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32章 最后的往日(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2章 最后的往日(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在现实面前,很多东西都不堪一击,如兰没有足够的勇气反抗家族和礼法,就像宝哥哥再喜欢林妹妹,再受贾母的宠爱,他也从来不敢在贾政和王氏面前直言自己的选择;何况自从墨兰出事之后,海氏的警惕性成倍增高,她一瞧如兰于婚事不愿,立刻把盛府内外看的跟关塔那摩一样严实,西厢记只好暂停上演。

    如兰空自流了几天眼泪,渐渐缓和了举止,只是情绪有些低落,王氏和华兰犹如车轮战般的述说顾廷烨的种种好处,还要求明兰一起出力,以表示对家庭决意的支持,明兰倒是知道顾廷烨一个大大的好处,但不敢说,憋半天憋脸通红,终于想出一句:“五姐姐你想想,要是你只嫁了个寻常夫婿,那岂不叫四姐姐高你一等?”

    如兰闻言,一直无神的眼睛陡然一亮,自打出了娘胎,她就和墨兰结下了深深的牙齿印纠葛,若是能让墨兰吃瘪,那她自带干粮上前线都是肯的。

    王氏和华兰受到了启发,立刻改变策略,每夸顾廷烨三句后,就卖力渲染一下如兰嫁了顾廷烨后能在墨兰面前多么风光的情形,效果很好;如兰也渐渐认命了,又不是推她进火坑,不过是叫她嫁个二手高档货而已,何况敬哥哥也未必是原装的。

    明兰由于在劝说如兰的工作中表现优异,受到了上级的表扬,获准假释回寿安堂陪伴老太太,老太太则奖励她去送一送贺弘文。自那次贺老夫人来过后,贺弘文又来过两次,明兰都没出面,他只宛如犯人一般低头歉意的对着盛老太太,老太太瞧他认错态度良好,渐渐有些心软,虽还未松嘴,但态度已经和气亲切多了。

    明兰走在寿安堂直通往二门的一条小路,碎碎的石子铺了这条偏路,也没什么人来往,旁边跟着亦步亦趋的贺弘文;每当这个时候,明兰都会觉得老太太的心思很可爱。

    她出身于勇毅侯府,因此瞧厌了有爵之家男人的贪花好色,并深恶痛绝,于是选了个探花郎,谁知文官也没好到哪里去,新婚没多久,盛老太爷就领了个美妾回来,还羞羞答答的解释说是上峰所赐,不好推辞,还希望妻子很贤惠帮他照顾妾室;婚姻失败之后,老太太对文官的操守也失了望,又转而倾向起非主流从职人员,例如,贺弘文。

    “……明妹妹……明妹妹……”

    明兰这才回过神来,只见贺弘文正羞涩的瞧着自己,一连声轻轻叫着,明兰定了定神,微笑道:“什么事?请说。”

    贺弘文陡然黯淡了眼神,低下头去,过了会儿才缓缓道:“明妹妹定是气了我,不然不会这般说话的。”

    废话!该说的我早说完了!不过明兰嘴上却道:“弘文哥哥,哪里的话说,没这回事。”

    贺弘文忽然停住了脚步,一双眼睛热切的瞧着明兰,喉头滚动几下,似乎激动万分,却又久久说不出来,好容易才道:“明妹妹!我知你是生我的气了,但请听我一言!”

    明兰也住了脚步,静静等着,贺弘文吸了口气,鼓足力气道:“……我不敢说我自己有多明白,但至少也清楚自己想娶的是谁!我诚然将表妹当做亲妹子的,绝无半点男女私情,可事已至此,我不能瞧着她去死,便只能委屈了你!可是,请明妹妹一定相信,贺家与表妹而言不过是个安身之所,她能衣食无忧,但也……仅止于此!”

