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95章 关于非婚生女儿的教育方针,以及房妈妈的两个凡是(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5章 关于非婚生女儿的教育方针,以及房妈妈的两个凡是(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人类是一种反思型生物,对于自己当年没能做到或者没能做好的事总是耿耿于怀。

    如果老天爷给房妈妈一个穿越的机会,她铁定要穿去盛老太太新婚前后,要么索性坏了这门婚事,要么整死那帮小妖精,每当想起这些,房妈妈就恨不能盛老太爷从坟墓里爬出来纳上几个不安分的妾室,好让如今的她练练手。而这种抑郁情绪的结果就是……

    “……随即那秋娘就忙不迭的走了。”晚饭后,小桃趁着顾廷烨去书房,赶紧把下午秋娘来嘉禧居的事细细汇报了一边。

    明兰还没怎么清醒,她努力眨了眨眼睛:“那又如何?”

    只是有些不安分罢了,想与久别重逢的主子兼男人谈谈心说说情,可惜物是人非,袭人还是那个袭人,顾廷烨却从来不是宝哥哥。

    “这事可不简单!”一旁的丹橘恨铁不成钢的低叫道,明兰被吓了一跳。

    “她怎么知道老爷什么时候回府?怎么来的这么巧,老爷前脚回来,她后脚就跟来了。显见的是叫小丫头去路口盯着,一有消息就去传报的!”丹橘眼放精光,推理的天衣无缝,“哼哼,这才头一天呢!她哪来的人手,怎么知道老爷走哪条路的!”

    “所以……”明兰帮她续话。

    丹橘暗暗咬动腮帮子:“我翠微姐姐一说,她就立马去查了,那几个搬进蔻香苑后,巩姨娘和蓉姐儿倒是歇下了,那秋娘却偷偷去找了赖妈妈说话!哼!这几个不消停的!”她素来温厚的面孔上竟也满是忿忿。

    “可那又能如何?”明兰失笑道,“赖妈妈和秋娘原就是太夫人那儿来的,她们要说话也不算有错;至于打探消息,除非叫蔻香苑的都禁足,否则她们要去哪处园子哪条路口,便是我也管不着。只消把这院里的门房看牢些才是真的。”

    要串连也早就串连好了,不过,她也不怕串连。

    小桃呆呆的发愁:“莫非就没有治她们的法子了?”

    “光是在路口盯着,或是找个妈妈说话,可算不上过错。”明兰摇头道,“平白的争闲气非但没意思,还叫人看笑话,说我不容人呢;如今家规院规都在那儿,只消拿住了错处,要发落还不容易?”

    “要是她们不出错,干恶心人呢?”丹橘反应的很快。

    明兰干笑了下,吐出一句:“那……就只能让她们恶心了。”这个时代有几个大老婆没被小老婆恶心过,个别性情敏感激烈的,还容易呕点儿血啥的。

    恶心的事很快就来了。

    第二日一大早,明兰还在床上磨蹭,巩红绡和秋娘就带着蓉姐儿来请安了,丹橘和小桃一阵手忙脚乱,好歹把明兰收拾好了去见人。

    “给夫人请安。”红绡盈盈下拜,一身桃红色的缠枝石榴花湖缎褙子很是艳丽,她抬头看见明兰身着一件湖水蓝暗花织锦束腰小袄,映着一张莹玉般的丽颜素净又端庄,身姿纤细窈窕,她忍不住赞道,“在侯府时就常听人夸夫人品貌出众,如今搬回了澄园,我可算有福气了,日后好跟夫人学些门道,也不会整日的一身俗气。”说着还扯了扯身上的衣裳。

    明兰摸摸自己松松的发髻,刚才匆忙的连珠花都没带,再看看一脸真诚的红绡,她有些无语,淡淡道:“我瞧着你这般打扮挺好的,况且……我有时也穿这色儿。”

    红绡有些讪讪的,退而坐到小杌子上。

    一旁的秋娘见丹橘端了一盏清茶进来,连忙起身,从茶盘中接过茶盏,恭敬的递到明兰:“夫人请用茶。”明兰点头,接下茶盏,轻呷了一口,丹橘低头撅撅嘴,转身到里屋和小桃一道去收拾去了。

    明兰的眼睛转到蓉姐儿身上,只见她低垂着脑袋,缩着坐在一角,明兰忍不住问道:“蓉姐儿,你刚搬了屋子,昨夜睡的可好?”

