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00章 惊见一片炮灰(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00章 惊见一片炮灰(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自从顾廷烨回京后,常嬷嬷便带着寡居的儿媳和孙子孙女,从京郊搬到了猫耳胡同住下,常嬷嬷因独子过逝要服三年齐衰,到顾廷烨成婚那时还差一两个月的孝期,为着怕冲了新婚夫妇的喜气,便一直避着不来。

    “常嬷嬷也忒多虑了,哪那么多讲究的。”明兰对这位常嬷嬷一直狗仰威名。

    顾廷烨笑道:“嬷嬷是乡下大的,最信这个,她性子又执拗,反正不差多少日子,便依了她罢;明日她来时我若还未回府,你且留她一留。”

    明兰微笑着应下,夫妻俩又挨着絮叨了些私话,这时外头丹橘传报:“秋姑娘来了。”

    顾廷烨怔了一怔,浓墨般的眉头再次蹙了起来。

    明兰赶紧把男人推开,整了整刚才亲昵时弄乱的衣裳鬓发,才发话:“快请她进来。”一边还要下软榻,却又被顾廷烨按了回去。

    秋娘挽着个小包,一身秋香色的束腰纱软袄,款款缓步而来,见到明兰坐躺在软榻上,顾廷烨双手搭膝,端坐榻旁,她赶紧低下头,先福身请安,明兰笑着请她坐下。

    “你来有什么事?”顾廷烨耐着性子道。

    秋娘满脸尽是温柔,微侧着脸颊,抬头看向顾廷烨,柔声道:“眼见着日子愈发热了,我记得老爷素来苦夏,新做了几件凉快的夏衫裤袍给老爷送来;还有几个小香囊,我放了老爷喜欢的沉水香,还有驱蚊虫的松香和艾蒿。”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小包袱抖开来,轻轻往前一送;可是顾廷烨却一动不动,秋娘有些尴尬。

    明兰看气氛不对,赶紧解围:“你去拿过来,回头我瞧瞧这针线,丹橘……出去看看午饭可好了。”还是少叫人看着比较好。

    丹橘接过包袱,轻轻的放到一旁的翘几上,恭敬的出去了。

    秋娘怔怔的瞧着顾廷烨沉静的神情,轻轻道:“老爷……我……”

    顾廷烨只看着秋娘,明兰看着他俊挺的侧脸,眼底是深深的沉思,他看着秋娘,缓缓道:“这些东西,你可给蓉姐儿做了?”

    秋娘呆滞了一刻:“我我,我预备着做完了您的,就给蓉姐儿做。”

    “你回府至今,可有给夫人做些针线?”顾廷烨再问。

    秋娘赶紧站起来,朝着明兰就跪下了,惶恐道:“是我的疏忽了,这几日忙着抄经书,只来得及给老爷做了。”

    因为没有丫鬟在场,所以没人去扶秋娘,明兰只好微笑着劝慰道:“这没什么,你照看蓉姐儿要紧,赶紧起来吧。”

    秋娘却不敢起来,膝盖朝着顾廷烨的方向挪了挪,张口欲言,顾廷烨抬手打断了她,忽问了一句:“今早你给夫人请安了吗?”

    秋娘连忙道:“这是自然的,奴婢如何敢忘了本分。”

    “那你为何不在今早把东西交给夫人?”

    秋娘听了这句话,不敢置信的猛然抬头,见顾廷烨目带责难,甚至还有几分暗讽,她张口结舌,什么也说不出来,眼眶一红,眼看着就要掉泪。

    屋里一片安静,明兰万分尴尬,很想溜掉算了,偏偏半幅裙子叫顾廷烨坐住了,动弹不得,只能微偏开脑袋,捡起软榻旁的一本山海志,假作看起来。

    “你若不想留着,我可置份厚产于你,叫夫人给你寻个好人家,你出去好好嫁了便是。”顾廷烨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不!”秋娘厉叫起来,满脸惊恐,连连磕头,涟水簌簌而下,“我对您绝无二心,我的心意,我的心意……老爷如何不知!我我……我就是立刻死了,烂了尸首,化了脓,烧成了灰,也绝不出去!”

    明兰满身不自在,恨不得捂起耳朵,这样凄厉坚决的表白,她上下两辈子都是第一次听见,她心头发麻,忍不住侧眼去看身旁的男人。

    “这世上的事岂能尽如你的意思。”顾廷烨毫无所动,似还有些怅然,眼神沧桑悠远,不知想到以前的什么事,他缓缓接着道,“你的心意我知道,我原当你也知道我的心意,看来是我错会了。”

    秋娘低低抽泣起来,明兰几乎把头埋进书册里去。

    顾廷烨语气肃穆,却十分平静:“你这几日上蹿下跳,不知礼数,出丑卖乖,我看在往昔的日子,一句话也不曾说,莫非你真当自己是正头主子了,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秋娘颤着嘴唇,冷彻心扉,再不敢仰视男人,赶紧低头;她自小服侍顾廷烨,素知他性子刚戾,如今虽稳重许多,但骨子里却没变过的,他要么不发作,一旦发作就是极狠的。

