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11章 老太太的手段,林姨娘的去处,墨兰的决心(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1章 老太太的手段,林姨娘的去处,墨兰的决心(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从跨进盛府大门起,老太太就冰着一张面孔,先叫小长栋自回去见香姨娘,然后去正房屋里看王氏,刚走到院门口,就听见一阵尖利的女人叫声:“……你死了心吧!我就是养着闺女一辈子,也不叫那贱人好过!”然后是盛紘的吼声:“不然你想如何了结!”

    老太太侧脸看海氏,海氏脸上一红,连忙推了下身边的丫头,那丫头立刻扯起嗓子大声传报:“老太太来了!”

    屋里静下来,老太太一行人掀帘子进去,穿过百宝阁,直进梢间里去,只见王氏躺在床上,身着一件蜜藕色中衣窝在金线锦被里头,面色蜡黄,颧骨处却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显是刚发过脾气,一旁站着的盛紘见老太太进来,连忙过来行礼。

    老太太冷冷的瞧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王氏挣扎着要起身相迎,明兰连忙过去按住了她,老太太走过去和气道:“别起来了,好好养着吧。”

    明兰偷偷打量了盛紘夫妇一眼,顿时心里吓了一跳,盛紘鬓边陡然生出华发,似乎生生老了七八岁,王氏也面容憔悴,好似生了一场大病;明兰瞧着情形不对,便不敢多待,向盛紘和王氏恭敬了行了礼,问了安后便躬身退出去,直回暮苍斋去了。

    王氏看了眼一旁侍立的海氏,只见海氏微微点头,知道老太太都已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泪盈满眶:“老太太……媳妇是个不中用的,眼皮子底下叫出了这样没脸的事!我……我……”

    老太太挥挥手,截断王氏的话头:“墨丫头的事不怪你,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何况又是老爷爱重的人,谁还不得给几分面子,自不好下死命管制了。”

    这话说的夹带讽刺,盛紘脸上一红,只低头作揖,不敢答话,王氏见老太太为她说话,便拿着帕子捂在脸上,大声哭道:“娘说的是!若不是瞧在老爷面上,谁会叫她们做成了这鬼祟伎俩!却害了我的儿……”

    老太太再次打断了她的话:“墨丫头的事不怪你,但如丫头的事却是你的过错!你一个闺女到底想许几户人家,这山望着那山高,一忽儿朝东一忽儿朝西,亲家母那般疼你,如今也恼了你,你还不好好思过!”

    王氏想起慈母的愤怒和亲姐的背叛,心里一阵苦痛,伏在枕头上抽抽搭搭哭起来。

    盛紘面带羞愧,低头道:“母亲,您看这……该怎么办?”

    盛老太太依旧不理他,直对王氏道:“你还是好好养着吧,那些糟心事先别去想了,如兰才刚及笄,亲事可以慢慢说。”又嘱咐了海氏要好好服侍之类的,然后转头就出去了;盛紘见老太太脸色凌厉,也不敢出声,只眼睁睁的瞧着人出去了。

    明兰甫一回到暮苍斋,只见若眉领着一群小丫鬟整齐的站在门口迎接,明兰笑了笑,待进到屋里,见房间收拾的窗机明净,门旁烧着滚滚的茶水,桌上放着一套明兰春日素用的白瓷底绘彩的杯盏,当中还摆了一碟新鲜果子,明兰心下颇为满意,便着实嘉奖了若眉几句。

    一进屋里,丹橘就笑吟吟的打开一口小箱笼,取出一个浅紫色的薄绸包袱塞到若眉手里:“怪道姑娘要给你的这份特别厚,果然是个好的!”

