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01章 常嬷嬷其人其事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01章 常嬷嬷其人其事1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是夜,明兰睡的极不踏实,半梦半醒,老觉着有一股视线看着自己,迷糊间睁了一下眼,却见顾廷烨微侧着身子,半俯在自己身边凝视着;明兰困极了,含糊了一句‘怎么还不睡’,顾廷烨过了半响,才轻道:“你好好睡吧,这些日子累坏了。”

    语气中满是深切的怜惜和疼溺,还有隐隐的歉意。

    女孩纤长的睫毛忽的一颤。

    她的确很累。

    管理偌大一个府邸很累,应酬送礼待人接物很累,整日提防别人算计更加累,一句话要在肚里过三遍才敢说,一件事要来回思量七八遍才敢做;怕人挑剔,怕人指责,更怕被人抓住痛脚而给他惹来麻烦,再这么下去,她就可以直接飞跃疯人院了。

    很久很久以前,她曾在佛祖面前发下誓言,她会努力的好好的活下去。

    每日,无论多忙,她都要抽出时间来休憩,赏花,读书,下棋,画画,做自己偷着乐的‘背背山系列’针线,面对清空如洗的湖光山色一遍一遍默诵佛经,那些妩媚旖旎的诗词,那些海阔天空的山河志,愉快的像吹过山脊的清风,由着奇异的抚慰力量。

    微笑着,祈求着,望佛祖垂怜,只愿平安喜乐,心如明镜。

    人皆道她是有福的——但至少,这个男人知道她的疲心和艰难。

    明兰歪歪的把自己靠过去,像小土狗似的一扭一扭钻进他的怀里,清冷的初夏深夜,似乎只有身边这个男人的怀抱才是温暖的。

    用过早饭后,蔻香苑的三个照例来请安。

    秋娘眼睛肿的像大核桃,显见的是哭了一整夜,神情萎靡不振,红绡倒是依旧笑吟吟的说话,好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至于蓉姐儿,日日好吃好喝养着,到底有些白净的样子了,不过嘴里还是只蹦单词或phrase。

    明兰亲切的和她们进行了交谈,每人各三句主动语气,剩下的让她们各自发挥,通常由红绡女士担纲主角,不过今天,明兰多说了几句。

    “今儿下午常嬷嬷要来,到时叫花妈妈把蓉姐儿领过来。”

    秋娘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蓉姐儿也抬了抬低垂的脑袋。红绡一脸惊喜:“常嬷嬷要来,以前常听老爷说起这位嬷嬷;如今都住在京城,就能常来常往了。”语气十分期待。

    明兰看了她一眼,抬起茶盏,淡淡道:“老爷吩咐过,说常嬷嬷曾照看过蓉姐儿,是以叫蓉姐儿出来见见嬷嬷。”

    秋娘脸色愈发难看,蓉姐儿低着小脑袋思索的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红绡眼神微一滞,立刻又满面笑容的岔开话题,明兰让她自由发挥了五分钟,便端茶送客了。

    人走后,明兰抬头望着雕绘裹锦的房梁,呆呆出神;要说这常嬷嬷,也是个奇人。

    她是夭折了初生女儿后便去白家做奶娘的,很尽心妥帖,白老太公提出收下常家夫妻俩,谁知常嬷嬷宁可少落些好处,也婉拒不从。随着白老太公越来越发迹,常嬷嬷因忠心用事,很受重视,家境渐渐好了,待到白夫人出嫁时,多少奴仆都抢着要跟去侯府‘享福’,但她却没有跟去,而是回老家经营自己的小家庭。

    顾廷烨青云直上之后,常嬷嬷依旧没急着依附过来,而是很坚定继续做个自由的平头百姓,即便是澄园初立之时,她也是应顾廷烨要求,来府里帮着整顿过一阵子,到公孙先生从南边赶来后,她就又回自己家了。

    甚至这次上门,她也讲明了是午后才来。

    这事很玩味,古代去别人家里做客大多在上午,明兰暗自揣度常嬷嬷的考量:一来是下午上门,碰上顾廷烨的可能性更高些;二来嘛,若上午来,主家必然会留客吃饭。

    常嬷嬷再有体面辈分,到底是做过白家奶母的,总落了半个仆人的身份,因此她拒绝上桌和主家一道吃饭,但若真要她明明白白说出来这层‘仆不与主共桌’的意思来,她似又不愿自轻自贱,是以,索性下午来。