    贺弘文情绪激动,语无伦次的说了许多接纳曹锦绣的无奈,也含蓄的说了许多将来会对妻子一心一意的保证,明兰始终静静听着,既没有感动的意思,也没有嗤之以鼻的讽刺,贺弘文看着明兰的样子,渐渐有些沮丧:“明妹妹,始终是不肯信我了。”

    明兰轻笑了下,摇头道:“信不信的,不是听你怎么说,而是看你怎么做的。”

    “我自然说道做到!”贺弘文面色泛红,鼻尖微微沁出汗来。

    “比如说……”明兰没去理他,转过身子,再次缓缓走了起来,自顾自道:“你与妻子在下棋之时,表姑娘忽然头疼脚疼肚子疼,要你过去瞧瞧。”

    贺弘文笑了,松了一口气,跟在后头走着:“小生才疏学浅,自当另请大夫,有药吃药,有病看病便是。”

    “若是表姑娘三天两头的犯病,也不好天天请大夫,只消你去瞧瞧便好了。”

    “既是宿疾,家中必常备药材,熬上一碗送去便是。”

    “若表姑娘吹箫弹琴念怨诗,声声入耳,丝丝出音,哭的煞是可怜,非要你去安慰。”

    “调丝弄竹本是雅事,但得节制,不可扰了旁人清净才是,不然便是存心闹事;至于可怜之说,表妹自姨父流放之日起便可怜了,那几年我不在她身边,她不也活过来了。”

    明兰倏然停住脚,定定的瞧着贺弘文,冷声道:“你别装傻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贺弘文也站住脚步,正面站在明兰面前,淡褐色的面庞全是不安:“明妹妹,也知道你在怨什么?那日我去见表妹,她瘦的剩下一副骨头了,只吊着一口气等我,连话也说不出来,只用眼睛求着我,我是个软弱无用的,没法子硬下心肠,我便答应了。可那时,我也明明白白告诉她了,我给她一条活路,但也仅止于一条活路。进门之后,什么男女之情,嘘寒问暖,她是不要想了,若再有寻死觅活,我便再无半点愧疚!”

    明兰听了,默默无语,贺弘文深吸一口气,宽宽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明妹妹,她若就这么死了,就会变成一块疙瘩,一辈子梗在我心头,叫我永远记着她!……我,我不想老记着她,我的心里只应放着我的妻子!”

    明兰慢慢抬起头来,背着阳光,贺弘文年轻俊朗的面庞一片真诚和紧张,她心里的某一处小小的一块柔软了些:“到底住在一个屋檐下,你怕是做不到视若无睹罢。”

    贺弘文认真的沉声道:“明妹妹,我晓得你在忧心什么?可我有眼睛,不会叫人哄了去的,张家的四叔公如今云游在外,当初他替令国公府瞧了十几年的病,从老公爷的十几个妾室到下头子孙的一摊子烂事,什么没见过!内宅妇人的鬼蜮伎俩,做大夫的还能不清楚。”

    明兰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原来你都知道?还当你一味怜惜曹姑娘的柔弱呢。”

    贺弘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无奈道:“男人也不全是瞎子傻子,除非是心长偏了,不然有什么瞧不明白的?何况,我信你的为人,你会照顾好锦儿表妹的。”

    明兰看了他很一会儿,缓缓的展开微笑:“你说的对,……也许罢。”无论怎样,他们之间终归是插着一个曹锦绣,她终究存在。

    贺弘文的话可信吗?她不知道。他能做到今日的保证吗?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贺弘文能做到这个地步已是尽他自己的全力了,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平凡的古代男子而已,婚姻只是一个开始,而这个开头不好不坏,接下里的路怎么走才是最要紧的。

    冬日的旭阳暖暖的,好像软软的棉絮捂在皮肤上,头顶秃秃的枝头顺着威风轻轻抖动,明兰和贺弘文顺着石子小路缓缓的走着,天光明媚,日头平好,山石静妍,一切景致都那么淡然从容;曹家已经离京了,如兰已经屈服了,老太太也基本定了主意,似乎一切都会照既定的轨迹缓缓前进。

    可是很久以后,明兰想起这一天,忽然发觉,原来这是她最后一次和贺弘文见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