    这也是明兰头一次听顾廷烨发作,这样平心静气,这样字字见血;一片和风煦日,却隐隐含山雨欲来的危险气息。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素来忠心周全,该你的体面和富贵,我不会少你的,百年之后,也会有人供你一碗饭。”顾廷烨愈发淡然,“可你也当知道惜福,我把蓉姐儿托付于你,你该当如何待她,不用我来教你罢;你若不会,有的是人会。”

    秋娘跪在地上,忍着眼泪,不敢抬头。

    “下去罢,好好想想本分。”

    顾廷烨说了这句后,秋娘一边拭泪一边低头出去,到门口时,顾廷烨忽又叫住她,秋娘满脸希冀的回过头来,却听顾廷烨道,“以后你再有东西,直接交给夫人。”

    这句话是最后一根稻草,秋娘瞬间面如死灰,踉跄着出去了。

    屋里的两个人都没话说,过后良久,明兰长长叹了口气:“你就算要训她两句,也该叫我先出去,这样子……她面子上岂非下不来。”多尴尬呀。

    顾廷烨微一后仰躺下,脑袋枕着明兰的大腿,简短道:“她贪心了。”

    明兰心里默认,秋娘把过去多年的患难之情,错以为可以发展成男女之爱,作为一个通房妾室,这何止是贪心,可恼,也可怜。

    顾廷烨看似狠心,其实却也是为了她好,一个大男人,居然对着一个通房这样苦口婆子,也是念情分了,比起宝玉把丫头们宠的无法无天,然后女孩们落的凄惨下场,这样似乎反倒好了许多。

    “你怜悯她?”顾廷烨看着明兰,轻轻问道。

    明兰点点头,又摇摇头。

    人是社会型动物,比较才有结果。

    明兰以前老觉得自己投胎很憋屈,活的猴累猴累的,但是如果和那些丫鬟小厮还有食不果腹的穷苦人家比,却已是不错了;秋娘的确可怜,但是和很多不得善终的通房丫头比,却又很走运的,因为她的主子到底有些担当。

    盛家已算是积善人家了,盛长枫也算个多情种子,但可儿死了就死了,根本不会有人指责长枫薄情什么的,长枫身边剩下的通房们也是命如浮萍,端看将来的主母如何发落了。

    哪个了不起的人曾说过,第三世界的人们没有爱情。这个社会等级分明,身处低位的人,似乎也没资格追求奢侈的情感,生存永远是第一位的。

    顾廷烨见明兰一言不发,面色有些古怪,他又问:“你生气了?”

    明兰摇摇头,再点点头。

    顾廷烨皱起眉头,扯住明兰的耳朵,沉声道:“说话。”

    明兰只好叹道:“明明是该尚书替皇帝干的差事,一个小小的郎中却处处抢在前头,把心都操去了,你说尚书会高兴么?”不被贬官免职才怪,而身为通房妾室,若表现比主母还关心热恋那个男人,那就是在找死。

    顾廷烨忍不住失笑:“这个比喻不错。”

    他想了想,忍不住又道:“看你心慈手软,我还当你会‘大度’的劝我去她屋里。”

    明兰立刻把头摇成拨浪鼓,反问一句:“若你是卫青,可会把帅位让给似李广一般一辈子落寞的老将?”

    顾廷烨沉吟片刻,缓缓摇头:“不会。别说这样不妥,再说,军功是我自己一刀一枪拼来的,凭什么让给别人,又不是我叫他一辈子‘难封’的。”

    “太好了,我也是这个意思。”明兰拍手,笑的一脸璀璨,“一来不是我叫秋娘做通房的,二来不是我叫她等你的,三来,我一辈子就嫁一个夫婿,凭什么叫我拿自己的男人去贴补她?”

    就算拿老公当老板,请问哪个ceo会容许一个暗藏居心的行政助理在董事长面前和自己争宠别苗头。拜托!敬业一点好不好。

    就算在古代,也要讲职业道德的,哪怕装也要装出很紧张男人的样子来。

    顾廷烨爬起来,瞠目而视明兰,明兰无辜的看回去,两人互瞪了半天,然后一齐扑哧的笑了出来,两人直笑的满脸通红。顾廷烨重重压在明兰身上闷笑,震动的胸膛传到明兰身上,两人的鼻子互相抵着,热气濡湿了面颊。

    男人低低道:“你最后一句,说的极好。”

    明兰眨着眼睛:“哪句?”

    眼看着顾廷烨一瞪眼,就要去呵她的咯吱窝,她连忙娇声讨饶,闹了半响,两人气喘吁吁的躺在榻上,明兰喘匀了气,把脸贴在男人胸前,悠悠道:“除了一个人,谁也不能叫我让出自己的男人。”

    顾廷烨笑问道:“谁这么厉害?”

    “你。”明兰苦笑着叹息,如果男人要变心,那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早早考虑对策才是真的,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女孩明眸澄净如清空,玩笑着打趣的样子,眼底却是隐然无奈。

    顾廷烨静静的看着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