    这位老人很守等级规矩,却也很骄傲。

    大约未时二刻左右,明兰午睡醒来洗过脸,正在梳妆时,外头有人来报:常嬷嬷一家四口来了。明兰立刻让小翠袖去蔻香苑教蓉姐儿,自己穿戴妥当后,便到小花厅去等着;过不多久,廖勇家的就领人进厅了。

    只见当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身着一件镶两指宽黑绒边的暗青无纹锦缎褙子,团团一张满是皱纹的面孔,不言不笑的;后头跟着一个四旬不到的妇人,一身铁锈红的薄缎暗团纹的长袄子,再后头是一对小儿女,穿杏黄绣遍地缠枝花小袄的女孩大约十五六岁大,一旁的男孩看着才十岁出头,浅色素净的小小儒生长袍。

    这身打扮明兰很眼熟,家中的长栋小弟也惯常这么一身,然则料子刺绣则上乘的多了。

    明兰缓缓起身,笑着上前给常嬷嬷福了福:“嬷嬷来了,我可盼着好久了,老爷不知多少次提起嬷嬷呢。”

    常嬷嬷微微侧身,避开了明兰的见礼,同时弯了膝盖,给明兰行了个正经的福礼,端肃道:“老婆子见过夫人。”

    一边说,她一边也在打量明兰,只见眼前的少年夫人正当韶龄,一身浅紫云纹折枝莲花样的纱袄,头上发髻挽了倭堕髻,简单簪了只羊脂白玉莲花头的如意簪,如晨间初凝的露珠,清艳明媚,不可方物,言笑间,态度和气温雅,眼神善意清亮,气质高洁。

    甫一见面,常嬷嬷便不由得暗暗点头。

    她微转身,指着身后的人道:“这是我儿媳,娘家姓胡。”那中年妇人低着头,上前给明兰屈膝行礼,明兰微笑着还了半礼:“常嫂子好。”

    “夫人安好。”常胡氏微抬起头,她生的还算有几分姿色,只是皮色微黑,且老垂着嘴角,显得一脸苦相,她张嘴就讨好,满脸堆笑道,“早惦记着要来见夫人了,都说夫人是仙女托的生,我原来还不信,今日一见,哎哟,王母娘娘怎么舍得夫人到凡间来哟!”

    明兰刚一看见常胡氏这身打扮,就忍不住歪了歪嘴角,皮肤黑的人还敢穿暗红色,果然够胆气,闻听此言后,忍不住扑哧出来:“常嫂子好生风趣!快请坐。”

    常胡氏却不急着坐,看了自家婆婆一眼,见常嬷嬷指着后头两个孩子:“这是我家孙女常燕,这是孙子常年;燕子,年哥儿,还不见礼。”

    姐弟俩立刻上前,一左一右上来躬身行礼,明兰这次可以安然受礼了,待姐弟来抬起头来时,明兰不由得一怔。

    姐弟俩生的颇像,都是皮色微黑,眉目清秀,但气质却相差迥异。常燕不过是普通的小家碧玉,大约这几年住在京郊乡下的缘故,还带了几分乡野村气,但常年却是一派书卷磊落,说话口齿清楚,举止落落大方,丝毫没有平家子弟初见富贵的拘束。

    众人坐下说话,连常家小姐弟也叫端了杌子坐。

    常胡氏母子三人似是头一回来,待坐定后,便忍不住四下打量厅中摆设,尤其是常胡氏,只见厅中摆设静雅,贵极反见清隽。

    尺来高的一只羊脂白玉瓶子,通体洁净无瑕,只简单的放在百宝格架中,两溜雕花紫檀木椅子,木色暗沉,光泽明亮,她不住用手摩挲座下椅子,不断赞道:“夫人这儿真是好地方,我竟觉着到了仙府里头;哎呀呀,瞧着盆景……呃,莫不是玉石料做的吧,还有这凉毡席子,这是什么竹子编的呀……”

    妇人的言行有一股子市井气息,不大上得了台面,一旁的常嬷嬷微微皱了皱眉,看了儿媳一眼,忍下没开口,再看明兰,她也没露出不屑不耐的神色,但也没特意讨好自己,只浅笑着打趣,仿佛常胡氏的话的确很有趣。

