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197章 对于一连串恶心事的应对策略(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7章 对于一连串恶心事的应对策略(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红绡和秋娘来了没几天,明兰愕然发现,关心顾廷烨床上生活的人着实不少。

    某日,赖妈妈兴奋的跑来,先是满口谄媚奉承,把明兰夸的跟朵花儿似的,直说的明兰耳朵发麻,才奔向主题:“……夫人年纪轻,怕是不知道,咱们这样公卿之家,妻妾之间也要讲个规矩的,夫人瞧着什么时候有空,排个日程出来,叫老爷轮着去各房里歇息,以后家里就一切太平了!”

    明兰半响无语,她头一回实打实的生了气,瞬间冰冷的目光直射过去,赖妈妈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惶惑的住了嘴,她看明兰面色不善,讨好的笑着:“夫人别怪我多事,我也是为了夫人着想,免得夫人落了个‘善妒’之名。”

    明兰心中冷笑,真当她是什么都不懂么,居然这么明晃晃的欺负到她头上来了?妻妾轮值这套,实质上防的是妾室,是怕男人被迷昏了头,作出宠妾灭妻的勾当来,简单的说,是为了约束男人不要专宠某个小妾才作兴出来的约束型规矩。

    可事实上,这套规矩没多少大户人家真能贯彻。

    明兰好容易才缓下冰冷的目光,摆出淡淡的微笑:“我确是不知道规矩,妈妈想是知道的。我便要问上几句了,第一,当年老侯爷的头位夫人,可曾排过这日程?”

    赖妈妈当即卡壳了,大秦氏在时,别说妾室通房,顾老侯爷连母苍蝇都没碰过。

    明兰再问:“那白氏夫人和如今的太夫人可曾排过?”

    赖妈妈梗着喉咙说不出话来,白氏就不用说了,就是以贤惠称着的小秦氏也没排过。

    明兰开始冷笑了:“那我大嫂子和我弟妹房里,可曾排过这个?妈妈可去劝过?”

    赖妈妈说不出话来,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明兰淡淡道:“敢情妈妈只‘关照’我一人来着。”

    赖妈妈这才知道麻烦了,这位年轻的夫人心思通透,言语厉害,比一般主母还难糊弄,她惶恐的要下跪,明兰一个眼神过去,小桃突发大力鹰爪功,生生把人给拦住了,明兰微笑的十分温柔:“妈妈金贵,我当不起。”

    赖妈妈不禁额头冒冷汗,却也一时说不出什么来。

    把人送出门后,丹橘气极了:“夫人,不能这么算了,她们太欺负人了!”小桃赶紧出馊主意:“咱们寻她个错处,狠狠的责罚她,最好能打一顿板子,叫她不消停!”

    明兰沉着面孔,紧紧攥着拳头,也不知在想什么,久久才道出低低一句:“果然厉害,若我真狠狠发落了她,只怕正如了那头的意;她越要这儿出事,我越要‘一团和气’。”

    丹橘和小桃面面相觑,不解其意,明兰抬头问道:“赖妈妈来府里这些日子,可与人有过争执?或是吵架?”

    “怎么没有?”小桃道,“那几个妈妈都仗着是服侍过长辈的,各个鼻孔抬的比天还高,没事就爱数落旁人几句来显摆自己身份呢!赖妈妈尤其可恨,又因没落着什么巧宗儿,总寻那些有差事的麻烦,结下了不少梁子。”

    “那就好。”明兰淡淡道。

    隔日下午,明兰就提拔了后园的王五媳妇,叫她暂领了林旁一处荒地的栽种差事。

    府中上下人等均是不解,这肥差多少人抢破了头的想要,那王五媳妇素来耿倔,不善钻营,怎么就轮到她了?其实这差事明兰原是预备留给翠微丈夫的,谁知那何有昌在前院待人学管事刚学出些味道来,便自动辞了。明兰一时之间心里没有合适人选,便拖到如今。

    “那王五媳妇要来谢恩。”翠微进来禀道。

    明兰摆了摆手,反问一句:“你确定她是最适当的?”

