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21章 偏房,妾室,丫鬟,都不行(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1章 偏房,妾室,丫鬟,都不行(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贺弘文风尘仆仆,一身玄色棉布袍子多有破损,行过礼后,盛老太太叫人看座上茶,明兰则一言不发的立在老太太身旁。

    “哥儿这回可壮实多了。”老太太笑眯眯的瞧着贺弘文,“也晒的黑了。”

    贺弘文抬眼间,见明兰亭亭玉立,秀美更胜往昔,一双澄净的眸子清亮之极,他面上一红,低头回道:“这回与祖母家的叔叔伯伯们一道去,识得了好些稀罕的药,也晓得了药行药市的好些规矩,弘文受益匪浅。”

    老太太微微点头,言道:“好男儿生当自立,你这样很好。听你家祖母说,你已在太医院挂上名号了?”

    贺弘文似有羞赧,恭敬道:“都是叔叔伯伯们提携,其实……照弘文的意思,还是想在下头历练历练,医者不比寻常行当,越是见识多的才好。”

    老太太听的连连点头,微笑愈发和煦了:“你是个肯吃苦实干的好孩子,明理懂事,不枉你祖母悉心养育你一番。”正说着,老太太话锋一转,又道,“前阵子暑气重,这会儿又凉的快了些,你母亲的身子多有不适,我这儿备了些东西,回头你带与你娘吧。”

    一边说,一旁的房妈妈就叫丫鬟们抬着一口小箱子,里面尽是些贵重的药材,还有稀罕的绮罗纱和鲛纹缎,贺弘文见此,心里一沉,这些年来他多有孝敬盛老太太,老太太都欣然笑纳,不多客套些什么,只在年礼时多加些份子罢了,可今日……贺弘文小心的抬眼去瞧老太太,只见她态度和睦如常,老太太只字不提曹家的事,贺弘文也没机会说什么。

    他从信中已然得知曹家回京的事儿,还知道曹家姨妈有意让自己娶锦儿表妹,当初贺母的确有意结这门亲的,可世易时移,如今贺弘文早认定明兰会嫁给自己;这些年来,两家来往间也不言不语的默认了,他秉性淳厚,行事规矩,自然不想变卦。谁知没过几天,家中又来了信,说锦儿表妹愿与自己为妾,旁的却又未说清,他着实糊涂了。

    又说了几句,老太太道了声乏,贺弘文便起身告辞,老太太随口道:“明兰送送罢。”

    贺弘文眼睛一亮,恭敬的道了辞,乖乖的低头离去,明兰在老太太跟前福了福,转头微笑着送贺弘文出去,两人后头随着丹橘和小桃,然后顺着寿安堂外头的石子小径一路往外走。

    “……明妹妹近来可好?”贺弘文憋了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明兰微笑道:“一切都好,上回弘哥哥送来的清心糯丸老太太吃的极好,我也吃了两粒,甜甜的,蛮好吃的。”

    女孩的声音娇娇嫩嫩的,贺弘文立刻松了一口气,朗声笑道:“我知你最怕吃苦药的,在里头加了好些甘草脆梅子碎,妹妹若喜欢,明年我给你多送些来。”

    明兰捂嘴轻笑,颊上薄染菡萏色:“药哪是顽吃的,若是嘴馋,索性吃零嘴好了。”

    贺弘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淡褐色的面庞笑起来十分俊朗:“下回我想去云贵瞧瞧,那儿山高林密,没准能找着更稀罕的东西;就怕母亲不答应。”

    明兰听的好生羡慕,她也希望能到处走走呀,便道:“弘文哥哥想的很对,前朝名医甄百方曾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搜罗百氏,采访四方,方当得医者之道’。”

    贺弘文眼睛发亮,心里头很是熨帖;明兰接着道:“退一万步说,要是给达官贵人瞧不好病,没准要落埋怨;不若先在下头练好了呢。”

    贺弘文知道她的意思,忍不住笑了出来,气氛一时轻松,走到快二门时,贺弘文忽然站住,嘴唇翕翕的,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明兰知道他的意思,便朝后头跟着的人摆了摆手,丹橘和小桃立刻退了些许开去。

    贺弘文这才开口,神色为难了半天,才艰难道:“锦儿表妹小我一岁,十岁上便离京流放,我自幼丧父,母亲膝下只我一人,便待她如同亲妹子一般,除此之外绝无他想。”语音坚定,似乎在下保证。

    明兰却并未言语,沉默了会儿,方道:“弘文哥哥还是回了家后再说罢,有些事……与是不是亲妹子无甚关系。”

