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64章 一个业余偷听者的职业素养(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4章 一个业余偷听者的职业素养(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李氏不语了,但泣声渐止,明兰觉得她是动摇了,大老太太长长叹了一口气,惨然道:“儿媳妇呀,你是没经过我那会儿,全家上下都叫那贱人把持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那大姐儿,不过一场风寒,一剂药便能救了命的,却生生被磨死了!我这才狠下心,带着你男人和纭丫头躲到乡下去,幸你二婶子帮把手,拦着不让你公公写休书。我们母子三人在乡下什么苦都吃了,好容易才熬出头……”

    说着似乎哽咽了,明兰一阵心酸,想着大老太太枯槁的面容上远过于年龄的皱纹,每条都埋藏了几多苦痛酸楚,旁边的品兰似乎轻轻咬着牙齿。

    李氏轻轻道:“老太太的话我都省的,淑丫头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瞧她受苦,我也似刀割般,可……可……,只怕,只怕耽误了品儿,她也大了,人家要是因这个,不要她怎办?”

    明兰忽然觉得身边一阵风动,品兰再也忍不住,轻轻把明兰推到里角,一骨碌从夹间里钻出去,一把掀开厚厚的帘子,扬声道:“我不怕,让姐姐和离!我便是一辈子不嫁,也不能叫姐姐在孙家受罪!”

    明兰以狗啃泥姿势趴在地上,只觉的根根头发都竖直了起来,吓的魂飞魄散,肚里一百遍的臭骂品兰这只猪,手脚吓的冰凉,这要是被逮住了……呃,估计也不会把她怎么样;明兰强自镇定下来,仍旧一动不动的趴成狗狗状。

    幸好她窝在木隔间的里角,又隔了一层帘子一层流苏,那婆媳两并未察觉里面还有一个人,只被忽然钻出来的品兰吓了一跳,然后李氏气急败坏的骂起品兰来,品兰顶嘴,当然她不会说里面还有一个,李氏和大老太太也想不到听众会有两个。

    然后品兰似乎被打了一巴掌,但她铁骨铮铮,一声未哭,扑通一声跪下了,然后大声表白:“人的命,天注定,若女儿有福分,便是姐姐和离了也无妨,若是叫姐姐过着苦日子,我便是当神仙也无趣!”然后连连磕头恳求李氏。

    明兰惊慌之余也没怎么听清,最后似乎是母女俩抱头痛哭起来。

    直到明兰定下神来,李氏已带着品兰离开,似乎下定决心要和孙家干一架了,明兰趴在里面背心都是冷汗,外面十分安静,因此她也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心里无数次祈祷,只希望大老太天今天不想念经,赶紧回去休息,好让她溜掉。

    谁知她趴了越一盏茶功夫,大老太太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只听见她拨动念珠的声音,明兰觉着膝盖已经麻了,汗水冷下来,身上一阵阵发寒,只暗暗叫苦中,这时,盛纭来了。

    母女俩都是爽快人,寒暄了几句便直入正题,盛纭道:“母亲和嫂子说定了?”

    大老太太没说话,明兰猜测她应该是点了点头,然后听盛纭又道:“也是当初嫂子想偏了,不喜老靠着堂哥家,不就是王氏嫂嫂给她看过几次脸色嘛!那又如何,她连自己婆婆都敢轻慢,何况我们做买卖的;且二婶和堂哥可是好的,提携帮衬从来二话,咱们两房有来有去的,有什么不好?可嫂子非想自家也出一个官老爷,这才把孙家纵容成这样!……好了好了,不说了,娘,您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大老太太叹了口气,道:“都预备好了,就这三两天,事毕后叫淑丫头住到你那儿去,你与她好好说说道理,女人家自己懦弱不争气,到哪儿都叫人看不起!你若瞧着合适,也可打发她到苍乡桂姐儿夫家去,那家婆婆与我是旧识,人是再好不过的,必不会给眼色瞧,让淑丫头在乡下散散心也好。”

    盛纭似乎哼了一声:“淑儿小时候还好,和我家桂姐儿一道爬山赶牛,胆子大性子也爽利,后来硬是叫嫂子拘成这样,学什么大家闺秀,这下可好,学出个没用的!看看我家桂姐儿,亲家和女婿是厚道人,公婆小姑都亲亲热热的,小日子别提多美了!”

    言语中颇有得色,大老太太轻笑道:“那是她肚子争气,那家九代单传,人丁稀少,桂姐儿进门四年生了三个小子,这会儿肚子里又是一个,那家人还不把她当菩萨供起来,不过你也得提醒她,不可轻慢了,当心以后吃苦!”

    盛纭看把母亲逗乐了,便又说了几句长女的笑话,然后忽问:“哎呀,娘,……哦,对了,这事儿二婶都知会过了?”

