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60章 幸福感这种东西,果然是通过比较得来的(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0章 幸福感这种东西,果然是通过比较得来的(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月兰见到了手的东西就被夺了回去,顿时柳眉倒竖,骂道:“我与明妹妹说话,你来插什么嘴?呸,尖酸刻薄的东西,当心嫁不出去!”转头又朝明兰笑道:“妹妹不知道,我们这种乡下财主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好东西,不过是借两天戴戴,妹妹不会如此吝啬吧!”

    品兰正要还口,被明兰一把拉住,明兰用眼神安抚了下品兰,转头对着月兰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道:“对不住,我吝啬,我不借。”

    说完立刻扯着品兰往前头走去,月兰张口结舌的站在原处,只见品兰一边帮明兰把华胜戴回头上去,一边挨到老太太身边笑着说话,月兰倒也不敢追上去再去要,只在原地跺了跺脚。贪人东西的事儿月兰是做惯的,本想着拔了那华胜便赶紧坐回堂中,适才看着明兰一言不发的样子,想她是个老实的,小女孩脸皮薄不敢声张,待会儿赶紧回自家此事便无声无息的了了,没想着……

    月兰悻悻的回三太太身旁,才知道外头戏台子快要开锣了,屋内大部分女眷正随着大太太李氏出去了,月兰连忙跟上三太太一道走,盛纭和两位老太太本也要去的,可被孙母缠住了,舅太太朱氏也在一旁听着,品兰和明兰找了对墩子坐在那儿自己说话。

    孙母正在那里滔滔不绝的大肆张扬自家儿子,夸的几乎没边了:“……县令老爷硬要请我家志哥儿吃酒,说是要请他写一幅字去当匾额,哎呀呀,志儿推脱不得才应了的,要我说呀,能得了志儿的字真是县令老爷的福气了……”

    品兰忍无可忍,凑到明兰耳边说:“明明是姐夫吃醉了酒硬要送字给县令老爷的,且那次吃酒是我爹有事要与老爷说,偏偏姐夫自己过来乱喝一气,又胡言乱语了半天,害我爹爹没少和县令老爷赔罪!”

    明兰大囧,这孙母可以啊,都能应聘cnn了。

    孙母自我陶醉了半天,终于想到了盛老太太:“听说亲家老太太的孙子也是读书人,不知几岁中的秀才呀?”这是孙母最喜欢的话题,百谈不厌,便是对方考了状元的,若是中秀才的年纪比自家儿子大,她也要吹嘘半天。

    盛老太太轻笑了下:“十五岁。”孙母十分得意:“哟,那可没我们志儿考上的早,不过也算是年少才高了。”盛老太太轻描淡写的谦虚道:“谈不上才高,不过那年登州,有好几个十一二岁的小秀才。”

    孙母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了几声:“那也没什么,兴许那年特别好考罢,就算都是秀才也不见得都是有才的。”

    这句话就惹恼了旁边的舅太太朱氏,她忍不住讽刺道:“说起来,你家哥儿自打十二岁考上秀才,都考了几回举人了吧?怎么还没中?”

    孙母强忍怒气:“人家考了几十年的都有呢,几年算什么?”

    朱氏捂嘴轻笑:“您说的是,几十年也是有的。”

    孙母大怒,又见盛家女眷不来帮自己,一肚子火气无处发,便对着身旁的儿媳淑兰骂道:“还不给你婆婆续茶,这般没眼力劲儿,要你何用。”淑兰当众被骂,脸红过耳,低头去传小丫鬟,品兰见姐姐这般委屈,心里疼痛,又不便出言,只捏着拳头,明兰忙在她耳边低呼:“不要妄动,镇定,镇定,你祖母有分寸的。”

    盛老太太不动声色的继续看茶叶浮动,大老太太渐渐带了些气,但脸上半点也不显出来,只静静的听着。

    孙母不满的看着走开去的淑兰,扁扁嘴,回头道:“亲家老太太呀,不是我自夸,如我家志儿这般品貌的,那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亲家闺女能入了我家门真是八辈子修来的好福气!这进门都几年了,还一无所出的,这要换了别的人家,早一封休书打发了。”

    盛纭最是护短,闭了闭嘴,终于没能忍住:“人家进门十年才生出娃娃来的也有,这四五年里,我侄女都给侄女婿都讨了几个小的了!”