    “我和崔妈妈冷眼瞧着,在那帮人里头,她算是最不错的。”翠微点点头,“嘴巴利,性子直,但还算明白,也有几分机灵,我四下问了,她在府里人缘不错,大多是为着打抱不平才和赖妈妈吵起来的。不过,我到底识人不久,也说不好有什么其它的毛病。”

    “哪有十全十美的?”明兰苦笑着,“不过是暂时借她一用罢了,她若做的好,那便把这差事真给她了;若不好,随时可以掳了。”

    一旁的丹橘在门口细细张望了,转身过来轻声道:“夫人放心罢,昨夜咱们不是瞧了卷宗么?王五媳妇虽自己没料理过土地,但她男人却是在庄子里做过农活的;旁的几个虽会农活,却爱搬弄是非,有些不知分寸。”

    明兰点了点头,下定决心,道:“翠微,你叫她不用来谢恩了,只与她说两句话。一是,好好办差,不要叫人拿住了把柄,我瞧着呢;二是……”明兰微微一笑,“赖妈妈是侯府的老人了,脾气极好,为人又和善,叫她‘好好敬着’。其它的,什么都不要说。”

    翠微眼睛一亮,立刻点头出去,丹橘也似有明白,只有在炕几上拼着锦缎布头的小桃呆呆的:“这能成吗?”

    明兰缓缓道:“若真是个机灵的,就该明白。今日之后,这件事你们不要再提半句,看见赖妈妈也要好声好气的,决不可拌嘴,有什么消息只来通报我就是了!”

    两个女孩一齐郑重应了。

    翠微的眼光不错,王五媳妇果然是个明白人。

    她一边料理差事,一边和赖妈妈寻衅吵架,两不耽误,分寸掐的很好;府里有些心明眼亮的也渐渐瞧出门道来了,原先都让着避着赖妈妈的,如今都不忍着了,每每一有事端,便是一大群人上去挤兑赖妈妈,从她家男人喝酒赌钱,一直讥讽到她家大闺女嫁了个脑满肠肥的老财主,云云笑料,不一而足。

    赖妈妈气的浑身乱颤,却又无可奈何,单嘴难敌众口,就算拉上个刁妈妈帮手,也是敌众我寡,实力悬殊。嚎丧哭号,没有对方嗓门大,打起架来,更不过是闹个鬓发散乱粉油糊汗的丑态,况且赖妈妈到底年纪大了,常气的脸色发紫,一口气哽住了,手脚乱颤。

    这时,明兰就会大张旗鼓的去请大夫,好汤好药的慰问着,白花花的银子往里投,再‘语重心长’的责备那几个吵架仆妇几句,不轻不重的罚几个厉害的,以示‘控制冲突尺寸’。

    等赖妈妈缓过劲儿来了,再循环一遍上述流程。

    待到明兰第三次去给太夫人请安时,太夫人忍不住问了一句:“赖妈妈在你那儿可好?”

    “好呀。”明兰巧笑嫣然,“赖妈妈是您用过的人,那还能错的了?”

    “可我怎么听说……她常与人拌嘴?”太夫人迟疑道。

    明兰微笑着:“哪有这事儿!不过是赖妈妈管事严谨,对下头人严了些,难免斥责两句。”话头一转,明兰忽道,“若说有事,赖妈妈还真有些事。”

    太夫人目色一闪,不动声色的问道:“什么事?”

    明兰不安的低声道:“都是我没顾着赖妈妈的身子,想来她到底是岁数大了,我却总麻烦她管这管那的,害她累病了。这都请了两回大夫了,一位是城南萱草堂的张世济老大夫,一位是小郑夫人荐来的李崇大夫。他们都说是老人家不堪劳心劳力,还有些被气着了。唉……怎么这样呢?若她真有个好歹,我,我怎么对得住您呢?”明兰一连声的低声致歉。

    太夫人神色一惊,倏忽一闪而过,倒是邵夫人看明兰十分自责,温言说了两句:“弟妹别太往心里去了,这两位大夫我都知道,医术医德都是极好的,赖妈妈也算有福气的了。再说了,自来管家理事的,哪有不受气的,便是我,上有婆婆看顾着,下有弟妹妯娌帮衬着,当初也受了不少下头人的气!”

    太夫人容色慈蔼,微笑道:“你嫂子说的对,你别往心里去了。”又好言好语抚慰了明兰许多话,又试探道,“若是赖妈妈实在不得用了,不如我再给你几个人……?”

    “瞧您说的!”明兰开朗了神色,故作生气的玩笑着,“我有了这许多帮手,蓉姐儿她们又是极省心的。几位妈妈都帮扶了我快两个月了,我就是再不济,难道还能理不顺那一亩三分田?再见天儿的向您求这求那的,不知道的人,还道我娘家不会教闺女呢?那我以后也没脸出去见人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