    贺弘文一时无言,低头离去了;明兰在后头看了他一会儿,低声吩咐小桃去送送。

    算算时辰,这会儿老太太定去了佛堂念经,明兰直接回了自己的暮苍斋,一头扑进床上,抱着个藤草编成的凉枕,闷闷不乐的抬头瞧着床顶梁上‘喜鹊登枝’的花样,燕草在外屋木炕床上做着针线,只听见里头有‘扑扑扑’的轻轻声音,像是往被褥里不断的砸拳头。

    明兰把床上的薄棉被团成一团,狠狠的捶了几拳,心里才舒服了些,现在她的感觉就好像吃苹果却咬出半条虫子来,胸口憋屈的要命,却又什么都不能怪。

    一个曾经的千金小姐,穷困潦倒,受亲戚接济,清白不再,自家品性端正的表哥自然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自然要为女儿的幸福拼尽一切努力!一个姐妹情深的妹妹,自然想让姐姐一家过的好些!

    谁都没有错!谁都有理由!谁都很可怜!可是她又有什么错?凭什么要她来承担这个后果!又不是她的姐姐需要救助!又不是她在小梁山贪污矿银导致坍塌人命!更加不是她威逼曹锦绣做妾的?

    明兰呕死了!胸口闷闷的,要是这会儿能去外头大喊几声就好了,可是……明兰再次把脑袋埋在锦被里——不行,呜呜呜,大家闺秀不能这么干。

    这天杀的破地方!

    正生着闷气,忽然外屋里一阵脚步慌乱,燕草的声音响起:“小桃,你慢点儿!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欸……姑娘在里头……”

    然后房门的帘子倏地被掀起,小桃满头大汗的闯了进来,拿帕子揩着红扑扑的脸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等定下来就伏到床边,凑到明兰的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明兰的脸色唰的变了,沉声道:“你没看错?”

    小桃用力点头,胸膛还在剧烈起伏:“绝对没错!”

    明兰深深吸一口气,胸口气的一起一伏,若有个沙袋也被她一拳打穿了!

    这时燕草和丹橘进来了,瞧着这主仆俩有些发愣。“姑娘怎么了?”燕草怯生生的问道。

    明兰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闻言道:“没什么要紧的;燕草你好好看着屋子,若大嫂子或五姐姐来寻我,便说我去在园子里逛逛。丹橘,你和小桃过来替我收拾。”

    丹橘服侍明兰多年,知道她素来心中极有主意,当下便不再言语,替明兰整理衣裳妆容,小桃则惦着脚把明兰的头发抿好梳整齐,扶正了发髻上的钗簪珠花;明兰又轻声吩咐小桃几句,小桃转身从柜子里拿了一顶薄纱帷帽,并打点了几件出门的物件,一统放进一个精致的小包裹里。

    丹橘不放心燕草,拖后几步又吩咐了绿枝几句好好看门,主仆三人这才出了门,走到半道上,明兰对着小桃道:“走后园的小门,叫老黄头给我套车,现在!快去!”

    小桃应声而去,一路小跑着过去了,丹橘大吃一惊:“姑娘,你你……”明兰面沉如水,只深深的看了丹橘一眼,转身就走,丹橘不敢多问,连忙跟上。

    后园子原有一侧小门,直通外馆的一排屋子,不过今日正值秋闱第二日开考,院里的小厮丫鬟也都去考场外候着自家主子了,外馆如今人烟稀少,明兰拉着丹橘一路疾走,穿过两扇垂花门,轻悄悄的从小门出去,一路来到门房处。

    老黄头已备好了一辆结实的青油呢帐的平顶马车,他原是老太太的陪房,最是老实,旁边是他两个儿子,都是可靠的,他瞧见明兰面色不虞,也不多问什么,下了车轿脚凳,让三个女孩进车马去了。

    “老叔爷,去胡同口的桃林!”小桃伸着脑袋,朝老黄头轻声道,老黄头应声,然后扬鞭驱马,两个儿子在旁随着,车轮辘辘而动。

    “姑娘!急死了我了,咱们倒是去哪儿呀!”一上马车,丹橘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

    明兰半阖着眼睛,不想说话,小桃就凑上来答道:“适才我送贺家少爷出门,听贺少爷说起外头的风光,我想多听两句便一路送到了门房;刚想走人,谁知瞧见了曹家的马车等在咱们府门口!上回去贺家,咱们回府时我在贺家门口见过那马车,灰扑扑的粗油布帐帘,褐扁木的车架,还有那个车夫,脸上好大一块黑斑!然后里头探出半个脑袋来,就是那曹姑娘!贺少爷好像吃惊不小,不知那曹姑娘说了些什么,他就上了马车!”