    大老太太道:“废话!你当这次非请她来不可,老三虽胡闹,这些年我们处处忍让,难道还拿捏不住?自打那小畜生弄了外室,我就起了这个心意,这回你二婶带了你堂哥的一封信给县太爷,金陵更是她娘家,故旧遍地,我看那小畜生能翻出天去!”

    盛纭恨声道:“哼,孙家那群王八蛋,等淑兰脱了身,看他们还得瑟的起来?哎,说起来,二婶人可真好。”

    大老太太似乎嗯了一口,道:“亲戚家就当如此,咱们自己立的住有本钱,也对得起你二婶家的礼数,亲戚间好来好去的,你帮着我些我帮着你些,你嫂子就是想不明白这一处。还有,你少给我装蒜!你当我不知道,你二婶这次肯来,不单是给明丫头入籍的,你打什么鬼主意,当心你嫂子和你恼了!”

    清脆一阵瓷器响动,盛纭似乎慢悠悠的倒了杯茶:“我知道您打的主意;紧着先让梧哥儿成了亲,然后远远打发到京城,便只剩下一个品兰,她只十二三,议亲还早,趁这个时候赶紧让淑兰和离,待过个几年,众人都忘了,品兰说亲也不耽误了,便是有耽误也无妨,不是还有我们泰生嘛!”

    大老太太似乎恼了,大声道:“你这副怪模怪样的做给谁看?品兰配你们家泰生,亲上加亲,有甚不好?难不成你还瞧不上?”盛纭一阵清脆的笑:“哟,娘,您这话说反了吧?不是我瞧不上品兰,是我嫂子瞧不上我们家泰生罢!”

    大老太太不说话了,盛纭似乎吹着热茶,又道:“真论起来,品兰这般野性子没规矩,愿意娶她做媳妇也真不多,可到底是自己侄女,纵使平日里对泰生呼呼喝喝的,我也愿意娶进门来,好好待着。可大嫂子心眼高,瞧不上你女婿是庄户人家出身,想攀李家的郁哥儿!偏李家又瞧不上品兰,她又回过头来瞧着我们泰生好了。哼,嫂子也忒气人了,我们泰生再不济,也是要钱财有钱财要人品有人品的,这几年为着品兰,我不知推掉了多少来说亲的好人家!嫂子倒好,当我们泰生是什么了?要就要,不要就不要,随她挑挑拣拣的么?这回我还偏不随她了!”

    盛纭似乎也动了气,把茶杯重重的顿在桌上。

    屋子里沉寂了好一会儿,大老太太才轻轻道:“所以你便写信给你二婶,把你家泰生好生夸了一顿。”盛纭干脆的承认:“不错!我知道堂哥家里有几个丫头,王氏嫂嫂的宝贝闺女我不敢想,不过养在二婶跟前那个我想想总成吧。”

    里面的明兰听的心惊胆战,忍不住再次痛骂品兰:叫你偷听沉不住气!叫你只听前半段!事关你终身幸福的后半段没听到了吧?该!回去就不告诉你!

    那边,大老太太凉凉道:“如今呢?你嫂子慌了手脚,日日和你赔笑脸,你痛快了?”

    盛纭呵呵笑道:“好吧,当初我请二婶来,是想杀杀嫂子的威风;不过后来……咳咳,娘,不瞒您说,我可真动了心思。我二婶教养的那孩子还真没说的,也不扭扭捏捏的充大家闺秀架子,落落大方的。啧啧,那通身的规矩气派,娘,你瞧见她吃饭走路行礼的样子没有?到底是宫里的嬷嬷教出来的,一举一动又好看又体面,待人亲切和气,女红理家也都来的……娘,您别这幅脸子给我瞧,您别当泰生是您外孙,您当他是亲孙子,若让您挑孙媳妇,您要哪个?”

    明兰听人这么夸她,心里有些飘飘然,要说泰生也是个好男孩,可是,可是……呜呜,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一个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呢?品兰你真的要嫁他吗,遗传不安全诶。

    大老太太似乎再次无语了,过了会儿,低声叹气道:“可品兰怎么办呢?”

    盛纭大大咧咧的笑道:“娘,您别往心里去,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我喜欢明兰,也得二婶喜欢泰生才行;欸?娘您看出来了没有,李家的舅太太好像对明兰也有些想头?”

    大老太太没好气道:“你这猴儿都看出来了,别人会看不出?不止他家,我听闻你二婶在金陵遇上个旧时的手帕交,那家也有个哥儿,好似人品颇得你二婶喜欢。”

    盛纭倒也不生气:“对呀!所以说嘛,以后的事儿且看着吧,若是我们泰生有福气,二婶能看上,那便很好,若是二婶另有意思,也无妨,不是还有品兰嘛!呵呵……这算不算风水轮流转呀!”

    大老太太骂道:“你这会儿倒不气你二婶挑拣你们泰生了?”

    盛纭悠悠道:“不一样,二婶待我的恩德,只要不把我家泰生煮了吃喽,都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