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第231章 小姑子的婚事(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1章 小姑子的婚事(2)

小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返回目录

    蓉姐儿生性倔强好动,不喜读书,不过能为了小姐妹这般来求自己,倒也不易,况且明兰也喜欢娴姐儿这样懂事乖巧的女孩。自父亲过逝后,她小小年纪,忍着无助和悲伤反去宽慰寡母,严厉约束屋里下人,俨然一副小大人模样。

    接她来散散心也好,明兰当下就答应了,思忖着说服邵氏的说辞。

    蓉姐儿大喜之下,之后的几日功课直线上升;待小客人来了后,她宛如周到的小主人一般,天天扯着消瘦不快的娴姐儿散心玩耍,一忽儿斗棋,一忽儿拼布,十天就拆了四个九连环,新添了三副七巧木,满园烂漫盛极的夏日花卉醉人心魄,更是她们的游乐场。

    明兰怕她们大夏天老往外跑晒坏了,便把她们的兴致往吃食上引。

    小姐妹俩便去池塘便采莲蓬,然后一颗颗挑出莲子来熬银耳汤,镇上冰珠,极清凉味美,她们又去折莲藕来做冰糖糯米藕片,淋上香滑的蜜露,颇有风味……种种夏日冰品,还能送去隔壁侯府孝敬一二。

    明兰又在蔻香苑的一块柔软的草地上搭了架双人秋千,不过注明了使用时不能有太阳公公在场,倘若犯规,立刻拆掉,小姑娘们郑重答应。明兰甚至找木匠给她们箍了个硕大的木盆,足有两尺半高,五尺方圆,好叫她们在屋里头稍微凫下水,古代小姑娘哪见过这个,顿时玩水玩疯了,穿着肚兜小衣,一泡在里头就不肯出来。

    一日日下来,娴姐儿到底是小孩子,愁绪留不久,渐开了怀,脸上也有了笑容,又没有严厉的长辈约束规矩,她们便如过暑假的小学生般,整日唧唧喳喳的跟小麻雀似的,整个澄园忽的热闹了许多。

    小孩子还是该有玩伴呀。

    明兰拖着腮发呆,看着她们丰润许多的小脸蛋,微微有些晒黑,晶亮的眼睛满是健康生气,她也觉得很高兴,还不足十岁的小姑娘,还不用紧着学规矩吧。

    何况有娴姐儿在,蓉姐儿的功课反倒更好了。

    夏日悠长,待到明兰和顾廷烨再度动手动脚,投入如火如荼的造人大业时,太夫人也恢复了之前的活跃,带着女儿积极应对各家的邀约帖子,并频频把明兰带上。

    这种拜会明兰很熟悉,当初没嫁前她也出席过。

    事关小姑子的终身大事,她不好推辞,权当做拓展些人面了;况且,炎炎暑气,对着顾廷灿小姐冰雪清雅又高傲斯文的面孔,还颇有几分降暑功效。大约太夫人觉着带明兰在身边,可以显示顾府实在很一团和睦。

    不过可惜了,就算明兰肯配合,廷灿小姐却还嫩,她装不出和明兰亲昵的样子,各府女眷不乏人精,自能瞧出顾家姑嫂之间那种陌生和隔膜,就算不是人精,只要消息不闭塞,也知道顾家尚未并府,还是各自居住。

    这就很令人寻味了。

    其实明兰也没什么说话的机会,这种贵妇圈子的聚会,颇有些论资排辈的意思,那些没出个的大姑娘基本是不大说话的,必须‘温良恭顺,寡言慧心’才好,至于明兰这样的年轻小媳妇,尚未生育,进门不久,更不能显得太活泼倜傥了。

    明兰只好以端坐的姿势,始终保持着温和腼腆的微笑,充当一盆漂亮的盆景,时不时的应景凑上两句即可。

    最讨厌的是,有些不识相总要问“……你们怎么还住开着呀?”或者“你们怎么还不并府?”之类的问题。

    每当这个时候,太夫人就会很慈爱的坐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等着明兰如何当众回答;应该说,她人缘不错,提类似问题的不少,有些可能是纯粹好奇,有些则……

    “破土动工,建宅修府,这不是小事,我想着问过了风水师,堪舆师,算算黄历,再瞧什么时候动手好。”一次在忠敬侯府的茶会上,明兰如此回答。

    忠敬侯府的老侯爷乃郑老将军的胞兄,虽早年分家出去了,但两家情分甚好;郑家素来谨慎守身,于朝事并无牵连,且还有走对了领导路线的郑骏郑骁两兄弟,颇得皇帝赏识。

    不论心里怎么想,听明兰这般解释,大多数人就不会再多问了——到底是人家家事,却也有几个嘴快的,笑道:“不用这般费事吧!不过是开堵墙嘛。”

    明兰一脸忧色道:“唉……我也知道忒费事了。可侯爷是行伍之人,刀头舔血挣功名的,我素日一直放心不下,开土破墙这样的大事,说起来也事关运道,小心些总是好的。”

