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96章 关于非婚生女儿的教育方针,以及房妈妈的两个凡是(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6章 关于非婚生女儿的教育方针,以及房妈妈的两个凡是(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丹橘当即板起脸,数落起来:“不是我说您!自打嫁过来后,您的日子过的也忒懒散了,就是以前在娘家也没那么舒坦的,以后您可得打起精神来!多少人盯着您出错呢!”

    看着丹橘充满斗志的面容,明兰不禁讪讪。

    到了快午晌,顾廷烨下衙回府,明兰替他松了朝服发冠后,换过常服后,又叫人在临窗的炕几上摆饭,炕上早已铺了蒲苇棉麻和丝帛编成的炕席,迎着风凉的花草气夫妻俩吃起饭来,顾廷烨抿了一口清酿淡酒,含笑道:“今早可好?”

    “好的很。”明兰眨眨眼睛,“我生平头一回也有人请安了。”

    顾廷烨见她颊上一抹娇媚的粉色,便笑道:“这又何难?回头咱们生它十七八个儿子,待他们娶上媳妇后,要给你请安,还得挨个儿排队,那岂不甚热闹?”

    明兰瞪了他一眼道:“敢情不是你十月怀胎,你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这么一摆活就完事了?”她并不排斥生孩子,但生育的身体条件她要掌握好,要知道古代可没妇产科,她可不打算生个孩子就去掉半条命。

    顾廷烨压低声音,眉目隐含挑逗:“我可不止动了嘴皮子。”

    “正吃饭呢!”明兰当即涨红了脸。

    “食色性也,娘子说的好。”顾廷烨悠然道。

    明兰瞪了他半天,自己先破功了,笑了出来:“你!你……唉,你闺女要是有你一半脸皮就好了!”

    顾廷烨慢慢黯下了神色:“蓉姐儿……她还那样?”

    “不说话,不理人,这么大了,也不读书认字,也不学针凿女红,接物待人是不用说了,就跟没人管的似的。”明兰沉吟着,“你说她小时候性子很烈,如今这样萎靡不振,想来是当初……呃……这几年……现下到了我们身边,自能慢慢缓过来的。”

    “……曼娘,一直都是个狠得下心的女中丈夫。”顾廷烨嘴角微露一抹讽刺,又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等。”明兰利落道,“等她长大了,等她自己想明白,这世上没什么人熬得过岁月,一个月,一年,好几年,总能慢慢变好的。我今日吩咐了,还叫秋娘照看她吃穿起居,叫巩姨娘照管她读书知礼,先养养身子,待她年岁长些了,就能另请些好师傅来教了。”她一个现代人,不也十年岁月熬成了古代闺阁么。

    顾廷烨皱着眉头,其实他自己也没什么办法;他小时候不听话,或使性子,顾老侯爷就直接上板子竹棍,女孩却不好这样的。

    明兰神色带着几分无奈:“自来千金小姐,名门闺秀,大多是养出来的,锦衣玉食的供着,绫罗绸缎的堆着,再呼奴引婢的恭敬服侍着,居移气,养移体,自能慢慢尊贵起来,有了威势,有了体面,潜移默化的就好了。”

    顾廷烨慢慢的点了点头,露出赞成之意,明兰这话虽粗糙,却极是在理,而且处处见实在的善意,他微笑道:“就怕她是个倔性子,不肯孝敬你。”

    “我不用她孝敬。”明兰一脸不以为然。

    顾廷烨惊异不已,过了片刻,沉声道:“你不必气馁,孝顺嫡母是礼之大法,她若不孝顺你,我自会狠狠责罚于她!”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明兰失笑道,“我也不会教孩子,只不过……”她慢慢正了神色,诚恳道,“我只是望她明白,人活着,不是为了赌气,不是为了消沉,更不是为了怨恨,而是要好好活着。她还有一辈子要过,将来她也要生儿育女,过去的事不是她造成的,她也不该老揪着过去不放。天大地大,海阔天空,把心胸开阔了,把眼界放远了,日子才能过长远了。”

    顾廷烨心里似化开了一片,双目发亮,抑制不住要翘起来的嘴角,他一手扯过明兰坐在自己腿上,搂着她的腰身轻轻摩挲着,淳郁的声音满是笑意,低低道:“虽说你哄过我,唬过我,还常忽悠我,但我素来知道,你心思是极正的。”

    明兰斜着眼睛看过去,故作不悦状:“你这是在夸我呀?”

    这句话后,久久不见顾廷烨说话,却见他正似有些出神的看着明兰的襟口,眼神愣愣的,不复平时凌厉,明兰拍拍他的脸颊:“怎么啦?”