    若眉傲气的挑了挑眉,接过东西,淡淡道:“我是个嘴笨的,不如姐姐们讨姑娘喜欢,孤零零的留着看院子,自然只有多出些力气了。”

    正埋头从大箱子里往外搬东西的绿枝听见了,忍不住又要爬出来斗嘴,叫燕草按了下去,丹橘温和的笑了笑,也不多作答,小桃忍不住道:“若眉姐姐,我听姑娘说了,若留了别个,不一定看得住院子,你是个有定性的,靠得住,姑娘才放心叫你看门户的。”

    若眉无可无不可的抿了抿唇,转身出去,然后小翠袖打竹帘钻了进来,甜蜜蜜的笑道:“各位姐姐们辛苦了,你们的屋子床褥若眉姐姐早提溜我们收拾好了,回头等姐姐们忙完了姑娘的活儿,便好歇着了;若眉姐姐就这嘴巴,其实她可惦记你们呢。”

    听了这话,绿枝吐出一口气,继续低头干活,丹橘几个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收拾了一下午才得空,明兰狠狠洗了个澡,才觉得略略洗去了些疲乏,觉得身上松快了些,这才直往寿安堂蹭饭去了。

    老太太的规矩是食不言,祖孙俩端正的坐下用饭,明兰一边扒饭,一边偷偷注意老太太神情,似乎没有特别不悦,只是眉头深深皱起,像是十分头痛。

    饭后一碗清茶,明兰对着老太太不知道说什么好,便上去给轻轻的揉着肩膀。

    “……你说这档子破事,我管还是不管?”老太太悠悠的开口了,氤氲的热茶气雾弥漫着老太太的面庞,一脸厌倦;刚才房妈妈已来报,林姨娘被锁在偏房,墨兰叫关在自己屋里,盛紘下了死令,谁也不许见。

    “……管。”明兰脱口而出,见老太太神色不虞,立刻又补充道,“但不能轻易管;呃……起码得叫父亲来求您……嗯,三次!”白胖的手掌竖起三根嫩嫩的手指。

    老太太翻了个白眼给她,哼哼道:“适才一下午功夫,你老子已来求两回了。”

    明兰讪讪的,腹诽盛紘老爹太沉不住气了,呵呵干笑道:“那……起码五次。”五根白胖手指全部都松开了。

    老太太叹气了,轻轻摇头道:“血浓于水呀,到底是自己骨肉;也罢,这事儿总不能这么僵着吧;可是……”老太太忍不住咬牙,“又不愿遂了那起子没脸东西的打算!”

    明兰慢慢停下手,思量了下,道:“一码归一码,林姨娘的错是一回事,家里的脸面又是另一回事;该罚的要罚,该挽回的也要挽回。”

    老太太闭着眼睛沉吟片刻,开口道:“是这个理。”

    第二日,老太太叫明兰把从宥阳带来的东西都一一分了,王氏依旧窝在床上养病,海氏见老太太回府,松了一口气后精神反倒好了许多,脸色也不那么难看了,下午明兰捧着新鲜的桂花油去陶然居慰问受害者。

    在明兰的猜度中,这会儿如兰不是正在发脾气,就是刚发完脾气,不然就是酝酿着即将发脾气,结果出乎意料,如兰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愤怒,虽然提起墨兰母女时依旧刀口无德,不过却很理智,还有心情叫丫鬟描花样子。

    “她自己寻死,怨不得别人,偏要累的我们倒霉!”如兰忿忿道,然后又展开眉宇,“姻缘自有缘分,老天爷看着给的,没什么好啰嗦的。”看样子,她对齐衡和王家表哥都没什么意思,所以也一副无所谓了。

    “五姐姐,你长大了哦。”明兰由衷感慨;然后额头上挨了重重一个爆栗。

    这段日子盛紘也不好过,家族颜面尽失,一向彪悍的老婆还撂挑子,只得去求老太太,两天里面去寻了老太太四次,回回还没开口就被一通冷言冷语堵了回来,盛紘知道老太太一直暗怪他对林姨娘太过手软,不曾好好约束,瞧吧,这会儿出事了吧,该!

    第三日一大早,盛紘又摸着鼻子去求老太太,老太太双手笼在袖子里,掰着手指数完了一巴掌,便稍加辞色了些,盛紘大喜过望,忙恳求道:“儿子知道错了,万请母亲管教!”

    老太太静静的看着盛紘,目光森然:“听说林氏把身边一个丫头给了你,如今还有了身孕?可是在国丧期呀。”

    盛紘面红过耳,噗通一声就跪下了,连声道:“儿子糊涂!”

