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97章 还是长柏大哥哥有老婆命(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7章 还是长柏大哥哥有老婆命(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明兰板着脸道:“别高兴的太早,我叫香姨娘把你的书本都收了,回头路上你还得好好读书!”随手把梁夫人给的一个里外发烧的银鼠皮手笼给丹橘,叫也收进箱笼里。

    长栋一张白胖的小脸笑嘻嘻的:“六姐姐,你别急着给我上笼头,这回我可立了大功了,这都半年了,我总算打听到……”

    话还没说完,门口的厚棉包锦的帘子‘唰’的被打开了,只见墨兰怒气冲冲的站在那里,手握拳头,一脸铁青,明兰忍不住退了几步,在背后向长栋摇摇手,又朝小桃送了个眼色。

    “好好好!”墨兰冷笑着,一步步走进来,“我竟小瞧了你,想不到你竟是个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她双目赤红,似乎要冒出火来,几个丫头要上来劝,全被她推了出去,反手栓上了门。

    明兰沉声道:“姐姐说话要小心!便不顾着自己,也要想想家里的名声。”她不怕打架,也未必打不过墨兰,可自家姊妹冲突到动手相向,传出去实在不好听,到时候不论谁对谁错,一概落个刻薄凶悍的恶名。

    墨兰面目几近狰狞,怒喝道:“你个小贱人!最惯用大帽子来扣我!我今日便给你些颜色看看!”说着上前,一呼啦,一把掀翻了当中的圆桌,长栋刚沏好的热茶便摔在地上,热茶还溅了几滴在长栋脸上和手上。

    明兰从没想到墨兰竟也有这样暴力凶悍的一面,她心疼的看着捂着脸和手背的长栋,转头微笑道:“四姐姐果然能文能武,既做的诗文,也掀得桌子!不论妹妹有什么不好的,既姐姐出了气,便算了吧。”

    谁知此时墨兰一眼看见那个银鼠皮手笼,更加怒不可遏,清秀的面庞扭曲的厉害,指着明兰叫骂道:“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说的好听,什么平淡日子才好,什么不争,明里瞧着好,肚里却邋遢龌龊跟个贱货一样,说一套做一套……”

    长栋吓呆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墨兰越骂越难听,言语中还渐渐带上了老太太,明兰脸色虽未变,但目中带火,口气反而愈发镇定,静静道:“四姐姐敢情是魇着了,什么脏的臭的都敢说,我这就去请人来给姐姐瞧瞧。”她想本算了,看来还是得给点儿颜色看看。

    说着明兰便要出去,她慢慢数着步子,果然背后一阵脚步声,墨兰冲过来一把把明兰掼倒在地上,一巴掌扇过去,明兰咬牙忍着,侧脸迎过,还没等长栋过来劝架,只听‘啪’一声,墨兰也呆了呆,她不过想痛骂明兰一顿,然后把她的屋子砸烂;不过看着明兰的如玉般的容貌,她邪火上来,一把抓起地上的碎瓷片,朝明兰脸上划去!

    明兰见苦肉计已售出,自不肯再吃苦,双臂一撑,一把推开墨兰,顺脚把她绊倒在地上,明兰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她不必照镜子,也知道上面定有一个红红的掌印——自己的皮肤是那种很容易留印子的。

    明兰揉身上去,一个巧妙的反手扭住墨兰的胳膊,从旁人看来,只是两姐妹在扭缠,明兰凑过去轻声道:“告诉你一件事儿,你娘是潜元四年一月份,喝了太太的茶进的们,可你哥哥却是当年五月生出来的;都说十月怀胎,姐姐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墨兰脸色涨红,拼命挣扎,嘴里骂骂咧咧的,很是难听,明兰故意用柔滑的声音,凑过去继续道:“你娘才是个真正的贱货!她才是说一套做一套,受着老太太的照料,吃老太太的,用老太太的,一边感恩涕零,一转头就上了爹爹的床!恩将仇报!”

    这时,外头一声清脆的大喊:“太太!您总算来了!”是小翠袖的声音!

    明兰立刻放开墨兰,跳开她三步以外,随即传来猛烈的敲门声和叫声,长栋赶忙去开门,王氏进来,见满屋狼藉,墨兰脸上一片怒气,明兰低头站着,神色不明,脸上有一个鲜明的掌印,再看长栋脸上手上也几处红红的烫伤。

    王氏大怒道:“你们翻了天了!”然后转头骂丫鬟,“你们都死了不成,赶紧把六姑娘扶下去歇息!……彩环,去找刘昆家的,请家法!你们几个,还不把四姑娘拿住了!”

    墨兰听到家法,这才神色慌张的怕了起来。

    谁知此时外头一声女音:“她们姊妹争吵,怎地太太问也不问一句就要打人?”

