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35章 这该死的古代!(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5章 这该死的古代!(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明兰拢了拢身上的葱绿盘金银双色缠枝花的灰鼠褂子,坐在一间四面敞开门窗的半亭厅内,屋里正中放着个錾福字的紫铜暖炉,炭火烧的很旺,一侧的桶节炉上搁着一把小巧的长嘴錾蝙蝠纹的铜壶,咕嘟咕嘟烧着水。

    明兰啃着一颗胖胖的瓜子,不得不承认华兰女士真是用心良苦。

    这是一座四面开阔的厅堂,建在一个小池塘之中,夏天拆卸了四面门窗就是座亭子,周围三面环水,一面通路则是空阔一片,百步内无有隐蔽之处,绝对无人能偷听,目之所及处,便能看清厅堂里的人在做什么。

    而且就目前看来,这块地方早就被清空了,除了引自己进来的那个丫鬟,明兰没看见其他人影,那引路的丫鬟也一溜烟不见了。

    明兰带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心态,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状况;待到明兰嗑到第十四颗瓜子的时候,远处走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明兰眼皮跳了几跳,继续嗑瓜子。

    好极了,她也有话想问他。

    不一会儿,男子顶着一身风霜寒气逆光入厅,昂首阔步,距离明兰七八步处,空手一抱拳,嘴角含笑:“好久不见了。”

    明兰微微眯起眼,今日,顾廷烨穿了一身雨过天青色的锦棉长袍,领口袖口皆围有白狐腋子毛,织锦遍地的袍身上满布锦绣暗纹,腰系暗银嵌玉厚锦带,外头披着一件玄色毛皮飞滚大氅,这种毛皮厚重的大氅非得身材高大魁伟的男人穿起来才好看,如盛紘这等文官便撑不起这气势来,反被衣裳给压下去了。

    明兰站起来,恭敬的敛衽回礼,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二表叔,好久不见。”

    然后,明兰很愉快的看见顾廷烨嘴角抽动了一下;顾廷烨不再说话,伸手扯开大氅随手搭在一旁,转身走到明兰对面的一把太师椅上坐下,两人相距约五六步,相对而坐。

    顾廷烨看了看明兰,再看看自己跟前小几上的空茶碗,见明兰似乎没给自己倒茶的意思,就自己拎过茶壶泻了一杯滚水,才沉声开口道:“你我即将成婚,以后不要乱叫了。”

    明兰捏紧了拳头,强自忍下怒火,眼前这个男人虽面带微笑,但说话间缓慢低沉,秀长的眼睑下眸光隐约有血色暗动,那种尸山血海里拼斗出来的杀气却是难遮掩的。

    明兰忍了半天,才慢条斯理道:“二表叔的话明兰完全听不懂,明兰自小养在老太太跟前,婚嫁之事老太太并未提到半分。”

    顾廷烨眉头一皱,道:“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

    明兰道:“那明兰就等爹娘发话了。”

    厅内一阵安静,顾廷烨瞪着明兰,明兰扭头看外头风景,顾廷烨扬起一边的眉,侧光之下,衣料映着他的眉梢也氤氲淡蓝,他静静道:“你在生气。”

    明兰打起了哈哈:“还好,还好。”

    顾廷烨放沉了口气:“淮阴江面上之时,我与你说过,我不愿听人敷衍假话。”

    明兰立刻把嘴闭成河蚌。

    看明兰绷的紧紧的小脸,顾廷烨颇觉头痛,只得略略缓下口气:“我知你心里有气,但凡事都得敞开了说才好,闷着赌气不是办法,以诚相待才是道理。”

    顾廷烨谆谆诱导,口气宛如哄小孩子的大人,看威严解决不了问题就用哄的,明兰听的几乎要大笑三声,便转头过去,微笑道:“与说实话的人说实话,叫以诚相待;与不说实话的人说实话,叫脑子敲伤;顾都督以为明兰可瞧着有些傻?”