    蓉姐儿木木的抬起头,看着明兰的目光有些游移不定,然后低下头去,还是不说话,秋娘急了,赶紧道:“夫人安置的极好,床铺被褥都是极上等的,丫头们服侍的也尽心,我昨夜和蓉姐儿睡在一个屋里的,她一整夜都没醒过。”

    明兰朝她微笑了下:“难怪老爷一直说你是个妥帖的人。”

    秋娘猛然抬头,目有水光,哽咽着:“我只怕有负老爷的托付。”

    红绡似有几分尴尬,面上十分镇定,只是不断缠绕腰间绦子的手指有些过于烦躁。

    明兰又喝了一大口茶,努力忍住早起的不适,随意笑道:“以后不必这么早来请安,咱们这儿人口少,也没那么多规矩,明日起辰时二刻后再来吧。”还是八点上班吧。

    秋娘目光殷切,连忙道:“这怎么好呢?知道夫人是体恤咱们,可咱们也不能就这么乱了规矩;况且老爷天不亮就去上朝了,夫人要服侍老爷,自也不得歇息,我们又怎好逾矩呢?”

    明兰大囧,她什么时候为了服侍顾廷烨上朝而放弃睡懒觉了,不过这事知道的人也不多。

    里头的小桃却忍不住,几乎要破口‘你才乱规矩你全家都乱了规矩’,被后头的丹橘死死拖住,然后她们俩听见明兰柔和的声音:“又不是不来请安,不过是晚点儿而已,这点儿主我还是能作的!况且也不为别的,只是为着蓉姐儿;这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又这般瘦弱,且得好好调理呢。”

    众人的目光都转向蓉姐儿,蓉姐儿的头愈发低了,几乎埋到膝盖里,姿势笨拙不雅,明兰微微皱了下眉头,似无意的看了红绡一眼,她微微一笑,温言道:“她都八岁了,总不好还不如五岁的娴姐儿罢;以后若有亲戚客人来了,瞧见蓉姐儿这样,该怎么说?”

    蓉姐儿肩头震了一下,没有抬头。

    红绡和秋娘俱是面红过耳,双双起身道罪,秋娘惶恐的嗫嚅着,连连道:“都是我的疏忽。”红绡轻声哽咽道:“夫人想的是,以前……唉,也不必说了,如今到了自己爹娘跟前,必能好好调理的。”

    “小孩子正是爱睡呢,好好将养着,再进些上好的温补吃食,开解些胸怀,多活动活动,自然会慢慢好起来的。”明兰慢条斯理的拨动着茶盖,“早上叫她多睡会儿,待吃过了早饭,人都活泛开了,再过来请安也不迟。回头我每日会叫人送炖品过去,你们要盯着蓉姐儿吃,秋娘,这事儿就多烦劳你了。”

    秋娘忙应声,连连答是。

    明兰又转向红绡,面色温和道:“这孩子五岁就到你跟前的,如今她可会读写?识得几个字了?《三字经》可学完了?”

    红绡当即一颤,看了明兰,再看了看蓉姐儿,张了张嘴,才支吾道:“这个……这……蓉姐儿身子不好,我也不敢多督促着,好像……似乎……略识十来个字罢。”

    明兰脸带了几分不虞,红绡惊慌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明兰放缓语气道:“咱们这样人家,就算比不得她廷灿姑姑诗书满腹,蓉姐儿也不能做个睁眼瞎吧。你们没来时,我就听人说巩姨娘是书香人家出来的,最是知书达理;我当时就想了,我们蓉姐儿真是有福气,有这么个姨娘在身边教着,以后言行举止读书认字,那是不用愁了。可是,如今……”

    她长叹一口气,略带责难的目光扫过去,直盯的红绡抬不起头来,明兰顿了顿继续道:“以前的事就算过去了,从今日起,你要多看顾些!难道以后亲朋好友来了,蓉姐儿也这般模样?总不成一辈子关在内院不见人罢。”

    红绡被数落的头也抬不起来,昨日她才说过‘太夫人托付’云云,今日就打嘴了;秋娘更是大气也不敢出。明兰语气略略凝重,威严道:“蓉姐儿和我认生,那是常理,可她与你们却是一个屋檐下待了多少年的。你们俩既受了托付,就要担起责任来!”

    红绡和秋娘战战兢兢的应声,明兰又吩咐了几句,才打发人送她们三个回了蔻香苑;里头的小桃和丹橘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丹橘笑吟吟的出来,手上拿着几朵珠花,一边慢慢替明兰带上,一边道:“便是当初的林姨娘,在太太跟前也从不敢开口闭口规矩的,她们还真长胆子!夫人正该震慑她们一下,不然都欺负您面慈心软呢。”

    明兰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其实很讨厌以势压人,但有些人似乎还就吃这套,你好声好气对她们,反而叫她们蹬鼻子上脸。“以后最多只能睡到辰正了……”她不无遗憾的叹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