳索绑带。

    曼娘一张俏生生的脸转了好几个颜色,咬着下唇,婉转柔弱,可怜兮兮的看着明兰,又待说上两句:“姑娘,我……”

    明兰再度打断她,睥睨着她,冷冷道:“你只需说好或不好!妈妈,绳索可备好了?”

    后一句是对着管事妈妈说的,那妈妈立刻应声道:“早备好了!只能姑娘发话!”旁边几个粗壮婆子也蓄势待发,只能令下,便要动手。

    曼娘眼睁睁的看着明兰,明兰毫不惧怕的看回去,长年目睹王氏母女与林姨娘母女切磋技艺,同台竞技,今日这点场面还真吓不住她。

    两人目光对上良久,曼娘颓然无力,自己拉着两个孩子站起身,让仆妇拉了出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