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62章 她将来会嫁谁?(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2章 她将来会嫁谁?(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盛老太太也微笑道:“这屋子没人住,冷清了也是有的,也不用到处瞧了,你我是信得过,你家小子在柏哥儿身边当差也是得用的。”

    那管事老头听闻自家孙子受主子赏识,面上喜色,乐呵呵的迎着众人到正堂坐下,管事的叫府中下人逐一来给盛老太太磕头,明兰受了几车皮的恭维话,直吵的耳朵嗡嗡响,都没记住谁是谁,忙活了半天,总算消停了。

    盛老太太带着明兰来到内堂,拐过几个梢间,又绕过库房后头,最后来到幽僻冷清的屋子,房妈妈早已等在那里,盛老太太看见她,淡淡道:“东西都起出来了?”

    房妈妈恭身答是,然后带着翠微丹橘等一干丫鬟婆子出去了,只在屋里留下祖孙两。

    明兰被这些举动弄糊涂了,看祖母神神秘秘的架势,似乎要交代什么,她一回头正看见盛老太太已经坐在当中的一把陈旧的木椅子上,然后指着地上整齐摆放的七八口箱子,对明兰道:“这些都是你祖母当初的陪嫁。”说着嘴角轻轻挑了挑,似有讽刺之色,又加上半句,“只剩下这些了。”

    明兰愣愣的看着这些箱子,盛老太太示意她去打开,明兰便走过去逐一把已经开了锁的箱子掀开,然后一股子霉味扑鼻而来,明兰一阵咳嗽,丫的,这少说也有三十年没开了呀!也不知有没有感染不好的细菌霉菌,勉强睁开眼看去,黑漆漆积满了灰尘,有些上头还挂了好些蜘蛛网,只能依稀看出是些瓷器青铜古玩之类的,最后两个小箱子裹的更严实,沉重的红木箱子里头似乎还有一层铁箱子。

    盛老太太眼神幽深,似乎想起许多往事,静静道:“原来还有好几十箱子上等的料子,什么绸缎锦绒皮子的,都叫我一把火烧了。还有些被我变做了银钱,打点疏通都要银子,总不好让你父亲两手空空的行走官场,当初从侯府陪来的,只剩下这些了……给了你罢。”

    明兰刚刚咳嗽好了些,又险些呛着,连忙回道:“祖母的东西自要传给哥哥的,呵呵,给我些银子就好了。”别开玩笑,她要是扛着这些嫁出去,还不被王氏掐死,就是长柏哥哥也未必会待见她呀。

    盛老太太似乎没有听见,自顾自的说下去:“你们几个姊妹,除开你们父亲给的嫁妆,我照例每人贴一千两银子,哥儿们嫡庶有别,你大哥哥娶媳妇我贴一千五百两,两个小的我每人给八百两就是了;我在盛家待了一辈子,你祖父待我那点子情分也算结清了,可这些箱子便与盛家无干系了。”

    语意平淡,倒像是在交代后事,明兰心里难过,要知道余嫣然所有陪嫁加起来也不过一千五百两银子,这还是余阁老怜惜她远嫁给贴补了的,当然这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了余阁老很清廉,余大人很吝啬。

    明兰过去扯着祖母的袖子,轻轻劝道:“祖母,还是给哥哥罢,他才是咱家的长子嫡孙呀。”盛老太太久久才回过神来,看着明兰,那眼神古怪让人心惊,才缓缓道:“这箱子不敢说价值连城,也够你一世无忧的了,你真不要?”

    明兰叹着气,索性说开了:“说实话罢,好东西人人都喜欢的,可是有多大头戴多大帽子,该是我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抢也没用。这些个宝贝物件便是放到大姐姐夫家去也是够阔气的了,我如何受得起?还有……”明兰在祖母兴味的目光下说不下去了,讪讪的结尾:“总之,孙女年纪还轻,若是有造化自有好日子过的,这些青铜古玩还是算了吧。”

    在这古代,钱真不是万能的,如果没有相应的能力和家世护佑,有钱的商贾容易成为被官府或权贵讹诈敲打。盛维越发越财而没什么波折,就是有个当官的堂弟,宥阳的七品县令换了几任都与盛家和睦相处,李家为什么死活也要儿子读书做官,他们家早够钱了,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为了这几箱子东西得罪了王氏和长柏,那真是得不偿失了。

    盛老太太好笑的看着明兰:“谁说这七八口箱子都给你了?”