    在座之人不少是武将家眷,听了这话顿时心有戚戚焉,理论上来说,需要上阵拼杀的武官家眷总比文官家眷往寺庙里跑的更勤些。

    连素来端正肃穆的郑大夫人也微微点头,表示同意。老耿同志的夫人更是抚着胸口,连声念佛:“顾家妹子这话不错,我这几日也请了位天师,给我家宅子瞧风水来着。”

    自老耿进京后,他家诸事不顺,无怪耿夫人心有疑虑。

    这话题一开,众女眷顿时来了兴致,一个个探讨起哪位天师灵验,哪座寺庙香火鼎盛,哪位大师佛法高深之类。明兰低头,暗自忏悔:她可不是故意宣传风水迷信的。

    众人说的热闹,太夫人脸色发沉,却又不好露出神色来。

    真正端庄持重的贵妇不会老追着问人家家事的。偶尔有过分不识相的破落户,明兰要么微笑着低头不语,连话都懒得说,人家见她不欲谈论这个话题,也有会见风的岔开说别的,偶尔遇见一两个特别无理纠缠的,明兰就用眼睛去看主家。

    主家能解决最好,不能解决,她以后就少和这家来往便是。基本还没解决不了的。

    想来太夫人人缘再好,人家也不愿过分得罪顾廷烨的老婆。

    最难堪的那次,是去太夫人娘家东昌侯府。

    不知哪里来的旁支媳妇,一直不依不饶,甚至冷嘲热讽明兰‘推三阻四,小题大做’。

    对这家人,明兰毫不忍让,当即反击,笑的冷漠:“这位大嫂子倒热心,人家家里的修房垒屋的琐事,我和侯爷都不急了,你急什么?这般好管闲事,是哪家的规矩!”

    那妇人颇有几分市井的泼辣劲儿,还待吵闹,和这种人多说一句都是自贬身份,明兰二话不说,当即站起来要走;反正她也不打算和秦家结交。

    东昌侯夫人,即太夫人的长嫂,见势不妙,立刻出来打圆场,这才揭过了这事;太夫人也不敢过分,她要并府是希望叫廷灿攀个体面的亲事,若真吵翻了,却也适得其反。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明兰基本明白太夫人的心意。

    如今她中意的女婿人选有三,一为忠敬侯府的世孙,也就是郑家兄弟的大侄子,年长顾廷灿一岁,体健貌端,性子豪迈热忱;另一为长兴伯府的次子,母家为一门两总督三学士的梁家嫡女;还有一个是葛老尚书家的三子,年纪轻轻,已有功名在身。

    豪门娶媳,尤其是宗妇,自得问清品性人才。

    郑家问的是小沈氏——因她与明兰多少有些交情,她张口就是:“她怎么知道?她们姑嫂就没说过几句话。”

    “怎么会?”郑家的世子夫人惊讶道,“我听说顾夫人颇守规矩,三五天就去请安,你也说她照管寡嫂身子,悯恤侄女,怎么……”

    “嫂子您想哪儿去了?”小沈氏嗔笑着,“顾都督够可以了,皇上统共三支雪参,赐了我大哥和他各一支,他也送过去给寡嫂和太夫人补身子,还能怎么着呀?到底只是继母罢了。是那位顾七姑娘,明兰去请安时大多不出来,便是出来了,也没说几句话。”

    世子夫人不说话了。

    符家关心的是儿子将来的前程,于是就抓了堂侄符勤然来问。

    符勤然沉默半天,只吐出一句话:“二郎与七姑娘兄妹……不甚熟悉。”

    符夫人还不死心,又问:“那姑娘性子如何?”

    符勤然道:“长诗书,会歌赋,能画擅写。”

    人家问的是品性,他回答的是专长。这两句话就够了。符侯爷和符夫人颇失望。

    而葛家似乎更中意靖海侯家的姑娘,目前正若隐若现的磨蹭到一半。

    其实在明兰看来,以顾廷灿的性格,还是稍微找不那么显赫的家世好,这样若有个争执吵闹的,娘家还能上门去说说,或者找相公脾气好一些,能忍让廷灿的高傲性子。

    几次接触下来,太夫人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含糊其辞,只好退而求其次。

    其实除了这三家,也有很好的人选,例如某总兵家,某总督家,以及某地方的世家望族,但却需要远嫁,未免不美。

    可惜,那些不熟悉或没交情的人家,因无法确切知道女孩品性,就往往会只看外在的风评,他们知道宁远侯府如今一家两居的情形,也有些犹豫。

    明兰悠哉依然,太夫人却渐渐坐不住了,她几次去请安,明兰都能感觉到她平静外表下隐藏的焦躁情绪,无论她怎么明示暗示,明兰一概装不知。

    有几次,她几乎是放下身段恳求明兰了,语气哀戚,一片慈母心肠,着实叫人不忍。

    明兰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肠原来可以很硬,她一点心软的意思都没有,只和颜悦色的继续顾左右而言他。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太夫人选择那样对待顾廷烨,就不要后悔今日;顾廷灿选择冷待漠视明兰,就不要怪自己不能替她说好话,因为她的确不‘了解’这位小姑子。

    归根结底,她们不算冤枉。

    掰着手指,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明兰报告顾廷烨太夫人如今的态度已松动了,顾廷烨便示意族中耆老提出分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