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52章 宁远侯府众生相1(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2章 宁远侯府众生相1(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随即,一行人前呼后拥往正院走去,一路上颇为安静,只闻秦太夫人偶尔唠叨几句顾大哥的病情,可她到底是长辈,不好说太多显得不稳重,说了几句也静了下来,明兰是新嫁来的小媳妇,不好太能说,只好闭着个河蚌嘴装腼腆;顾廷烨根本不想讲话,脸色黯淡,神色郁郁,明兰打赌,若问他,他一定张口就来:大哥病重,我心里难受。

    明兰侧眼旁观,这厮绝对口不对心。

    走了大约一盏茶功夫,明兰一行人终到了正院,刚走进二重院子,便闻到一股浓浓的汤药味,明兰随着太夫人后头跟入,来到一间大大的卧房里,青砖铺地,绒毯覆盖,一干装饰物件全无,从墙边的案几桌架到床前,全摆满了各式药罐药炉,连东侧的百宝阁上都摆满了瓶瓶罐罐,外头已是阳春三月,屋头却还生着旺旺的炉火。

    紫檀雕绘藤草鸟虫花样的床铺里躺着一个男子,床榻旁坐着邵夫人,她正暗暗垂泪,闻听脚步声,忙拭去面庞上的泪水,站起迎人。

    “煜儿,你二弟来瞧你了!”秦太夫人轻呼一声,见顾廷煜想坐起来,连忙上前把他按住,握着他的手轻轻拍着,一边轻声念叨,一边眼眶发红。

    尽管明兰对太夫人把自己省略的行为十分不满,也微笑着面庞上前,随着顾廷烨老实的躬身行礼:“见过大哥。见过大嫂。”

    邵夫人忙起来还礼,顾廷煜微微撑起身子,邵夫人帮他靠在枕头上,他对着顾廷烨点点头,然后朝明兰微笑道:“让弟媳见笑了,愚兄着实不中用。”

    明兰忙道:“岂敢,兄长养病要紧。”她抬眼间,大吃一惊,这顾廷煜虽病的奄奄一息,面色蜡黄,枯槁瘦弱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眉眼却与秦太夫人很是相似,且更为秀美精致,明兰自来古代后所见人中,只有齐衡的相貌能与之一比。

    差别在于,齐衡形之俊朗,顾廷煜则多有阴柔,他说完话又低低的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脖颈上暴起几条病态的青筋,脸颊上泛出不正常的红晕。

    “我的儿,你且歇着罢。”秦太夫人似乎心都碎了,抚着顾廷煜的手背轻轻颤抖,这种母子间的情谊,似是完全真实关切。

    顾廷煜微笑着握着太夫人的手,眼睛只一个劲儿的看着顾廷烨,从他挺拔的身躯一直看到他充满生气的面庞,眼中流露出几分羡慕和阴霾,他喘了几口气后,才能开口:“你终肯来见我了,也罢,终归是天意,该腾位子的终得腾出来,一次是这样,两次也是这样。”

    顾廷烨也定定的看了兄长一会儿,然后一脸抚慰道:“大哥说的什么话,大哥不过是如今身子不利索些,待养好了身子,一切都会顺当的。”

    顾廷煜苦笑了一声:“你到底是长进了,也学会说这话了,看来这几年外头没白历练;也好,如今这府里也就你撑的住了。”

    顾廷烨低头不语,过了会儿,又微笑着劝慰了几句,颇有几分兄弟情深的意思,顾大哥说了几句就又开始咳嗽发烧,昏昏的睡过去,众人轻手轻脚的退了出来。

    太夫人神色忧郁,走时回头与邵夫人道:“你怕也还未用饭吧?叫丫头婆子看着煜哥儿罢,你先与我们一道用饭。”

    邵夫人推辞了几下,便跟着一道出去了,众人随行着朝东侧厢院走去,一脚跨进去,只见里头正摆放着一满桌的饭菜,一个年轻的妇人正忙碌的张罗着。

    这妇人生的一张芙蓉瓜子脸,身着一件玫瑰紫的遍地缠枝芙蓉花的锦缎褙子,斜堕马髻上插着一支金托底红宝石牡丹花样的珠钗,一副娇俏可亲的模样。她一见众人都来了,一双大眼睛弯弯笑起来,道:“娘,大嫂,二哥,二嫂,你们可来了,再不来,我若饿的狠了就自己个儿先吃了!”

    这话一说,邵夫人先是容色一喜,笑了出来,太夫人却依旧神色淡淡的,倒不似与邵夫人那般亲热,只道:“开席吧,大伙儿都饿了。”

    邵夫人拉过那妇人,与明兰介绍道:“这是你三弟妹,炜哥儿媳妇,娘家是承平伯朱家,她平日里最是热忱的,你以后日常若闷了,便去与她说话,她定是求之不得的。”

    咋一听见‘伟哥’二字,明兰差点儿被口水呛死,然后才想到古代那玩意哪好像不叫这名字,估计是顾家三弟顾廷炜,秦太夫人的亲生子。

    明兰笑着点点头,忽然为难起来,论年纪,她比朱氏还小了好几岁,可论辈分,她却是二嫂,正想着怎么称呼时,那朱氏倒一点不在乎的挨过来,笑嘻嘻福了福,道:“二嫂好,请二嫂安。”

    明兰红着脸,只能道:“弟妹也安好。”然后从丹橘手里接过早备好的荷包递过去,朱氏神色自然随和,乐呵呵的接了荷包:“做小儿媳妇就是好,要是多几个哥哥嫂子就更好了!”