    顾廷烨才回过神来,拿手掌在明兰胸口上按了两下,又揉了三下,叹息道:“不知什么时候,这儿倒长了不少肉。”手还在她柔软的胸口流连来回。

    明兰羞恼之极,当下便涨红成了只虾子,捂着胸口要扭身跑掉,却叫顾廷烨捉回来,明兰伸爪子去呵男人的腰窝痒痒,两人嘻嘻哈哈倒在炕上闹起来,最后盛女侠不敌顾将军,被男人按在炕上吻了好久。

    待小桃去进去时,还瞧见明兰嘴唇有些红肿,她不免奇怪:难道菜太烫了?

    饭罢了,夫妻俩下了盘棋,便准备着要午睡;小桃和两个小丫头收拾好饭桌,端着碗碟杯盏走到庭院中时,正瞧见丹橘在不远处拦着一个人说话。

    丹橘微笑的很正式:“秋姑娘……”

    “你就叫我秋娘吧,妹妹若不嫌弃,我也叫你丹橘妹妹。”秋娘忙道。

    丹橘额头重重抽了一下,脸上继续微笑:“秋娘姐姐,这会儿老爷怕是要午睡了,你若有要事要见老爷,我这就替你去通传。”

    “午睡?”秋娘脸色茫然,“他从不在午晌歇息的呀。”

    丹橘酸痛的腮帮子十分坚强的维持着微笑:“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自打我们夫人嫁进来,老爷只消有空,都会午睡一小会儿。”

    秋娘神色怅然,手中挽着个小包袱,手指攥的紧紧的;丹橘心中冷哼了两声,转身进里屋去通报。明兰刚帮顾廷烨宽了外衣,闻听此言,顾廷烨眉头不自觉的一皱,但还是道:“叫她进来吧。”

    秋娘进去时,却见顾廷烨一身雪白绫缎的里衣,强忍不耐的坐在床沿上:“有什么事?”

    “这个……老爷……多年不见您了;我……我……”秋娘一听这口气就知不妙,瞥了眼坐在床头叠整朝服的明兰,心里为难,支吾了几下,却说不清的缘由,顾廷烨不耐烦了,直问道:“到底有什么事?赶紧的。”

    秋娘只好长话短说:“这些年我给老爷做了些衣裳鞋袜,可是几年没见了,就怕尺寸不很妥当,想叫老爷试穿下,看好不好穿。”

    明兰努力忍住住嘴角的轻嘲,继续专注的整理衣裳,还抽空温和的朝秋娘笑了笑。

    顾廷烨轻轻一晒,斥责道:“这点小事也说了半天!这几年下来,你怎么反倒不如往日爽利了?回头找几件我的衣裳鞋子比对了,不就完了?我哪有功夫一一试穿。”

    明兰微笑道:“秋娘顾虑的也对,小桃,听见了没。”守在里屋门口的小桃,憨憨的笑道:“好嘞,秋姑娘,您以后要比对衣裳尺寸,尽管来找我,我拿给你好了。”

    秋娘心中酸苦,无言以对,只能连连应声。

    顾廷烨对明兰道:“我未时初要出门,你最迟午时末把我叫醒。”

    明兰扭头去看滴漏,柔声答道:“成。你赶紧歇会儿,养养精神,办差事也清楚些。”

    顾廷烨嘴角含着一抹嗔笑,温柔的看着明兰:“你可别睡过头了。”

    明兰笑的很无耻:“便是我睡迷糊了,还有丹橘小桃她们呢。”

    他们俩这么一问一答,便如寻常人家的夫妻一般,平淡宁静,却又隽永美好。

    秋娘一阵心酸,忍不住插嘴道:“我给老爷和夫人守着罢,我来叫醒老爷。”

    顾廷烨看了她一眼,皱眉道:“不是叫你照看蓉姐儿么,你怎么……!”待要斥责几句重话,却也想着在明兰面前,也给秋娘留些面子,这便住了口。

    秋娘是侍婢出身,惯会看脸色的,知道顾廷烨现下不悦,她也不敢再待了,最后说了几句话,赶紧退了出去,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主屋。

    在左侧厢的耳房,绿枝正瞪着眼睛道:“你还真替她通传呀!你糊涂了?”

    丹橘狠狠的咬着线头:“我才不糊涂!她不是整日惦记着老爷么,我特特叫她那个功夫进去,老爷能有好气给她?哼!做梦!”

    绿枝这才缓了面色:“那女人一脸老实巴交的厚道样儿,我还当你被唬住了呢。”

    “怎么可能?”丹橘看了眼对屋,彩环正站在庭院中,笑着要送秋娘出门,她压低了声音,恨恨道:“绿枝,你可还记得房妈妈与我们几个说的话?”

    “自然记得!”绿枝的目光也顺过去,看见彩环和秋娘,她顿时目露凶光,“前阵子,她还扭捏着与我们说什么‘要给夫人分忧’。我呸!分她个鬼忧!瞧着老爷待夫人好,她眼热了,起了不该的念头,打量她那点子心思旁人瞧不出来呀!房妈妈早就说过了,凡是有事没事往老少爷们身边凑的,都是存了歪心思的;凡是上赶着想做通房妾室的,都是贱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