    老太太冷哼一声:“怪道她又有能耐兴风作浪,原来是讨了你喜欢的。”

    王氏看盛紘如同管犯人,林姨娘善解人意,给他弄了个娇滴滴的美艳丫头,正中盛紘下怀,但事后,盛紘心中也大是后悔,他素来重官声,此次也是被撩拨的忘了形。

    “都是儿子的错!母亲请重重责罚儿子!”盛紘低头跪在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一掌拍在桌子上,冷笑道:“你个糊涂虫!叫人算计了也不知道!你也不想想,墨丫头要那事是一天两天策划出来的吗?怕是人家早算计上了,自然得先把你诱入殻中!让你做下亏心事,好拿捏了你!”

    盛紘额头的汗水涔涔,老太太喘了几口气才定下来,缓缓道:“紘儿,你可还记得几年前,卫姨娘身亡后你我母子的一番谈话?”盛紘心头一怔,反应过来:“儿子记得。”

    老太太叹气道:“那时我就要你好好管束林氏了,可你并没有听进去;今日才酿此大祸;当初我说,家宅不宁,仕途焉能顺遂,如今这情形……”

    盛紘羞惭难当,五月底的天气渐渐暖和了,他身上却一阵一阵的冒冷汗,心里开始恨起林姨娘了,若不是她屡屡作乱,他如何会被同僚指指点点。

    老太太正色问道:“你这次真要我管?”盛紘磕了一个头,朗声道:“儿子无德无才,这些年来全靠母亲提点,烦请母亲再劳累些罢!”

    老太太盯着盛紘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这次我可不是说说的,事后要重重处罚的,你可舍得?”盛紘听出了老太太言语中的森冷之意,想了想,咬牙道:“自然!”

    老太太紧着追问:“即便我要了她的性命?”盛紘想着其中的厉害关系,况且这些年来,与林氏的情分早已淡了许多,遂横下一条心,大声道:“那贱人死有余辜!便是杀了她,也不过算偿了卫氏的命!”

    老太太盯着盛紘看了半响,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淡淡道:“不会要她的命,不过……也不能再留她了。”

    用过晚饭后,老太太便把明兰赶了回去,明兰留了个心眼,借故把丹橘留在寿安堂,好回头给自己转播实况。

    盛老太太和海氏的办事风格不同,海氏出身之乎者也的门第,喜欢以德服人,最好对方心服口服外带佩服,老太太则是有爵之家嫡女出身,做事向来说一不二,最不耐烦和人纠缠,但只把话说清楚了,我明白不需要你明白。

    盛紘和王氏坐在寿安堂的里屋,一个坐在桌旁,一个坐在窗边罗汉床上,夫妻俩都憋着气,谁也不看谁,外头,盛老太太独自端坐在正堂,叫人把林姨娘和墨兰领了过来。

    林姨娘很知趣的跪下了,旁边一个水红衣裳的美婢扶着,老太太看了那美婢几眼,只见她杏眼桃腮,眉目含情,只是腰身有些粗,心里忍不住冷笑了下;另一边的墨兰就倔的多了,虽然这段日子吃了不少苦头,打扮潦草,神色有些萎靡,但依旧昂着脖子站在当中。

    老太太看着墨兰,缓缓开口:“大道理我不说了,想必老爷太太和你大嫂子也说了不少,我只问你一句,那文家你是嫁不了了,如今你预备怎么收场?”

    墨兰一肚子气顶在胸口,哼声道:“左右不过命一条,有什么了不得的!你们要我死,我便死了就是!”

    老太太不假思索的喝道:“说的好!端上来。”房妈妈从一头进来,手上托着个盘子,老太太指着那盘子里的物事道,“这里有白绫一条,砒霜茶一碗,你挑一个罢;也算洗干净我们盛家的名声!”

    墨兰小脸苍白,倔强的神情再也维持不住了,看着托盘里的白绫和毒药,身子剧烈的抖了起来,林姨娘惨呼一声,磕头道:“老太太饶命呀!墨兰,还不快跪下给祖母赔罪!……老太太千万不要了,墨丫头不懂事,惹恼了老太太,老太太瞧在老爷的面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