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66章 古代离婚现场见证实录(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6章 古代离婚现场见证实录(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不过淑兰没有明兰这么想得开,听到这里,她空旷的眼眶终于落下滚滚泪水,掩着嘴唇无声的哭泣起来。

    这个时候,外头忽然进来一个管事打扮的妇人,她恭敬的走到李氏身边,交过去一大叠单据和一大串钥匙,李氏拿过东西,微笑点头,孙氏母子一见此人,顿时惊叫道:“卞妈,你怎么来这里了?”

    那卞妈微笑道:“我不过是跟着大小姐陪嫁过去的,本就是盛家人,有何来不得?”转头对李氏道:“太太,这是姑娘陪过去的田产庄子还有奴婢的文契,这是当初的嫁妆单子。”

    大老太太谋划了这么久,自然事事周到,孙氏母子前脚出门,留在孙家的人手就立刻动手,粗壮杂役挡住门口,管事婆子迅速整理,打包箱笼,点齐人马,把淑兰嫁过去的一切连人带东西都带回了盛家。

    孙母一跳三丈高,几乎扑过去:“好你个盛李氏,你居然敢抄我们老孙家?那都是俺家的东西,你快还来!我,我和你拼了!”说着便要过去抓李氏的脸,旁边的仆妇连忙拦住了,在场的仆妇都是李氏的心腹,见自家大小姐受辱,都暗自气氛,只听扑通一声,也不知怎么回事,孙母脚下一绊,结结实实的跌了个狗啃泥。

    孙志高连忙去搀扶,只见孙母咬着了舌头,结巴着说不出话来,品兰明兰心里大是爽快。

    李氏一扬手中的契书,冷哼道:“陪嫁单子在此!我可没拿你们孙家一针一线,倒是少了几千两银子和许多首饰,也算了,便当做是我儿住你家三年的花用罢!哼,你若不服,要打官司,我也奉陪!”

    孙志高怒不可遏,大吼道:“她嫁了进来,便生是我孙家的人死是我孙家的鬼,她的东西自然都姓孙的!什么你的我的,都是孙家的!”

    盛纭大笑出声,指着笑道:“我虽不是读书人,但也听说过‘见雕栏思骏马’,既然我侄女这般惹你的眼,你又何必留着她的东西?岂不睹物思人,哦,莫非——”盛纭拉长声音,一脸恍然大悟,“莫非我们宥阳第一大才子舍不得钱财?啧啧,这可就太俗气了哟。”

    孙志高被堵住了,梗的脖子老粗老红,面目几乎扭曲,堂内一众人都劝来劝去,一时没个消停,这时久久沉默的大老太太忽然开口了:“各位父老乡亲,请听我老婆子一言。”

    众人方渐渐静下来,大老太太沙哑的声音慢慢道:“我们盛家在宥阳这地界上已数代,自老太公算起,与各家都是几代交好的,并非我盛家女儿嫉妒不容人,而是,而是……哎……”大老太太长长叹气,神色哀戚。

    李家的一位保长拱手道:“老太太莫非有难言之隐?尽请说来一二。”

    大老太太惨然道:“几十年前,我们盛家门里也进过一个风尘女子,那之后的事儿各位叔伯兄弟也都是知道的,我那大丫头红儿没的时候还不足十岁!维儿他爹为那女子闹的倾家荡产,连这祖宅——”大老太太指着头上屋顶,“竟也卖了!”

    当初大老太爷宠妾灭妻的事儿可是远近闻名,但凡上点儿岁数的人都知道,在座的耆老都是经过那事的,眼见着偌大的家产一点一滴被抵尽当光,这件事情被无数家长拿来做典型案例训斥儿子少逛青楼之用。

    大老太太忽然打出悲情牌,孙氏母子立刻摸不着头脑,只听大老太太惨淡着神色,继续道:“亏的祖宗保佑,各位叔伯父老扶持,我们母子这些年熬出了头,这才赎回了祖宅,我闭上眼睛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老婆子这里谢过诸位了!”

    说着,大老太太竟站起来,要给在座的耆老行礼,众人忙都站起来拦住,连声不可,盛维在宥阳名声很好,不光是他抚恤孤老修路铺桥,更是他复兴家业的故事很有励志意义。

    大老太太立直身子,决然道:“赎回这祖屋那一天,老婆子我对着老天立誓,族中其他人我管不着,可凡我这一支的,无论男丁女眷,绝不与娼门女子来往!若违此誓,老婆子我不得好死,死后坠入十八层地狱,叫牛头马面拔舌头下油锅!”

    斩钉截铁的几句话,众人俱是一惊,心里倒理解起来:人家当年被一个风尘女子弄的几乎家破人亡,现在你叫人家闺女和一个舞姬互称姐妹,岂不欺人太甚?