    “我也不怎么清楚。”明兰努力回忆,“似是川中的竹子,参天的大毛竹削成片,只挑里头纹理最细最韧的几片,然后抽成长长的竹签粗细,用粗细圆白石一遍遍打磨,怕要磨过上千次,磨成竹丝那么细,然后再编出来的。”这样编出来的毡子席子,才会柔软洁白如棉缎。

    常胡氏倒吸一口凉气,眼露艳羡之色,呼道:“我的黄天祖宗,这要多少功夫呀!该多少金贵呀,怪道这么摸着这么滑溜两块,哎呀,咱们平头百姓家就这福气用上了……”

    这明兰倒没法谦虚,古代不是商品社会,有时候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因为皇权社会中,真正最好的上品都是御贡的,是由宫廷专门的作坊工匠制作的。

    自打渐入夏来,宫里不断赏赐的避暑物品,好些东西明兰以前见都没见过,像这竹丝凉毡席子,要不是怕竹制品放久了要发霉,明兰都想把东西藏进库房里去。

    常嬷嬷眉头都打结了,回头横了儿媳一眼,成功的制止了常胡氏的喋喋不休,明兰倒没什么,随了几句后,便转而和常嬷嬷说话:“……听说嬷嬷如今住在猫耳胡同,不知宅子可住得?进出路途方便不?”

    常嬷嬷满脸的皱纹柔了下来:“多亏了烨哥儿,宅子很好,前后有两院两进,别说是我们孤儿寡母四个,就是将来年哥儿讨了媳妇生儿育女了,也够住了。两边的邻居也是规矩的好人家,胡同前后都通着大路,不计马车还是轿子,都容易来去的。”

    “那就好,老爷和我也放心了……”

    明兰拈起青瓷盘里的一枚鲜艳的果子,微笑着正要说下去,谁知常胡氏又插嘴道:“也不都是好的,位置到底偏了些,地方也冷清了些,要给年哥儿买些笔墨书簿,或是给燕子添些新衣裳,都得赶上半天路,要是能……”

    “住口。”常嬷嬷脸色开始难看了,把茶杯在几上重重一顿,“说什么胡话呢!”

    常胡氏立刻噤口,明兰很好奇的看过去,只见她虽闭上了嘴,但却也没什么羞恼的意思,似是皮厚脸粗,很习惯被婆婆斥责了,并不怎么怕被当众下脸的样子;还若无其事的吃起点心果子来。

    常嬷嬷瞪完了儿媳,才转头向着明兰道:“夫人千万别客气,我们已麻烦烨哥儿不知多少了。唉……老婆子也不怕丢人,便说了吧。”她叹了口气,语气低沉,“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读书不成,却去学人做生意,叫人坑了,家里赔了个干净还不够,人也给打的半死,眼看要祸及家人。我这才舔着老脸,拖着一家人求到京城来,谁知我那大姑娘早十几年前就没了,眼看山穷水尽,亏在有烨哥儿!帮着我们置了田地和屋子,这才能活到现今。”

    这话一出,明兰掩饰不住惊讶。

    她并不是因为常嬷嬷说的话而吃惊,而是常嬷嬷会这样直言不讳,自爆家丑。

    这些事情,顾廷烨从没跟明兰提过半句,但明兰早就揣度过了。

    古代讲究的是守土守业,叶落归根,并不作兴背井离乡,若常嬷嬷在海宁过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拖家带口迁徙京城呢?和旧主家断了联系近十几年了,也不见得会是忽然忠心爆发吧;貌似常家也没有要赴京赶考的学子,或要来开分店的商业计划。

    那么,就只有一个结论,常家在老家待不下去了,是来投奔旧主家的。

    成亲至今,明兰虽然心中有许多不解,嫣红的死,曼娘的来龙去脉,还有另外一个孩子,若顾廷烨自愿说,那她就听,但她从没主动问过什么。即使是夫妻,有些隐藏心底的阴私,也不方便亲口说,而顾廷烨显然没有任何提起的意思。

    常嬷嬷来京已快十年了,肯定知道所有内情,她正是突破口,所以从很久前起,明兰就有意的揣摩常嬷嬷的秉性作为。

    那么,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