    丹橘张大了嘴,吧嗒了几下,呆呆看了看明兰:“难不成……咱们要追去?这可不成呀!”

    小桃脑门还不断的出汗,扯了下丹橘的袖子,继续道:“我当时就多了个心眼,叫门房的小顺子跑着过去瞧瞧,谁知没一会儿小顺子就回来了,说他远远瞧见那马车进了胡同口的那片桃林;我立刻回来告诉了姑娘。”

    盛府所在的地段很不错,离不多远处,便有一片小小桃林,虽不甚整齐,游人又少,却也颇有野趣,明兰略估计下情况,想必那曹表妹是单身前来,表哥表妹要单独叙旧情,地点很重要,要诗情画意,要人迹罕至,贺家不行,曹家也不行,那小桃林正好。

    明兰掰着手指算了算时间,从盛府到桃林大约只七八分钟马车,小顺子和小桃都是短跑健将,加起来前后不过耽搁了半小时左右,按照韩剧的套路,这会儿表哥表妹估计才刚刚叙完分别这几年的经历,瞧曹锦绣那样子,约莫掉眼泪也得花去不少时间。

    丹橘听完后,期期艾艾道:“……便是如此,姑娘赶过去想做什么?”

    难道去捉奸?丹橘傻眼了。

    “没什么。”

    马车停了,车帘微动,一股子桃花香气细细的弥漫过来,明兰睁开眼睛,抚平了裙子上的褶皱,扶了扶鬓边的金钗,淡淡道,“我不耐烦了。”说完便扶着小桃的腕子,跨出车门。

    ——丫的!要死要活来个痛快,这么钝刀子磨人太折腾了!在这个平均嫁龄十六岁的古代,她的青春可是异常宝贵的!天涯何处无芳草,要是不行,赶紧换人!

    此时正值晌午,八月底的日头尚猛,桃林里几乎没什么人,这一片又处于皇城中围,因这几日秋闱戒严,所以治安特别好,闲散人等都不许随便走动,明兰戴着帷帽,随着丹橘小桃和黄家两个小子,一路往林荫深处走去。

    小桃手脚灵便,急走几步往前,过了会儿匆匆回来,朝明兰低声道:“曹家马车在西边,贺家少爷和曹表姑娘在那头。”她手指向前方的一排高大茂密的树荫。

    明兰叫黄家两个小子在这里等着,自己领着小桃和丹橘往前去了,走到近前几步,便听见传来低低的哭泣声,还有不断安慰的男声;明兰三个立刻躲到一棵大树后头。

    “……表哥,凉州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日常连口干净的水也用不上!井里打上来的水都是咸涩的,喝上几口,爹和娘的脸都肿了……”曹锦绣的声音,如泣如诉,“这还不算什么,可是后几年银子都用完了,没的可打点当官的,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就把我……把我……嫁给了他……一个驻守凉州卫所的千户……表哥,我那会儿真想死了算了!可我死不得,我若死了,爹娘怎么办?”

    嘤嘤的哭泣传来,贺弘文低声安慰着,曹锦绣似乎十分激动,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在扯衣裳袖子,曹锦绣又哭着说道:“能再见表哥一面,我便是死了也值了!这些年来,我常记着咱们小时候的事儿……我喜欢石榴树上的花儿,你就爬上那么高的树给我去摘,后来跌了下来,姨妈又气又急,可你死活不说是替我去摘花,只说自己顽皮……还有还有,每年上元节,你都亲手做一盏小灯笼给我,有时是莲花,有时是小兔子……午夜梦回,我最怕的,就是表哥已经忘了我!”

    贺弘文语音也有几分激动:“表妹莫急,好好坐着说话,莫要哭了,表哥不是在这儿吗,如今你们都回来了,日子会好过起来的!”

    又低低哭了几声,曹锦绣似乎渐渐镇定下来了,声音幽幽的:“后来大赦令到了,爹娘把所有的银子都拿出来,把我从那千户家里带出来,反正他也不要我,说我整日哭,整日哭,是个丧门星,把他的官运都哭跑了!我原想死了算的,可既怕爹娘伤心,又想着不见表哥一面,便是死也不甘心的!这下可好了,我见着表哥了,死也瞑目了……”

    贺弘文又劝道:“莫胡说,别什么死呀活的,你日子还长着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