    几句话下来,堂上气氛已经变了,不说都向着盛家,却也无人为孙家说话了,孙氏族人只能静坐不语,孙氏母子也开始暗暗发慌,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他们十分被动。

    这时,大老太太忽然又放柔了声音,徐徐叹气道:“你们孙家的难处我也晓得,好容易有了后,如何舍得放手,且志高又与那女子有情义;可我盛家女子又是断断不能与那女子同一个屋檐下的……”众人都拉长了脖子,抬着头等着听。

    盛老太太道:“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就让他们和离了罢,当初淑丫头带去的陪嫁,留下一半在孙家,也算全了你我两家一番因缘,如何?”

    这句话一说,全屋人俱都是松了一口气,孙族长立刻大声道:“到底是老太太深明大义,如此自是再好不过的,两家人也不可伤了和气!志高侄儿,你说呢?”

    明兰暗暗叫绝,这大老太太平日里看着木讷沉默,没想到一出手如此不凡,整场事件,角色分配明确,节奏控制得当,感情把握和离,一步一步引人入殻,自编自导自演,实在是人才呀人才。

    孙志高心中犹自不甘,觉得憋屈,孙母也不肯罢休,淑兰的那些嫁妆她初初就盯上了,要不是跟过来的几个婆子厉害,她早就一口吞了,如今叫她吐出半口来,如何心平!

    李氏看了这母子两一眼,大声道:“若是不肯,咱们就衙门见!把你那淫妇拖出来游街,叫宥阳县里大伙儿瞧瞧孙大才子的德行!”

    孙志高最是要脸面,闻言便冷哼道:“和离便和离,当我稀罕么?”反正有一半陪嫁在手,也算不少了。

    盛维沉着脸,立刻请外头的通判老爷进来,连同那两个录事的,低声说明一番,便立刻当堂写起文书来,随后李氏拿出那张陪嫁单子,孙母还想细细看,挑些好东西,孙志高当着通判老爷的面,如何肯落人口舌,看也不看把那单子对半一撕,丢下半张。

    李氏又道:“陪去盛家的下人都是家生子,我们如今是两家人了,也不好叫人家骨肉分离,这样罢,我将银子补齐了,人就一个都不留了。”

    说着从袖中拿出几张银票递过去,站在当中的几个族人耆老瞟眼看过去,每张都是一百两面额的,似乎有四五张之多,都暗忖:盛家倒是厚道,这些银子买多少人也够了。

    文书写好,通判老爷看了眼盛维,道:“这就签押了。”孙志高首先往前一立,龙飞凤舞的署了名,然后按了个指印上去,李氏忙道:“小女体弱,由我当家的来吧。”

    这时,只听哗啦一声巨响,明兰和品兰都吓了一大跳,转头去看,只见淑兰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双手用力,一把推开槅扇,大步跨了出去,品兰想追出去,被明兰用力拖在门板后,透着门缝看过去。

    “淑兰,你出来做什么?”李氏失声道。

    淑兰面上泪痕尚且未干,却朝父母直挺挺的跪下,泣声道:“都是女儿不孝,叫祖母父亲母亲为我操心了!”李氏掩面暗泣,盛维心中大恸,转头不看,大老太太眼中却闪动欣慰。

    只见淑兰衣袂决然,神情坚毅,向堂内众人盈盈一拜,缓步的走向桌案前,拿过笔挥手写下,按过手印。

    孙志高看着淑兰枯黄的面色,忍不住轻蔑道:“你无才无貌,本不与我相配,当初便是我家许错了婚事,如今这便好好去了,以后配个杀猪种地的,可要贤惠些了。”

    欺人太甚!李氏和盛维俱是大怒,便是周围众人也觉得太过了。

    孙志高还在笑,淑兰猛然一个回头,目光炽火愤怒,看着这个她曾仰赖以生命的丈夫,这幅嘴脸如今竟是如此令人作呕,她用力吐出一口唾沫,重重的吐在孙志高脸上,然后看着气急败坏的那男人,静静道:“你这好色忘义,无德无行的小人;多瞧你一眼都恶心。”

    说完再次给众人福了福,然后便挥袖而去,孙志高急着拿袖子擦脸,耳边传来轻轻的讥笑声,恨的要命。

    众人面露不屑,纷纷与盛维道别,竟无一人搭理孙家母子,便是孙氏族人也只与孙志高拱了拱手,孙志高觉着今天叫通判大人瞧笑话了,连忙上前去给通判大人搭话套近乎,谁知那通判理都没理他,冷冷的打量了他一番,然后与盛维热络的说了几句便告辞了。

    孙志高大怒,转头与孙母道:“好个势力的老贪吏!前几日还与我吃酒评诗,今日便翻脸不认人,待我考取了功名,当狠狠参他一本!”

    盛纭轻笑一声:“哟,这都考了几回?连个举子都没捞上,还参人呢;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孙志高气的哇哇大叫,可论口舌他如何是盛纭的对手,又被讽刺了好几句。

    品兰早已离开隔间追着安慰淑兰去了,只明兰还待在隔间,两个陪侍的丫鬟互相看了看,见明兰一动不动站在当地,一脸沉思的模样有些奇怪。

    明兰慢慢挪动脚步,低头思忖,这些日子来许多不解之事,连同自己祖母的良苦用心,她如今有些明白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