    众人一齐笑了起来,连太夫人也忍不住扯出几丝笑容。

    待摆好了饭,众人一一入席,明兰见邵夫人和朱氏都还立着,便也很自觉的站在一旁,打算服侍布菜,太夫人忙摇手道:“你们也坐下吃饭罢,别说新婚三日无大小,且我家也没有这般死硬的规矩,来,坐下罢。”然后又指着顾廷烨道,“你去外厢间吧,你三弟等着呢,你们哥儿俩多少日子不曾相聚了,这便好好聊聊,回头用过早饭,咱们再认亲。”

    顾廷烨躬身允诺,走到明兰身边,低声道:“我先过去了,你……好好吃饭。”虽面无表情,但关切之色溢于言表。

    太夫人转头吩咐丫鬟什么事,似未瞧见,只嘴角含笑,邵夫人微笑而视,心中一阵些微的酸涩艳羡,朱氏却不加掩饰的笑了出来,笑道:“二哥,咱们不会吃了二嫂的!”

    顾廷烨朝众女眷微一抱拳,含笑出门而去。

    明兰红着脸低头而站,有些手足无措——很好,很好,她现在已经能基本控制脸红了,什么时候能自如控制脸红的程度,她就算出师了。

    明兰轻抬眼睑,偷眼溜了一圈众女眷,从目前来看,一切都很正常,婆婆和蔼可亲,大嫂端庄贤惠,弟妹活泼亲和,亲戚间气氛十分和谐温馨,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自己的运气着实不错。

    不过,自打被泥石流淹过之后,明兰明白了一件事,生活总是处处充满惊喜的,只是不知道宁远侯府会给自己什么惊喜了。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三娘被滂沱的泪水吓得不轻,只得卖力哄劝,道自己绝无此意,好说歹说才算完。事后,她长叹一口气,深觉自己多生了一个女儿,可女儿到底是能嫁出去的,这弟媳却显然是打定主意粘一辈子的。

    除了爱找自己拿主意外,这弟媳旁的倒也还好,会缝衣做饭,煲汤整顿,两个女儿都喜欢这傻傻的婶婶,跟她学规矩,学女红,常窝在一出叽叽喳喳,活像三姊妹。

    弟媳进门第二年,便生下个大胖哥儿,此后便是一串丫头小子,素来人丁稀少的石家立刻兴旺起来。三娘怕小夫妻俩养不好孩子,常来搭把手,谁知弟媳竟是个属牛皮糖的,甩手就把孩子交给她照看,只在一旁打下手,半点不操心。

    “将来孩儿们都跟我亲,不理你这亲娘了!”三娘恶狠狠的吓唬。

    弟媳立刻伏到她肩上,撒娇道:“我也跟嫂子亲,我们都跟嫂子亲,嫂子最最好了。”

    三娘只好仰天长叹。

    待两个女儿出阁后,三娘决意跟弟媳好好谈一谈。

    “你总不能这么事事靠着我呀,也该自己顶起主意来了。”她苦口婆心道,“我总有老的一日,若我和你大哥哪天没了,那时你靠谁去?”

    弟媳依旧憨傻天真,红润的胖脸上没有一点操心的皱纹,笑呵呵道:“那时?那时呀,大约老大老二他们几个的媳妇就进门了吧?让她们管呀。”

    三娘气噎:“若媳妇们欺负你,怎么办?”

    弟媳不在意地摆摆手:“不要紧,我早想好了。将来待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我就回夫人身边伺候去,跟夫人老在一处。有夫人在,不怕谁欺负我。”

    三娘瞪眼如铜铃:“你,你,你说什么……?”

    弟媳一脸神往道:“我自小就敬佩房妈妈,从很小时就想着,若能像房妈妈那样,在夫人身边伺候到老,那该多么好。”

    “等,等,等一下。”犀利了一辈子的三娘终于傻眼了,“我记得那位房妈妈,是中年丧夫后,才回去伺候盛家老太太的罢。”

    弟媳眨了眨眼睛,歪头道:“也许,也许……那会儿我也守了寡,也说不定呀……”

    不待车三娘开口,身后传来一声暴吼——“你咒我早死呀!”只见石小弟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随即小两口又开始了例行每月一吵。

    车三娘无力地看了看屋顶——得了,她又得劝架了。

    许多年前,她知道自己无法再生育,本以为女儿出嫁后,她和丈夫不免老来寂寥,唉,瞧这日子过的,寂寥它奶奶个嘴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