    明兰顿住了,好吧,她自多了,只好尴尬的笑了笑,盛老太太指着最后那两口箱子道:“那才是给你,都是些我使过的玉器首饰,多大的脑袋戴多大的帽子,这祖母知道,不会让你逾矩的。”接着放柔声音,“你心明眼亮,能不贪图银钱,祖母很高兴,这些物件给了你,也不枉了。那些几口箱子也不是给你大哥哥的,以后祖母自有别的打算,你今日也见见世面,可是前朝的古物呢。”

    明兰讨好的扭到盛老太太身上去,小小声道:“我哪里看的懂,祖母说与我听吧。”

    老太太瞪了她一眼,无奈的拉着小孙女走到箱子前,一样一样的说了来历名称,明兰听着听着,忽然冒出一句:“要不这两箱子祖母也自己留着吧。”

    老太太这次是真惊奇了,觑了觑了孙女;明兰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说了:“父亲母亲还有哥哥姐姐自然都是极孝顺的!可祖母总得留些体己银子呀,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其实她想说的是,千子万子不如手中的银子,何况你还不是亲的,这是常年工作于民事法庭的小书记员的肺腑之言。

    老太太心中一动,柔声道:“好孩子,你放心,祖母的棺材本厚着呢。”

    府里留着仆妇里有不少是老太太原来的陪房,老太太要和他们说话,怕明兰闷,便打发她到园子里去逛逛,明兰嘟着嘴:“我不爱逛园子。”她想逛街。

    盛老太太板着脸塞给她一把小算盘:“那就练练吧,连百子都打不下来,当心以后嫁了人,把家给败了。”明兰幽怨的瞅着祖母,权衡了一下,痛苦道:“那我还是逛园子吧。”

    人家上过小学初中高中的奥数班好不好,基本功就是心算!

    明兰毫无兴趣的绕着半片湖走了一圈,然后坐在一棵枯黄的柳树下的白石头上,双手撑着脸颊,对着湖水发起呆来:金陵的湖水清凌凌的,和山东的大不相同,映照出明兰一张皱皱的苦瓜脸,明兰忽然使起小孩子气来,捡起一把石子,一颗一颗的往湖里乱丢。

    连嫁妆都备好了,看来祖母对自己的婚事已经心里有数了,偏不让她问,不论多疼她,不论被明兰哄的多晕,盛老太太始终拒绝让明兰参与讨论婚事。听说当年她的婚事就是自己拿的主意,结果……在簪花筵上偷偷看见新出炉的探花郎,听人家吟了两句诗,当场生情,违抗疼爱自己的父母,下嫁盛家,新婚几年后爱淡情驰,夫妻反目。

    听起来很像话本故事,诚然艺术源于生活这句话是有根据的,可她可是理智的法律工作者呀,她不会一见钟情然后发傻乱嫁人的!明兰很伤感的继续丢小石子,她真的很想知道她将来的阿娜答是谁欸。

    “明兰妹妹。”一个清朗的少年声音响起。

    明兰呆呆的抬头,胡乱张望一圈,才看见湖边朗然站立一个俊朗少年,他正朝这边走来,看明兰木愣愣的样子,贺弘文边走边笑道:“妹妹不认识我了么?”

    明兰璨然而笑,站起来俏皮的福了福:“弘文哥哥,小妹这厢有礼了!”

    贺弘文走到明兰三步处站住,拱手而鞠:“今日祖母携我贸然造访,失礼失礼。”

    明兰瞧见贺弘文身上的素衣孝巾,便敛容道:“你外曾祖父出殡,我和祖母本想去的,可是……”贺弘文连忙摆手,温和的笑道:“你们原就是来吃喜酒的,又住在伯父家里,红白事相冲总是不好,你们不来是对的。”

    明兰低声道:“贺老太太定然很是伤怀。”

    贺弘文走过来,瞧着明兰,和气道:“祖母豁达,常言人皆有生死,此乃天道;外曾祖父已是高寿,睡梦中过世,也算是喜丧了。死有何惧?”

    明兰怔了一下,点头道:“贺老太太说的极有道理,我也不怕死,我只怕活的不痛快。”

    贺弘文听了一动,笑道:“我也不怕死,只怕活不长而已。”

    明兰终于笑了出来,贺弘文见她笑了,才问道:“适才妹妹做什么愁眉苦脸的?你堂兄婚宴上红包拿少了么?”

    明兰摇头,苦着脸道:“我不会打算盘,祖母说我会败家。”她当然不能说自己在担心盲婚哑嫁,只好随口诌一句。

    贺弘文失笑:“这有什么,我小时候拿上配的人参膏去喂金鱼,费掉了不知多少,金鱼也翻了白眼,父亲追着后头训我是败家的。”想起亡父,弘文脸上一黯。

    明兰大摇其头:“伯父训错了,这哪是败家,这是庸医!我们的错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请不要把我拉下水。”

    贺弘文扑哧一声,不禁莞尔,指着明兰连连摇头,少年温柔从容,笑的和煦爽朗,湖光山色,秋风吹动一抹淡淡草叶香气,明兰忽觉心境开阔。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