    林姨娘一身月柳色的织锦妆花褙子,摇曳而来,旁边跟着墨兰身边的栽云,后头还有好几个丫鬟婆子,见生母来了,墨兰陡然生出勇气,一把甩脱来拿她的丫鬟,一溜烟站到林姨娘身旁去了。

    看着她们母女俩的模样,王氏忍不住冷笑:“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爬出来叫嚣?这里也有你说话的地儿?”

    林姨娘假假的笑了笑,道:“在这个府里熬了快二十年了,如今事有不平,难不成妾身连话都不能说了?太太不公,莫不是怕人说?”

    王氏怒气冲上来,指着墨兰道:“你养的好闺女!放肆无礼,打骂弟妹,难道不能责罚?”

    林姨娘掩口娇笑起来,银铃甚般的:“太太真说笑了,小姊妹闹口角,便有推搡几下也是有的,算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事儿罢了。”

    绿枝终忍不住,大声叫道:“我呸!什么各打五十大板?四姑娘把我们姑娘的脸都打肿了,四爷的手和脸都烫伤了,咱们都是有眼睛,谁做了睁眼瞎子的瞧不见?”

    林姨娘脸色一变,骂道:“多嘴的小蹄子!轮得到你说什么?”

    墨兰从背后伸出脑袋,反口道:“你们都是明丫头的人,一伙的,你们说的怎能信?就是明丫头先动的手,我不过还了几下罢了!”

    绿枝正要叉腰发作,被后头的燕草扯了一把,只好忿忿住嘴,这时刘昆家的赶来了,正听见王氏怒声道:“我是一家主母,要管教儿女,关你什么事?你不过是我家里的一个奴才罢了,别以为生了儿女便得了势了!”刘昆家的眉头一皱,每回都是如此,王氏火气一上来,就被挑拨的胡说一气,回头被加油添醋一番,又要吃亏。

    王氏骂的痛快,林姨娘一味抵赖,王氏大怒之下便叫丫鬟婆子去抓墨兰,谁知林姨娘带来的人马也不示弱,立时便扭打在一起,配上墨兰凄惨的哭声,还有林姨娘凄厉的大叫‘还不把三爷去叫来!她妹子要被打死了!’,暮苍斋好不热闹。

    过不多时,长枫赶来了,自要护卫林姨娘母女,众奴仆顾忌着,又是一阵混闹,最后王氏被刘昆家的半搀半扶着,只会喘气了。

    ——明兰在里头听的直叹气,很想出去点拨一下,王氏的战斗技巧太单一了,缺乏变化,容易被对手看穿。

    “住手!”一声清亮的女音响起,众人俱是回头,只见海氏站在院口,她清冷威严的目光扫射了一遍众人,并不置一词,只先转头与刘昆家的说,“太太身子不适,请刘妈妈先扶回去歇息吧。”

    刘昆家的等这句话很久了,立刻半强硬的把王氏扶了回去,海氏目送着王氏离开了,才又转头看着长枫,淡淡道:“除了一家之主,从没听说过内宅的事儿有爷儿们插手的份儿,三弟饱读诗书,莫非此中还有大道理?……还是赶紧回去读书吧,明年秋闱要紧。”

    长枫面红过耳,灰溜溜的走了。

    林姨娘见海氏把人一个个都支走了,伪笑道:“到底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大奶奶真晓事,这般懂得好歹,妾身这里先谢过了,墨儿,还不谢谢大嫂子,咱们走吧。”

    “慢着!”海氏忽然出声,对着左右丫鬟道,“你们三个,去,把四姑娘扶过来,到我屋里坐着,一刻不许离开,一眼都不许眨。”

    林姨娘秀眉一挑,又要说话,海氏抢在前头,先道:“再过一个时辰,老爷便下衙了,我已叫人去请老爷赶紧回来了,到时便请父亲做个仲裁;六妹妹脸上的掌印大伙儿已都瞧见了,可是四妹妹……这样罢,去我屋里待着,我叫丫鬟好好照应着,一根指头也不碰她的。”最后半句话,字字咬音,林姨娘心头一震,知道碰上个厉害的,强笑道:“何必呢,还是……”

    海氏截断她的话,干脆道:“若离了我的眼睛,四妹妹身上若有个什么伤,到时候可说不清楚!姨娘,你若硬要把人带回去,便带回去吧。”

    说着,海氏身边那三个丫鬟,便过去请墨兰,墨兰这下心里害怕了,又要朝林姨娘求救,林姨娘身后的婆子丫鬟蠢蠢欲动,海氏嘴角挑起一个讽刺的弧度,冷声道:“今日在这院子中的每一个,一个也跑不了,谁要再敢拉扯扭打,我一个一个记下名字,哼!旁的人尊贵,我治不了,可你们……”海氏轻轻冷笑一声,“要打要卖,怕我还做的了主;解决不了全部,便挑几个出头的敲打着!”

    语音杀气,林姨娘呆在当地,一干丫鬟婆子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做出头鸟,个个缩回手脚,老实了。

    明兰暗暗点头,还是长柏大哥哥有老婆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