    顾廷烨听明兰改变了称呼,面上便微微一笑,听她语气调侃,又觉得心里痒痒的,便道:“你自然不傻。”看了眼明兰放在桌上手指,光亮的黑漆木上摆着白胖柔嫩的小手指,肉肉的指甲透明粉红,他忍不住轻咳一声,正色道,“你指我不实,这从何说起?”

    明兰瞪眼:“就从顾都督的提亲说起。”

    顾廷烨郑重了神色,定定的看着明兰,眸子幽深漆黑,直看的明兰心头发毛,但她好歹在刑事法庭见识过连环杀人犯的,怎么也顶着了这种慑人的目光,看了好一会儿,顾廷烨才缓缓开口:“你猜出来了?”

    他声音平静,但到底掩饰不住发号施令的口气。

    明兰点点头,道:“你不是那种没鱼虾也好的人。”

    一开始,明兰以为顾廷烨是奔着如兰这个嫡女去的,可是谁知枪口一调转,变成了自己;盛紘的说辞明兰一个字也不信,虽没见过几面,但每次都能碰上顾廷烨的婚嫁纠纷,她直觉的知道,顾廷烨不会随便盛家许个闺女过来,他定是知道自己要娶哪个的。

    顾廷烨沉吟半刻,看着明兰的目光中颇为复杂,隔了半响才缓缓道:“从你扔泥巴开始。”

    “啊?”明兰听的云里雾里,“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想知道我何时起打你主意的么?”顾廷烨眼中带了几分笑意,又重复一遍:“我告诉你,便是从你扔往你姐姐身上扔泥巴开始。”

    明兰满面通红,拍案而起,额头青筋暴起几根,几乎吼出来:“哪个问你这个了!”

    “哦,你不是想知道这个呀。”顾廷烨侧身靠在椅子上,反手背掩着嘴,轻轻笑了起来,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脱去些杀将的悍气,流露出几分侯门公子的贵气。

    明兰努力调匀气息,让脸上的红晕慢慢褪下去,两军对阵最忌讳动气,淡定,淡定……好容易才定下来,明兰才盯着顾廷烨,静静的开口道:“你一开始便是想娶我?”

    顾廷烨很缓慢很确定的点点头。

    明兰忍不住叫起来:“那你去提亲就好了呀?闹这么多事出来做什么?”差点赔上小喜鹊和如兰的一条半人命。

    顾廷烨反问:“你能愿意?”

    明兰语气一窒,顿了顿,迅速又道:“婚姻大事哪轮到我说话,父母同意即可。”

    顾廷烨再次反问:“你家老太太愿意?”

    明兰又被堵了一口气,脸上有些尴尬,一时说不出话来。

    顾廷烨悠悠的端起茶碗喝了一口,三根修长的手指稳稳托住茶托,放在几上,才道:“要结一门亲事不容易,但推掉一门亲事却还不太难。齐大非偶,辈分有差……什么借口都成,何况我又素行不端,你家老太太脾气拗,硬是不肯,你父亲也没法子吧。”

    明兰忍不住带上三分微嘲,淡笑道:“你倒蛮清楚自己的。”

    谁知顾廷烨的脸皮颇厚,一点也听不出明兰的嘲讽,还很认真道:“人贵有自知之明,这点好处我还是有的。”

    讽刺不到他,明兰暗暗抑郁,又哼哼道:“可花了不少功夫罢。”

    “还好,还好。”顾廷烨学着明兰的口气,也打上哈哈了。

    明兰想起贺弘文,觉得还是今日一次说明的好,否则后患无穷,犹豫了半响,终于咬牙道:“那你……那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贺家的事儿?我祖母已经……”

    “知道。”顾廷烨迅速打断明兰的话,脸色淡淡的,但语气颇有几分不悦。

    “你知道……?”明兰匪夷所思,瞠目道:“那你还……还……还来提亲?”

    顾廷烨理直气壮道:“这又如何?闺女许给谁是你家的事,提不提亲是我家的事;至于贺家……”他冷峭的面容上似有几分不屑,斩钉截铁道,“你们没缘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