    朱氏帮忙道:“说的是,子嗣自有祖宗老天保佑,都讨了一屋子小老婆了,还想怎么的?”

    孙母冷笑道:“她要真贤惠,就该让人进门,没的置在外头惹人笑话。”

    大老太太沉声道:“出身不干净的女人,如何进门?女婿也是读书人,你这种话也说的出来,不怕辱没了祖宗!”

    孙母不甘的叫道:“你家闺女自己没本事,还想拦着男人纳妾不成,难道要我们家绝后?”

    品兰忍无可忍,再也听不下去了,扭头就走,明兰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品兰体力好情绪差,憋着一口气,一下子就跑了个八百米,明兰几乎跑断肠子才在一棵柳树下把人追上,抱着品兰的胳膊死也不撒手,只一个劲儿的喘气。

    品兰一脚一脚的往树上踹,气愤的咒骂:“该死的!我姐姐这般好的人,怎么摊上这种事儿!凭什么?凭什么?”

    明兰抚着胸口用力喘气,只能等品兰踹的没力气了,才把她慢慢拉到一座遮蔽的颇好的假山下,捡了块干净的石头两人坐下,这种事情明兰也不知道怎么劝,若是她还在现代当小书记员,一定会很豪气的大喊‘离婚吧’,可这里,唉……,姐妹俩静静坐了半天,忽然假山后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妹子,你莫走,听姐姐把话说完呀!”

    “我要去看戏了,姐姐你不用说了,我不想听。”

    ——是秀兰和慧兰!品兰和明兰迅速对看了一眼。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偷听者,明兰第一个反应是去捂品兰的嘴,谁知品兰比她动作更快,一手就按在了自己嘴上,然后一动不动的坐好,专注的侧耳倾听,看见如此娴熟流畅的动作,明兰忍不住浮起疑问:莫非是同好?

    那边的秀兰说话了——“婚嫁大事于我们女儿家可如投胎一般要紧,妹妹你可千万别糊涂呀!那家少爷我听说过,虽有钱可贪花好色,十来岁就内宠颇多。”

    “那能怎么办?姑姑当我贼一般的防着,我连泰生表哥的面都见不上,如今年岁也到了,只能另找出路了。”慧兰恨声道。

    “泰生?哎,这你想也不要想了,有些事你不知道。当年姑姑想嫁给姑父,我们祖父却硬撺掇着大伯爷把姑姑许配给别家,还差点把姑父活活打死,听说后来是二老太太出面保下的;姑姑心里纵使没积下怨恨,也不会好瞧我们这一房的。”秀兰语气怅然。

    品兰明兰互看一眼,居然还有这种事?品兰目光中大是兴奋,明兰也是一肚子八卦——原来牛姑父和姑姑是自由恋爱呀。

    钝钝几声,似乎是在跺脚,慧兰的声音隔着假山又传过来:“……姐姐你看看今天他们家的排场,再看看品兰明兰那两丫头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随便摘一件下来便抵得上我所有了!我可不要过苦日子,要嫁就得嫁有钱的!”

    “你别傻了,这嫁人不是有钱就好。你姐夫家虽然贫寒,但待我诚心诚意,婆婆也是个知冷知热的,如今我守着他和一双儿女,比日日山珍海味还知足!你莫看月兰嫁的有钱,她那男人极是无赖,日日寻花问柳不说,好不好便把她打一顿,屋里有儿女的姨娘谁都不把她放在眼里,这种日子你愿意过?你还是好好求求大伯母,她会为你做主的。”秀兰苦口婆心。

    慧兰似乎冷笑了几声:“那是姐姐八字好,走了运,你们同时许嫁,淑兰姐姐嫁的如何?那也是个贫寒人家的秀才,可就不如姐夫心地好!受着媳妇的嫁妆,还整日呼来喝去的摆威风,偏也碰上淑兰那个没用的!哼,得了,还是有钱的稳妥些……”

    说完就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似乎就甩开秀兰走了,秀兰急急的追上去,声音渐渐远去。

    品兰缓缓放开明兰的嘴,脸上似笑非笑,悠悠的开口:“明妹妹,我忽然不气了,说起来,再怎么样,我姐姐还没挨过一指头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